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8章 一个小时怎么够
    门廊上的灯,亮了,他在密码锁上按下一串数字,望着她,道:“你的生日,记住了吗?”

    “你,还记得——”她低声道。

    “等你找到了亲生的父母,知道了真正的生日,我们再换个日子记。”他说。

    她苦笑了下。

    “你来榕城三年,没有找他们吗?”他拥着她,走进小楼,问。

    “想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她接过他递过来的风衣,“现在有了念卿,我也不想找他们了。”

    霍漱清拥住她,道:“你等些日子,我会布置人手来为你找他们的,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他们!”

    苏凡抬头望着他,道:“我有念卿和你就够了,父母虽然很重要,可是,当初是他们不要我了,现在就算是找到他们又有什么意思?也不见得会有多开心。”顿了片刻,她拉住他的手。

    “傻丫头!”他叹了口气,猛然想起什么,“你这三年是不是都没有和你的养父母联系过?”

    苏凡点头,道:“我知道自己这么做很过分,可是,我怕,怕——”

    他知道她是怕联系了养父母之后,就会让他得到消息,他就会去找她——

    “你啊!”他叹道。

    “我想过年的时候回去一趟,看看他们,还有雪儿。”她说。

    “嗯,我们带着念卿一起回去。”他说,以手代梳,注视着她的双眸,“你别担心,你走了之后,我让小雪告诉他们,你去西藏支边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那边交通不便,通信不方便。小雪就隔阵子给他们写一封信,说是你让她转交的。所以,他们不知道你,你走了。”

    苏凡眼眶含泪,低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她扑在他的怀里,哭诉道。

    他不语,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都是我不好,做了那么多的傻事,让我们都过的难受,对不起!”她哭道。

    他捧起她流泪的脸,一脸严肃,道:“既然知道错了,那该怎么办?你都知道我难受了,你说,该怎么弥补我?”

    她只是哭,什么都说不出来。

    “丫头,霍漱清老了,经不起你这样折腾了,我没有那么多三年来找你等你!”他的嗓音有些沙哑,苏凡却只是闭着眼流泪点头。

    雨,不知道何时停了下来,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寒气之中,却唯独这个房间春意融融。

    和以前一样,每次结束后,她都会枕着他的胳膊入睡,今夜,谁都睡不着,尽管她刚才付出了那么多的力气,尽管她刚才是累瘫在他的身上。

    “丫头,有些事,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他的手指,缠绕着她的发丝,道。

    他的声音里,依旧浸透着浓烈的情潮,在她听来,这声音是那么的富有诱惑力。她那颗并未平复的心,又没出息地狂乱跳起来。

    “嗯!”她应了声。

    “我想你和念卿搬过去了我妈一起住,可是——”他说,苏凡转过身望着他。

    他的脸,在台灯微弱的灯光下,出现清晰的明暗交错。

    霍漱清顿了片刻,道:“这些年,我们家出了些事,我妈她,她心情不是很好。我们家的情况,你知道的,一直都是姐姐姐夫在这边照顾她。今年我调回来了,这份责任也该我来承担。”

    她点头,道:“我理解,你放心,我会乖乖的,不惹你妈妈生气。”

    他注视着她那娇俏的脸,沉默片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把母亲对她的看法说出来,现在要是说出来,苏凡——

    “我妈那个人脾气很古怪,现在就连我姐都有些受不了她了,让你去和她相处,太让你为难了!”他幽幽地说。

    她抓住他的手,道:“别这么说,你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何况,这些年你姐姐为你们家付出了那么多,你现在调回来了,我们就该承担起照顾你妈妈的责任。”

    他亲了下她的嘴唇,道:“谢谢你这么说,丫头!”

    苏凡不懂,他为什么没有把他父亲去世的事告诉她,或许,尽管过去了三年,他的心里还是没有过去这个坎吧!

    “不过,这件事我们先不急,我先安排一下。下周三是我妈的生日,到时候我带着你和念卿回家去。”他的嘴唇,在她的脸上磨蹭着。

    她闭着眼点头。

    “在我们结婚之前,你和念卿搬过来在这边住,我知道你和念卿在江阿姨那边住习惯了,江阿姨对念卿也很好,可是,我想多一点时间和你们单独相处。”他说着,亲着她的脸颊,“我想你,这三年里,没有一刻不想你的。我不知道,要是这辈子找不到你,我该怎么办?”

    苏凡眼里满满的都是泪水,她冰凉的嘴唇回吻着他,霍漱清感觉到她的嘴唇颤抖。

    “从现在开始,不许你离开我的身边,苏凡,听见没有?”他咬着她的嘴唇,道。

    她感觉到了嘶嘶的痛,却没有叫出声,不停地点头。

    “我的丫头!”他低低叫了一声,喘息着,热烈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她的脖间。

    罗家没有打电话过来,苏凡并不知道,也没有想到,女儿在家里哭着喊着要找小飞叔叔。江彩桦没有办法,怎么哄都不行,最后只得让念卿拿着家里的座机给覃逸飞拨了电话,而这,也是江彩桦完全没有想到的,一个两岁的孩子,怎么就记得住一个11位的电话号码?可现实是,念卿给覃逸飞打了电话后,就乖乖地睡觉去了。

    江彩桦看着念卿的样子,心里不禁为霍漱清和苏凡发愁,念卿对覃逸飞的依恋如此深,霍漱清可怎么办呢?

    然而,除了这一点,江彩桦更关心罗文茵那边的dNA检测结果,今天快递已经到了曾家,罗文茵说她很快会派人去做鉴定。可是,到底什么时候能拿到结果,江彩桦很是着急。

    夜晚,渐渐走向了黎明。

    天亮的时候,苏凡是被他吻醒的,他过去总喜欢这么干,一到周末就霸着她不让她起床,她既喜欢又害怕。可是,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她,还有个念卿要照霍,还要去店里和工作室,总不能把什么都推给别人吧。

    他的唇,在她的脖间游弋着,那紊乱的呼吸在她的脖间充斥着,痒痒的。

    “不要这样——”她的声音娇媚,如春水一般浸泡着他的骨骸。

    “别乱动!”他说。

    两只手和他的紧紧握在一起,闭着眼在他的热情中沉沦着、颠簸着。

    起床的时候都快中午了,被他折腾的腰酸背痛的连肚子饿的感觉都没了。看着他洗完澡开始换衣服,苏凡抓起一个枕头就朝他扔了过去,他被砸到了腿,不禁回头笑了。

    “怎么,这是对我的表现不满吗?”他笑道。

    “讨厌!”她看着他一步步走近,身上的衬衫还没系好扣子,露出他健硕的身体,她不禁看的有些面红,拉起被子躲了下去。

    房间里再度响起她的笑声,那是被他挠了痒痒的结果。

    “你又欺负人,霍漱清!”她笑骂道。

    “谁让你这么好欺负?”他笑着说,拉住她胡乱打他的手,道,“赶紧起床,和我姐约了中午一起吃饭,现在还有一小时,咱们还得去把宝贝女儿接上。”

    “什么?”她一下子坐起来。

    一个小时?

    “还有一个小时,怎么来得及?”她赶紧从床上起来,开始找自己的衣服穿。可是,这个可恶的男人,她的衣服是招他还是惹他了,每次都要落得这样悲惨的境地。

    看着自己那已经完全不能上身的衣服,苏凡真是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她的眼神凌迟着他,霍漱清只是满脸笑容。

    他越是这样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就越是生气,从地上捡起一件他的衬衫套在身上,接着一下子就跳到他的身上,胳膊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双腿圈住他的腰身。他接连后退几步才稳住身体,却抱住她的腰,笑道:“你真是贪吃,我这么卖力都不能满足你,以后可怎么办?岂不是要把我榨干了?”

    “你还说,你还说——”她不停地掐着他的脸,却又舍不得用力,这模样,在他的眼里,却又是无比的怜爱。

    他轻轻咬了下她的鼻尖,她吃痛地叫了一声,他笑道:“好了,你的衣服在这边,赶紧去冲个澡换上,再这么折腾下去,就真的来不及了!”

    她赶紧从他的身上下来,跑进了浴室。

    霍漱清深深笑了,回头无意间瞥了一下那凌乱不已的大床,呼出一口气。

    这一切,就像是自己的一场梦一样。

    和她在一起的生活是如此的美好,越是如此,他的心头就越是难免有种说不出的隐忧。他和苏凡的事,迟早都要被别人拉出来做文章,而现在和过去不一样的是,他们有个孩子,这个孩子,很容易就会成为他受攻击的把柄。可是,不管怎么艰难,他都不能放弃苏凡和念卿。

    只是,他的坚持有多难,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可是,这一切都值得,不是吗?他不愿意再度回到过去三年的生活,那种痛苦、压抑、绝望、悲伤的生活。

    很快的,苏凡就吹干头发出来了,显然,经过这三年,她也变得成熟了,这些事情上,她懂得该怎么做。

    她刚从浴室出来,就看见他给她拿了一套裙子出来,她赶紧穿上。

    “现在还有四十分钟,咱们先去罗家接孩子,可是,算来算去,和你姐姐的约会怎么都会迟到了。”她说,“我先给干妈打电话问一下念卿在做什么。”

    霍漱清给她拉上裙子的拉链,一言不发,可他真的感觉到她做事比过去清晰利落了许多。他的小丫头,也是长大了啊!的确,她一个人在外漂泊,怎么还能像过去那么迷糊呢?

    人,果然都是被迫长大的!

    苏凡给罗家打电话,李阿姨说念卿去了隔壁邻居家里玩,苏凡便赶紧给江彩桦打了电话,说了霍漱清和姐姐的约会。

    “这样啊,那我带着念念回家收拾一下,等你们过来。”江彩桦道。

    很快的,当苏凡和霍漱清到达罗家的时候,念卿已经换了衣服等待父母来接。

    “妈妈,小飞叔叔不和我们一起去吗?”念卿上了车,问。

    霍漱清的眉头微微一蹙,苏凡坐在后座上,不知道他的表情,可是,即便看不见,她也知道孩子提出这个问题,霍漱清还是会尴尬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