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7章 让我做你的新娘
    等她离开了,霍漱清才坐在沙发上,目光向周围看去。覃逸飞便作为主人,为他从苏凡的办公室里取了一个茶包泡了一杯茶。

    “念清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覃逸飞不知道如何才打开局面,便如此说。

    “她以前就喜欢画,我没想到她有一天会真的走上这条路。”霍漱清望着墙上那两个大大的艺术字“念清”,说道。

    “她生完念卿的时候,做过一阵子的家教,后来又给人翻译文稿,最后才——”覃逸飞道。

    霍漱清苦笑了一下,不语。

    覃逸飞也顿住了,大厅里安静的,似乎连茶包在水里缓缓漂浮的声音都听得见。

    “她刚才和我说,之所以会去设计婚纱,是因为,因为你!”覃逸飞道。

    霍漱清的眼里,闪过惊愕的神情。

    “她说,她一直幻想着能穿上婚纱嫁给你,可是她总觉得这辈子不可能实现这样的梦想,所以才想要把自己的梦想放在别人的身上。或许,她是想让那些穿上她设计的婚纱步入婚礼殿堂的新娘们代替她实现梦想吧!”覃逸飞说道,而这,是霍漱清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说不出话来,望向窗外幽暗的雨夜。

    “我以为三年的时间会让她忘了你,让我有机会走进她的心里,可是,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一直站在遥远的地方,根本无法靠近她。而你,即便是身在万里之外,她做什么都想的是你。”覃逸飞苦笑着叹了口气。

    “小飞——”霍漱清叫了声。

    “好了,我该说的也说完了,我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覃逸飞起身,走过霍漱清的身边,“不管将来发生什么,请你一定要好好爱她!要是你辜负她,就真是杀了她了!”说完,覃逸飞再也不看他,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雨,似乎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

    覃逸飞没有撑伞,他扶起衣领,在雨中快步跑向了自己的车子,霍漱清这才发现,自己车旁边的那辆,竟是覃逸飞的。

    更衣间里的苏凡,想着外面的两个人,想着霍漱清看见她和覃逸飞的拥抱,心里惴惴不安。毕竟,她和他才刚刚重逢,这三年里两人身上都发生了很多事,而彼此没有参与这些,要说他们能像过去一样亲密无间,能像过去那种即便是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能传递心意,几乎很难了。她很清楚,这三年就如同两人生命历程中的断裂带,必须填补了这些裂痕,才能继续往前走。

    可是,他会怎样看待她和逸飞的那个拥抱?他是那么占有欲强的一个人——

    苏凡的脑子里乱乱的,根本没有精力去脱下婚纱。

    然而,就在这时,更衣室的门突然开了,从里面的镜子里,她看见了进来的霍漱清!

    她刚转过身,他就反锁了更衣室的门,缓步走到她身边,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胳膊,嘴唇在她的额头上吻着。

    他的身体,被浓烈的寒意包围着,苏凡似乎都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气逼人。她伸出双臂拥住他,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霍漱清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一言不发。

    她闭着眼,就这样抱着他。这个拥抱,似乎有些不真实,她努力追寻着往日的感觉,却怎么都想不起曾经是怎样。

    良久,他轻轻松开她,拉着她的双手,认真地注视着她。

    “真美!”他说了句,手指覆上她的脸。

    当他的手指滑过她的眉毛时,她闭上了眼睛。

    他的嘴唇颤抖着,一点点靠近她。

    霍漱清早就记不清了,自己梦想中的新娘是什么样子,自己有没有想象过她变成他的新娘时会是怎样。

    是他老了,还是他不会做梦了?

    她睁开眼,而他的五官,在她的眼里越来越近。

    他的气息,紊乱地萦绕在她的唇齿之间,撩动着她悸动的心。他的手指,轻轻拂过她光裸的胳膊,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指尖的纹理。

    苏凡闭上双眼,踮起脚尖。

    婚纱的裙摆太大太厚,他有些厌烦这样的设计了,而他的呼吸,也变得狂乱起来。

    “丫头,你还爱我吗?”他的唇瓣,在她滚烫的脸颊上摩挲,问道。

    “我爱你。”她的回答清晰。

    “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能做到吗?”他的手,一点点抓起婚纱宽大的裙摆,道。

    她被他一步步逼到镜子面前,再也无路可逃,而她也不想逃。

    “霍漱清,爱我吧!爱我吧!”她搂着他的脖子,低声叫着。

    “忘记所有的人,苏凡,只能记住我!”他轻咬着,在她的耳畔命令着。

    泪水从她的眼里滚落下去,冰凉的嘴唇在他的脸上吻着。

    “霍漱清,让我做你的新娘,好吗?好吗?”她的手,胡乱拉扯着他的衣服,低低叫道。

    洁白的婚纱,那手工缝制的装饰被拉扯在地上,一滴滴鲜红的血落在婚纱的裙摆上,绽放出妖艳的花朵。

    整个榕城笼罩在这一片大雨中,而这个婚纱店的小小更衣间里,温暖如春。

    他的气息,紊乱地萦绕在她的唇齿之间,撩动着她悸动的心。他的手指,轻轻拂过她光裸的胳膊,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指尖的纹理。

    苏凡闭上双眼,踮起脚尖。

    婚纱的裙摆太大太厚,他有些厌烦这样的设计了,而他的呼吸,也变得狂乱起来。

    “丫头,你还爱我吗?”他的唇瓣,在她滚烫的脸颊上摩挲,问道。

    “我爱你。”她的回答清晰。

    “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能做到吗?”他的手,一点点抓起婚纱宽大的裙摆,道。

    她不住地点头,泪水不断地从她的眼里流出去。

    他的唇舌,在她的脸上轻轻吮着,将她的泪一点点吞入口中。

    她是那么爱他,可是,分别的时间太长,让她忘记了如何爱他,让她忘记了被他爱着是怎样的感觉,哪怕昨夜他们相守了一晚。

    他的手,越来越烫,她感觉到了他手掌的温度。

    苏凡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洁白婚纱的衬托,让她内心的恶魔开始成长,那个恶魔是她对他的痴恋,是她对他的欲望。这种炽热的情感在这三年里完全被压制着,根本无法苏醒。

    对于霍漱清来说,身为一个年过四十的男人,却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而同样是这洁白婚纱作祟,他变得越发的疯狂起来。

    她被他一步步逼到镜子面前,再也无路可逃,而她也不想逃。

    婚纱的裙摆,长长地拖在地板上,此时却被他撩了起来。

    尽管店里有空调取暖,可是双腿突如其来完全暴露在空气里还是让她感觉到了寒冷,特别是在此时这种周身温度不恒定的情况下。

    “我喜欢你穿上婚纱,我喜欢看你穿婚纱的样子,宝贝。”他在她的耳畔低低倾诉着,似乎又回到了过去。

    她什么都没法说,当她感觉到他的手指一点点进入了她,闭上眼,紧紧抓住他的胳膊。

    更衣间里的灯光并不十分明亮,可她那羞涩迷醉的神情全都落入了他的眼里,点燃了他最后的坚持!

    他咬着她的耳垂,重重喘息着。

    “怎么样?舒服吗?”他问。

    她摇头,她从来都受不了他如此的挑逗,却也不愿这么快就被他攻陷。

    他紧紧拥住她,想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想要让她永远都和自己在一起!

    唇舌纠缠间,万千情愫萦绕。

    她的脸,贴上了冰凉的镜面,脸太烫,越发让她感觉到镜面的冰凉。

    而身后的人,双手紧紧抓着她的腰身,注视着镜子里的爱人。

    一下又一下,她如过去一样在他强烈的安抚中沉沦着迷失着,往事,一点点在她的脑海中拼凑起来。

    这夜的雨,始终下个不停,苏凡出门的时候,一股冷风就直扑而来,她的脸上依旧还是一片潮红,如此就越发感觉到冷了,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身边的人却揽住她,将伞撑在她的头顶。她抬头看向他,夜色中他的表情那么的温柔,她一下子就溺了进去。

    他低头,轻轻亲了下她的发顶,她的脸瞬间就更加的滚烫,方才的一幕立刻涌上脑海,赶紧低下头。

    霍漱清哪里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看着她如此羞涩的表情却越发地怜爱。

    他轻轻咬了下她的耳廓,低声道“回家再算账”,她匆匆看了他一眼,他眼里的神色,她看的清楚,那是一种没有满足的意味,可是想想刚才——

    “走吧!”他拥着她,一步步走向车子。

    苏凡的心,剧烈地跳动着。

    在他拥着她上车的时候,她偷偷笑了。其实,她一直没有变,她的心总是会为他乱了节拍,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是她没出息还是什么,这个男人,只要用他的一个眼神就可以轻易拨乱她的心跳。

    车子,缓缓开动着,她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手握着她的。

    她抬头,就能看到他嘴角那若隐若现的笑意。

    他,也开心,是吗?

    她如此想着,将头搭在他的肩膀上,嘴角时不时抽动一下,头皮也觉得疼。他刚才太用力,又完全没有节制。毕竟三年没有接纳过他了,刚才还是让她真真吃痛不已,即便到了现在,某个位置还是时不时地抽痛着。

    然而,男人是不知道这些的。霍漱清微微转头,嘴唇就会轻轻碰碰她的额头。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偎依在一起。

    苏凡看向窗外,一切,都如同梦境一样美好!

    车子停在了昨晚来过的那个院子,司机小刘下车为霍漱清撑着伞拉开车门。

    “你等一下!”霍漱清对正准备下车的苏凡说完,就下了车,绕到苏凡的那边,拉开了车门。

    雨,还在下,和上车前一样,他拥着她走向了小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