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5章 她叫雪初?
    时间,对于苏凡来说,彻底凝固在此刻。

    她一阵耳鸣,听不清身旁的主持人和工商联的领导在低声说什么;她的脑袋一阵眩晕,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朝思夜想的他!

    他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失态,他,怎么了?

    身旁的工商联领导赶紧把证书捡了起来,带着一副热情的笑脸恭敬地把证书捧给市委书记。

    霍漱清回过神,接过证书,对那位领导说了声“谢谢”,就把证书递给苏凡,向她伸出手。

    他的反应是如此迅速,似乎他对于两人的别离和相逢,情感就止于此。

    “恭喜你,继续加油!”他的语气淡淡的,没有一丝的波动。

    苏凡望着他那张波澜不惊的俊逸脸庞,心脏,瞬间被什么攥住了,有点喘不过气。可是,这个场合,她不能,不能犯错,且不说身边就有别的人,而且台下还那么多人盯着,大屏幕上虽然将她的脸一闪而过,却始终是个公众场合。她强忍着内心的剧痛,对他露出笑容,说了声“谢谢”。

    这时,工商联的那位领导将礼仪小姐捧的花交给书记,霍漱清极为熟练地完成了这个程序,在主持人和工商联领导的陪同下走下了领奖台,根本没有回头。

    下一个奖项马上就要颁发了,领奖台上再度恢复了黑暗,苏凡愣愣地站在那里。礼仪小姐不解地推了推她,借着背后屏幕的光线,苏凡赶紧在礼仪小姐的引领下离开领奖台,走向自己的座位。

    从两个人四目相对,一直到苏凡走下领奖台,只不过是两分钟的时间,可是,苏凡觉得,这两分钟简直太漫长,漫长的让她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却又觉得这两分钟太快,似乎就是眨了下眼睛,上下眼皮的睫毛碰触了一下,时间就溜走了,他就从她的眼前消失了。

    宴会厅里此时是一片黑暗,可是,说这是完全的黑暗也不对,并没有到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步。而苏凡并不知道,有两道视线始终跟着她,一道是喜悦热情的,而另一道,则是复杂难言的。

    还好,还好她找到了自己和覃逸飞坐的位置,坐在椅子上,她的双手依旧在颤抖着。

    霍漱清?霍漱清?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在云城吗?怎么,怎么会在这里颁奖?而且,而且,别人竟然称呼他为霍书记?什么霍书记?

    苏凡并不知道,就在不到一个月之前,覃春明从江宁省调任华东省省委书记,而霍漱清也随着他一起调到榕城,就任榕城市市委书记一职。这个调动,看起来是平调,可是,江宁省和华东省的经济总量、发展程度都是不可比拟的,华东省在全国都是排名靠前的省份。至于榕城市,自然也比云城市的位置靠前许多。因此,这一桩看似平级的调动,对于覃春明和霍漱清来讲,事实上都是升迁。这对于两人今后的发展都是极为重要的浓墨一笔!

    除了霍漱清,覃春明赴任之时还带了几个自己的亲信,这些人来到华东省之后,全都被安置在重要的岗位。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覃逸飞正在和后排座位上的一个男人低声说着什么,见她来了,跟那人止住了交谈,从她的手里接过那束花放在脚下,她木然地接受。

    就在这时,霍漱清的视线,穿过了空间的距离,再度落在她的身上。

    他是领导,坐在第二排的中间位置,而她和覃逸飞被安排在第三排的右侧位置,横向位置上,隔了六个人。

    当他回头看过来的时候,刚要和苏凡说话的覃逸飞就注意到了霍漱清的眼神,覃逸飞微微抬起手,朝着霍漱清挥挥手,霍漱清对他笑了下,转过头看向前方。

    “你,刚才怎么了?”覃逸飞低声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苏凡这才醒过神,挤出一丝笑容。

    她刚刚也发现霍漱清在看她,也注意到覃逸飞和他之间无声的交流,便撒谎道:“太激动了,所以--”

    覃逸飞无声地笑了,道:“我记得你去上海领奖的时候,都没和我说过这样的话。”

    “有吗?”她问了句,覃逸飞点头。

    “哦,对了,刚刚给你颁奖的霍书记,等会儿宴会开始的时候,我们去给他敬个酒,认识一下!”覃逸飞道。

    “那个,那个霍书记,他,他怎么是我们榕城的书记了?榕城的书记不是罗--”心里这个疑问困惑着她,苏凡便忍不住开口问了,可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禁有些烫。

    她这问话,并没有说明她和霍漱清认识,覃逸飞也没有多想。

    “他之前在云城当市委书记,上个月底我爸调过来的时候,他和我爸一起来的。”覃逸飞道。

    苏凡“哦”了一声,没说话。

    这个世界的事,真是说不清,她千方百计躲的人,竟然就这么,这么轻易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没有预期。

    她好想和他说句话,可是,她又好害怕,刚刚就那么不期而遇的一瞬,就已经让她感觉紧张的不行,一股难言的紧迫感压得她喘不过气。

    苏凡坐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还是走吧,等会儿,等会儿她怎么和他碰杯?现在就算是那么想一下,她都,都浑身发抖。

    覃逸飞注意到她的异样,不禁有些担心,到底怎么了?

    他轻轻推了下她的胳膊,只是那么快速的碰触,他已经感觉到了她身体传来的冰冷感觉。

    “雪初?”他叫了声。

    苏凡看着他。

    “着凉了吗?是不是这里冷气太强了?”他问。

    “啊?没有没有。”她嘴上这么说,可是她自己也觉得满手都是冷汗。

    覃逸飞想也不想,就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她披上,她那露在空气中的双臂,立刻就感觉到了暖意。

    “不用了,逸飞,我--”她要脱去他的西装,要还给他,肩膀却被他按住了,她只好放弃了坚持。

    她并不知道,霍漱清的余光,那始终缠绕着她的视线,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她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很快的,颁奖礼就结束了,宾客们一次来到宴会厅。

    奢华的吊灯,一盏又一盏挂在宴会厅的天花板上,刚刚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苏凡,一时间没法适应这样的光亮,不禁有些眩晕,幸好覃逸飞一直在她的身侧,他的手臂不着痕迹的落在她的腰际,她自己根本感觉不到,而其他的人,只要一眼就会注意到他们之间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而霍漱清,当然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覃逸飞从服务生的托盘里接过两杯酒,给了苏凡一杯,领着她走向了霍漱清。

    苏凡知道覃逸飞要带她去做什么,可是,她怎么跟他说不去?那么一来,他一定会问原因。

    脚步没走近霍漱清一步,她就觉得自己腿上的肌肉僵掉了一块,直到自己完全站在他眼前,距离他一步之远时,她彻底定住了。

    “哥--”覃逸飞端起酒杯,面带笑容,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正在和市委市政府还有几个富商说话,见覃逸飞和苏凡过来,便拿过一杯酒,含笑迎上。

    他和覃逸飞的关系,华东省的高层还有那些稍微有点地位的商人都知道,因此,覃逸飞如此称呼他,也没人觉得奇怪。但是,只有一个人感到奇怪,这个人就是苏凡!

    哥?她想过覃逸飞和霍漱清的关系会比较熟悉,可是,可是,这种称兄道弟的情况,实在,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力。

    霍漱清的视线,在她的身上扫了一下,就立刻移开了。

    “小飞--”霍漱清含笑和他碰了杯。

    “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覃逸飞说着,看着苏凡,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温柔,霍漱清看出来了。

    苏凡和覃逸飞出席社交活动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就该站出来,配合覃逸飞,可是,眼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霍漱清,她如何镇定?如何保持自己的风度?

    “这位是念清婚纱的设计师,苏雪初。”覃逸飞微笑着对霍漱清介绍道,“我朋友!”

    霍漱清的眼里,快速掠过一丝惊讶,却还是笑着重复了一下她的名字:“苏-雪-初?”

    苏凡紧咬唇角,她觉得自己大约可以猜得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却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知道,自己现在要是出现反常,就糟糕了!

    “是我!”她应道。

    他看着她,笑了下,点点头,只是和她轻轻碰了下酒杯,就转过脸和覃逸飞聊起来。

    “念清?这就是你投资的婚纱?你真是个浪漫的家伙,连这个都想的起来。”霍漱清拍了下覃逸飞的胳膊,笑道。

    覃逸飞笑了,看着苏凡,对霍漱清道:“这是雪初的想法,她去年拿了个婚纱设计的奖,然后就开始创建品牌开店了。至于名字么,也是雪初想的,我就是跑跑腿而已,雪初才是念清的灵魂!”

    灵魂?灵魂吗?她?

    霍漱清听得出来覃逸飞话里的意思,便笑了下,对苏凡道:“没想到是这样的!念清,念清,这个名字,呃,有些特别。有什么意思吗?”

    他的问话,在旁人听来再正常不过。

    苏凡愕然,她怎么能告诉他说,是因为忘不了他,才有了这样的名字?

    霍漱清的眼神玩味,看了她一下就移开了视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