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6章 赶紧推开他
    “等到那一天,你会穿哪一件婚纱呢?”他越走越近,沉声问道。

    她低头,眼中满满都是泪水,却又害怕泪水流下去,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人。

    “这两年,每次看着你画图纸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每一次我都找不到答案。”他为她整理着头纱,道。

    她别过脸,抬起手背沾去眼里的泪。

    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静静站着。

    时间,就在这样的静谧中,流逝着流逝着。

    “你从没问过我为什么想要做婚纱设计师。”她开口道。

    “是啊,为什么呢?”他问。

    她低下头,说着说着又抬起头。

    “我爱他,很爱很爱他,在我的心里,他是比我生命都要重要的人。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我也,也没有奢望过有朝一日可以和他在阳光下牵手——”她的语气有些哽咽,脸上却始终强颜欢笑,覃逸飞站在她的身后,静静望着她。

    “那个时候,我希望他能和孙律师离婚,可我又害怕,害怕他离婚。我不知道他离婚以后我们怎么办,不知道我们真的有机会牵手的时候,我该怎么办,我能不能成为他合格的妻子?我这么没用,我什么都不能为他做,我没有孙律师的本事,没有孙律师的气质,我什么都没有。”她顿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此刻会对覃逸飞说这些话,她内心里的这些想法,连霍漱清都不曾知晓,而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对覃逸飞说。

    他一言不发,只是为她递来一张纸巾。

    她擦去眼泪,接着说:“后来他跟我说他要和孙律师离婚,我真的,真的好开心,可是又很害怕。我想和他在一起,可我怕自己被人利用来对付他,让他,让他失去他拥有的一切,每次只要这么一想,我就,就恨不得他这辈子没有见过我,恨不得我们是陌生人。再也,再也不敢在他身边待下去。”

    “所以,你就离开云城了,是吗?你是怕自己连累了他?”覃逸飞问。

    苏凡点头。

    “你知道他会找你,可你还是要走?”覃逸飞道。

    “我知道他会找我,所以,我不能让他找到,既然走了,就再也不能回到过去。可是,我又,又害怕离他太远,我害怕再也看不到他,所以,所以,我来到这里。这是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他的家人在这里,或许某一天,我会在人群里远远看见他——”她说。

    覃逸飞深深呼出一口气,道:“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在超市见到你的时候,那个夜晚,他就在超市外面,他在外面的车里等我,是我要去买东西,才下车见到了你!”

    苏凡眼里的泪,顿住了。

    “人生的事,真是,真是好奇怪!有时候,那个人明明,明明就在眼前,你却,却见不到,是不是?现在我想,如果当时是他去了超市,或许,或许你们早就在一起了,念卿也不会没有父亲,你,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他,也不会一个人毫无希望地等你三年!”他深深叹道。

    苏凡闭上眼,眼前却是霍漱清的样子。

    “你,不觉得自己离开是很傻的一件事吗?他那一年就和孙蔓姐离婚了,你要是,要是当初再等等他,就不会——”他说。

    她苦笑了,道:“或许,我那么离开真的不明智,可是,我没办法选择,我能做什么呢?就算自己活在世上帮不了他,也不想,也不能在明知自己对他造成威胁的时候还留在他身边,我不能,我不能那么做!就算,就算重来一次,我也会和当初一样选择!”

    “你,真的那么爱他吗?真的,就不能,不能——”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即便平时再怎样口若悬河,此情此景,他也说不出话来。

    他想说,你真的就不能把我放在你的心里一点点吗?哪怕不能和他一样。

    苏凡点头。

    “我知道自己很难嫁给他,可是,可是也没有说完全没有做过那样的梦。我以前总会想,如果可以和他结婚,我到底应该穿什么样的婚纱去举行婚礼?”她说。

    “所以,你才,才去画婚纱,是吗?”他问,苏凡点头。

    覃逸飞苦笑着,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存在!”

    “或许吧!或许是因为有他,我才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好的坏的,都是,都是因为他!”她顿了下,又说,“后来离开了,我也知道自己和他相聚的机会很小,就算是见到了,他的身边,即便不是孙律师,也会是别的人——”

    “你就这么不相信他?”覃逸飞打断她的话,道。

    她苦笑了,道:“不是我不信他,是我,我太清楚自己的处境。他是那样的地位,他的家庭,和我相差那么大,他们怎么会,怎么会同意我嫁给他呢?何况,就算是他们同意了,等我们真的结了婚,不就是把别人的那些谣言都变成现实了吗?”顿了片刻,她擦去脸上的泪,“我想,既然我不能穿上自己喜欢的婚纱嫁给他,就想看看别的女孩子穿上我梦想的婚纱嫁给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她们幸福吗?我的婚纱让她们感觉到特别吗?所以,所以——”

    覃逸飞淡淡笑了,道:“我明白了,明白了!在我们三个人的这一场演出里,我一直都是配角,我也只能做配角,哪怕主角不上场,我也没机会——”

    苏凡转过身,静静望着他。

    覃逸飞没有说下去,抬起手把她额头两侧的头纱拉平整了一些。

    他的动作那么轻柔,好像生怕碰伤了她一样。

    空气里,再度一片静默。

    覃逸飞的眼里,是他梦想的新娘,现实与梦想,在此刻交织着,他尽量让自己区分清楚,却怎么都,都舍不得松开手。

    猛然间,他拥住了她,下巴贴着她的头顶,轻轻拥着她,一动不动。

    三年来,他从没有这么做过,而此刻——

    当她的身体贴着他的时候,他听见了那句清晰的话语——

    “逸飞,对不起!”

    而门口,一个撑着伞的身影,在雨中飘摇着。

    在云城待了九年之后,霍漱清已经对榕城这样湿冷的冬天极为不适应。

    晚饭后,那位首长和覃书记要去龙霞山,霍漱清就没有跟着去。因此,他可以早点去接苏凡。今晚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打电话给苏凡,却没想到她关机了,便打到罗家,江彩桦告诉他,念卿已经睡着,而苏凡下午就去了婚纱店。

    于是,霍漱清的车就直接开到了婚纱店的外面。也真是说不出的巧合,他的车就停在覃逸飞的车子边上,只是他没有注意。

    婚纱店看起来已经关门了,从外面看去,里面的大厅里只有鹅黄的灯光,难道她还没有离开吗?这么晚了——

    霍漱清撑着伞,踩着雨水一步步走向那恍若梦幻一般的婚纱店。

    的确,这家店的装修风格,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童话的感觉,真是她的风格,霍漱清这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心里暖暖的笑了。这丫头,三年没见,还是这么孩子气。

    当他走近了,手放在门上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可是,他还没进去,一眼就看见了镜子前面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而其中的那个女人,就是他的苏凡!

    他,怔在原地,贴在门上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收回。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任凭大雨被风夹着吹在他的身上。

    那个背影,毫无疑问,是个男人,可是,那个人,会是谁呢?苏凡会和谁如此——

    他的手,颤抖着,缓缓收了回来。

    夜色早就笼罩着这个城市,由于天冷的缘故,今天下的是冻雨,雨滴夹带着冰粒,砸在伞面上,啪啪作响。

    他站在那里,静静看着她被那个男人拥抱,而她,竟然就那么被抱着。

    那个人,会是逸飞吗?霍漱清不清楚,如果是逸飞,他会理解,即便他心里难受,他也会理解。可是,他根本看不到那个人的样子——

    那么,他是该推门进去,还是转身离开?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怎么会变得如此优柔寡断?她是你的女人,哪怕你们分开了三年,她也依旧是你的女人,是你要娶的女人,不管里面那个男人是谁,你都要直面应对。逃避,逃避只会让你们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可是,现在这个情形,他进去了该说什么?

    被雨水打湿的皮鞋,走下了台阶,踩着雨水走向了他的车。

    车里的司机小刘正在拿着手机玩游戏,猛地一抬头就看见领导一个人折回来了,赶紧退出游戏准备推开车门去给领导拿伞开门,可是,他还没打开自己的车门,就看着领导又走向了那间婚纱店,而且推开了门。

    霍漱清推门进来的时候,苏凡看见了他,赶紧推开了覃逸飞,擦干眼泪走向他。覃逸飞愣了半秒钟,就赶紧转身。

    “你,你怎么来了?”苏凡接过霍漱清合起来的伞,把那滴水的伞立在沙发边。

    “来接你回家!江阿姨说你在这里,我就过来了。”他的声音平缓,似乎完全没有发现真相的惊讶。

    那个人,是覃逸飞!他在心里如此对自己说着。

    “哥——”覃逸飞的声音有点哑,话音刚出来,他就赶紧假咳一声,让自己的声音恢复了正常,表情也是如此。

    看着霍漱清和苏凡相对无言的样子,覃逸飞猛然意识到,霍漱清会不会误解了刚刚的事?万一,万一他误解了——

    “呃,雪初,你,要不要去换下衣服?我,我陪哥在周围看看。”覃逸飞对苏凡说完,就对霍漱清说,“哥,你还是第一次来吧,我带你参观一下。”

    霍漱清明白覃逸飞的用意,也没有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便点点头,拍拍苏凡的肩,道:“你去吧,我和小飞四处看看。”

    苏凡的视线,在他和覃逸飞的身上扫过,两个人都是那样的深情目光,却让她的心,烦乱不已。

    她赶紧提着裙摆走向了更衣间,再也不敢回头看身后的两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