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3章 这事儿闹大了
    “呸--”她朝他吐了一口血水,喷在他的脸上。

    “霍漱清,你这个,恶魔!”孙蔓道。

    “知道就好!”他抓起床头柜上的纸巾,擦了一下脸,道。

    看着他的背影离开,孙蔓一下子瘫软坐在地上。

    是他原本就如此,还是他变了?孙蔓突然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霍漱清,或者说,她从来都看不清他,而自己的把柄却都在他的手中。

    叶--

    孙蔓苦笑了,泪水从眼眶里滚落出来。

    为什么每一个她爱的男人,到了最后,都用同一种方式伤害了她?他们都选择了别的女人,为什么?她孙蔓哪里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

    男人,混蛋!

    回到车里的霍漱清,久久不能动弹,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对孙蔓动手。可是,孙蔓逼走了苏凡,他绝对不能邵谅!

    而孙蔓,丝毫不知道,霍漱清接下来会对她做什么,所谓的赶尽杀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城市,再一次迎来新的一天。

    世界就是如此,不管你心情如何,生活依旧在推着你向前走。

    而云城市,终于在这一天迎来了新任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霍漱清正式走马上任!当他望向窗外的世界,一颗心却不知道飘向哪里,那个偷走了他的心的女孩,到底去了哪里?

    孙蔓没有去上班,她现在这样子,也没办法去见人,只能在家里办公。可是,她还没准备往事务所打电话,就接到了好几个客户的电话,说以后要请她多多帮忙什么的。孙蔓没好意思问原因,很公事地表达了对客户的支持的感谢。直到挂了好几个电话,她才隐隐觉得是霍漱清的任命有下落了,要不然,她怎么会接到那么多电话呢?那些老总,哪个不是人精?

    打开云城市市委的网站,终于看到了大幅红字写着霍漱清正式上任的新闻。

    孙蔓笑了,怪不得,怪不得霍漱清要和她撕破脸,原来是尘埃落定了啊!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以为你上任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今天你给我的这两巴掌,总有一天我会还给你!可是,该怎么办呢?霍漱清今天那么生气,从来都没有过的,万一他是来真的,万一他说的一周期限是认真的,她该怎么办?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啊!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呢?他父母那里,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多半行不通,那老两口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可内心里是支持霍漱清离婚的。那么,还有谁可以震慑霍漱清,让他彻底放弃离婚的想法?

    这个世上,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件事,这就是覃春明书记!他是霍漱清政治上的导师,是霍漱清仕途的伯乐,离开了覃春明,霍漱清寸步难行。只要覃春明出马,霍漱清,哼,就乖乖地回去待着吧!

    想到此,孙蔓洗掉了脸上的妆容,她要让覃春明看到霍漱清打她的证据,不光是为了这出苦情剧,更加要让覃春明震撼。

    要找覃春明,那就得立刻,她要赶在霍漱清对她动手之前先下手为强,拖的时间越长,对她越是不利!

    做了这样的决定后,孙蔓赶紧拿出手机,给覃逸秋拨了个电话,事实上她也有齐建峰的号码,可是,她知道齐建峰和霍漱清的关系,她要是给齐建峰打电话问覃春明的行动,肯定会被霍漱清知道的。尽管覃逸秋和霍漱清是发小,可覃逸秋不知道她和霍漱清之间这些事,是不会把这件事告诉霍漱清的。

    于是,孙蔓给覃逸秋打了个电话,闲聊了几句之后,就说她想去找覃书记咨询一件事,想请覃逸秋帮忙联络一下。

    “你不是有齐建峰的号码吗?”覃逸秋不解地问。

    “还是算了,我直接找你吧!这件事很重要,我自己也拿不准,就想找覃叔叔给点意见。小秋就帮我说说吧!”孙蔓道。

    “好啊,我这就给他打电话,你等我信儿。”覃逸秋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孙蔓握着手机,耐心等待。

    果然,过了几分钟,覃逸秋的电话就来了,覃逸秋说,她爸爸说十一点在办公室等她,让她赶紧过去。

    “谢谢小秋,爱死你了!”孙蔓道。

    “好了好了,别酸了你!”覃逸秋笑道,“哦,对了,我还忘了恭喜你呢!漱清的任命下来了吧!”

    “嗯,我刚刚看到。”孙蔓道,“那还不是覃叔叔帮他嘛,发生了那样的事,也是,唉,给覃叔叔添了太多麻烦了。”

    “都过去了,漱清的为人我们都清楚,他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好了,你去忙你的大事吧,改天我来云城,你这个第一夫人可要好好请我哦!”覃逸秋笑道。

    “放心,绝对包你满意!”孙蔓笑道。

    两人挂了电话,孙蔓深呼吸一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指印已经从红色变成了紫黑色,用手摸一下还是很疼。孙蔓咬了下牙齿,戴上墨镜,从更衣间里找出一条丝巾包住头发和脸,只露出额头和双目,驱车前往省委。

    然而,还没出家门,她又接到了好几个富商太太的电话,说什么有个慈善拍卖啊、什么义演啊之类的,请她务必出席赏光。孙蔓当然是很为难的答应了几个,也推掉了一些。市委书记的夫人,哪里是那么清闲的?阿猫阿狗来请都要去?笑话!霍漱清上任了,接下来肯定有不少的应酬,她这个云城市第一夫人怎么能缺席那样的场合呢?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地位,要是这身份没了,谁还尿她这一壶?只要她牢牢坐稳现在的位置,以后就算不需要霍漱清出面,她自己都能摆平很多事情。省委常委、书记夫人的身份,走到哪里谁敢慢怠?毕竟,霍漱清现在是市委书记,和以前秘书的身份简直是天壤之别,他的身份的变化,直接影响到她的地位,影响到她事业的发展。

    然而,对于霍漱清来说,刚上任的这一周,绝对是比之前更繁忙的。云城市这半年出了那么多事,维持各界的稳定团结是重中之重。即便是那些以前跟着赵启明一起为难霍漱清的官员,霍漱清现在也要团结。

    他现在哪里能想到自己的妻子已经去了省委找他的顶头上司了呢?

    覃春明在办公室一见到孙蔓,并没有被她这副打扮搞晕,以为是她的什么新潮装束呢!

    “坐下说,小秋说你有急事找我?什么事这么急?”覃春明问道。

    孙蔓坐在覃春明侧面的沙发上,取下墨镜和脸上的丝巾,两个脸颊上那清晰的指印就落入了覃春明的眼里。就连一旁给孙蔓倒水的齐建峰都惊呆了!

    “蔓蔓,你这是怎么了?这--”覃春明问道。

    孙蔓开始捂着脸哭了起来。

    “都是霍漱清干的,覃叔叔,他早上来到家里,什么也不说就打我,还要掐死我。覃叔叔,我--”孙蔓哭泣道。

    齐建峰赶紧把纸巾盒推到孙蔓面前。

    “怎么回事?漱清怎么会打你?是不是你们有什么误会?”覃春明道。

    霍漱清是个非常自律的人,覃春明很清楚,打老婆这种下三滥的事,霍漱清怎么会做的出来?难道和那个女人有关?

    孙蔓这才哭着把自己怎么听说霍漱清被人举报、然后怎么找到苏凡、怎么“好言相劝”苏凡,然后苏凡离开、霍漱清来找她麻烦、逼她限期离婚,这整个一连串的事情都告诉了覃春明,当然是说了那些对自己有利的部分,绝对不会告诉覃春明自己辱骂苏凡的事。

    就在霍漱清被举报的当天,覃春明是问过霍漱清的,霍漱清也承认了自己和苏凡的关系。事实如此,能有今天这局面,真的是很不容易,如果不是曾元进的支持,霍漱清的事这次多半就没戏了。虽然不知道曾元进是为何那样支持霍漱清的事的,不过从那一晚曾家晚宴就能看出来,是曾泉那个公子哥起了很大的作用。只是,曾泉为何要帮助霍漱清呢?这就完全不得而知了。此时,听着孙蔓叙述这件事,覃春明简直是愤懑至极。

    这个霍漱清,刚消停下来就来找事,嫌别人都太闲了是不是?

    一旁听着的齐建峰,只能安慰孙蔓,其他的什么都不能说。他也是万万没想到霍漱清会这样做,不过,想想正月里在松鸣山的那一次,想想当时霍漱清和那个女人如胶似漆的模样,就不难理解霍漱清要和孙蔓离婚的心情了。那个女人温柔的很一滩水一样,尽管孙蔓也是资深美女,却不及那个女人那么讨霍漱清欢心。可是,玩一玩也就罢了,这个霍漱清,还真的要离婚啊!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响了,齐建峰赶紧起身去看,原来是手下人进来禀报说有谁谁谁在外面等着书记接见。

    “蔓蔓,你先在这儿坐会儿,中午去我家一起吃饭,咱们再说这件事。”覃春明道,又对齐建峰说,“你给他打个电话。”

    齐建峰领命,恭送领导离开后,才折身回到覃春明办公室的一个套间,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

    霍漱清正在开会,看到齐建峰的来电,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老齐,怎么了?”霍漱清问。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老婆来找老爷子做主了,唉,你说说你,啊,好端端的,还真就要离婚啊?”齐建峰道。

    什么?孙蔓去找覃书记了?

    是啊,他怎么没想到,孙蔓除了和他撕破脸闹,还有一条路就是去找覃书记安静解决这件事。精明如孙蔓,知道覃书记对他有多大的影响力,想要阻止离婚,找覃书记最妥。如果撕破脸来闹,她可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孙蔓,不是个笨蛋!她从来都不是个笨女人,相反的,她太聪明了,太懂得为自己考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