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2章 为什么把逸飞叫爸爸
    “念念,妈妈和小飞叔叔还有事情要谈,我们先走,好吗?改天妈妈再带你来玩。”苏凡对女儿道。

    “不要,妈妈老骗我,我不要!”念卿抱紧覃逸飞的脖子根本不撒手,苏凡完全没有办法。

    念卿说的是事实,孩子来这里玩总共就十来次,可多数时候都是覃逸飞带着来的,苏凡总是有其他的事情忙着没办法。时间一长,念卿就会主动说要小飞叔叔陪着她玩,也不管小飞叔叔要不要去工作。

    “念念乖,今天小飞叔叔和妈妈有重要的事,改天小飞叔叔再带念念来玩,好吗?”覃逸飞看了苏凡一眼,对念卿道。

    念卿看着覃逸飞,又看看妈妈,眼里有些憋屈,可还是点了点头。

    “真乖!”覃逸飞亲了下孩子的脸蛋,笑道。

    “拉钩!”念卿说。

    覃逸飞笑了,抱着孩子开始拉钩,苏凡站在一旁,心里却又万千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该如何跟覃逸飞说出自己和霍漱清的事?说出来的话,覃逸飞会接受吗?

    等覃逸飞和念念拉钩完毕,念念才从他的怀里下来,让苏凡给她穿鞋,而一旁的覃逸飞,则从储物柜里取出念念的外套给孩子穿着。尽管苏凡和覃逸飞都没有说话,可三个人在一起的这一幕如此和睦,让外人丝毫不会怀疑他们就是一家人。

    而站在不远处的霍漱清,也是这样的感觉。

    他看见了覃逸飞抱着的那个可爱丫头,同时,他也看见了覃逸飞和孩子之间那种无形的感情交流,即便自己从未有过做父亲的经验,面对此情此景,也依旧能看得出来。

    嫉妒了吗?还是--

    他不该嫉妒的,哪怕自己没有参与女儿生命最初的历程,也不该嫉妒逸飞。

    然而,此时的霍漱清,心里对于和爱人重逢的喜悦之情,完全消失殆尽。甚至他感觉不到喜悦,整个心里满满的都是苦涩。这三年,他一个人守候着心里那份爱恋,守候着自己对于爱情的信念,等待着和爱人相聚的日子,却从未想过团圆之后会是这样的情况。他知道苏凡还爱他,她的爱丝毫没有减少,可是,总有哪里感觉不对劲,似乎就是那么一点不对劲,他却说不清楚。

    该如何是好?

    看着眼前如此和睦的三个人,看着念卿左右两只手牵着苏凡和覃逸飞,他的双眼,深深被刺痛了。

    今天游乐区里孩子们很多,家长也多,念卿也难免会碰到认识的朋友。霍漱清看着苏凡和覃逸飞还有念卿和其他的孩子家长说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或许,覃逸飞不是他面临的最大难题,而是,而是他和苏凡之间说不出的疏离感,而是他和女儿的陌生感。

    是的,疏离和陌生,经过了三年的时光,他和自己最爱的人竟不能同过去一半毫无距离的相处,哪怕是他们之间贴的再近,哪怕是他把自己嵌入她的身体,内心的不真实感始终困扰着他。难道说,时间和空间,真的会杀死爱情吗?

    不,他不信这个,如果他和苏凡之间的感情如此轻易就被杀死了,那么他们当初还爱过彼此吗?

    念卿是个很开朗的小家伙,霍漱清远远就看出来她和其他的孩子家长那么大方地打招呼,这绝对不是苏凡的遗传,而是更像他一点,他确信!

    然而,当他们三个人越走越近,霍漱清的心,陡然快速跳了下,他摸了下口袋,才想起来自己完全忘记给孩子买礼物了。他从没有这样的经验,可他此时想着自己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女儿,这样空着手也不好。可是,转念卿想,这是他的女儿,他又何必在意这些虚礼呢?念卿需要的是爸爸,而他这个爸爸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不就是最大的礼物吗?

    这么一想,霍漱清那颗不安的心,似乎又平静了下来。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见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他能不高兴吗?

    “哥--”覃逸飞走到他面前,叫了声。

    念卿抬头看了一眼覃逸飞,又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高大的叔叔,却没有在意,转过头看别处去了。

    “小飞--”霍漱清叫了句。

    女儿对他的视而不见,让他的心里还是起了微小的波澜。可是,他知道那是他的女儿,血缘是说不远的,他们很快就会和其他的父女一样的亲密。

    覃逸飞没有开口问霍漱清为什么在这里,从刚才苏凡的眼神里,他就似乎知道霍漱清来这里和苏凡有关。可是,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苏凡看着这两个男人,还没开口呢,就听见旁边有人在和他们打招呼,便赶紧转身问候了,原来是念卿结交的朋友的母亲。

    “苏念卿,你爸爸又来陪你玩了吗?”一个小男孩脆生生的声音穿入了大人们的耳朵。

    苏凡和霍漱清不禁都有些尴尬,他们很清楚,小男孩话里指的爸爸不是霍漱清。

    而此时的念卿,一脸骄傲的表情仰头看向覃逸飞。

    “我爸爸最帅了,我爸爸最爱我了!”念卿用她那并不清晰的发音对小男孩炫耀着,可是大人们都听清楚了。

    在小男孩误以为覃逸飞是念卿的父亲之后,念卿自己也承认了。苏凡很奇怪,自己从没有这样教过念卿,念卿为什么要把覃逸飞叫爸爸?

    男孩的母亲接着说,念卿的爸爸真好,经常会带着念卿来这里玩,可她老公从来都没有带孩子玩过什么的。

    霍漱清的心里,好像被扎了一个刺,扎在他最痛的一个位置,他转过脸,不去看这一幕。而此时的苏凡,也觉得尴尬极了。

    覃逸飞却始终满面含笑,礼貌地和念卿朋友的母亲问候了下,几人便道别了。

    “哥,你怎么在这里?”覃逸飞终究还是问了。

    霍漱清看了看苏凡,对覃逸飞笑了下,道:“过来找你有点事!”

    覃逸飞看了眼身边的苏凡,又看着霍漱清,道:“我们,去哪里谈?这边楼上有个中餐厅还不错--”

    “爸爸,我要吃冰激凌!”念卿却不管大人们,抱着覃逸飞的脖子叫爸爸简直太顺了。

    “吃冰激凌肚子会疼的。”苏凡伸手去抱孩子,可是她的话显然不是孩子喜欢听的,念卿直接转过头不看她。

    “爸爸说带我吃冰激凌的。”念卿说道。

    一个又一个爸爸,重重落在苏凡和霍漱清的心头。如果说第一次这样的称呼是无意,那么,后来呢?是习惯了吧!他们并不是不理解孩子的行为,覃逸飞经常和念卿在一起,孩子会把他当做爸爸、孩子渴望他做爸爸的心情也是不难解释的。可是,孩子可以这样,大人却极为尴尬。

    见此情形,覃逸飞忙跟苏凡说:“我之前答应了念念的,就少吃一点好了,孩子也好久没来这边吃冰激凌了。”说完,他就对念卿说:“小飞叔叔请你吃冰激凌,好吗?”

    “好!”孩子就是这么简单。

    而覃逸飞,也觉得念卿如此称呼他,难免让人尴尬。

    “那我去前面买吧,你们等一下!”苏凡道,说完就赶紧朝着右前方的一家哈根达斯的店门走了过去。

    念卿依旧在覃逸飞的怀里待着,霍漱清静静望着他们。

    “你今天休息?”覃逸飞问道。

    “嗯。”霍漱清答应了一声。

    覃逸飞没说话,念卿安安静静地趴在他的肩头看着周围。

    “这边人多,我们去前面等等雪初!”覃逸飞说完,便抱着念卿走向了哈根达斯的方向。

    三人到了店门外等了没一分钟,苏凡就拿着一盒冰激凌出来了。

    “走吧,上楼!”覃逸飞压着心里的疑问,含笑道。

    念卿已经从他的怀里下来了,依旧一左一右牵着苏凡和覃逸飞的手,而霍漱清跟在身后。

    电梯里有不少人,几个人就被挤到了里面,念卿趴在玻璃上看着外面,三个大人却都沉默不语。

    走出了电梯,覃逸飞轻车熟路地来到餐厅门口,苏凡和霍漱清走在他身后。

    餐厅的值班经理一见覃逸飞,忙迎了出来,却没想到覃逸飞身后的是新来的市委书记,赶紧热情地安排座位。

    “给我们找个安静点的位置,我们有些事要谈,不想被打扰。”覃逸飞对经理说,说着,他看向霍漱清,霍漱清点头。

    此时距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会儿,可是今天是周末,已经有些客人坐在大厅里点菜了。

    装修考究的餐厅,简约却又不简单,完全是十足的现代主义风格。

    霍漱清是第一次来,经理眼尖,忙不迭地给市委书记介绍他们的餐厅,说什么他们是改良中餐,菜品是中餐的做法,却结合了西餐的精致特点。因此,这家店的霍客,以追求时尚的中年人和年轻人居多。

    苏凡跟着他们的步伐,走向了包厢,视线所及之处,却让她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她想起自己和霍漱清第一次单独的吃饭的时候,就是一家低调的西餐厅,她依旧记得那黑色红色相间的装修,那明亮的灯光,还有洁白餐具的边沿的金色光芒。

    时间,过的真快!

    到了包厢,覃逸飞放下了念卿,苏凡便牵住女儿的手,已经有服务员端来了儿童椅。念卿要去洗手间,苏凡便抱着孩子去了。

    “霍书记、覃总,我们店里新到了一些金骏眉,不知要不要泡上?”经理满脸堆笑,道。

    “好啊,我可以,雪初也喜欢喝红茶。哥,你呢?碧螺春还是金骏眉?”覃逸飞望着霍漱清道。

    “我也一样,冬天喝红茶好一些!”霍漱清道。

    得令的服务员赶紧去泡茶了,经理便问:“那,是现在点菜,还是再等一会儿?”

    覃逸飞看着霍漱清,霍漱清便说:“小飞,你来点吧!”

    “好吧,那我就代劳了!”覃逸飞笑着应道。

    可是,当霍漱清听着覃逸飞点的菜名,似乎都是他记忆中苏凡喜欢的菜,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

    点完了菜,经理便退了出去,可苏凡和念卿还没有从洗手间出来。

    两个男人静静坐着,却是相对无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