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8章 你害得我好苦,苏凡!
    电梯门,就要在她的眼前关闭,苏凡忙快步走了出去。

    冯继海等在外面的车边,见她来了,便拉开了车门,请她坐上去,自己则依旧站在一旁等待书记下来。

    有几人陪同霍漱清下楼,一直送他到车边,有那帮找机会和新来的书记拉关系的人在,冯继海都不用为霍漱清开车门了,然而,车里面坐着苏凡,尽管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可冯继海还是再度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霍漱清上了车,和众人挥手道别,冯继海也一同上了车。

    车子缓缓驶出举办宴会的酒店,开向了马路。

    而车里,谁都没有一句话,空气有些莫名的安静。

    转了个弯,霍漱清道:“去兰玉别院!”

    冯继海一听,便对司机使了个眼色,默不作声。

    苏凡不知道他所说的那是什么地方,也不好开口问,可是,她应该要回去罗家,念卿这个点还没睡--而且,那孩子,每天晚上都要和覃逸飞通个电话才能睡得着,今晚,她怎么能和霍漱清一起走?

    “对不起,能不能麻烦在前面找个地方停下车?”她开口道。

    她知道自己说这话会被霍漱清怎么想,她还是了解他的,他今晚竟然能把覃逸飞设计来代替他去应酬,那么,他就不会让她轻易走。既然如此,她就要乖乖听话吗?

    不能,她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和他单独相处!

    果然,这话一出来,冯继海只有在心里不停地叹气,右手抚着额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至于那位主角,此时恨不得把这个可恶的小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而司机呢?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偷偷看着冯继海,想从这位秘书大人这里找到一点答案,可是秘书大人此时失聪失语了!

    “你们两个,下车!”霍漱清的声音传入了冯继海和秘书的耳中,那威严的不容质疑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司机如获大赦一般赶紧找机会开始停车了。

    等车子停下来,冯继海立刻跳下了车。却不等他去开门,霍漱清自己推开车门下来了,大步走到苏凡坐着的那边,拉开车门,一把拽着她的手腕,在秘书和司机的眼前,不霍她无声的反抗拉着她在寒风里,直走到副驾驶位边上,机灵的秘书同志立刻心领神会为书记拉开了车门。而霍漱清还没走到司机身边,司机就主动捧上了钥匙,霍漱清也不看车里那个准备逃离的女人,直接锁上了车门,直到自己走过去才打开。一坐进车里,他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锁上了车门,在秘书和司机的眼里,合伙完成了这一次“绑架”!

    是绑架又怎样?他把自己这个不听话的老婆绑回家,谁还能抓他不成?

    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冯继海才想起自己的公文包还在车上,钱包钥匙全在里面。

    唉,不管了不管了,明天书记上班的时候,那些东西一定都会完好回到市委大院里。

    “今天出租车的钱你掏,我没带钱!”冯继海对司机笑了下,站在路边开始拦车。

    车子,一路朝着她不知道的一个地方奔驰而去,她在榕城待了将近三年,知道的地方也不少了,可是这个什么别院,却是头一回听说。不过,想来这也是私宅,哪有那么容易就知道的?却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地方,看来是属于他的!

    她知道,自己现在被他带了来,就根本没有机会再逃离。既来之则安之,什么都不要想了,就这样跟着他走吗?

    手机,就在这一片静谧中响了起来,她刚要接,就一把被他夺了过来,在她惊呼之时,手机已经飞出车窗,香消玉殒了!

    “霍漱清,你这个疯子!”她大叫道。

    他不是疯子是什么?根本不管是谁给她打的电话,就这样--

    可是,他根本不理会她,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扯开衬衫最上面的几只扣子。

    疯了,这个疯子!

    她在心里暗叫,但愿别是家里打来的,但愿别是念卿怎么了。

    不注意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她向车外看了一眼,马路两边只有并不明亮的路灯掩映在树丛中。

    好嘛,今晚算是把这人得罪到家了,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对她温柔一点,把他以前从没做过的粗暴之事,今晚算是全都做了。

    苏凡不再像之前那么抗拒,她知道自己抗拒了也没用,就这样被他拉着下了车。

    可是,院子里的灯光不够明亮到让她在疾行中依旧看得清路途,又或许是她走的太快高跟鞋歪了脚,总之在一个趔趄之后,整个人就被他抱了起来。

    他在门上按了一串数字,就一脚踢开门,被他同样粗暴对待的那扇门,也很快就自己关上了。

    所经之处,灯光依次点亮,她一直被他抱着上了楼,毫无疑问!

    他一言不发,将她扔在一张大床上。

    即便这床再怎么符合人体力学,这么一下子被摔上去,也还是很痛的。她咬着牙刚要坐起来,他就压了过来!

    “我是疯子,苏凡,你真好,你干的好!”他说着,按住她的两个手腕。

    卧室里的灯,却没有亮,走廊里的灯照了进来,她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黑暗中的脸,那么熟悉,却又--

    “我找你,翻天覆地找你,可是,你躲在这里,躲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却不回来找我!苏凡,你就这么狠心,你真是狠,苏凡!”

    他的语速缓慢,每一个字却像是夹带着巨大的力量从他的心里迸发出来的一样。

    她的眼,模糊了,泪水从眼角滚落出去,冰凉的液体堵在她的鼻子里,又凉又辣!

    “为什么要这样?你的心里,明明还有我,你明明忘不了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苏凡,你告诉我,你这是为什么?”他的声音里,

    她说不出话,她能说什么?他在找她,他一直都在找她吗?她知道他会那么做,可是,她也害怕他那么做。

    苏凡闭着眼,嘴巴不住地抽动着。

    为什么这样折磨他?她,为什么?

    他的唇,一点点吮着她脸上泪,他越是如此,她的泪就越是止不住。有那么一刻,她多么希望他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温柔,不要这样,爱她!或许她内心的自责会少一些,或许她就不会觉得自己这几年都是在自作自受,是用一种愚蠢的办法来惩罚自己和他,还有孩子!

    “苏凡,我恨你!”他说完,吻着她的唇用力起来,几乎是在啃咬着她的唇瓣,她痛,却根本说不出来。

    他的手,扣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就扯开了她身上的礼服的拉链,也不去看她,只是不停地吻着她,咬着她。疼痛,从她的唇边,一直蔓延到了脖子,到了锁骨,到了胸前。

    她爱他,可是,她受不了他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她,犹如他们的第一次一样,尽管她知道这和那一次不同。

    “霍漱清,你放开我!”她抬起腿要去踢他,整个身体被他压着根本动不了,何谈踢到他?

    他不回答,也不理会她,却是用牙齿咬了下她胸前的凸起,她痛的大叫了起来!

    “痛吗?”他直起身,扳过她的下巴,注视着她那泪眼汪汪的脸。

    “你这个疯子!”她叫道。

    “我是疯了,被你逼疯的,苏凡!你觉得你痛,可是,我这里的痛,你何曾想过?”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那强劲有力的心跳,让她的手也颤抖了起来。

    “你根本不懂,你只知道一厢情愿地做什么为我好的事情,你以为你走了就是为我好,对吗?你什么时候和我商量过?你当我是什么?我一个大男人,需要你这样做吗?”他直直地盯着她的双眼,似乎要把这么多年没有说的话都说出来。

    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你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跟个傻子一样地到处找你,给你打电话给你发短信,等着你哪一天想起了会给我回个电话,哪怕你不愿意回去见我,也想着能听到你的声音。可你呢?跑到这里--你来榕城,天天在我的朋友身边晃荡,我却,却根本没有想过你会在这里。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是不是觉得你距离我的圈子这么近我却找不到你,你就很聪明了,是吗?”

    她摇头,不停地摇头,却说不出话。

    “我真是蠢,竟然,竟然从没想过你会来榕城,我真是蠢,活该被你这样玩弄!”他的鼻腔里,被一股液体充斥着,就连声音都变得哑了起来。

    “对不起,我,没有,没有--”她呜咽道。

    “你害的我好苦,苏凡!好苦!”他趴在她的身上,脸颊贴着她的,一动不动。

    她的脸上,感觉到一丝冰凉,那是她的泪,还是,他的?

    冯继海说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苦,直到此刻,苏凡才明白,他的苦,并不比她这几年的少,从某种程度上说,甚至他比她更苦,至少她还有念卿陪着,有覃逸飞姐弟,有江阿姨,可他--

    她伸手抱住他,无声抽泣着。

    漆黑的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安静,谁都不动一下,谁都不说一个字。

    她的唇,干涸的唇轻轻吻着他的脸。

    霍漱清转过脸,在走廊并不明亮的灯光下,注视着这张萦绕在自己梦里九百多天的脸庞。

    她,还是她,还是那个爱着他的苏凡,他知道,可是,他真的恨她!

    他猛地攫取了她的唇,啃咬着。

    她闭着眼回应着他,伸出手摸索着去解开他的衣扣。

    霍漱清感觉到了她的意图,脑袋里轰了一下。

    过去相伴的那些日日夜夜,让两个人对彼此都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一个微小的动作,一声轻轻的吟叫,都能让对方捕捉到此时的心情。

    可是,这样的熟悉,让两个人的内心或多或少都有一丝不安和紧张。三年了,他(她)还是一样吗?

    他喜欢她这样柔滑的身体,喜欢用手指抚摸,喜欢用嘴唇品尝。今夜,当他的手碰到她小腹上那一道伤痕之时,他,顿住了,而她,也有些害怕起来,拉开他放在那里的手。他执拗着把手覆了上去,指腹轻轻地抚摸着丈量着,唇舌却依旧停留在她的唇间。

    他什么都不说,可她的脸,火辣辣的烫。

    念卿出生的时候,是剖腹产,尽管没有想过哪一天会和他见面,究竟有没有机会见他,可她始终担心自己身上的伤口会不会让他不喜欢,毕竟,那道伤疤,很丑。

    她的身体,由于这种担忧而微微发抖着,他松开她的唇,身体慢慢下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