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80章 她是个好姑娘
    “漱清--”覃书记道。

    “嗯!”霍漱清应声。

    “既然事情这么复杂,就不要再往复杂的方向去想了。”覃春明望着霍漱清,霍漱清却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管曾元进和我之间来来往往怎么样,你娶的是他的女儿,而且你们决定结婚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岳父就是曾元进。所以,就别管了,按照你以前的计划去做。至于将来如何,我想,并不一定会走到让你必须做选择的地步,而且,就算是真到了那一步,就算是我输给了他,他也不会因为你和我的关系把你怎么样,好歹,你也是他的女婿,对不对?这样想的话,娶他的女儿,对你的好处大于坏处,你这样想就够了。”覃春明道。

    霍漱清的话,卡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

    的确,做了曾元进的女婿,的确是不至于有朝一日走向落魄,的确是好处多于坏处。可是,覃书记这番话,完全是为了他霍漱清考虑,现在做这个决定,也是为了他霍漱清!霍漱清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潮湿。

    “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也要为长远来做打算了。曾元进拉上了方家做亲家,未尝不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所以,我们这也算是彼此彼此了!”覃书记叹了口气,淡淡笑了下。

    霍漱清知道,覃书记说的方家,就是曾泉的岳父家族。而曾泉的岳父--霍漱清的脑子里闪过那张儒雅的面庞,心里却是生出讶异的感觉。

    “好了,你要来问我的意见,这就是我的意见。一步步按照你的想法去做,那个小苏,是个好姑娘!”覃书记想起自己的傻儿子,不禁笑了。

    幸亏这是霍漱清和她团聚了,要是没有,最后那姑娘落在他家逸飞的手里可怎么办?恐怕他会头疼死啊!

    “覃叔叔,这两天,我一直没有跟您汇报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想我该好好感谢小秋和小飞对我的爱人和孩子的帮助,如果不是他们,我们这一家,还不知道要遭受怎样的磨难。”霍漱清说着,覃春明只是含笑摇头。

    “特别是小飞--他--”霍漱清道。

    “没关系,他只不过是跑出去散心了,过几天回来,什么事情都没了。”覃春明道。

    可是,真的什么事都没了吗?霍漱清想起覃逸飞,心里,沉沉的。

    等霍漱清走了,齐建峰推门进来,看见书记站在窗前。

    “覃书记--”他问了句。

    “哦,怎么了?”覃春明转过身,一脸笑容。

    齐建峰愣住了,似乎有点不适应老爷子如此,便赶忙说:“孙厅长还在等您--”

    “哦,让他进来!”覃春明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

    齐建峰哪里知道老板在想什么呢?看他那么高兴的。

    对于覃春明来说,自己的一双儿女和霍漱清夫妇之间的纠葛,感觉就像是一出戏一样。感叹缘分的神奇的同时,他却觉得自己的儿子运气怎么就这么不好呢?孩子们之间的事情啊,真是有意思!爱情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可是,霍漱清和苏凡的婚事,对于覃春明来说,却是一件不得不重视的事情!

    在孙厅长还没进来的时候,覃春明就拿起电话打到了家里,妻子接了电话。

    “漱清说罗文茵来了,你晚上约一下,请江大姐和她一起吃个饭。”覃春明道。

    “哦,她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怎么是漱清和你说的?”徐梦华问。

    “晚上我回家再跟你细说。吃饭的时候,我就不去了,你们三个女人好说话一些。”覃春明对妻子道。

    “好,我知道了。”徐梦华便挂了电话,给罗家打了过去。

    罗文茵自然是答应了徐梦华的邀约,两家关系如此紧密,怎么能拒绝呢?精明如罗文茵,自然也不会去打听徐梦华是如何得知她在榕城的消息。

    “迦因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呢?和孩子好好谈谈,你看她一下午都没个消息。”江彩桦等罗文茵挂了电话,问道。

    “我再慢慢等等,她会想通的,就算她不懂,霍漱清也会帮她想通。”罗文茵道。

    “你这是认女儿呢,还是做生意?那孩子将近三十年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你以为她会主动来求你?”江彩桦道。

    “我知道啦,我的好嫂子!”罗文茵无奈地说。

    离开省委,霍漱清再度接到了苏凡的电话。

    “你说曾泉来过了?”霍漱清听到这个消息,不啻于一个原子弹在头顶爆炸。

    “嗯,他来我店里待了一会儿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在哪里。”她说。

    霍漱清“哦”了一声,眉头却蹙在一起。

    曾泉在这个时候来榕城见苏凡,绝对不是因为太想见这个亲妹妹。他知道曾泉想见苏凡,可是现在,他们这种关系--

    “他和你说什么了?”霍漱清问。

    这牵扯到她的隐私,按说他是不该问,而且问这个事情也不符合他的以往做事的习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开口问了。而苏凡,根本不会意识到这是她的隐私问题,他问了,她就会很老实的回答,她对他,又有什么好隐瞒的?

    “他和我说了很多,一时半会儿我也不好说,你晚上回来吗?我--”她说。

    霍漱清原本打算今晚不回家的,因为他今晚要回去和母亲说明苏凡和念卿的事。不过,后天就是母亲的生日,他今晚必须回家把这件事解决了。可曾泉来了,这个问题不能置之不理,何况苏凡也说曾泉和她谈了很多。她既然主动打电话跟他说,那就说明她也有不安的地方,他就必须回家和她谈,回家安慰她。

    “我在我妈那边吃完晚饭,会尽快赶过来!你就让孩子早点睡!”他说。

    “好,我知道了,我等你!”苏凡道。

    挂了她的电话,霍漱清望向了窗外。

    冬日傍晚的夕阳,真的是柔弱的一丝力气都没有。

    他知道曾泉对苏凡的心思,两个人相约寻找她互通消息的那个时候,这个念头就非常确定了。而他也清楚,曾泉在江城和苏凡的那些过往,曾元进会知道,而曾泉的妻子和岳父也会知道。一旦过去的那些事被他们查了出来,曾泉如何解释自己对妹妹的情意呢?他是爱苏凡的,毫无疑问。如果不爱,他不会去安全局救她,不会陪着她做那么多的事。这一桩桩一件件,在苏凡的身份不再是秘密的时候,全都会暴露在曾、方两家人的面前。曾元进或许不会再计较什么了,只要曾泉改变了对苏凡的感觉,一切都不是问题。可方家呢?他们会怎么看待?就算他们是联姻,怎么会完全不在意这些呢?那么,曾泉来找苏凡,为的又是什么?为他过去的情感做个了断,还是奉了曾元进的命令来劝说苏凡回家?不管是什么,一切只能等到晚上回去,等苏凡说了,他才知道该怎么办。

    此时的霍漱清,尽管对曾泉的做法有些不赞同,却也似乎理解了曾泉心里的苦。当你发现你爱的人是自己的妹妹的时候,还能怎么样呢?除了感叹造化弄人,还能做什么?而曾泉,他的处境,现在不能只是感叹这么简单。他还要应对岳父和妻子对他过去这段没有开始就终结的感情的“考察”。可是,霍漱清决定了,在这件事情上,他必须支持曾泉,不能让他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什么质疑和损害,不为别的,只为曾泉曾经为苏凡做的那么多!

    霍家,晚餐正在厨房里准备着。

    等霍漱清到家的时候,母亲和保姆正在厨房里包馄饨。

    他走进去一看,竹篾子上已经摆满了月牙形的小馄饨。

    见他来了,保姆忙起身问候“霍书记”,他点点头,对母亲道:“妈,您包的什么馅儿的?”

    “新上市的荠菜,你不是喜欢吃吗?”母亲含笑道,看了儿子一眼。

    是啊,荠菜猪肉馅的馄饨,是他的最爱,而母亲做的这种馄饨,在霍漱清的记忆中,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我洗个手一起来包吧!”他说。

    “不了不了,马上就好,你先坐着等会儿。”母亲说。

    洗了个手,霍漱清坐在客厅里打开了电视。

    今天姐姐姐夫带着桐桐回奶奶家了,晚上吃完饭回来,这也是杨振刚夫妇给霍漱清特意留的和母亲的独处时间。

    “前几天你徐阿姨来看我,带了一盒冻顶乌龙,给你泡一杯?”母亲包完馄饨,从厨房出来,问道。

    母亲说的徐阿姨就是覃春明的妻子徐梦华。

    “在哪儿呢?我自己来。”霍漱清放下遥控器,起身。

    “老地方,要是换个地方放,我都记不住哪儿是哪儿了。”母亲道。

    母亲已经七十二岁了,在现在人的寿命里算根本不算特别老,可是,父亲的去世,让母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精神也不济了。

    “这次小秋回来的时候,约他们一家来家里吃个饭。”母亲道。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我再跟他们约吧!”霍漱清道。

    “那天你徐阿姨过来的时候,我们两个还说起小秋和你小时候的事,小秋那时候整天跟着你,说将来要给你当媳妇儿什么的。”母亲说着,不禁笑了,霍漱清也笑了。

    “小秋以前可喜欢我给她梳头发了,嫌她妈扎的辫子不好看!那小丫头,也是臭美的要命!”母亲道。

    “你们怎么就聊起这些了?”霍漱清笑问。

    “也没什么,就是突然之间说起来的。”母亲说着,声音有些怆然,“要是你和小秋长大了真的可以结婚,那就好了啊,多好的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