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3章 有爸爸啦
    带着孩子去了洗手间的苏凡,不知道外面两个人在做什么,却也因为如此而深深担忧着。

    或许,今天她自己来见逸飞会比较好,自己来和逸飞说,可是,她该怎么说呢?逸飞没有说过喜欢她,没有说过和她交往,没有表示过要和她怎样,两人就这样朋友又非朋友地相处了这几年。的确,她可以跟逸飞说,霍漱清就是念卿的生身父亲,我依旧爱着他。然后呢?因为霍漱清的出现,她就要和逸飞彻底断绝来往?别说他们不是恋人关系,就算是,这样做也太过自私太过残酷。逸飞为她做了那么多,她怎么可以轻轻松松地因为和霍漱清重逢就把他扔在一旁?

    或许,当初自己离开榕城一走了之就好了,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让大家都为难。是她一个人造成了如今三个人这样尴尬的局面,是她让霍漱清和覃逸飞这样为难!

    “宝宝,以后,不能把小飞叔叔叫爸爸,明白吗?”苏凡给孩子洗着手,说道。

    孩子不会问为什么,可是,她那酷似霍漱清的双眸,盯着苏凡的时候,苏凡顿了下。

    “小飞叔叔会是别的小宝贝的爸爸,念念有自己的爸爸。”苏凡解释道。

    “念念的爸爸是小飞叔叔!”念卿执拗地认为着。

    苏凡知道,这三年里,覃逸飞给这个孩子带来了太大的影响,朝夕的相处,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说没了的。孩子尚且如此,大人又怎样呢?

    “念念,”苏凡给孩子擦干净小手,蹲下身,注视着女儿的双眸,“念念看见外面的那个叔叔了吗?那个叔叔,他,他就是念念的爸爸,他才是念念的爸爸!”

    孩子静静看着妈妈,想了一会儿,就转过身走向洗手间的门,苏凡赶紧起身拉开了门,牵着女儿的手走了出去。

    就在苏凡和念卿在洗手间里的时候,外面的两个男人都沉默不语,似乎他们一生从没像此刻这样尴尬过,明明平日里都是思维敏锐、能言善辩之人,此刻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一片静默的气氛。

    霍漱清是主动来找覃逸飞的,他知道自己要先开口,而且,必须是他先开口。此时苏凡和孩子不在,正是他们两个人交谈的最佳时机。

    “小飞,我,”霍漱清望着覃逸飞,顿了下,“我要说声谢谢你!”

    覃逸飞的心里似乎隐约知道他这么说的理由,却还是问:“你又因为什么要谢我?”

    “谢谢你照顾小凡,雪初,和宝宝。”霍漱清道。

    “小凡?她叫小凡啊?”覃逸飞环抱着双臂抬起头,似是自言自语道。

    “三年前,我们分开了——”霍漱清接着说。

    覃逸飞却打断了他的话,道:“哥,这件事,我知道,只是,只是,”他顿了片刻,叹了口气,“我要是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就好了,就不会,不会——”

    他想说,就不会爱上自己大哥的爱人了。可是,他不想让任何人听到他说他爱苏凡,情愿,情愿他自己心里默默地念着这句话。这几年,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对苏凡说出这句话会怎样,会彻底失去她,会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而现在,当他把自己心里的苏雪初和霍漱清故事里的那个苏凡重合在一起时,就更加不能说这句话了。

    爱,并不都是甜蜜快乐的。我爱你这句话,并不都是让人感动落泪的。有些时候,爱太过沉重,重的难以承担,而我爱你,也会变成一种毒药。

    落地窗外面是榕城冬日的中午景色,天空雾蒙蒙的,阳光也有些慵懒。

    覃逸飞深深呼出一口气,望向霍漱清。

    “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她设计的婚纱要叫念清,为什么念念的名字叫念卿,还有她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摘下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其实,她一直都在爱着你,她爱着的人只有你,对不对?”覃逸飞道。

    霍漱清走到覃逸飞身边,右手搭在他的肩头,道:“小飞,我,我该谢你,可是,我也该向你道歉,替小凡向你道歉。你为她和念卿做了那么多,可是,她,她那个人啊,性格,性格有些,有些执拗,有些时候又——”霍漱清苦笑着叹了口气,“她是个自以为是的人,总是做着自以为正确的事,等她发现自己错了的时候,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补救。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总是想一个人扛下一切困难,明明,明明她做不到——”

    覃逸飞想起这几年的过往,不禁苦笑了,点头,道:“是啊,她就是这样!可是,”他望着霍漱清,“可是她很坚强,不管怎么困难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决心,虽然,虽然她很多时候都会怀疑自己!”

    霍漱清会心地点头,之前尴尬的气氛,似乎在不经意间就消失了。

    然而,就在这时,念卿和苏凡走了过来,霍漱清和覃逸飞都转过头看着她们母女。

    念卿一下子就扑向了覃逸飞,覃逸飞抱起孩子,微笑着。

    “哥,念念,还真是有点像你!”覃逸飞笑道。

    苏凡愣住了。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然后向女儿伸出双臂。

    念卿趴在覃逸飞的肩头看着霍漱清,却没有动。

    不是所有人都拥有这种初次见到自己两岁女儿的经历,因此,没有人告诉霍漱清该怎么处理这样的局面,哪怕他多么善于应对各种比此复杂棘手的情况。

    念卿趴在覃逸飞的肩头,一双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叔叔,这个其实是她的亲爸爸的人。

    “念念?”覃逸飞拍拍念卿的背,叫道。

    “念念,快让爸爸抱抱你!”苏凡摸着女儿的头,沉声道。

    女儿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看霍漱清,视线又落在覃逸飞的脸上。

    覃逸飞的心,被念卿的视线扎的痛,他从没说出来,当念卿叫他“爸爸”的时候他有多开心。可是,就在今天之前,他还心存有朝一日真的成为念卿的爸爸的希望。现在——

    他等的有多迫切,霍漱清的等待更加的漫长艰难。

    霍漱清依旧向女儿伸出手,依旧面带期待的笑容。

    “乖宝宝,让你爸爸抱抱你,你爸爸一直都在找你,快!”覃逸飞如此劝着怀里的孩子,心却一下下被攥着痛,可他的痛苦没有丝毫的流露。

    这三年,不管是亲眼所见,还是从身边的人口中听说,覃逸飞都太清楚霍漱清是如何度过的这三年,太清楚霍漱清心里的那个女人对他的意义。现在,这一家人终于团圆了,霍漱清,也该过过幸福的日子了。

    覃逸飞面带笑容,把孩子抱向霍漱清。

    “你真的是我爸爸吗?”念卿盯着霍漱清,问。

    她的说话并不太清楚,霍漱清一时之间没有听明白,可覃逸飞和苏凡都听清楚了。

    “是念念的爸爸!”苏凡再次对女儿说。

    她的声音有些波动,泪水噙满眼眶。

    念卿看着母亲,转过头盯着霍漱清,一下子就扑向了他。

    覃逸飞没想到念卿会这么快,差点要从他的臂弯里掉出去了,可是,霍漱清牢牢地接住了女儿小小的身体,覃逸飞立刻松了手,看着霍漱清紧紧抱着女儿,看着霍漱清那几近喜悦和悲伤交加的神情,覃逸飞向后退了两步。

    他的手里空空的,他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踏入苏凡和念卿的生活了,从刚刚念卿扑向霍漱清的这一刻,他就把这对母女交给了霍漱清。

    覃逸飞木然地放下手臂,看着霍漱清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揽住苏凡,看着这历经了相思和磨难而重逢的一家人,覃逸飞缓缓转过身,走向了包厢的门,轻轻拉开门离开。

    念卿并不理解妈妈如此落泪的缘故,她从没见过妈妈流眼泪,不禁伸出小手为妈妈擦着眼泪。

    霍漱清的眼眶湿润了,他干涸的嘴唇亲着苏凡的额头,亲着女儿的脸颊。

    等待了三年,寻找了三年,他一直期待的就是和自己的爱人团聚的一天,而这个女儿,让这样的团聚变成了一场幸福的盛筵!

    覃逸飞站在包厢门外,就那样默默站了许久都没有挪动脚步。

    每一个人都必须幸福,霍漱清等了那么多年,直到今天才等来了自己的幸福,那么他呢?他的幸福,又在何处?

    覃逸飞苦笑着,长长地叹了口气。

    或许,人生就是一场修行,在你修成正果之前,所有经历的一切磨难和等待,都是这一场修行必须的经历。

    霍漱清修行了四十多年,在他年过四十的时候,他才完成了修行。或许,他覃逸飞也要这样修行才好,每一次的伤痛,每一次的磨砺,都只为了最后那个完美的结果!

    对包厢外守候的服务员交待几句,让他们暂时不要进去包厢之后,覃逸飞离开了餐厅。

    霍漱清擦去苏凡脸上的泪,挽着她的手,一起坐在阳台上的沙发上,而他的女儿,这个意外来到他生命的瑰宝,就坐在他的腿上。

    他看了一眼包厢,覃逸飞不知何时离开了,他一言不发,心里,却对覃逸飞充满了感激与歉疚。

    覃逸飞能甘心情愿为苏凡做那么多,按照他对覃逸飞的理解,覃逸飞也是爱着苏凡的。可是——

    感情的事,从来都是这样没有公平,没有说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总有人会受伤,总有人会没有拿到任何鲜花和掌声就提前退场!

    “爸爸!”念卿望着霍漱清,叫道。

    霍漱清眼含满意的笑容,狠狠地亲了下女儿的脸蛋,道:“爸爸的乖宝贝!”

    念卿哈哈笑着,抱住爸爸的脖子,用她那并不清晰的发音叫道:“我有爸爸啦,念念有爸爸啦!”

    苏凡的眼里,都是泪水。

    她欠女儿一个拥有父爱的童年,欠霍漱清被女儿稚嫩童声充斥的两年。

    霍漱清揽住苏凡的腰身,嘴唇贴着她的额头,笑着。

    “爸爸,我要去滑滑梯,我要从最上面滑下来,我要滑最长最长的那个滑梯!”念卿抱着霍漱清的脖子,娇娇地说。

    “好,没问题!”霍漱清含笑答道。

    “我要爸爸抱着我滑!”念卿得寸进尺了。

    “念念,不行!”苏凡阻止道。

    尽管他们一家人团聚了,可是,到现在为止,她还不是霍漱清的正式妻子,要是让别人知道霍漱清有个非婚生的女儿——

    霍漱清却摇头,道:“为什么不行?念念要滑,爸爸当然要陪着玩。”

    女儿对苏凡做了个鬼脸,得意洋洋地笑着。

    此时在餐厅吃饭的一家三口,完全不知道罗家发生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