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3章 我是你的妈妈
    “我第一次这样,也不知道,不知道会——”他有些窘,道,“以后会注意的,你这两天先别上班了,或者,戴个什么东西遮挡一下。”

    第一次?她看了他一眼,故意说:“我才不信你呢,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说第一次做那个,哼!”她说着,双手捏着他的脸颊,“从实招来,以前有过多少女人,和多少女人做过?”

    “你这家伙——”他微笑着叹道。

    “不公平,不公平,你以前有女朋友,还有前妻,谁知道你还有几个女人,你的身体都被多少人看过用过了,我,不公平,我也要去找别的男人——”她说道。

    “你敢!”他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鹜的厉色,道。

    她才不管他的不高兴呢!

    “我为什么不敢?你说,你以前和多少女人做过?我就找多少个男人去做,我不能这样,我亏大了。我第一次就是和你,每一次都是和你,可你,你,不行,这样不公平!”她故意嘟着嘴,说道。

    “你是对我不满吗?”他问道,“你是觉得我哪里不好了?哪里没有满足你?你要是敢找别的男人,敢让别的男人碰你,我——”

    “你怎样?我找你拼命了吗?真是的,这个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你们男人可以有好多个女人,我们女人就只能从一而终。不公平!”她叫道。

    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下面,抓住她两只捣乱的小手,双目紧紧盯着她。

    “苏凡,我以前是有过女朋友,是结过婚,可是,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我的确是经历的人比你多,我没法否认这一点,可是,你不能抓着这个说这些不讲理的话,你要是再这么胡说,我就让你再也起不了床!我看你还敢不敢动歪脑筋!”他那么用力地说话,说完话的时候,不禁气喘吁吁。

    他,很认真。

    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不让着谁,苏凡突然失声笑了起来,整个房间都是她的笑声。霍漱清不禁有点讶然,慢慢松开她的手。

    “起来啦,压死人了!”她笑道。

    她看了他一眼,道:“小气鬼!”

    他释然,不禁无奈地笑了下,没想到自己混迹官场那么多年,今天竟然被这个小丫头给气晕了头,着了她的道!

    在他愣神的工夫,她一下子把他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在一旁得意地看着他笑着。

    “死丫头!”他狠狠地说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哈哈,住手,不要挠啦,痒死了!霍漱清,你这个坏蛋,痒死我了!”她不停地躲避,可是怎么都躲不开他的魔手。

    她不停地躲,一不小心——

    “啊——”房间里响起一声惨叫。

    霍漱清赶紧起身去扶她,看着她裹着被子躺在地上,两只手抓着床沿,两只眼睛凄凄的望着他,不禁失声大笑。

    “好痛啊,你真没人性,人家都摔成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霍漱清,我恨你!”她叫道。

    “是你自己太笨,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从床上掉下去,还不许我笑?”他说着,向她伸出手去拉她。

    她很生气,却还是接住他的手,被他拉上了床。

    可是,一上床,她就扑向他,骑在他的身上,扫了一眼床头柜上刚才捆住她的双手的丝巾,趁他不注意地时候把丝巾抢了过来,开始绑他的手。

    “哎,苏凡,你要干什么?不许,不许你这样,我还,我还要上班呢!”他叫着,虽然他在表示反对意见,却也没有真的表示抗议,否则,她怎么能绑住他的双手呢?

    “那好啊,全市的人都知道我们的书记喜欢玩这个,正好给你做个宣传!”她笑着说。

    霍漱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是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啊?可是,这个小女人,总是轻易地让他的心跳跟随着她,总是让他忍不住去爱她!

    难道她真的是有什么魔力吗?

    这个小魔女啊!

    一番激战,毕竟她的体力是不及他的,等结束的时候,早就是累的动不了了。

    “我饿死了!”她无力地趴在他的怀里,道。

    “贪吃鬼!”他笑着摸了下她的头发,“玄关那边的抽屉里有饭店的外卖宣传册,你去找一个打电话,让他们尽快送过来!”

    “不要嘛,人家动不了了!”她撒娇道,拉着他的手,一副小猫慵懒的模样,“老公,你去嘛,你去打,好不好!”

    他含笑望着她,却是不动弹。

    “求你了,去嘛!”她恳求道。

    “真是说不过你!”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下床,从衣柜里取了一件睡袍穿上,拉开门出去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苏凡笑了。

    此生遇到他,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有件事,我想问你。”吃完晚饭,两个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苏凡突然问道。

    “说吧!”他说。

    “我有念卿的时候,你和孙律师还没有离婚,现在我们要是结婚的话,这个,会不会很麻烦?会不会有人拿念卿做文章?你跟我说实话,好吗?”她拉住他的手,仰起脸望着他。

    霍漱清想了想,道:“会有人说的,不过,你别担心,我既然说过要和你结婚,这个问题,我自然会解决。你放心好了!”

    “那,你怎么解决?”她问。

    “你这小脑袋,问题这么多。”他笑了下,道,“你不用知道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一点,霍漱清不会因为这个被打倒的,霍漱清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官位抛弃自己的女儿,明白吗?你要相信我可以做到!”

    她静静望着他,不语。

    “多少大风大浪我都经过了,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他揽住她的肩膀,道,“以后,你继续做你的工作,只不过凡事要多留点心眼,明白吗?”

    苏凡点头。

    多少官员因为家人的贪婪而出了事,她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害了霍漱清!

    “我明天晚上去我妈那边住,就不过来了,我和她说一下你和念卿的事,周三带你们回去的时候,我妈心里也好有个准备。”他说道,“我姐那边,你不用担心,她会帮我的!”

    会吗?苏凡想起霍明霞下午的样子,心里深深怀疑着。

    霍漱清并非完全没有根据说这样的话,他拜托了姐夫杨振刚做姐姐的工作,而这个姐夫,也真是很尽责。

    两个人期待着带女儿回霍家的那一天。

    然而,次日一大早,苏凡还没有出门,就接到了江彩桦的电话,让她赶紧回家。

    苏凡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看江彩桦的语气那么急,便赶紧开车赶回了罗家。

    到了罗家,苏凡竟然意外地见到了那位曾夫人,只不过,她进客厅的时候,听见江彩桦隐隐在哭泣。

    “干嘛,出什么事了?”苏凡问候了一下曾夫人,赶紧跑到江彩桦身边,担忧地问。

    江彩桦擦着眼泪,将视线投向了罗文茵。

    苏凡满脸疑惑地望着罗文茵。

    在罗家住了将近两年的时间,这位曾夫人来过几次,可是,每一次苏凡都觉得曾夫人身上那种气势让她有种近而远之的念头,结果每一次,她就几乎是远远躲着,有时候不得已和曾夫人在一起吃饭,也是中规中矩的。而这位曾夫人,在苏凡感觉来,好像和人有种无形的距离,即便是她微笑的时候。

    “干妈,怎么了?”苏凡问江彩桦。

    江彩桦拉着她的手,把她的手交给罗文茵,苏凡怔住了,她不懂什么意思,木然地看着江彩桦做这一切。

    “曾夫人——”苏凡礼貌地叫了句。

    罗文茵拉着她的手,仔细盯着她,似乎连她脸上的每一寸都看了无数遍,苏凡觉得很不自在,干笑了一下,看着江彩桦。

    “傻孩子,这是你妈妈啊!”江彩桦对苏凡道。

    妈——妈妈?

    苏凡的身体一震,盯着曾夫人,这次换做是她认真审视眼前这位让她望而生畏的官太太了。

    这,这是,她,她的妈妈?

    哪里搞错了吧?

    她怎么,怎么和——

    苏凡把手从罗文茵的手里抽出来,不自然地笑了下,转过头看向别处。

    “迦因——”罗文茵一脸错愕地叫道。

    苏凡转过脸看着罗文茵,面前的曾夫人眼中含泪,那模样,和平日里完全不同。

    可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会是,会是她的母亲?

    “孩子,你,你怎么不,不说话?你是不是,是不是怪我这么晚,这么多年才找到你?迦因——”罗文茵抓住苏凡的手,一双美目满含热泪,在苏凡的脸上搜寻着答案。

    “没,没有。”苏凡不愿和罗文茵视线相接,转过头,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看什么,突如其来的这个妈妈,真是,真是让她,让她无所适从。

    “我以为,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没想到兜兜转转,你就在我的眼前,孩子——”罗文茵眼眶里的泪,落了下来。

    “迦因,迦因——”江彩桦擦干泪,叫道。

    苏凡把手从罗文茵的手里抽出来,起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肘撑在膝盖上,两只手扶着额头,低下头。

    罗文茵和江彩桦互相看着,完全不懂苏凡怎么了。

    而苏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盼望了多年的母女相认,竟然来的这么突然,而且,这么震撼!

    “我,我爸爸,是谁?”在一对姑嫂错愕的眼神里,苏凡这么问道。

    “傻孩子,你爸爸当然,当然,当然是,”罗文茵坐在苏凡的身边,轻轻拉过苏凡的手,道。

    苏凡抬头看着罗文茵。

    罗文茵咽了下口中的唾沫,才接着说:“就是曾元进,是我的丈夫,曾元进啊!你是我们的孩子——”

    曾元进?苏凡看向江彩桦。

    她知道曾元进这个名字,好歹她也曾经是政府机关的一员,好歹她跟了霍漱清一年,看了不少的新闻,组织的大领导们即便没有见过面,也听过名字。曾元进,曾元进,真是可笑,她,竟然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