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4章 当爸爸要学习很多
    就在霍漱清和苏凡离开后,江彩桦变得坐立不安,她思考再三,决定给小姑子罗文茵打电话认真谈一谈苏凡的事。

    两年多前,当苏凡第一次来她家的时候,她就怀疑过苏凡是罗文茵那个被抛弃的女儿,而这个猜测却被罗文茵否认了。那时候,她不知道苏雪初只不过是一个化名,而现在,即便苏雪初原来叫苏凡也罢,可迦因——

    迦因这个名字并不多见,会叫这个名字,而且相貌又和罗文茵有些相像,这不是罗文茵的女儿,还能是谁的?

    对于一直生活在内疚和找寻之中的江彩桦来说,苏凡的出现,在她的潜意识里,变成了一场救赎,对她自己灵魂的救赎。无意之中,这个被她亲手抛弃的孩子来到了她的家里,她接纳了这个孩子,像是对待自己女儿一样的对待这个孩子,即便这个孩子不一定是当初那一个。而现在,没想到,没想到,她找寻了二十几年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这不是上天对她的眷顾,还能是什么呢?

    江彩桦内心释然,她现在必须要做最后的一件事,就是确定这个苏凡就是罗文茵的女儿,百分百确定。

    当罗文茵接到嫂子电话的时候,彻底惊呆了。

    这,这怎么,怎么可能?

    那一次,她亲口询问了那个女孩,还怀疑了那个女孩,自从那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把那个女孩放进脑子。怎么会是——

    “我知道你要说这只不过一个是巧合,可是现在这么多的巧合放在一起,都在一个人的身上出现,你还觉得是巧合吗?”江彩桦道。

    电话那边的罗文茵,沉默不语。

    “小妹,你和元进商量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办,你们两个要好好拿个主意。如果她真的是你们的女儿,你可不能再让她离开了。好吗?”江彩桦道。

    “你把她的头发快递给我,我尽快找人做个鉴定,等结果出来了,我再和元进说。”罗文茵想了想,道。

    江彩桦知道小姑子做事谨慎,同时又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或许,整件事里,就她一个人着急,就她一个人在乎。

    多年以前,坐在罗文茵嫁给曾元进之后,江彩桦就同罗文茵提出,利用户口系统来查找迦因,毕竟这个名字很罕见。在当时那个条件下,想要查清楚这一个的确很难,可是,当全国普及网络之后,这一点做起来应该不算很难吧!但,但他们没想到孩子的名字被改了。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收养的孩子被改名本来就很正常,何况迦因那个名字那么特殊,对于她的收养家庭来说,女儿用那样一个名字的确是很显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改了名字就好了。

    虽说迦因这个名字被改掉给寻找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可是江彩桦很清楚,更大的难度在曾元进这里,因为曾元进要谨慎,罗文茵也得谨慎。

    是啊,都要谨慎,曾元进的地位决定了这一件事实施起来既简单非常,又艰难地不得了。这个世上,所有的事都是有矛盾的,不是吗?哪有什么是简单的呢?

    曾元进和罗文茵有他们的考量,而迦因的养父母也有他们的考量,说起来没有谁是容易的。还好上天给了大家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弥补错误的机会,挽回这么多年歉疚的机会,让她来了,这么一想,江彩桦决定明天一定要去龙台山给菩萨上香了,就算她不是佛教徒。

    “好吧,我尽快把她的头发给你寄过来。”江彩桦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就在苏凡毫不知情的时候,她的dNA样本被送到了罗文茵手中。

    事实上,苏凡好早就注意到覃逸飞走了。

    和霍漱清的重逢让她幸福喜悦的同时,苏凡的内心,同时又为另一种情感强烈的充斥着,而她很清楚,这种情感的根源就是覃逸飞!可是,面对自己朝思暮想的爱人和女儿,这种情感被她压制住了。

    一家三口在榕江中心吃完饭,带着念卿在儿童活动区玩了一会儿,霍漱清就接到一个紧急电话离开了。

    由于周末的缘故,儿童活动区里孩子和家长非常多,也偶尔有人觉得陪着念卿玩耍的那个男人有些面熟,可是,拥有这种想法的人,也不会把他和新任市委书记划上等号。

    然而,毕竟是缺乏这样的经验,霍漱清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和孩子玩,总是显得很笨拙。尽管念卿属于说话比较早的孩子,可是孩子年纪小,很多话都说不清楚的,霍漱清根本听不懂孩子在表达什么。

    也许,第一次给一个两岁孩子当爸爸就是这样吧!看来,要学习的还很多。

    霍漱清接到电话,就跟苏凡说事出紧急要离开。

    “对不起,今天第一次陪孩子就这样,可是我必须过去——”霍漱清解释道。

    “没关系,你走吧!”苏凡道。

    “孩子——”霍漱清的内心,终究免不了对孩子的愧疚,他望着一旁正在骑摇摇马的女儿。

    “念卿很懂事的,她不会怪你。”苏凡劝他道。

    “那你早点带孩子回家,要是我那边结束的早,就去罗家接你们。”霍漱清道。

    说完,他就跟女儿道别,离开了游乐区。

    念卿眨着大眼睛看着爸爸离开,看了几秒钟,就继续玩自己的,好像爸爸的离开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她难过的样子。毕竟,她还只是个孩子,毕竟,这个爸爸才和她认识了两个小时。

    霍漱清离开半小时后,苏凡带着念卿准备回家,两个人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等母女二人上了车,念卿问妈妈“小飞叔叔怎么不见了”。

    “小飞叔叔他,”苏凡想了想,道,“小飞叔叔有他的事情要做,不能陪念念玩了。”

    念卿低下头,过了片刻又抬头看着妈妈,说:“妈妈,我喜欢小飞叔叔!”

    苏凡抱过孩子,嘴唇贴着她的额头,一言不发。

    “妈妈,小飞叔叔不是我爸爸吗?”念卿仰起脸问。

    苏凡点头,道:“你爸爸刚刚有事走了,小飞叔叔不是念念的爸爸。我们以后就要和爸爸在一起住了,爸爸会接我们去他的家里。”

    “那,姥姥呢?”念卿问。

    姥姥,就是江彩桦。

    苏凡摇头,道:“姥姥不去,不过,我们可以每天都去看姥姥。”

    念卿抿着嘴,只是看着妈妈。

    不光是她和霍漱清需要重新磨合,女儿也需要。

    曾经,她以为时间不是问题,可现在看起来,三年的分别,已经让他们之间隔了一层看不见的纱。

    苏凡带着孩子回到罗家的时候,江彩桦已经把苏凡的头发丝寄了出去。

    念卿在床上睡着了,苏凡关门下楼,江彩桦坐在客厅里织毛衣。

    “他说要接你们回去,你是怎么打算的?”江彩桦问。

    “我想,我想和他一起生活。”苏凡拿着水杯子,道。

    江彩桦把毛衣放在腿上,看着苏凡。

    “你见过他母亲了吗?”江彩桦问。

    苏凡摇头。

    “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和他先去见见他母亲,带上念卿。霍省长去世两年多了,漱清他妈一个人过,我听说她一直心情不好,身体也很不好。”江彩桦道。

    苏凡不语,以前她见过霍漱清的母亲,那个和蔼的老人,现在——

    “我们还没商量什么时候过去他妈那边。”苏凡道。

    江彩桦点点头,思量片刻,道:“雪初,哦,小凡,你怀上念卿的时候,漱清他还没离婚,对吧?”

    苏凡点头,道:“他那时和孙律师提过离婚了,可是,孙律师还没答应。”

    江彩桦叹了口气,道:“漱清刚来榕城,这个时候你们两个在一起,就怕,唉,但愿别有什么意外。”

    意外?苏凡愣住了。

    “你也别担心。”江彩桦看着苏凡,道,“漱清等了你三年,现在你们好不容易团聚了,又有念卿在,不管有什么麻烦,他都会想办法解决的。”

    “干妈,我们,会有很多麻烦,是吗?”苏凡问。

    毕竟江彩桦年长,而且,是做过将军夫人的,又是省委书记的亲家,江彩桦在某些方面还是比苏凡要有远见的。

    “小凡,你知道为什么这两年逸飞和你走的那么近,覃家都没有对你们做什么吗?”江彩桦问。

    “是因为您的缘故吗?”苏凡问。

    事实上,徐梦华找苏凡的麻烦也就是那一次,如果那也能被称为麻烦的话。自那次之后,覃家似乎完全没有把她当做一个问题看待,而覃逸飞的相亲,后来也听不到一点风声了。苏凡也觉得奇怪,可是她又不能问覃逸飞,那一次的事,她也只跟覃逸秋一个人说过。连那件事都没说,她怎么能开口问覃逸飞“你妈怎么不找我麻烦了”?

    江彩桦摇头,道:“逸飞的爸爸,是个很开明的人,他不会给自己的子女提什么要求和目标,哪怕是孩子们的婚姻,他也不会插手。逸飞从小就很自由,他的个性就是那种无拘无束的,所以,他做什么,和什么人交往,他爸爸都不管。”

    望着一脸疑惑的苏凡,江彩桦道:“你觉得奇怪,是不是?世上很少有父母对子女这样毫无要求的,特别是像逸飞爸爸那种地位的人,对不对?”

    苏凡点头。

    别说是那种高官家庭,就算是平民百姓,都会对孩子有所要求有所期许。她和覃逸飞之间的来来去去,即便是放在普通老百姓家里,恐怕都要掀起大浪来,何况覃逸飞还是省委书记的儿子。

    “如果你和漱清不是这么个情况,我也不会跟你说这些。逸飞的爸爸,他的希望在漱清的身上,在他的眼里,只有漱清才能继承他的理想,而逸飞,根本不可能。”江彩桦道,“你应该知道,逸飞的爸爸,是因为霍省长才一步步走到了省里。对于他来说,霍省长就是他的领路人,是他的伯乐,而霍省长是希望漱清从政的。不管是为了报答霍省长,还是为了他自己,逸飞爸爸都把漱清当做是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对漱清的关注甚至超越了对逸飞的期望。只有梦华一个人着急逸飞的事,可是呢,逸飞爸爸不愿意管的时候,梦华也就有点放弃了。所以呢,他们就再也不管逸飞为你做那么多了。”

    真的如此吗?苏凡并不理解。

    “正因为如此,逸飞爸爸不一定会去管你和逸飞的事,可是,漱清这边,变数就会更多了。”江彩桦道。

    变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