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43章 世界真是这么小
    “你,不愿意?”江彩桦道,说完,笑道,“是我强人所难了,你就当我这话没说--”

    “干妈--”苏凡一下子抓住江彩桦的手,叫了声。

    江彩桦面带笑容,点头,道:“好孩子,好孩子!真好!”

    “谢谢您!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您对我这么好,我,我没想到自己还能遇到您这么好的人--”苏凡道。

    “呃,也许就是缘分吧!我啊,不怕你笑话,总觉得你和一个人有些像。所以,每次看着你的时候,我就会想,那个孩子要是活到现在,一定也像你这么坚强漂亮。”江彩桦叹道。

    “就是您说的那个亲戚的孩子吗?”苏凡问。

    江彩桦点头。

    “当初,是我把那个孩子送走的,我亲眼看着她被人抱走,可是,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在哪里--”江彩桦道,泪眼婆娑,“这么多年,我总觉得当初是自己的错,如果我把那孩子送给一个自己认识的人,至少可以知道她在哪儿,过的怎么样,也许还能把她接回家。可是,唉!”

    苏凡看着江彩桦,想起自己被父母抛弃,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这么多年是不是也会找她。唉,还是不要想这些了。榕城这么大,她想要找自己的父母,简直是不可能的,何况,过了二十多年,他们说不定早就不在这里了。

    “雪初,干妈一直有个想问你,你为什么一个人来到这里?念卿的父亲呢?你的家人呢?”江彩桦望着苏凡,道。

    苏凡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念卿的爸爸,他,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我们,很爱对方,可是,可是,我不能和他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人天生就是个煞星,总是让他惹上麻烦--”

    “所以,你就一个人走了?”江彩桦问。

    苏凡点头。

    “他知道你怀孕了吗?”江彩桦又问。

    “我走的时候,已经怀上念卿了,可我不敢让他知道。要是他知道我有孩子了,绝对,绝对不会让我走的,可是,我不能--”苏凡说着,泪花闪闪。

    江彩桦抬起手摸着苏凡的脸,叹道:“你真是个傻孩子,你不知道你一个单身女孩子带个孩子有多累吗?”

    苏凡闭上眼,泪水滚落出来。

    她怎么会不知道有多难呢?可是,就算再怎么难,她都不能让霍漱清知道念卿的存在,不能让他找到她!

    江彩桦深深叹了口气,道:“还好,现在的社会比过去要开放许多,你就算一个人带个孩子,别人也不会说你什么,不像过去--”

    苏凡擦干泪,她突然很想知道江彩桦说的这个亲戚的孩子的事,不禁问:“那,您的亲戚,为什么要找您把孩子送走?”

    “我那个妹妹啊,和你一样的情况,当时她很年轻,才刚刚20岁,还在读大学呢。可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他们的事情被那个男人的家里知道了,那个男人就被家里给带走了,不让他们见面。可是呢,那个男人走的时候,我那个妹妹已经怀孕了。”江彩桦说道。

    怎么,怎么和她这么像呢?或许,不管在什么年代,爱上有妇之夫,注定都是一条艰难的道路。毕竟,这是错误的事,人去做错误的事,必定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苏凡心想。

    “那个年代,一个女孩子未婚怀孕,根本没办法在社会上立足的。家里压力也大,可我那个妹妹呢,发现怀孕的时候,孩子已经太大了,根本不能做流产,除非引产,她又害怕。于是,她就坚持到孩子生下来,等着那个男人回来。可是,那个男人,一直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江彩桦叹道。

    “那个男人抛弃她了吗?”苏凡问。

    因为,如果是霍漱清的话,是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抛弃她的。

    江彩桦摇头,道:“他们后来结婚了。只是,当时的环境实在是太艰难了,我那个妹妹,又死心眼地就想找那个男人。”顿了顿,江彩桦接着说,“当时家里都乱了,那个孩子,是根本留不住的。孩子生下来,她就找我商量怎么办。我就说,与其让其他人把孩子处理了,不如把孩子找个好点的人家送了。于是,我就帮她把孩子送走了。”

    苏凡不语。

    她想起霍漱清曾经跟她说的,也许她的父母也是有什么隐衷才抛弃了她的。

    “后来,我那个妹妹和那个男人结婚了,我妹妹才开始找孩子,可那个时候,孩子已经送走了好几年了,怎么找得到呢?我们就一直找啊找,这期间也有几个能对的上号的孩子,可最后都发现不是。时间长了,我妹妹的心啊,好像也就没那么急了。”江彩桦看着苏凡,笑了下,道,“刚见到你的时候,我也感觉你很像那个孩子,可是后来啊,别人说我可能是年纪大了,记忆模糊了吧!”

    苏凡笑笑,没说话。

    “唉,扯了这么多。”江彩桦道,“你工作的事,就去好好干吧!逸飞是个好孩子,他不会为难你的。你也知道,他父母不在榕城,他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一个人也挺孤单的!”

    “他父母在哪里?”苏凡好奇地问。

    “在云城呢,哦,就是华东省。他爸是江宁省的省委书记!他妈一直在那边陪着他爸,偶尔回来一下。”江彩桦道。

    江宁省的省委书记?

    苏凡惊呆了!

    那位省委书记,不就是覃春明吗?而霍漱清,霍漱清是覃春明在华东省时候的秘书--

    秘书和领导的关系,不止在工作上,还有生活上的。从霍漱清和冯继海之间的相处,苏凡就知道这种关系是极为亲密特殊的。冯继海帮过她很多忙,冯继海知道她和霍漱清的事,知道他们的住处,那么,霍漱清和覃逸秋、覃逸飞是不是很熟悉?何况,霍漱清他父亲以前就是华东省的省长--

    一时之间,苏凡的脑子乱了。

    她努力逃离霍漱清的身边,可是,没想到现在和自己距离如此之近的人,很有可能和霍漱清熟识。

    苏凡的心里,不知道怎么想了。那个想要和他见面的念头,又冒了出来,而且那么强烈。

    “雪初?”江彩桦看她好一会儿没动静,不禁叫了声。

    “哦,哦,我把念卿抱到楼上去。”苏凡忙掩饰道。

    “你明天要去上班的话,就赶紧出去买点衣服,你看看你现在,也没有适合上班穿的衣服,稍微收拾一下自己。你还年轻,别委屈了自己!”江彩桦道。

    这时,李阿姨过来了。

    “小李,你去把念卿的车子推过来,我把孩子放在车子上睡。雪初,你上楼把孩子的枕头被子拿下来,然后你就赶紧出门去。”江彩桦说道。

    苏凡只好照办了,赶紧上楼去取孩子的枕头被子。

    “钱够不够?不够从我这里拿。”江彩桦问她道。

    “够了够了,我有。”苏凡忙说。

    “那就赶紧出去买吧,别拖延了,晚一点的话,车上人太多。”江彩桦道。

    苏凡背上包包,拿了钱就离开了罗家。

    从覃逸飞这里得到了工作,苏凡不知道有多开心,可是,想起霍漱清很有可能和覃逸飞熟识,苏凡的心里又不安起来。

    覃逸飞应该不会在霍漱清面前说起她吧?尽管她现在换了名字,可是现在这个名字是霍漱清给她取的,别人不会对后这个名字感冒,可他一定知道她是谁的。不过,也许覃逸飞压根就不会在霍漱清面前说,即便覃逸飞和霍漱清关系很好。毕竟,她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根本不值得覃逸飞在霍漱清面前提及。

    这么一想,她的心,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上班第一天,苏凡起了个大早,提前帮大家准备了早饭。至于念卿换的衣服、尿布,还有吃的东西,她昨晚就和李嫂交待了,也不用担心。

    来到覃逸飞的公司,她在覃逸飞办公室外面等候他的到来,还没到八点,就看见他远远走来了。

    苏凡赶紧起身,覃逸飞看见她,笑笑,道:“来的挺早呀!”

    她笑了下,没说话。

    “哦,对了,Lisa,你带着苏小姐去人事部门报告。”覃逸飞对助理道,又对苏凡说,“你的职位已经安排好了,跟着Lisa去就可以了。”

    苏凡谢过他,跟着他的女助理走了。

    报道完,苏凡便跟着覃逸飞的女助理来到她就职的国际部,职位是国际部的副总编。

    以前她是在政府那枯燥的办公室里待着的,现在面对着这过去迥然不同的办公环境,苏凡还是觉得很舒服的。她的办公室是一个独立的单间,说是单间,只不过是和其他职员的格子间用玻璃隔开的一个空间而已。

    苏凡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深深呼出一口气。

    她不会去问覃逸飞做这个决定的缘由,至少,她知道他是相信她的,即使他没有看她的毕业证--当然,她现在也不敢让他看了,以后也不敢让他知道自己叫苏凡--人与人之间,最难的就是这样的信任,既然有人相信她,她就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刚坐下一会儿,就有人敲门,是国际部的总编,一位姓常的年轻男人,他是奉命带着苏凡去认识新同事的。

    苏凡发现,这里没有人会问你毕业哪里,大家只是谈工作。这一点,让她感觉很舒服。不过,仔细想一下,这也许就是覃逸飞所说的企业文化吧!那么随和的老板,公司肯定也不会呆板无趣到哪里去?

    介绍完,苏凡就回到了办公室,下属送了几份文件给她来校对。这工作和她在云城市外事办的有重合,做起来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到了10点钟的时候,覃逸飞秘书打来的电话,让她去总裁办公室谈话。

    她敲门进去,礼貌地问了覃逸飞一句,他好像正在打电话,就示意她坐在沙发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