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35章 再也不能去那里了
    从母亲的房间里出来,霍漱清给父亲的遗像面前的香炉里又续了三支香,点了支烟,坐在摆放遗像的桌子前面,静静坐着。

    窗外的夜空,烟花璀璨。

    越是这样团圆的日子,他就越是无法克制对苏凡的思念,越是担心她的下落。打开手机,又一次拨出她的手机号,依旧是无人接听。想了想,怀着一丝都没有的希望,他拨出了存在手机里的另一个号码,就是那个和苏凡联系过的神秘电话。这一年的时间,他只有在苏凡离开的初始才拨过那个号码,因为没有接通,便放弃了拨打,今晚,不知怎的,他按了下去。听筒里,突然想起一阵有节奏的等待音,霍漱清原本散开的神经,猛地集中了起来。

    这一声声,似乎是在拨开他眼前黑暗的一道道光亮一样,霍漱清不禁站起了身。

    然而,就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他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

    这个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可霍漱清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苏凡的人!”霍漱清也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问道。

    电话那边的曾泉愣了,自己这个号码,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这极少数就包括苏凡。可是,苏凡走了快一年的时间,他得知消息后就一直开着这个号码,想着她或许会联系自己,等了一年他都没有接到苏凡的电话。而今晚,这个号码响起的时候,他猛地激动了一下,却没想到是个陌生号码。他谨慎地接通了,问了一句,而那边,竟然是个男人的声音。同样的,曾泉也觉得这个声音熟悉,只不过,一听这个问话的内容,他就猜得出说话的是谁了。

    “霍书记,您好,我是曾泉!”曾泉直接开口道。

    曾泉?为什么他没想到曾泉会和苏凡联系?

    “你好!我是霍漱清!”霍漱清道。

    两个人都没想过自己会和对方通电话,而这个电话,还是为了一个人留着。

    “霍书记,很抱歉,我也没有她的消息,她从没联络过我!”曾泉道。

    “没事,我,想着她可能会和你这个号码联系。”霍漱清道。

    靠着窗沿站着,曾泉望着那漆黑的夜空,才叹了口气,说:“她可能不想让我们任何人找到!”

    从曾泉的话里,霍漱清隐约感觉曾泉在和他做同一件事,可是,两个人都没有明说。

    “可能吧!”霍漱清叹道,“抱歉,打扰你了!”

    “不客气!”曾泉说。

    “我还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霍漱清刚要准备挂断电话,却突然客气地说。

    “哦,您说您说,”曾泉忙道。

    “她要是给你打电话,能不能把她的下落和踪迹告诉我一下?”霍漱清道。

    “好说好说,我们随时保持联络。”曾泉道。

    “嗯。”霍漱清道。

    顿了片刻,曾泉说:“她会没事的。”

    霍漱清愣了下,重复道:“会没事的。”

    挂了电话,曾泉坐在黑暗的房间里,望向外面那并不黑暗的夜空。

    苏凡啊苏凡,你到底去了哪里?

    他不敢相信,自己找不到她,霍漱清也找不到她,她那么一个大活人,难道会人间蒸发了不行?

    “哥--”房门突然开了,一个年轻女孩活泼的声音飘了进来。

    “干嘛?大半夜的!”曾泉匆匆飘窗上离开,对妹妹道。

    “你才莫名其妙呢!把自己关在黑黑的屋子里,反省?”妹妹问。

    曾泉拍了下妹妹的头顶,两人走了出去,今年年夜饭,轮到了他们家,大伯家和小叔家还有奶奶,大家都在一起。

    家人们谈天说地,曾泉坐在他们中间,却很少插话。尽享天伦之时,苏凡--

    除夕之夜,转眼就到了新的一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苏凡和孩子早就入睡了,她自然就不会知道这样的时刻,霍漱清一个人开着车在空荡荡的街上溜达。

    春节假期,覃逸秋一家从北京返回,除夕之夜,一家三口在婆婆家陪着婆婆守岁,大年初一就回了覃家。

    覃逸秋夫妻带着孩子到家的时候,弟弟覃逸飞还在床上睡懒觉。

    “大年初一就睡懒觉,你打算一整年都懒死你啊!”覃逸秋推门进去,坐在弟弟的床边,拿起被弟弟踢到地上的靠枕砸在他的身上,道。

    “我昨天加班到十点回家的啊,大小姐!”覃逸飞用被子包住头,继续睡。

    可是姐姐不给他机会,扯过被子,弟弟的脑袋就露了出来。

    “哎,最近苏雪初给你打电话没?”覃逸秋问。

    覃逸飞一下子就睁开眼,看了姐姐,道:“没有啊,人家一开始也没打算和咱们纠缠什么,现在还打什么电话?”

    “你没去找过她?”姐姐问。

    “不是你命令我不许和她联系吗?而且,我最近真的好忙,哪有时间乱跑?”覃逸飞坐起身,道,他看着姐姐,“姐,我要穿衣服了,你打算参观吗?”

    覃逸秋抓起弟弟扔在被子上的睡裤,甩到他怀里,道:“臭小子,看你哪天娶个厉害老婆来收拾你!”

    “只要是我喜欢的,被收拾也心甘情愿!”覃逸飞笑嘻嘻地说。

    覃逸秋无奈地叹了口气,离开了弟弟的房间。

    覃逸飞看着姐姐关上门走了,才想起那个眼神倔强的女子。

    好久没和她联络了,不知道怎么样了。

    真是奇怪,他们姐弟两个遇到的人不在少数,为什么总是放不下这个苏雪初呢?只不过是一次意外遇到的人而已。

    春节,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忙碌的假期,不管是走亲访友还是出门旅游,都不得消停。可是,对于苏凡来说,这个假期还是非常的轻松的。学生们要在初六才过来,这几天她可以带着念卿在榕城到处逛逛。

    她知道,霍漱清现在肯定在榕城,很大的可能性就在榕城市委的那个小区里陪着他的父母家人。初一这天,她抱着念卿还是忍不住去了那条路,站在路边望着对面的那座大门。偶尔有车子出入,她希望能看见霍漱清,却又害怕看见他。孩子一直在童车里睡着,苏凡看着三三两两的人从路边走过,有人直接走进那个小区。苏凡握着车杆的手,突然用力攥紧了,她的脚步迈开,推着婴儿车走下了路沿。那一刻,她的眼里只有那扇大门。突然间,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窜入她的耳朵,她猛地停住了脚步,才发现一辆车子就停在婴儿车边上,她怔住了。司机在里面骂了句什么,她没听清楚,那辆车就开走了。她赶紧向后退了两步,退回到了人行道上。

    “你带着孩子的,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当心!”走过来的一个老奶奶说道。

    都怪自己,都怪自己一时冲动做了这样的错事,差点害了自己的孩子,也,差点害了霍漱清!

    顾不上和好心的奶奶道谢,苏凡赶紧推着婴儿车离开了原地。

    然而,就在苏凡刚刚转身离开的时候,霍漱清开着车从大门里出来了。他的车子,从苏凡的婴儿车边驶过,她和婴儿车的影像出现在后视镜里,霍漱清却没有看见。

    回到家里,苏凡坐在床边静下心来,才生出一阵后怕。要是刚才念卿的车子被撞到了怎么办,要是她顺利进了那个院子,站在霍漱清家门前,又该怎么办?

    不能了,苏凡,你要记住,以后再也不能犯这样的错误,绝对不能再去那条路了。

    春节的假期,很快就走向了尾声。

    初六这天,苏凡正在给学生们补课,就听见一阵敲门声。

    不知道是什么人,她赶紧过去开门,却没想到进来的人是覃逸飞!

    “覃先生?”苏凡意外地问。

    覃逸飞微笑着推门进来,道:“我来看看念卿,睡着了吗?”

    可是,一进来,覃逸飞就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狭小的客厅里,坐着十来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他转过头看着苏凡。

    “你们先自己做吧,有什么问题等会儿再问我。”苏凡忙跟学生们交待完,就和覃逸飞一起来到那个小卧室,念卿正在床上呼呼睡着。

    覃逸飞强压着内心的疑问,把手里拎的东西放在床边的地上,道:“这是我姐给念卿买的衣服,她昨天和我姐夫带着孩子回北京了,让我给你拿过来。”

    “谢谢你们了,覃先生!”苏凡道。

    “你手术才没几个月,怎么不好好休息?”覃逸飞问道。

    “反正孩子还小,趁着现在多做点事--”苏凡答道。

    覃逸飞看了她一眼,掏出自己的钱包,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

    “我就带了这么多钱,你先拿着--”覃逸飞把钱塞给她,道。

    “不要,你,你拿回去!”苏凡推辞道。

    “你看看你,现在身体还这么虚弱,怎么可以劳累?”覃逸飞道。

    “可是,我不能--”苏凡话还没说完,覃逸飞就说,“我知道你是个要强的人,不愿意接受我们的钱,可是,你一个人带个孩子,本来就很难,你要是累倒了,念卿怎么办?”

    苏凡顿时怔住了。

    “别跟我推辞了,就当我这个叔叔给念卿的压岁钱!”覃逸飞说完,就转过身给念卿盖好被子。

    看着覃逸飞,苏凡的鼻头酸酸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