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4章 你是情圣吗
    “嗯。”霍漱清应了声。

    “你还打她了?”齐建峰道,也不需让霍漱清回答,他又说,“唉,你呀,干嘛跟她动手嘛,一下子让自己被动了。”

    “她和老爷子都说什么了?”霍漱清问。

    “什么都说了,我听着啊,她真是个贤惠的老婆,一心只为你考虑,哪怕她知道你真的有那种事,也还是为了你--”齐建峰说到此,忙换了话头,“她这么一说,老爷子难免会有想法。你可要想好怎么办。哦,对了,老爷子让你中午去家里吃饭。”

    霍漱清深深呼出一口气,望着走廊窗户外面的初春景致,道:“你也觉得我做错了吗?”

    “你自己心里也有一本账,这你比谁都清楚。只是,你这么做,真的不值!”齐建峰道。

    霍漱清苦笑了一下,眼前的玻璃上,似乎映出苏凡那种笑脸,他伸手去摸,却摸到一块冷冰冰的玻璃。

    那一刻,心,好像裂开了。

    “值与不值,天知道啊!”霍漱清叹道。

    “好了,我不打扰你了,你忙去吧,别忘了中午的事。”齐建峰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怎么会不知道此时和孙蔓离婚的后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这是在把自己的仕途掉在悬丝上面,稍有风吹草动就会粉身碎骨。

    可是啊,如果没有了她,他还要这前途有什么用?难道继续要像过去一样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吗?

    窗玻璃,极其客观地让外面的一切落入他的眼里,阳光照耀的世界,春意盎然。前些日子被冷空气压制的春天,似乎又突然回来了。

    孙蔓拉开门,来到齐建峰在的套间,其实是一间五十多平米的小型会议室。

    齐建峰看是她,笑了下,道:“你怎么过来了?”

    “你不用去陪着覃书记?”孙蔓坐在他旁边,问。

    “不用。”齐建峰道。

    “他,会去吗?”孙蔓问。

    “怎么会不去呢?”齐建峰答道,又看着孙蔓那张脸,“他把你打成这样,你还要和他在一起?”

    孙蔓笑了下,道:“我们女人,其实是很可悲的生物,对不对?明知道丈夫在外面做什么,却还都要强装笑颜,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又要这样做呢?明明你不是弱势的女人!”齐建峰问道。

    “再怎么强悍,都是做出来欺骗自己的。这是个男人的世界,女人想要做点事,就不能把自己当成女人,而那些男人,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对手就是女人而心软。所以喽,时间长了,就变成了这样!”孙蔓道。

    齐建峰不语。

    “那个女人,你见过吗?”孙蔓突然问。

    齐建峰只是笑了下,没说话。

    “她很温柔可爱,对不对?”孙蔓道,似乎她也没有等待齐建峰回答,接着说,“霍漱清内心里还是想要那样的一个女人,那样一个以他为天、把他当成全世界的傻女人。”

    “你既然这么清楚,又为什么不那么做呢?”齐建峰道。

    孙蔓笑了,道:“不知道,也许,呃,个性问题吧!有些女人天生就容易让男人心生保护的欲望,而我这种,注定就是要自己保护自己的!”

    齐建峰叹了口气,道:“他等了你这么多年,你也没有回来。”

    “他其实根本不在乎我,你不知道吗?”孙蔓道,齐建峰看了她一眼。

    “这么多年,不管我做什么,他都由着我。或许,对于很多女人来说,这叫做被丈夫惯着。可是,我很清楚他不是惯着我。丈夫惯妻子,是基于疼爱,而他,只不过是无所谓我做什么,无所谓我在哪里。我只要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他就根本不管我在其他时间干什么。我们的生活,早就是分崩离析了。他的心,根本不在我这里,很早就不在了!”孙蔓叹道。

    齐建峰给她倒了杯水,递给她,她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像你这样的女人,就算是离了婚也可以过的很好,你又不是那种离开了丈夫就活不下去的人。干嘛非要把自己和他绑在一起?你应该明白,就算覃书记撮合着你们没有离婚,你和他的婚姻,也--”齐建峰道。

    孙蔓笑了下,道:“因为我和他离了婚我也可以过的很好,所以我就该把位置让出来给那个乳臭味干的女人?霍漱清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我就嫁给了他,如今他的事业走上了正轨,我却要把这一切拱手相让,你觉得,这样划算吗?”

    “婚姻,也是一场投资啊!”齐建峰上半身向后一靠,环抱着双臂,叹道。

    “是的,任何关系,说白了都是投资。前期的投入只不过是为了后期的回报,如果没有回报,谁会愿意投入那么多?”孙蔓答道。

    齐建峰笑了下,道:“幸好我老婆没你这么聪明!”

    孙蔓却笑了,道:“你也没和你老婆离婚!”

    齐建峰笑笑不语,心想,幸好自己没娶个这么漂亮厉害的女人回家,否则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中午,孙蔓跟着覃春明一起回了覃春明的家,他们到家后不久,霍漱清也来了。

    覃家,依旧只有覃春明自己,妻子徐梦华这几天又去了榕城照看儿子。虽说儿子已经快三十岁了,可是徐梦华怎么都放心不下。徐梦华好像生怕儿子一不小心又从自己身边飞走了一样,隔一个星期就要回去一趟看看。

    客气寒暄,自然是没有的,饭桌上,覃春明、齐建峰,还有霍漱清和孙蔓,坐在那里沉默不言。偶尔说话,也是覃春明问别人回答,只不过还没说到霍漱清和孙蔓的事情那里。毕竟,吃饭就是吃饭,事情留在饭后说,饭桌上说话生气,还是很伤身体的。

    午饭随便吃了下就结束了,覃春明这才叫霍漱清和孙蔓坐在客厅里。

    春日的午后,满世界一片阳光的温暖,透过阳光纱门,可以看到院子里那些戴着绿色气息的花草。

    午后的客厅,却是一片宁静。

    “好吧,说说你们的事情!”覃春明从齐建峰手里拿过自己喝的药,喝了口水,对孙蔓和霍漱清道。

    孙蔓低头不语。

    “你说,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看我一天到晚太闲了,给我找点事做?”覃春明看着霍漱清,道。

    霍漱清看了孙蔓一眼,望着覃春明。

    “我要和孙蔓离婚,去年就提过了,而不是现在才--”霍漱清道。

    “离婚?你的脑子里除了离婚,能不能想点别的?你以为现在任命了你,就万事大吉了?你以为别人就不会找你麻烦,拉你下马了?离婚,离婚,这么大个人了,还做出这种幼稚的事情!”覃春明道。

    孙蔓依旧不语。

    “小齐,你和蔓蔓先去外面坐坐,我和漱清说。”覃春明道。

    齐建峰便领着孙蔓来到院子里,关上了客厅通向院子的纱门。

    “我知道你不想和孙蔓过,可是,你能不能看看时间,看看周围的情形再做决定?举报的事,好不容易才解决,你现在就离婚,你这是干什么?不是告诉满世界的人,我们之前在撒谎,在骗人吗?你让我怎么跟上面的首长交代?怎么跟全省干部交代?”覃春明道。

    霍漱清定定神,认真地说:“覃书记,这件事的全部后果,我一个人承担,绝对不会让您为难!”

    “你承担?你担得了吗?”覃春明道。

    客厅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你还动手打她了?”覃春明问。

    霍漱清点头,道:“是我太冲动了!”

    “冲动?你就只有今天冲动了吗?”覃春明道,“那个女人,真的走了?”

    “嗯,我昨晚回来的时候就根本联络不到她了,怎么都找不到!”霍漱清道。

    覃春明叹了口气,道:“但愿她是自己离开的,要是落在别人的手上,可就有你好受的!她能扛得住第一回,不一定扛得了第二回。”

    是啊,他为什么没有想到呢?苏凡怎么会那么彻底离开他?会不会真的被人劫持了?

    覃春明看了霍漱清一眼,他也知道苏凡在安全局的那次经历,事实上,他也相信苏凡不会让霍漱清受到威胁。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出了差错,按照霍漱清和苏凡的发展状况,霍漱清很有可能会惹来大祸。

    沉默片刻,覃春明的音调平缓,道:“要是她被别人抓了,我们很快就会得到消息的,这个,你不用担心。不过,我要提醒你别忘了丛铁男和秦章的事,如果不是姚西林手上攥着丛铁男的那个女人,丛铁男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倒了?如果那个什么苏什么的真的落入敌手,你怎么打算?”

    “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要把她救出来!”霍漱清的回答很肯定,却攥着覃春明听来那么的幼稚荒唐。

    “你以为你是情圣吗?还救人?”覃春明一听霍漱清这话,刚刚还有些冷静的心情立刻就被搅动了,不禁提高了音量,道。

    霍漱清听出来覃春明是生气了,可是,他心里很清楚,这次要是苏凡落入敌手,他绝对不会像上次那样在暗中营救,就算是让全天下都知道他们的事,他也要把她救出来!

    “我今天叫你过来,就问你一句,你这个市委书记,是干,还是不干,要想继续干下去,就给我收起离婚的心思,哪怕你和孙蔓再怎么水火不容,都不准离婚。要是你不想干,就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从今以后,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想离婚就离婚,没人拦着你!可是,只要你一天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就一天不许动离婚的念头!”覃春明那中气十足、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客厅,甚至有了回音。

    霍漱清低下头,双肘搭在大腿面上,十指紧紧插在一起。

    “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省委常委,竟然坐在我家里和老婆闹离婚!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覃春明说着,鼻子里哼了一声。

    “还威胁起人来了!怎么,要是孙蔓真不离婚,你还真打算把她赶尽杀绝?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你的赶尽杀绝是什么意思?你打算怎么赶尽杀绝,啊?”覃春明想起孙蔓早上在办公室里说的那些话,盯着霍漱清,道,“还赶尽杀绝,这像是党员说的话吗?简直是黑社会!对自己的结发妻子都能下手,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官员,还有底限吗?今天能杀老婆,明天转过身就能捅别人刀子,谁愿意相信你,谁愿意跟着你干?你就不想想这个问题吗?你这么多年的教育都去哪里了?”覃春明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