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1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关于苏凡辞职的事,大家都没问太多,他们已经从覃逸飞那里得知了情况。

    江彩桦一行到了榕城的当晚,吃完晚饭,苏凡找机会去和覃逸秋私聊。

    覃逸秋知道她可能要谈覃逸飞的事,两个人就走出了院子。

    苏凡把徐梦华给她的那张支票交给覃逸秋,覃逸秋看了下,愣住了。不用说,这是她妈妈干的!

    “逸秋姐,你把这个,替我还给伯母,好吗?”她认真地说。

    覃逸秋在路灯下看着这已经过期了的支票,心想,苏凡一定是不想被她母亲轻视了,才会将支票还回去。可是,苏凡的经济状况又不好,而且她和逸飞都分开了,干嘛不拿着这笔钱呢?何苦自己一边带着孩子又一边辛苦做翻译呢?

    心里这么想着,可覃逸秋不会说出来。

    “逸飞,他,还好吧?”苏凡问。

    “还可以,最近给他打电话,他也没说什么,好像公司的事情很忙!”覃逸秋道。

    那就好,苏凡心想。

    这么一来,她才真正明白自己在覃逸飞的心里是个什么位置了。她还以为他会有个失恋症状,毕竟他是喜欢她的,却没想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凡啊苏凡,你真是太贪心了,明明没打算和他怎么样的,你还指望他对你有什么记挂吗?他现在这样不是最好的吗?至少说明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逸秋姐,之前的事,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们,让逸飞被人误会--”苏凡道。

    “都过去了,而且,逸飞那个性格,没人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的。”覃逸秋安慰道。

    “那就好!”苏凡挤出一丝干笑。

    “我妈,她就是太心疼逸飞了,要是她对你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覃逸秋道。

    “没有没有,我不会的,不会的!”苏凡道。

    是啊,自己是个什么身份,用得上省委书记的女儿这么说吗?

    两个人静静走在桂花树下,空气里全都是桂花香。

    苏凡很想问覃逸秋,你和霍漱清熟吗?他最近怎么样?他过的好吗?可是,她不能开口,绝对不能。

    “接下来你怎么办?难道一直要这样接翻译的活吗?这种工作又累,薪水又少。”覃逸秋道。

    “先暂时这么干着吧,等念卿大一点,我再去找别的工作!”苏凡道。

    覃逸秋停下脚步,道:“雪初,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能回答吗?”

    苏凡看着她,一朵花便从头顶飘了下来。

    “逸飞对你的情意,你应该能感觉到,可是为什么要拒绝他呢?”覃逸秋道,“当然,我不是干涉你们或者责怪你什么,我只是,只是很奇怪,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被女孩子拒绝过。”

    苏凡露出友善的笑容,道:“的确,逸飞真的非常好非常优秀,可是,”她边向前走,望着前方,“我,心里有个人,怎么都无法忘却,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他。逸秋姐,你说,这样的我,怎么可以接受逸飞的心意?如果我接受了,不是对他的真情的侮辱吗?”

    覃逸秋深深叹了口气,苦笑了下,道:“你说的对,如果你在心里爱着一个人,却还在接受逸飞的心意,那才是真正伤害他!”

    “对不起,逸秋姐,发生这样的事,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们!”苏凡道歉道。

    “唉,这种事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他会想通的!”覃逸秋道。

    “逸秋姐,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她突然说。

    “什么不一样?”

    “你们都很善良,没有一点架子,不像是高干子弟!”苏凡道。

    覃逸秋笑了下,道:“呃,我们家里面家教比较严。我爸是个很古板的人!不过,他们对我们两个人倒是没什么限制,不管是我们的工作还是婚姻。”她看了苏凡一眼,“我妈去找你那件事,是意外--”

    苏凡摇头,道:“虽然伯母来找我,让我离开逸飞,可是,她也比我想象的要温和许多,也没对我说什么过分的话,我感觉得出来她是非常疼爱逸飞的。而且,该说抱歉的人是我。”

    “哎呀,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你老这样子说抱歉,我可怎么接话?”覃逸秋笑道。

    苏凡含笑不语。

    “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雪初。这也是我和志刚的想法。”覃逸秋道,“志刚说我和你更熟,让我来找你说。”

    “什么事,逸秋姐,你说吧!”苏凡道。

    “是这样的,我们原本是想把妈接到京城去过晚年,上次妈过去就是想适应一下,看能不能长待,这个你是知道的。”覃逸秋道,苏凡点头。

    “可是,妈实在是不喜欢那边,受不了京城的环境,她觉得榕城更惬意。所以,我和志刚这次算是彻底打消了接妈去京城养老的念头。”覃逸秋说,苏凡道:“虽然我没去过京城,但是听别人说过,那边的环境应该是比榕城差的。”

    覃逸秋点头,道:“的确如此。所以,雪初,姐姐有个不情之请--”顿了下,她望着苏凡,“你就不要离开了,和妈一起住在这个家里,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可以一辈子住在这里,和我们在一起,好吗?”

    苏凡有些不明白覃逸秋的意思,其实她不是完全不明白,这是大事,她必须听覃逸秋说清楚才行。

    “我们的意思是,你和妈一起住在这里,把你和念卿的户口都落在妈这里。妈和李嫂可以帮你照看念卿,你和念卿可以陪陪妈。”覃逸秋道,“不过,你别担心,我们不是说要把妈彻底推给你来照顾,我们两个也会负起责任,毕竟爸妈就生了志刚一个孩子。”

    苏凡不语。

    和江彩桦在一起,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江彩桦在帮她,帮她照看念卿。可是,养老这是大事,也不是她推脱,她愿意照顾江彩桦,不过,这种大事,不是她和覃逸秋可以这样私底下决定的!

    想了想,苏凡道:“逸秋姐,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一直照顾干妈的。就算你不这么和我说,我也会这么做。”顿了片刻,她尴尬地笑了下,道,“只是你突然这样慎重地和我说这件事,我有些,有些意外。”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疏忽了。这件事,还是应该让志刚跟你好好谈的。你就当我这是先来跟你探口风的吧!”覃逸秋不好意思地笑了,道。

    “没有没有,逸秋姐别这么说。”苏凡忙说。

    “好,那就我们过两天好好谈一谈,和妈一起,大家一起商量。”覃逸秋道。

    苏凡点头。

    “哦,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了,你接下来打算找什么工作呢?要不要我托人给你找一个轻松点的文秘类型的--”覃逸秋问。

    “不了不了,逸秋姐,不了,我自己找找看吧!”苏凡道。

    两个人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儿就返回罗家小楼了,江彩桦已经哄了念卿睡着了。

    回到房间,覃逸秋把自己和苏凡谈的内容告诉了丈夫,罗志刚也知道苏凡的担忧很有道理,便说后天大家一起商量这件事。

    次日一大早,罗志刚和妻子一起带着女儿去了岳父家,苏凡则和江彩桦一起,和李嫂带着念卿出了家门,来到了小区对面的玉湖散步。

    深秋的玉湖,是桂花的世界。

    特别是到了国庆假期,全国各地的游客都会来到这泉千年名湖,欣赏美丽绝伦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致。

    由于住的距离近,苏凡时常会来湖边散步,对这里倒是一点都不陌生。可是,每次来这里的时候,她就会想象,如果有朝一日可以和霍漱清一起带着念卿在这里散步,该有多好?只不过,每次都只是想想而已。

    晚上,罗志刚夫妇住在岳父家里,只是覃逸飞离开了。

    这些日子,覃逸飞并没有回父母的家里,而是住在自己在外面的公寓里。覃春明从女儿口中得知儿子最近失恋了,也没在意,只说随他去吧!

    “不知道他和叶家小姐相亲结果怎么样,也没听他说过。”罗志刚道。

    “能去就很难得了,哪儿敢问他结果啊?”覃逸秋道,“妈,叶家那边也没消息?”

    徐梦华摇头,道:“没说就此搁下,应该还是有下文的。”

    “这个叶小姐,八成也是个奇怪的主儿!”覃逸秋不禁笑道。

    “为什么?”罗志刚问。

    “逸飞刚刚被人甩了就去相亲,肯定也不会在叶敏慧面前好好表现的,叶敏慧却还没有彻底拒绝,难道不奇怪?”覃逸秋道。

    罗志刚含笑不语。

    “哦,妈,这个,给您!”覃逸秋说着,从包包里掏出一张支票,交给母亲。

    徐梦华拿起来一看,大惊。

    “妈,雪初不是那样的人,她很懂事的。以后您就别再管她和逸飞的事情了,就算真有错,也是您儿子的错,是您儿子缠着人家的。”覃逸秋道,“哦,对了,她还跟我说您没有为难她!”

    徐梦华不禁讶然。

    “要是她是那种拜金女,您儿子会喜欢吗?您也真能贬低您儿子的水准!”覃逸秋笑道。

    “那,她以后怎么办?还要在志刚家住下去?”徐梦华问。

    “嗯,我们打算让她住在家里陪着我婆婆。”覃逸秋道,“我婆婆很喜欢她。”

    徐梦华叹了口气,心里渐渐有种不好的预感。

    次日,罗家的家庭会议召开,江彩桦同意儿子媳妇的提议,决定彻底放弃跟着儿子去京城养老的计划,永久居住在榕城,并且把苏凡母女的户口迁过来。苏凡也没有反对。

    国庆节,总是会连着中秋。中秋时节,圆月当空,桂花飘香,整个世界如同浸泡在浓烈的桂子甜酒中,一切都醉了。

    苏凡看着娆娆在父母身边跑来跑去,看着这一家人和睦亲密的情形,不禁想起了霍漱清。不知道哪一天,自己的念卿才能有机会在她和霍漱清的身边这样放肆地欢乐!

    每逢佳节倍思亲。

    离开家一年多了,不知道家里父母怎么样,不知道弟弟怎么样。

    苏凡,突然觉得自己亏欠了家人很多,亏欠了念卿一个完整正常的童年,亏欠了霍漱清一个可以和女儿共享天伦的机会。

    可是,路都走到了这一步,还能怎么办呢?要是现在回头,只会前功尽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