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39章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在找孩子的这件事上,江彩桦一直是按照罗文茵的想法来做的。现在罗文茵这么说了,江彩桦也不便再在“苏雪初”的身上做文章。罗文茵说的也没错,曾元进的地位,不允许他们太过明显的寻找当年丢弃的孩子。再者,此时的江彩桦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陷进了这件事里面,开始有了幻想?

    不过,即便如此,江彩桦依旧对苏凡关爱有加,一起照顾小念卿。

    榕城的夏天来的特别早,尽管苏凡感觉身在北方的云城也是春天极短,却也比榕城的要长久一些。当玉湖的荷花盛开之时,江彩桦带着苏凡一起去玉湖泛舟赏花。而念卿,也过了半岁,苏凡终于勉勉强强结束了母乳喂养的最佳时机。

    念卿不用再母乳喂养了,江彩桦便联系了一家鲜奶公司,那是一家为华东省军区直供鲜奶的厂家,产品质量没的说。每天,有人会把新鲜的无菌牛奶送到罗将军的家里,为这家的一个小婴儿提供成长的能量。

    苏凡来到罗家之后,覃逸秋和罗志刚二人明显减少了回家探望母亲的次数,每每提及要来看看母亲时,江彩桦便说她和雪初一起好好儿的,让他们别操心了。来看过一次后,覃逸秋才真正放心了,没想到婆婆和苏凡母女相处的那么好。好像念卿让婆婆又做了一回新晋奶奶一样。

    这几个月里,覃逸秋和丈夫来的次数少了,覃逸飞却时常会过来罗家。原本罗家和覃家就关系极好,再加上江彩桦为人和善,把覃逸飞当做儿子一般,父母常居云城的覃逸飞,便隔三差五来到罗家了。

    江彩桦知道亲家对这个儿子的宠爱,徐梦华总是放心不下这个孩子,可是丈夫在江宁省工作,她也不能不陪着丈夫。于是,很多时候,江彩桦便代替了徐梦华关照覃逸飞,尽管覃逸飞这么一个大男人根本不需要特别的关照。不过,江彩桦这么做了,覃家夫妻也就少分心一些。

    说是照顾覃逸飞,只不过就是偶尔让他到家里来吃个饭,在这个吃饭不是问题的年代,约人一起吃饭只是一种礼节和联络感情的手段而已。覃逸飞即便是独身在榕城,也不至于被饿着。

    然而,江彩桦毕竟上了年纪,身体也不大好,苏凡来了之后,联系、关照覃逸飞的工作,便落在了苏凡的肩上。有时候,覃逸飞原本说要过来罗家的,却因为加班没有前来,苏凡便会遵照江彩桦把家里专门为覃逸飞准备的饭菜,装进饭盒送到他的公司去。送了一两次之后,覃逸飞会主动打电话到罗家,跟江彩桦说“江阿姨,我想喝鱼片粥”诸如此类的要求。江彩桦很乐意,有时候会亲自下厨为覃逸飞做他喜欢吃的东西,然后就让苏凡送去。

    覃逸飞的公司,位于榕城市中心的繁华路段,在延安路上的一座写字楼里租了三层。站在覃逸飞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可以清楚地看见不远处的玉湖。

    “咦,今天的味道有点不一样啊!”覃逸飞端着小碗走过来,道。

    “呃,今天是我做的!”苏凡转过头对他笑了下,道。

    “哦,怪不得呢!”覃逸飞连连舀了几口粥,道,“其实,江阿姨做的味道实在太淡了,她总是那么热心叫我去吃饭,我又不好意思推辞。”

    “江阿姨听见了要伤心的!”苏凡含笑道。

    “你就不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覃逸飞道。

    苏凡想了想,道:“呃,保守秘密的话,好像要封口费的!”说着,她笑了。

    夏天的白昼,总是很长,夕阳停在西边的天空,似乎总是留恋这世间美丽的景色一般,久久不愿离开。

    当夕阳的余晖映着她的笑颜如花,覃逸飞的动作,猛地滞住了。

    “呃,那个--”她看着他,突然说。

    “哦,什么?”覃逸飞忙敛神。

    她却笑了,从他那宽大的办公桌上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他,指着自己的嘴角,道:“怪不得你父母和江阿姨都那么不放心你,真是跟孩子一样!饭粒都粘在脸上啦!”

    覃逸飞愣了下,视线牢牢锁在她的那张笑脸上,却又赶紧接过纸巾,擦了下嘴角。

    苏凡摇摇头,道:“还没擦掉。”

    “咦?”覃逸飞道。

    “在这里!”她还是在自己的脸上指着。

    覃逸飞又擦了一下,苏凡还是笑着摇头。

    真想不到,这么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还是这么大一家公司的老板,竟然自理能力这么差!苏凡叹了口气。

    她没有想太多,从他手里拿过纸巾,认真地给他擦掉了嘴边粘着的饭粒。覃逸飞一动不动,静静注视着她。

    时间,似乎凝滞在这一刻,夕阳在地板上拉出的长长的影子,如同镶嵌在了地板里面一样,一动不动。

    “好了。”她的话,猛地让这一个静止的画面动了起来,他的思绪也收了回来。

    覃逸飞不禁尴尬地笑了下,道:“真是抱歉,我,真是有点,呃,自理能力太差了!”

    苏凡笑笑,把纸巾扔进垃圾箱,道:“或许是因为离家近了的缘故?”

    “哦?为什么这么说?”他反问道。

    “在美国的时候,你可能想着距离家人太远,什么就都要靠自己,就锻炼出来了。现在离家近了,就算你父母不在身边,这边也有很多人是你的亲人,他们时常关心你,时间长了,或许你内心里就会有依赖了!”她说道。

    覃逸飞背靠着落地窗的厚实玻璃,端着小碗继续吃粥,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人的潜力都是被逼出来的。不到一定的境地,就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对不对?”

    苏凡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难道不是吗?如果换做是以前,她怎么能想到自己会经历这些,怎么会坚持把女儿带到半岁?

    人啊,都是被逼出来的!

    “哦,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这一份文件,我明天要回复,可是我没时间仔细看了,现在我吃饭,你帮我看看,把大致内容告诉我一下!”覃逸飞走到办公桌边,从一摞文件夹里面抽出来一份,交给苏凡。

    苏凡打开一看,是一份法语的协议书的样子。

    太久没有接触专业的材料,刚开始的几行字让她适应了好几分钟。

    “你坐这里看吧!”覃逸飞把自己的椅子转过来,她看了他一下,笑着说了声“谢谢”就坐在了椅子上。

    那张椅子有这么大吗?她坐进去都看不见人了。

    覃逸飞心想。

    可是,落日的余晖就这样安静地洒进来,安静娴熟的女子,一切就如同一幅美丽的画一样,久久停留在覃逸飞的心头。

    此时,这碗里的粥是什么味道,他已经尝不出来了,只觉得甜甜的。

    等苏凡离开,覃逸飞看着打印出来的那份摘要,嘴角漾起深深的笑意。

    果然,他没有猜错,她还是很有实力的。那么两页法语原稿,她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全部翻译完毕,而且,他现在检查过来,丝毫没有错误。

    可是,另一个问题浮上覃逸飞的脑海:苏雪初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过去?明明有着如此高的外语水平,却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竟然去超市打工?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到罗家的苏凡,并不知道覃逸飞的目的,她没有把刚刚的事和当初覃逸飞提议她去他公司上班的事联系在一起。毕竟,时间过了那么久,而且,她总觉得覃逸飞当初只不过是可怜她才愿意提供她一个工作机会的,现在,她已经麻烦人家够多了,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工作,她需要一个工作,毕竟,她不能一直这样在罗家混吃混喝。存的钱,快要花完了。可问题是,她没办法办理银行卡,旧的银行卡一旦使用,霍漱清一定会发现。尽管她现在不确定霍漱清还有没有在找她,可她不能冒险!

    既然不能办银行卡,那就很难找一份薪酬高的工作,试问什么工作不需要用银行卡发工资呢?恐怕只有街口小吃店吧!

    路过小吃店的时候,苏凡看着那些外地来的夫妇们在店里忙碌着,他们的孩子就在门口玩,难道她要让她的念卿也这样吗?万一被别人拐走了怎么办?

    或许,她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给学生辅导功课。当初来罗家,是因为覃逸秋看她一个人太辛苦,现在念卿已经好带多了--

    唉,还是别乱想了吧,既然当初答应了覃逸秋要给江阿姨作伴,就好好遵守承诺继续住在罗家。可她必须要想办法赚钱才行!

    回到罗家,她并没有跟江彩桦说自己的打算,开始上网寻找那些兼职做翻译的。刚刚给覃逸飞翻译那篇文稿的时候,她突然找到了自信,她觉得自己可以继续从事和所学专业相关的工作,哪怕薪酬少一些都没关系。

    的确,网上的确是有这类的工作,翻译文档或者为外文影视作品配字幕等等,可是很多都是通过网络付费的。幸好,榕城本地就有一些这类公司,她询问之后,对方说可以让她拿着稿件去领稿费,不需要银行转账。毕竟,单独一笔稿酬是不多的,现金结账也可以。

    苍蝇蚊子都是肉,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吧!而且,这份工作,即使她在家里也可以做。

    江彩桦并不知道苏凡的计划,每次苏凡外出去送稿件的时候,都是带着念卿的,江彩桦还以为苏凡带着孩子出去散步了。

    这个时代,把很多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只要你用心去发现,其实到处都可以找到生机!苏凡拿到第一笔稿酬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就在苏凡努力为自己和念卿的生计打拼的时候,霍漱清和孙蔓的婚姻,也走到了彻底的尽头。

    距离苏凡离开早就过了一年,霍漱清和孙蔓的分居生活也超过了一年,霍泽楷去世也超过了一年。

    霍漱清的律师,和孙蔓私下接触过几次,刚开始,孙蔓的态度依旧强硬。霍漱清得到消息,便让律师不要再去找孙蔓谈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