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6章 怎么会是曾家的女儿
    “你啊,你用对阿泉和小雨十分之一的心来对待她,她就已经满足了。那孩子,不是得寸进尺的人!”江彩桦道,“我看你是把在曾家受的委屈,全都撒到迦因身上了。”

    说着,江彩桦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

    “委屈?我,我有什么委屈--”罗文茵道,转过头发现嫂子盯着她,这才叹了口气。

    “你想想你以前走过的路,就应该知道迦因的路也不会好走,多理解理解她,你以前没有照霍到她,现在你有能力了,就好好帮帮她,别让她跟你当初一样。”江彩桦道。

    当初啊,当初--

    罗文茵想起自己当年为了嫁进曾家--唉,真是!

    于是,罗文茵便给丈夫曾元进打电话。

    曾元进正在开会,秘书接了电话,说首长在开会,罗文茵便说“等会儿让他给我打过来,有很重要的事”。

    挂了电话,江彩桦便说:“你要跟他说迦因和漱清结婚的事?”

    “你不是说我该尽力帮帮她吗?”罗文茵道。

    江彩桦笑笑,不语。

    “嫂子--”罗文茵叫了声。

    “什么?”

    “迦因的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谢谢你!”罗文茵道。

    江彩桦看着罗文茵,道:“以前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现在,我想你应该为了她。”

    罗文茵点头。

    念卿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坐在车上看着外面过去的一棵又一棵的大树,很是无聊。

    苏凡的脑子里,是母亲刚刚说话的表情,越想越伤心,泪水就止不住流下来。可是,脸上一旦感觉到冰冷,她就想起霍漱清说的要小心,便赶紧擦去眼泪,却怎么都擦不干。

    好不容易到了家里,她赶紧停车,抱着女儿下了车走向小楼。

    “妈妈,妈妈,这是哪里啊?”念卿问。

    “这是,是念念和爸爸妈妈的家!等会儿爸爸就回来了!”苏凡按开门,把女儿放在门口,念卿就跑了进去。

    “苏念卿,把鞋子脱掉--”苏凡在后面大喊,孩子却根本没听。

    听着孩子的鞋子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苏凡笑了。

    是啊,有了家,有了孩子,有了他,她,真的什么都不需要了,什么都不需要了啊!

    然而,苏凡还没把从罗家拿过来的东西归置好,就听见霍漱清在门口和女儿说话的声音。

    苏凡忙起身走向他,他的眼里,是对她和女儿的宠溺的笑意,她从背后拥住他,脸颊在他的背上蹭着。

    “妈妈,妈妈,抱我,抱我,抱念念!”念卿扔下手里的小汽车,赶紧抱住苏凡的腿。

    霍漱清笑着,抱起女儿,念卿的胳膊,一边抱住爸爸,一边抱住妈妈,在父母的脸上亲着。

    苏凡望着霍漱清,把头贴在他的肩上。

    一楼客厅里,念卿在地板上推着小汽车跑,苏凡靠在霍漱清的身边坐着,看着女儿在地板上作孽。

    “看你哭成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他望着她,问。

    苏凡的眼里,是那让她痴迷的面庞,一生难以忘记的男人。

    她呼出一口气,拉起他的手,道:“我的亲生父母,来了!”

    “你,怎么找到的?”霍漱清愣了下,问。

    “不是我找的他们,是他们找的我!”苏凡望着他那如墨的双眸,顿了下,道,“你应该认识他们的,我那个妈说,我爸是曾元进,就那个曾元进。”她抿了下嘴唇,“我妈,我妈,就是,就是那个曾夫人。是那个我妈来找我的,就在罗家。”

    霍漱清完全惊呆了,他的双眸,一瞬不动地盯着她。

    怎么,怎么会?她,怎么会,会是曾家,曾家的女儿?

    她,怎么会是曾家的女儿呢?霍漱清惊呆了。

    “既然他们找你了,那你怎么还哭?”他不解,问她。

    “你觉得他们家境那么好,我就,就该跟他们回去,是吗?”她望着他,问。

    “我想什么不重要,现在是你想要什么。”他摸着她的头发,认真地注视着她的双眸,“你想和他们回去吗?”

    苏凡叹了口气,道:“你知道他们当初为什么不要我了吗?”

    霍漱清摇头,道:“曾家的事,我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你母亲,是曾部长第二任妻子。”他注视着她,眼里闪过一种特殊的意味,顿了下,道,“你还记得,曾泉吗?”

    “曾泉?”苏凡一愣,却点头,道,“他很好,对我很好,帮了我很多。这几年,我,倒是一点都没敢联络他。最后一次见他,是,呃,是我离开你之前,他当时去云城找过我--”

    霍漱清眼里的神情,让她有点不解。

    “对不起,我一直没和你说过。其实,是,就是那些人把我们的事告上去之后,曾泉来找过我,问你对我怎么样什么的。”苏凡望着他,没再说下去。

    霍漱清深深叹了口气,亲了下她的额头,道:“他,就是曾部长前妻的儿子,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苏凡猛地坐正身体,盯着他。

    怎么,怎么会,怎么--

    “他,他知道,知道我,我和他的关系,吗?”良久,她才开口问。

    “如果曾夫人是今天才来找你认你的话,可能曾泉并不知道他就是你哥哥。毕竟,你这几年在罗家见曾夫人不是一次两次了。”霍漱清这么说,可心里还是不确定自己所说的。

    苏凡苦笑了,好一会儿没说话。

    “你怎么了?”他扶着她的肩,问。

    她摇头,深深叹了口气,道:“你知道她为什么抛弃我吗?”

    霍漱清摇头,苏凡喝了口水,便把罗文茵告诉她的那些过往全都说了,从罗文茵和曾元进的初始,到后来扔掉她--

    “我知道她当初有难处,可是,可是--”她猛喝了一口水,“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

    霍漱清当然没想到曾元进和罗文茵的过去,竟然和他和苏凡的那么像,只不过,只不过故事在孩子出生的那个地方走了岔道,苏凡被罗文茵抛弃了,她却没有抛弃他们的念卿。

    “我理解你对曾夫人的不满--”他揽着她的肩,道。

    “不是不满,其实,我,现在很恨她,你知道吗?我真的,真的不能原谅她做的事!我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可是,我的心里,过不去--”她打断他的话,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他说了出来,苏凡觉得自己的心情没有之前那么低落了。

    他点头,道:“我明白,我明白。”说着,他捧着她的脸,认真地说,“你问问自己的内心,想不想和自己真正的父母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你一直在等他们,现在他们来找你了,你好好想想,愿意和他们在一起生活吗?”

    她迎接着他的视线,道:“你,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他轻轻摇头,道:“不要问我,你要遵从你内心的答案,不要去想别人,就想你的感受。明白吗?好好想想,不管你是想跟着他们走,还是不去,都要是你自己内心最真实的答案!”

    苏凡低下头,不语。

    “既然想不明白该怎么做,就好好想想,别逼着自己。”他认真地劝道。

    苏凡突然笑了,看着他。

    “怎么了?你笑什么?”他一脸讶然。

    “我在想,如果换做是别的男人,听见我有一个这么有权有势的老爹,哪怕他们再怎么--都会赶紧逼着我去认亲了!”她说着,偎依在他的怀里,“谢谢你,清,谢谢你一直这么爱我,只爱我这个人。”

    他无声笑了,松开她,道:“错了,我现在不只爱你这个人,还爱,”他顿了下,起身抱起女儿,“还爱我们的小念念!”

    念卿笑着,抱着爸爸的脸亲了下,霍漱清开心地大笑起来,把女儿架在脖子上,开始在客厅里玩。

    苏凡依旧坐在地板上,看着这一对父女幸福的模样,苏凡也笑了。

    幸福,就是这样吧!

    那么,曾家呢?曾家又是什么样的?她的哥哥,她的妹妹--

    苏凡的内心,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渴望,她渴望见到自己的亲兄妹,特别,特别是,曾泉!

    曾泉那么好,那么,她的父亲,会不会也是个很好的人呢?要不然,怎么会有一个那么善良的曾泉?

    午饭,是打电话叫的外卖,念卿跟着父母一起吃了。

    吃完午饭,苏凡哄着孩子在她和霍漱清的床上睡了,霍漱清走了进来,看着那一张曾经只有自己和爱人倾诉爱意的大床上多了一个小小的人儿,心里不禁暖暖的。

    念卿睡觉很安稳,只要睡着,绝对不会因为身边有人说话而醒过来。

    “隔壁的房间就给念念睡吧,我安排人找了个保姆,下午就过来,你觉得可以就留下,让她陪着孩子。”霍漱清躺在女儿的另一侧,低声道。

    “陌生人的话,念念不会和她一起睡,所以--”苏凡说着,看着霍漱清。

    霍漱清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等他开口时,完全是惊讶又意外的不能接受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孩子和我们一起睡?”他问。

    “当然啊,要不然,你去别的房间睡,我和念念一起--”苏凡道。

    霍漱清当然不能接受啊!

    “怎么可以啊?我们三年没在一起了,怎么,怎么孩子一回来,我们,我们就要--”他的声音不自主地提高了。

    念卿不自然地皱皱眉,苏凡赶紧冲他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拍拍女儿的胳膊,用手指着门口,示意他出去。

    霍漱清真是无语了,有了孩子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