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9章 你欠我的怎么还
    苏凡似乎预料到了他要干什么,又或许没有想到,可她还是直起身去制止他亲吻自己的身体,却被他压住了上半身。而当他滚烫的唇舌轻柔地抚摸着那道难看的疤痕之时,她,哭了,哭出了声。

    他的舌,每舔一下,她的脑子里就会出现一个场景,那些场景,或是两人往日的欢情,又或是夜半的相思。一下又一下,敲击着她的心。

    可是,她的心就那么一点点,那么的脆弱,如此之多的情感,让她如何承受?

    渐渐的,她的哭泣越来越重,她发不出一丝声音,整个心扉却如被撕扯一般,将整个人撕裂开来。

    他抱住她,将她的脸按在自己的胸前,任由她那滔天的泪水将他淹没。

    “我们,不要再分开了,好吗?”他捧着她的脸,声音喑哑。

    她的眼里模糊,看不清他的眼里都有什么。可她知道,他和她是一样的,只是他说不出来,他不能像她一样如此放肆地哭泣。

    是的,放肆的哭泣。

    三年了,不管她感到怎样的绝望和无助,不论她怎样的想念他,都不曾如此痛哭过,或许,她的身边没有一个怀抱可以任由她如此为所欲为,或许她的心只有向他一个人敞开,只有在他的面前才可以这样放肆,此时的苏凡,似乎要将自己压抑在心里三年的苦痛全部诉说给他一样,用泪水来诉说,而不是语言。她知道,那么了解她的他,就算她什么都不说,他都明白她的内心,他从来都是如此,不是么?世上最了解她的人,不是她自己,而是他,她深知这一点!

    不分开了,吗?苏凡多想点头,多想点头答应他,多想和他一起牵手走下去,可是--

    “傻丫头,想不想看我的离婚证?”他抬起手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低声道。

    离婚--证?

    她猛地止住了哭泣,抬头盯着他。

    他的脸上,泛起苦涩的笑意,这是他今晚第一次如此对她笑,这笑容苦涩,却又感觉很轻松。

    “你这个笨蛋,你说说你,究竟要干什么?跟我玩躲猫猫很有趣,是不是?”他叹道。

    她哑口无言,什么都说不出来。

    都说伤人一千自损八百,她对他又何尝不是?这三年,她觉得苦,他又何尝不是?现在想想,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有点太幼稚?

    “阿嚏--”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赶紧把被子抱出来,赶紧抱住她。

    苏凡接过他递给的纸巾擦着眼泪鼻涕,一言不发,脸颊已经红的不能再烫了。

    床头的灯,亮了,她扭过头,偷偷地看着他,却发现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揶揄的笑。

    好吧,是她蠢,真是太蠢了!

    “你知不知道这样子很丑?”他说。

    她不说话。

    “眼泪鼻涕一大把,真是丑死了。我怎么就爱上你这样的一个女人?”他的手,轻轻地梳理着她的长发,道。

    苏凡低头,依旧偷偷看了他一眼。

    她的眼里,是调皮的笑意,完全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的表情,像极了以前的她。

    他笑了,捏了下她的鼻尖,道:“我记得以前,你也这样坐在我身边偷偷看我,就这样的表情!”

    以前--好像是很久很久呢!久的让人有种隔世的感觉。

    他们,真的分开了那么久吗?

    “你--”她开口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好接连的几个喷嚏救了场。

    “好了好了,赶紧躺下。”他说,拥着她躺在被窝里。

    和以前一样,她窝在他的怀里,如同小猫一样。

    霍漱清拥着她,手指在她的发丝间游弋。

    “我以为这辈子再也不能这样抱着你了!”他轻轻叹道。

    她不语,手指习惯性地在他的胸前画着圈。

    他抓住她的手,她便抬起头迎上他的视线。

    “苏凡,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他说。

    真的吗?她心想。

    低下头,她想了片刻又抬头,小心地试探道:“那,我怎么做你才不会再生气?”

    在他面前,她总跟个孩子一样的,霍漱清看着她此刻的表情,简直是爱死了,爱的骨头都酥了。

    “先把你这三年欠我的还清了再说!”他狠狠地说。

    “我,我欠你什么了?”她低下头,小声道。

    他轻咬她的耳垂,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个字,她立刻羞红了脸,在他的胸前捶了去,他却哈哈笑着抓住她的手,道:“都是当妈的人,还跟个小姑娘一样!”

    她止住手,咬唇含笑望着他。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注视着这娇俏的面容,这让他日思夜想的面容,幽幽地说道:“宝贝,谢谢你!”说着,他俯首含住她的唇舌,辗转着。

    她的胳膊,主动环住他的脖颈,将自己柔软的身体贴向他。

    在她的主动索求面前,他永远都是溃不成军的,他深知这一点。

    即便是分开了三年,他们对彼此的了解丝毫没有减少。也正是因为这分开的三年,才让他们对彼此的渴望增加了许多许多。

    今夜,她没有像过去那样被动地接受他,甚至比他更加狂热,霍漱清的心里,激烈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两个人如同战场上的对手,狠狠地进攻,狠狠地承受,没有一个人想要退却,没有一个人想要认输。

    海浪,在风力下不断地升高,两颗心也随之攀升着攀升着,越升越高,越升越高,直至九天。

    等到浪头停歇,两个灵魂也陡然从云端跌落下来,而这片海,也安静了下来,似乎从未有过这样的一次风卷云涌。

    两颗心,交替跳动着,剧烈地,根本平静不下来。

    汗水交织在一起,分不清你我。发丝纠缠在一起,如同紧紧相缠的身体。

    她眨了下眼睛,说不清是什么液体,就从睫毛上滚了下去。

    他重重地喘息着,含笑亲了下她的眉角。

    她还是他的小丫头,只不过,这个小丫头,长大了。

    苏凡沉默不言,一动不动地躺着,所有的力气已经抽离了她的身体,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就连眨眼睛,似乎都要从别人那里来借。

    她没有想过她是这样的人,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这么这么想要他,可是,等到他出现了--

    他躺在她的身边,轻轻拥住她。

    苏凡转过身,双手捧着他的脸,静静注视着。

    他还是那个让她神魂颠倒的男人,他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表情都会牵动她的心魄,让她的魂儿都跟着他。

    感觉到他的大手覆盖住她的手,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才听他说了句“霍漱清老了,他的小丫头却更漂亮了”。

    双眼,再度模糊。

    她的额头,抵在他的唇边,无声地落泪。

    “丫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在黑暗中飘进她的耳膜。

    苏凡从他的怀里起来,在床头柜上放着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却被他拿了过去,她看着他,就见他也坐起身,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擦着她脸上的泪痕。

    “我们的孩子,长的像你还是像我?男孩还是女孩?”他边擦边问。

    “你还问得出这种话?”她说道。

    “怎么了?”他不解。

    “我的手机里有好多孩子的照片,现在可好,手机都被你扔成碎片了,你想看照片也看不成。”她看了他一眼,道。

    霍漱清无声笑了,道:“我是自作自受了!”

    “脾气现在这么大,真不知道你怎么回事。”她说。

    他却只是笑,不说话,她转过头望着他,他眼中的神情,即便是过了三年也还是那么熟悉!

    她的心头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低声道:“她叫念卿,马上就两岁了,是个小女孩!”说完,她抬头看着他,道:“你,喜欢女孩吗?”

    他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了吗?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她的心头一紧,问。

    他的眼里,温柔的神情却饱含着深深的怜惜和自责。

    “只是我没有看到她出生,没有抱过她,甚至,甚至连她的存在都不知道!”他叹道。

    她低头。

    “对不起,丫头,我,我不该让你走的,不该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么多,不该让我们的孩子到两岁都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没有得到过父爱!”他的唇,轻轻在她的额头摩挲,道。

    苏凡闭着眼摇头,道:“别这么说,别这么说,不是你的错,不是--”

    他轻轻挽起她的手,捏着她的手心,道:“虽然我现在很想很想见见我那个漂亮的小宝贝,可是,丫头,我更想你,比起孩子,我更想你,今晚,不要去想其他的事了,就这样陪着我!”

    她在他的怀里点头,一声不吭。

    分别的这些年里,两个人这被思念啃噬的身体,今夜紧紧相拥,不再分离。

    等到她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大亮,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

    糟了,念卿怎么样了?有没有找我啊?

    苏凡一骨碌坐起身,却发现全身的肌肉酸痛地不行,环视四周才意识到自己昨晚是在另一个地方过夜的,是和霍漱清一起--顿时,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昨夜的场景,他的亲吻,他的抚摸,还有他的声音,此时犹然在耳。

    她不禁有些脸红,心里却是甜蜜的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