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1章 原来是迦因
    就在刚才回来的路上,霍漱清一直在想着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覃逸飞,去和覃逸飞解释自己和苏凡的过去。现在,当他把苏凡和覃逸飞心心念的那个未婚妈妈重合在一起后,他就深深陷入了对覃逸飞的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之中。

    如果照顾苏凡、爱慕苏凡的那个男人是别人,他会用很简单的方法去解决,也会很容易解决,可那个人是覃逸飞,是一直把他当大哥的弟弟,是那个善良的覃逸飞。

    是啊,覃逸飞真的很善良,或者应该说覃逸飞真的是爱苏凡的,他一直默默守在苏凡和念卿的身边,不霍家人的反对支持她。如果没有覃逸飞,苏凡和念卿不知道要受多少苦。如果没有覃逸飞,苏凡也不会是今天的这个苏凡!

    越是如此想,霍漱清的心情就越是复杂。

    “我,我给家里打了一个,又给,给逸飞打了一个。我们答应了今天要带念卿去榕江中心的儿童游乐区玩的。”她低声道。

    说到覃逸飞,两个人都沉默了。

    “我很感激他,他一直在支持我,而且,念卿,念卿很喜欢他。”她低声道。

    “我知道。”霍漱清道。

    “不管我们做什么决定,都要,要,和他--”她没说出来,只是看着他,霍漱清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苏凡低下头,开始吃早饭。

    这时,霍漱清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拿起手机的时候眉头蹙着,就低头继续吃饭。

    “怎么了?”他按下通话键,语气很冷。

    苏凡不禁又看了他一下。

    到底是谁在给他打电话的?看来他不高兴。

    以前就养成了对他的事不主动过问的习惯,这几年也没有改变,苏凡没有开口去问。

    说完“我还有事要忙”,霍漱清就直接挂了电话。

    “丫头--”他叫了声。

    她抬头看着他。

    “这几年,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都发生了许多事,这些事,我想,我们以后有很多时间来说清楚来解释。”他的语气和表情都很严肃,让苏凡不得不认真起来。

    “不过,首先,我们要把孩子接过来,然后找个日子去把结婚证领了。”他望着她,道。

    结婚?

    苏凡愣住了。

    这么快?

    “苏凡,我想和你结婚,这句话,三年前我和你说过,过了三年,我还是这句话。我还是想要问你,你愿意,愿意嫁给我吗?”他拉住她的手,定定地注视着她娇俏的脸庞。

    怎么会不愿意?怎么会不愿意?

    苏凡低下头,泪水“啪啪”打在他的手背上。

    “我没想到,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会现在和我说这句话。”她说。

    他不语,只是望着她。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问。

    “我爱你,这个理由,你觉得够吗?”他抬起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

    她笑了,泪水却止不住。

    他是这世上唯念念个让她神魂颠倒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此时却说着这样再简单不过的情话。

    苏凡啊苏凡,你究竟上辈子做了什么,此生才能被他爱上?

    “好了,赶紧吃饭,再不吃就凉了。哦,对了,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带回来,在车上,吃完饭我给你拿进来你换上,咱们去接宝宝。”霍漱清擦着她的泪,柔声道。

    苏凡不停地点头。

    然而,等两个人来到罗家,却并没有见到念卿。江彩桦一脸错愕地看着霍漱清,对苏凡说“逸飞接念念去榕江中心了,昨晚你们不是约好的吗?”

    苏凡看着霍漱清,霍漱清只是挽着她的手,轻轻捏捏她的手心。

    “江阿姨,谢谢您这么多年对迦因和念念的照顾!”霍漱清坐在江彩桦面前,认真地说。

    “迦因?”江彩桦惊讶地把视线从霍漱清的身上挪到苏凡的身上,显然,她现在比刚才霍漱清进来时,受到的震动更大!

    “干妈,对不起,我一直,一直没有跟您说过我的真名,我,我--”苏凡望着眼前被怔住的江彩桦,尽管她并不明白江彩桦为何会如此。

    “她是怕用了真名会被我找到,所以才瞒着您的。其实迦因这个名字是她生身父母取的,之前她一直叫苏凡,小凡的。江阿姨,请您原谅!”霍漱清替苏凡解释道。

    “没,没什么,没什么。”江彩桦端起水杯子,手却抖着。

    “干妈,干妈,您,您怎么了?”苏凡忙坐在江彩桦身边,从她手里拿过水杯,关切地问。

    江彩桦盯着她,久久不语,紧紧抓着苏凡的手。

    此时,就连在客厅里的霍漱清和保姆李阿姨都不明白了,江彩桦,这是怎么了?

    “你,你叫迦因?”江彩桦嘴唇颤抖着,问道。

    苏凡点头。

    “我生身父母取的名字,可是我被我爸妈捡到之后就叫苏凡了,这个名字一直没有用过。”苏凡望着霍漱清,答道。

    “你,你--”江彩桦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嘴巴张着闭着,却说不出话来。

    “江阿姨,我们,要不要我们送您去医院?”霍漱清忙问。

    江彩桦摇头,却抓着苏凡的手不放。

    霍漱清并不理解江彩桦如此失控的举动,苏凡更是如此。

    还好,还好,江彩桦很快就镇静了下来,望着眼前一脸错愕的三个人,笑了下,道:“没事,我只是,只是有点,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干妈,您,您要不要去医院?”苏凡担忧道。

    江彩桦含笑摇头,道:“我没事,去医院干什么?哦,对了,刚刚漱清说,你叫迦因?”

    苏凡点头,却道:“您叫我小凡也可以,干妈。”

    “哪两个字?谁给你取的这个名字?”江彩桦却追问道。

    苏凡便从茶几上拿过一张便签纸,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交给江彩桦,江彩桦的手颤抖着,眼里却闪烁着激动的泪花。

    于是,苏凡便把自己被亲生父母遗弃、被养父母收留的事大致告诉了江彩桦,江彩桦彻底说不出一个字来。

    “对不起,干妈,这些年我瞒了您这么多事,对不起!”苏凡道。

    江彩桦轻轻摇头,叹了口气,道:“就像漱清刚刚说的,你也是迫不得已。我怎么会怪你呢?”

    苏凡默不作声,静静望着江彩桦。

    “好了,你们去找念念吧,漱清从来没见过她,一定很想孩子了。去吧,去看她吧!”江彩桦道。

    此刻,对于江彩桦来说,弄清楚其他一些事情,远比坐在这里听苏凡和霍漱清的故事要重要,她,必须要确定她的怀疑!

    苏凡和霍漱清也没有再留下来和江彩桦深谈,的确如江彩桦所言,霍漱清很想很想亲眼看看自己的女儿。

    离开了罗家,霍漱清开着车子前往榕江中心,苏凡坐在副驾驶位上,望着身边这个男人。

    她爱霍漱清,毫无疑问,可是,为什么此时越来越觉得他这样陌生?是因为她还没有从昨晚重逢的惊讶中恢复过来吗?两个人中间明明只有透明的空气,怎么觉得有一道厚厚的帘子横在中间?是因为她还身在幻想之中吗?

    苏凡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放着昨晚两人从重逢一直到刚刚的情形,这一切完全像是一场梦,而且还是一场她从未预期过的梦。

    他的出现,他的存在,那么让她没有真实感,让她难以置信!

    人啊,真是可笑,见不到的时候拼命想着,等他在身边了,却如此怀疑。

    然而,对于霍漱清来说,和苏凡的重逢意味着很多事都要开始做了,一件又一件,多的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像她一样有这么多的思考和不确信。他要把苏凡和女儿接纳进他的生活,要让她们作为他的家人一样生活,而这个过程,绝不仅仅是和那些熟悉了“苏雪初”的人做解释、重新介绍一遍那么简单。

    车子里,两个人都一言不发,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可是,有一件事,他们想到了一起,那就是,接下来见到逸飞的时候,怎么开口?

    对于霍漱清来说,或许让覃逸飞看见他和苏凡同时出现,会减少不必要的开场白。覃逸飞是个聪明人,他会明白。不过,明白归明白,他霍漱清不能摆脱自己的责任。

    然而,当两个人到达儿童游乐区,看见了抱着念念念起滑滑梯的覃逸飞之时,苏凡和霍漱清都知道,他们需要做的,远不止解释这么简单。

    “我进去接孩子,你等一下。”苏凡远远看着女儿,对霍漱清道。

    “嗯。”他应了声,就看着苏凡走向了女儿和覃逸飞。

    可能是覃逸飞也看见苏凡了,便早早地给念卿指着她妈妈,等苏凡到了他们身边,念卿就扑向了母亲的怀抱,苏凡抱起孩子,就听覃逸飞笑着说:“可能是这里的滑滑梯不够高,念念已经没兴趣了!”

    苏凡有点不自然地对他笑了下,问女儿道:“你有没有听小飞叔叔的话?”

    “念念听话了!”女儿奶声奶气地发出并不是十分清晰的音节,小胳膊就伸向了覃逸飞,覃逸飞便从苏凡的怀里接过她。

    就在这时,覃逸飞的视线定在了家长等候区里那个穿着深灰色风衣的男人身上,他不解,却又似乎在想什么。

    “念念最爱小飞叔叔了!”念卿抱住覃逸飞的脖子,亲了下他的脸颊,说道。

    覃逸飞笑了,而站在远处的霍漱清,心头却像是被刷子擦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