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8章 这就是一见钟情
    大半年过去了,她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么长时间,她去了哪里,在做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告诉他?

    重新又点上一支烟,右手搭在车门上,烟雾却被风吹的没了形状。

    覃逸飞跑进超市,不禁下意识地摸摸耳朵,快步走向了饮料区。

    夜里,超市里顾客寥寥无几,导购们忙着在那里清点货架上的商品。

    他刚走到饮料区,就听见一阵声响,原来是货架上的几瓶饮料掉了下来。一个短发的女导购扶着货架准备弯腰去捡,他快走两步,蹲在她面前把饮料都捡了起来。

    “谢谢您,太谢谢了!”女导购忙说着,就要从他手里去拿那几瓶饮料准备摆放回原位。

    而覃逸飞看了她那高高隆起的肚子,并没有把饮料给她,只是默默地摆上货架。

    “谢谢!”她对他笑了下,重新拿起货架上的那个记事本,擦了下额头的汗,继续清点计数。

    覃逸飞看着她的侧脸,不禁问了句“你这个样子,老板还让你干这种工作?”

    她停下笔,看着他,那表情,好像很意外,旋即对他笑着,答道:“还好。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了,所以--”她顿了下,道:“谢谢您,刚才,非常感谢!”

    说完,她继续专心数着,视线再也没有在覃逸飞的身上停留。覃逸飞看了她几秒钟,自嘲般的叹了口气,拿着可乐走向了收银台。

    “苏姐,你这边数完了没有?”一个年轻女孩子走过来,对她道。

    “马上就好了。这一排,很快。”她说。

    “上面的我来帮你,这一批清点完了,咱们就可以回家了。”年轻女孩子说着,拉过旁边的梯子爬了上去。

    苏凡抬头看着那个女孩子,嘴角露出笑容。

    “你怎么没早点去那个外国人的公司啊?那边工作轻松多了,工资也高。”年轻女孩从梯子上下来,对苏凡道。

    “早点人家也没招人啊!不过,我觉得咱们这里挺好的,也没有太辛苦。”苏凡道。

    “这话我爱听。”一个中年女人走过来,对苏凡笑着说,“等会儿到我办公室来,有个礼物给你!”

    苏凡一愣,这辞职还有礼物?

    覃逸飞哪里听得见这些,再也没有去在意那个清点货物的孕妇,拿着可乐走出了超市。

    “哥,给你!”覃逸飞一上车,就把可乐递给霍漱清一瓶,自己打开盖子开始喝了。

    “刚刚你车里放的那首歌,是什么?”霍漱清问。

    “哦,我不知道,看一下。”覃逸飞说着,按出cd碟片,“你要喜欢的话,拿去听听。”

    车子发动了,覃逸飞道:“刚刚在超市看见一个孕妇,那老板太没人性了,孕妇还做那种体力活。”

    “资本家的眼里只有钱,我竟然还看到了慈悲?”霍漱清不禁笑道,“难道你公司里的女员工怀孕了就可以不用工作了?”

    “你偷换概念啊!我只是说不该做体力工作。唉,也不知道那个孕妇怎么想的,干嘛非要--”覃逸飞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实际情况,我们不见得可以了解所有人的处境。”霍漱清道。

    “说的也是啊,可能是真的很缺钱吧!要不然,也不至于--”覃逸飞说着,“那个女孩子,挺漂亮的!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

    霍漱清一听,笑了,道:“女孩子?你偷换概念吧!明明是孕妇,什么时候孕妇也算少女了?而且,我怎么听着你好像有一见钟情的意味?要不要把车开回去,你再进去和那位美丽的孕妇聊聊?”

    “去,你就取笑我吧!”覃逸飞道。

    霍漱清含笑不语。

    “哥,你有过对什么人第一眼就有特别的感觉吗?”覃逸飞问。

    第一眼就感觉特别?他和苏凡算不算?霍漱清的手停住了,猛地想起了和苏凡的初次见面,想起她那飘忽的眼神,想起她那躲避的视线。

    回忆,又在黑暗的角落里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你不要告诉我说你对刚刚那个孕妇有特别的感觉?”霍漱清慢慢说道。

    “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覃逸飞道。

    霍漱清笑了下,道:“你就算想一见钟情,也不该找个孕妇,小心你爸妈揍扁你!”

    “唉,你啊,现在一点都浪漫不起来了!”覃逸飞叹道。

    浪漫?有过吗?霍漱清望着前方。

    如果可以知道她就在距离自己一百米的地方,霍漱清一定会冲下车去找她,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正是因为没有如果,他错过了她!

    苏凡来到经理办公室,关上了门。

    “孙姐,什么事?”苏凡礼貌地问。

    今天下午,她的工资已经结算清楚了,这个月还没完,却还是给她算了一整月的工资。孙经理解释说,这是对她连续半年优秀员工的优待。除了这个月的工资,还给她发了半个月的,算作是奖励。钱虽不多,可是超市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小苏,你先坐。”孙经理道,说着,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礼盒,交给苏凡,“这是我给你孩子买的,你现在辞职走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你,现在就拿着吧!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苏凡讶然地望着经理交给她的那个婴儿衣服的礼盒,她只不过是在周末休息的时候给孙经理的女儿补习过两个月的英语--尽管那孩子的成绩突然就起来了,可孙经理老早就给过她补习费了,现在这样似乎有点--不过,人家给,就是一片心意,何必拒绝呢?

    “谢谢你,孙姐!我还没有给孩子准备什么呢,不知道要做什么。”苏凡道。

    “你一个人也--”孙经理道,“需要我帮你什么,随时打电话,可别因为离开了我们这里,就连电话也不打了。”

    苏凡笑了。

    “好了,赶紧回家吧。晚上早点休息,明天就要去那边了,是吗?”孙经理问。

    苏凡点头。

    “也好,那边的工作肯定比咱们这里轻松。”孙经理道,“你现在这样子,也不能累着。”

    和孙经理寒暄告别,又和超市里平时关系好的几个姐妹道别,苏凡就拿着自己的随身物品离开了这家工作了大半年的超市。

    租住的房子,就在距离半个多小时的小区里。中山路附近都是新建小区,租金偏贵,她只好去较远一点的光华路上租了一个房子,那是一个旧家属区,房子很旧,可是租金相对便宜。对于正在努力赚钱存钱的苏凡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从小住惯了北方暖气房子的人,现在住在这几乎在漏风的房子里,真是感觉很难受,连被子都是湿乎乎的。

    苏凡啊苏凡,你还想期待什么呢?不过,你也得准备搬个好一点的地方去住了,等孩子生下来,总不能让孩子也跟着你住这么冷的房子啊!新工作的待遇好像挺不错的,也足够你租个像样点的地方了。

    现在,苏凡最舒服的一件事就是晚上睡觉前可以泡个热水脚,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只是,每天睡醒的时候,枕头总是湿着。即便梦见他会流泪,可她还是想要继续这样的梦,似乎这样的梦,是她美好的寄托一般。

    早上早早起床,苏凡洗漱完毕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吃了早饭,就出门去了。

    小区距离地铁站有大约十分钟的路程,可现在对怀孕七个多月的苏凡来说,走这段路要花半个小时的时间。

    还好,榕城的地铁远比不上北上广那种大城市的拥挤,虽然吃力,可苏凡还是能挤得上去。

    新工作是她在网上找的一个专门为来榕城工作、居住的外国人代办各种证件和提供咨询服务的机构,好几个月前苏凡就来这样的几个公司面试过,可因为学历的问题,她都被拒绝了。现在这家之前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可上个星期他们突然来电话告诉苏凡愿意不愿意去他们那里工作,因为他们有个职员辞职了,而苏凡上次在面试中表现优异,与其重新举行面试,不如问问之前面试不错的人。于是,苏凡赶紧答应了,毕竟这家公司的工资比超市要高,而且不用干一些不得已的体力活。不过,她也在电话里告诉人家,自己已经怀孕八个月的事实,对方犹豫了下,让她过去先见个面再说。结果,苏凡去了公司面谈,她的口语交流和翻译能力,还是让招聘方觉得满意,就让她暂时在这里上班,直到她生孩子。

    今天,是苏凡第一天去公司上班,这大半年,除了在超市工作,她还兼职在一个法国人的餐厅里做招待。她的二外学的法语,成绩也不比英语差多少。现在这个公司的工作,还是之前餐厅的老板给她介绍的。如果不是这家老板大力推荐,这个机构也会因为学历的问题拒绝她。

    榕城比云城要发达许多,在这里工作居留的外国人也是比云城要多很多的,因此,为这些外国人提供服务的机构也比较多。

    来到这里工作之后,苏凡开始为孩子出生准备新的住处,可是,总也找不到合适的。还好,每次的孕前检查都没什么问题。医生还和她说这个孩子好活泼,苏凡闻言,便把手放在肚子上,感受着孩子在子宫里的活动。如果,霍漱清在的话,他也一定会很开心吧!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不知道他--

    每每来医院检查,看着那些有丈夫陪伴的孕妇,苏凡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时间长了,经常一起做孕检的几个女人便熟了,等候时总是坐在一起聊。别人也会好奇她为什么每次都是一个人来,不过,这个时代,夫妻分居两地的也不是什么奇事。

    对于苏凡来说,没有什么比存折里的数字越来越多,每次孕检结果正常更让她高兴的了。

    来到新公司后,苏凡有很多时间可以在网上浏览新闻,自然也就比过去更清楚了解霍漱清的动向。看着网页上他那熟悉的笑容,她说不出自己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很显然,他的生活状态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开而改变,他是忘记她了吗?还是--不管怎么说,他的工作没有因为她而受到影响,起码说明她的离开还是值得的。这样一想,她的心里似乎又轻松许多。

    在新公司工作一个月后,老板对她的表现大为赞赏,没想到她一个高中毕业竟然有如此高的外语水平,问她生完孩子后可不可以继续来上班,毕竟,她的预产期快到了。可是,生了孩子以后她怎么工作呢?孩子怎么办?

    十二月初,榕城真正是进入了冬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