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2章 一起向前看
    国庆假期,很快就过去了,罗志刚和覃逸秋带着女儿回去了京城,江彩桦让苏凡放弃那种翻译的工作。

    “这份做完就别再接了,那么累的。出去找一份稍微轻松点的,孩子就交给我,你什么都不用再管了。”江彩桦对苏凡说。

    苏凡便答应了。

    可是,她找什么工作呢?

    夜晚,坐在床上看着孩子的睡相,右手手指却一直摸着左手上的那枚戒指。

    不管找什么工作,总要等她把手头上的活干完。

    一周后,苏凡结束了所有的翻译工作,拿着翻译稿去工作室交工拿钱。

    因为苏凡给这个工作室交了不少的稿件,而且,工作室对她的翻译稿也很肯定,于是,交完稿子,她就破例拿到了剩下的大部分稿费,目前,已经拿到了包括先前支付的预付款在内的百分之八十的稿费。对于她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拿到钱的心,就是不一样,看着整个世界都亮丽了许多。

    马路两边高大的法国梧桐,在秋风里摆动着树叶,一片片的叶子,在风里翻飞着。

    果然,过了国庆节,天就会冷了起来。

    路上,是未干的雨水,树叶落在水坑里,如小船一般轻轻荡着。

    围巾和树叶一样在风里翻飞,苏凡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奶黄色的橱窗里,一件洁白的婚纱安静地站在里面,肩膀上镶嵌着一颗颗纯白的珍珠。宽大的裙摆上,白色的丝线绣着一朵朵玫瑰花。模特头上的头纱,长长的垂在橱窗里。

    苏凡站住了,一动不动。

    不说这件婚纱怎样,可是,玻璃倒映出她的影子,刚好让婚纱包围了她。仿佛,她就是那个新娘,而他--

    身边,却没有别的人,只有她自己。

    她的手,不自禁地贴在玻璃上。她的双眼,模糊了。

    曾经,她也幻想过有一天可以穿上洁白的婚纱,被他牵着手,和他走向婚姻的殿堂。她也有这样的一个梦,尽管她知道这个梦遥不可及,哪怕他给她戴上戒指,哪怕他告诉她要和孙蔓离婚。可是,世上哪个女孩不是这样呢?穿上自己最爱的婚纱,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而她,似乎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实现这样的梦!

    苏凡苦笑了,低下头,泪水“啪啪”地落了下去。

    她能怎么样呢?是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是她明知自己一辈子都穿不上婚纱,却还是,还是坚持爱着他,还是--

    爱情,就是这么可笑吗?让人神魂颠倒,让人不霍一切!

    她笑了,她是幸福的,哪怕她不能和霍漱清在一起,哪怕他只能在她的梦里,可她有念卿,有她的梦!

    总有一天,她会回去的,是吗?她会和霍漱清团聚的,是吗?哪怕这样的团聚要过许多年,哪怕她不知道什么时候!

    雨,突然落了下来,“啪啪”打在玻璃上。

    她赶紧转身要走,头顶上,却突然多了一把雨伞。她抬头一看,竟然是覃逸飞!

    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动。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半个月,尽管只是这半个月,可他已经瘦了很多。

    “这么巧!”她对他笑了下。

    “去交稿子了?”他问。

    她点点头,却也奇怪,他怎么知道?

    “走吧,下雨了!”他说。

    苏凡没有再坚持,和他上了车。

    雨,依旧不停地下。车里,静静的。

    “快中午了,我请你吃饭!”她主动开口。

    覃逸飞笑了下,道:“你拿到稿费了,请我吃饭也应该!”

    她也笑着说:“那你说去哪里?”

    他想了想,道:“就去弄云斋吧!你不是一直喜欢那边的菜么?”

    她--

    苏凡没说话,点头,心里却,湿湿的。

    车子开动了,雨刷不停地刮着,一下下,苏凡的心,却不能平静。她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车子拐进了一个巷子里,苏凡就看见了自己来过的“弄云斋”,刚准备下车,就听他说“等一下”。

    她的手还停在车门把手上,就看着他冒雨下了车,等车门开了,头顶就是一把伞。

    一言不发,两个人走进了木门的院子。

    坐在了房间里,覃逸飞点了菜,可每一道菜都是以前苏凡喜欢的。

    苏凡心里都明白,却没有说话。

    等菜点完了,覃逸飞才说:“念卿怎么样?还好吧?”

    “嗯!挺好的,就是越来越调皮了!”苏凡道。

    覃逸飞笑了下,沉默片刻,道:“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我姐说你不做翻译了?”

    “嗯。我想再找一个工作,不过,暂时还没想好。”她说。

    他点点头。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想和你谈谈。”覃逸飞道,“可是,我,”他叹了口气,“我一直没有勇气开口。”

    她默然,不语。

    “我是个男人,我该主动一些的,而不是拖了这么久才来找你!”覃逸飞道顿了片刻,他接着说,“对不起,雪初,那件事,是我的错。我没有体谅你的心,没有照顾你的感受,让你这么为难--”

    苏凡愣住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能不能忘记你,能不能忍受自己可以不见你。可是,我过了这些日子,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我没办法不见你,我没办法这样子。”他叹了口气,尴尬地笑了下,才说,“雪初,我们,可以当做那件事没有发生吗?我们,可以像过去一样相处吗?”

    话说完了,他静静望着她。

    苏凡的心,突然之间痛了。

    她到底是怎么了?她如何值得他这样珍视?

    低下头,双手紧紧捏在一起。

    “逸飞,谢谢你!”房间里,是她的声音,覃逸飞的双目,一瞬不动地盯着她,满满的都是怜惜。

    “我不值得你这样对待,真的,你过去,或者现在为我做的,我就是用尽一生都没办法还你这份情--”她认真地说,见他要开口,她继续道,“你听我说完,好吗?”

    “我真心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而这样的幸福,不是我可以给你的,你值得更好的女孩子去珍惜去爱。可是,”苏凡泪眼蒙蒙,“可是,你说你不能做到完全不见我,我也是一样,我想和你说话,想和你聊天,和你做朋友--我知道这很奢侈,对我来说太过奢侈,可我还是这么希望。”顿了片刻,“逸飞,你能原谅我这么自私吗?”

    覃逸飞突然笑了,无声地笑了,望着她。

    “看来,我们是同样的人!”他说,然后举起手边的茶杯,“那我们就以茶代酒,让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一起向前看,好吗?”

    她含泪点头,举起茶杯。

    两人隔空碰了下,饮了茶,放下杯子的那一刻,苏凡也笑出声来。

    如果可以天天见到你,如果可以让你毫无芥蒂地和我相处,就算是这样,也值了!覃逸飞含笑注视着她。

    或许,每个人都会有个劫数,覃逸飞深深觉得,她,就是自己的劫!怎么都逃不掉。

    “你想去婚纱店?”席间,覃逸飞听苏凡说起来,不禁问道。

    她笑了下,道:“我以前没做过那种工作,不知道能不能做好!”

    覃逸飞点点头,道:“你可以先去试试,反正江阿姨帮你看着念卿,你也不用管。我跟你说,千万不要和我姐夫他们两口子客气,那两个人就是那种你越是和他们亲近,就越是喜欢你的那种。”

    苏凡笑了,不语。

    “哦,对了,你不会是刚刚在婚纱店的门外站了一下就决定去工作的吧?这么任性?”他笑问。

    “呃,因为,我想看看女孩子们穿上婚纱的表情。”她想了想,笑了下,道。

    可是,完整的话她没有说出来。事实上,她想说,去婚纱店工作和自己当初学习设计婚纱是一样的,那是因为自己没有机会穿上婚纱,所以才想看看别人穿婚纱的幸福表情,是不是和她想象中的自己一样。

    窗外的雨,渐渐停了下来。

    次日,苏凡去了昨天路过的那家婚纱店,正好那边正在招聘店员。店长一看她的相貌,就立刻决定录用她,当天就上班了。

    得知这个消息,覃逸飞当天从上海飞回榕城,晚上专门为她庆贺。

    时间的车轮,就在苏凡每天对客人的微笑中飞速前行。而这一年,就快要结束了。

    在店里,苏凡认真学习如何对待客人,由于她的服务态度非常好,许多客人都对此提出表扬,老板给她很快就升职了,当然,薪水也同步提高。只不过,还是和以前一样,她的薪水是现场拿现金,而不是用银行卡。她不去跟别人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银行卡的真正原因,而别人,也不再追问了。

    这段时间,江彩桦也离开过榕城,不是去京城,而是回去福城娘家给亲戚里的长辈过寿。当然,她走的时候还带着念卿,因为苏凡没办法请假带孩子,而且念卿跟着江彩桦很自在,苏凡也就让江彩桦带着念卿去了福城。

    圣诞节和元旦前后,总是有很多人结婚。和北方的云城不一样,榕城就算是到了冬天,也不需要穿加厚的婚纱。于是,这段日子店里的客人非常多,苏凡每天都加班到深夜。有些客户的裙子临时要调换,有些客户又有新的要求,总之是忙个不停。

    24号这一天,苏凡和前几天一样和其他店员们加班,覃逸飞的电话来了,问她什么时候可以下班。

    “呃,还有半小时。”她说。

    “好,那我在外面等你。”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外面?苏凡走到门口看了下,店外的停车区,果然停着覃逸飞的车子。

    她赶紧跑出去,来到他的车边敲了下窗户。

    “你不会也在加班吧?”她笑问。

    “没办法,我就是个劳碌命!”他有点无奈地说。

    “看来我们都一样!”她笑着。

    “好了,你快去忙吧,我上上网就好了。”他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