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1章 等不到她回来怎么办
    “可是,我不甘心啊,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输了--”孙蔓道。

    “感情的事情上,到底怎么样才算是输赢呢?”覃逸秋幽幽地说,“你觉得刘书雅算是赢了吗?”

    孙蔓苦笑了,道:“难道不是吗?”

    覃逸秋却摇头,道:“苏凡一走,他就和你离婚,不惜闹到我爸那里,最后还间接造成了霍伯伯的去世,这一切,难道不足以说明真正得到了他的人是苏凡吗?刘书雅那个时候,霍漱清还很年轻,而现在,他已经快四十岁了,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自己在做什么。所以,如果感情真的是一场有输赢的比赛,我想,唯一赢了的人就是苏凡!”

    孙蔓叹口气,道:“也许吧,也许是她赢了吧!可是,谁能说得准呢?或许,霍漱清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覃逸秋叹了口气,没想到孙蔓到了这个地步还如此冥顽不灵。

    可是,她太了解霍漱清,从小在一起长大,即便从没有交往过。

    “孙蔓,这些话,原本不该我来和你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果决的人,可我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你这么糊涂。”覃逸秋道。

    “逸秋,我只问你一句,如果罗志刚也喜欢上了一个年轻女人,然后逼着你离婚,到那时候,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看的清楚明白吗?”孙蔓盯着覃逸秋,道。

    覃逸秋笑了下,道:“未来的事,谁都无法预料。我不能保证我的婚姻会不会出现你说的这种问题,谁人都无法做这种保证,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对待我的婚姻,认真对待我做的选择。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至少能对自己有个交代,我至少不会后悔。”顿了下,覃逸秋道,“孙蔓,该怎么做,其实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你现在之所以如此坚持,只不过是憋着一口气在,你不想输给苏凡。可是,孙蔓,感情,不是一场比赛,根本没有输赢的!如果你继续这样执着一念,害了的人,只会是你自己。霍漱清他不怕离婚,去年他是没办法和你离婚,可现在,或者再过两年,他有的是办法和你离婚。当然,我想,他应该不会用什么卑鄙的手段,如果他想用,可能早就用了--”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用卑鄙的手段?”孙蔓打断覃逸秋的话,道,“你知道吗,我最近遇上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都和他脱不了干系!”

    覃逸秋叹息着摇头,道:“这么低级的手段,就是你都不见得用,何况是他?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对自己结婚十几年的妻子赶尽杀绝,有什么好?”

    孙蔓摇头,道:“你说的对,他是不会亲自动手,那些事,也的确是因为我自己的过失引起的。可是,只要他出面帮我一下,在三月份事发的时候他出来支持我一下,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田地。他明知道我会有今天,却让我自生自灭。本来我们分居的传言传的到处都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他不帮我,不就是告诉外界,我们的关系已经破裂吗?你--”

    “孙蔓,既然他要和你离婚,又何必出手帮你?帮你一次,然后继续把你们的利益纠缠在一起?换做是你,你会帮吗?”覃逸秋打断她的话,道。

    “他就这么,这么不愿意--”孙蔓的眼里,泪花闪闪。

    覃逸秋递给她一张纸巾,道:“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他不会帮你,只是,你还存有一丝希望,因为有这点希望,你现在才这么难受这么不甘!”

    “你说的对,我是对他还有希望,明知道,明知道他不会帮我--”孙蔓道。

    覃逸秋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孙蔓聊这么多,聊这么多关于霍漱清的事。

    从医院出来,覃逸秋给丈夫打了个电话。

    “老婆,怎么了?”罗志刚问。

    “志刚,你,会舍弃我吗?”覃逸秋道。

    罗志刚愣了片刻,随即笑了,道:“你这脑袋里在瞎想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覃逸秋叹道,“好了,没事了,你忙吧,我--”

    “老婆,你忘了吗?我们约好八十岁生日的时候去玉湖边跑一圈,看谁能跑下来。要是没了你,我和谁去比赛?”罗志刚打断覃逸秋的话,道。

    覃逸秋的嗓子眼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甜甜的,酸酸的。

    “好了,别说了,我还有事!你真够酸的!”说完,覃逸秋挂了电话。

    八十岁啊!

    晚上,霍漱清和覃逸秋在结庐小院一起吃饭,只有他们两个人。

    覃逸秋早到了,霍漱清一进去,就看见覃逸秋坐在椅子上喝茶,却似乎有些神游太虚的样子。

    “才回来几天就想老罗了?不秀恩爱会死啊?”霍漱清笑道。

    “跟你这种人没话说。”覃逸秋道,从包里掏出一个礼品盒递给他,道,“老罗让我给你捎个剃须刀,他用了,感觉不错。”

    “你可别拿错了,要是他用过的,我可不要!”霍漱清笑着说。

    “放心,全新的。”覃逸秋道,她知道他是开玩笑的。

    霍漱清笑笑,叫老板进来点菜了。

    覃逸秋说了自己想吃什么,老板便推荐了一下他们的做法,覃逸秋点头同意了,霍漱清便让老板安排去做。

    “你不想问我,孙蔓都跟我说什么了?”覃逸秋端起茶盏,喝着,道。

    可是,让覃逸秋觉得不理解的是,霍漱清竟然从自己带的包包里掏出了一个小茶包,从里面倒出什么东西,然后往茶盏里添上水。

    “你那个,是什么?”覃逸秋看的好奇,问。

    “茶!”霍漱清道。

    覃逸秋伸手,示意霍漱清她想看看,霍漱清便把茶包递给她。

    “你怎么开始喝这种茶了?这不就是玫瑰花吗?你一个大男人--”覃逸秋打开茶包闻了下,没想到茶包里还有花香。

    霍漱清笑笑,道:“谁说男人不能喝花茶的?”

    “怪不得你这面色红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梅开二度了?”覃逸秋打趣道,霍漱清笑笑不语。

    “闻着挺香的,给我一些吧!我最近脸色感觉不够好!”覃逸秋道。

    “我都没多少,怎么送给你?你就别和我争了,让老罗的爱情雨露好好滋润你吧!”霍漱清道。

    “真小气!”覃逸秋说了句,却静静望着霍漱清。

    他,真的还在等那个苏凡吗?

    霍漱清揭起茶盖,看着里面的花瓣渐渐舒展开来,那干枯的花瓣,到了水里,却似乎跟重生了一般,变得艳丽起来。

    这是他让冯继海从苏子杰那里要来的苏凡存在家里的一部分花茶,苏子杰把全部的存货都给了冯继海,都是苏凡连续几年在家里弄的,本来都要被当做垃圾扔了,却没想到在霍漱清这里成了宝贝。

    以前苏凡留在信林花苑的茶,他早就喝完了,自从拿到这些,他每每会让冯继海装一两个茶包在他的包里面,想喝的时候就泡一点。毕竟东西不多,而苏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要是在她回来之前他喝完了怎么办?

    可是,这一切,都是他的秘密!

    他早就熟悉了她的味道,熟悉了她留给他的一切,似乎只有让自己沉浸在这些味道里面,就可以距离她近一点,就可以感觉她在自己身边。尽管他知道这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可是,不这样做的话,他又该怎么办?

    “哎,刘书雅,好像回国了!”覃逸秋突然说。

    他看了她一眼,道:“你们有联系?”

    “没有,我前些日子听说的,好像在京城。不过,我没她的联系方式。”覃逸秋道。

    他只是“哦”了一声。

    “孙蔓不知道,要不然--”覃逸秋说。

    “要不然她会以为我是因为书雅才离婚?”霍漱清说出覃逸秋的话,道。

    “不会吗?”覃逸秋道。

    霍漱清摇头,道:“又不是小孩子了,还会那么幼稚吗?”

    覃逸秋叹了口气,道:“孙蔓今天和我说了很多,我感觉这么多年,我和她说话都没这么深。”

    霍漱清笑了,道:“你以前太能敷衍她了!”

    “那也没办法,谁让你娶了她呢?”覃逸秋道。

    霍漱清含笑不语,他知道覃逸秋是在说玩笑话。

    “你是为了苏凡才和孙蔓离婚的?”覃逸秋问。

    霍漱清沉默片刻,道:“你觉得我这样做不对吗?”

    “没什么对不对的,只要你是真正下了决心就好。”覃逸秋顿了会儿,才说,“漱清,你想她吗?我说的是苏凡。”

    他苦笑了,道:“你今天是受什么刺激了?跑我这儿发感慨?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我们这顿饭就别吃了。”

    “唉,我只是--算了算了,你们一个二个的,都没办法。”覃逸秋叹道。

    这时,饭菜一道道上来了,老板认真地站在一旁解说,覃逸秋拿起筷子尝着。

    介绍完了,老板就识相离开了。

    “除了我,还有谁让你愁?莫不是你家老罗?他可是个模范标兵啊!”霍漱清笑道。

    “还不是小飞!唉,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在美国待得审美观出了问题,看着一个孕妇都觉得美的不行,要不是我拦着,我感觉他都要跑去给人家的孩子当爹了!”覃逸秋叹道。

    霍漱清拿起公筷给覃逸秋夹了一块豆腐,含笑道:“小飞的眼光从来就不以常理论,你今天才知道吗?”

    “现在越来越离谱了!”覃逸秋道,“我妈给他介绍的那些女孩子,哪一个不是要模样有模样,要学历有学历,要身材有身材,可他呢,唉!你什么时候说说他啊,别这么下去了,都老大不小了,还玩啊?我都不敢跟我爸妈说,他们儿子是对一个单身妈妈情有独钟,才敷衍相亲的。”

    “这个呢,有两个可能!”霍漱清道。

    “哪两种可能?”覃逸秋放下筷子,认真地看着他,问。

    “一是小飞还没遇上他喜欢的人,可是又没办法逃避徐阿姨安排的相亲,就让你觉得他喜欢上了一个单身妈妈,通过你让徐阿姨放弃继续安排相亲的念头。第二呢,就是他真的喜欢上这个单身妈妈了。”霍漱清解释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