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82章 从哪里学的这么多花样
    霍漱清推开门,打开墙壁上的灯,就挽着她的手一步步下台阶。

    “你什么时候弄的?我都不知道!”她笑着问。

    “很早了,我以前就想着和你回榕城就住在这里。和我爸妈住的话,你肯定会不自在。可是--”他看了她一眼,继续说,“没想到后来出了那么多事--”

    “现在好像一切都回到你的设想里面了,不是吗?”她说。

    他笑笑,道:“好像是的!”

    这是苏凡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酒窖,一排排酒架整齐地摆在那里,红砖的墙面,显得一切都那么古朴。

    她回头看向穿着毛衣长裤、双手插兜的他,似乎他的眼里有着小星星在闪烁,不禁扑向他的怀抱。

    “谢谢你爱我,我真的好幸福!”她的脸埋在他的胸前,道。

    “傻丫头,是你让我知道了幸福是什么!”他亲了下她的发顶,喃喃道。

    松开她,眼里便是她的笑颜如花。

    “来吧,想喝什么,你自己选,我们边喝边聊。”他说。

    “呃,我对这些完全不懂的,逸飞和我讲过好多这个那个,什么产地啊年份啊,什么葡萄酒里的成分区别啊什么的,我完全记不住,每次都跟牛嚼牡丹一般。”她对自己也有些无奈,道。

    霍漱清笑了,走到排酒架面前,取出一瓶,打开盖子,给她倒了一杯,两个人便坐在楼梯的台阶上。

    “今天曾泉来了?”他问。

    苏凡点头。

    “他和我说了很多,”她望着他,“他说让我们两个暂时不要结婚,我不懂为什么,他说了那么一堆,现在让我重复我都重复不出来。”

    他只是微微笑了下,没说话。

    “你说我们怎么办?”她问。

    “你愿意嫁给我吗,哪怕你的父母不同意?”他的手,轻轻插入她的发间,问。

    她却不看他,端着酒杯看着前方,道:“你觉得呢?”忽然间,她眼睛一转,对他笑着说,“你要是不愿意娶我,也没关系啊!曾泉说了,只要我想嫁,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娶我呢!到时候就是我随便挑了。你说,我该挑个什么样的呢?呃,一定要帅,一定要比你年轻,嗯,必须要这样!”

    “苏凡,你,再给我说一遍!”他微微眯着眼睛,似乎是在对她笑,语气却是很不友善。

    她当然听出来了,反正她就是要让他不高兴,这个人,到了今天,到了现在还问她愿不愿意,她会不愿意吗?她会不愿意吗?明知故问!

    “你说,有没有长得像吴彦祖那么帅的?我一定要找一个像吴彦祖的!嗯,决定了,就按照他的样子找,我就不信--唔--”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他给堵上了。

    她的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他的胳膊,生怕自己倒下去。

    可是,鲜红的液体,从他的口中,一点点,缓缓流入她的,滴在她的舌尖,滑过她的喉咙。

    他似乎很好的控制了液体流动的速度,让她没有任何抗拒地将酒精吞下,等到酒精全部流完,他便松开了她。

    “你--”她还没说完,嘴巴再一次被封上。

    细腻柔滑的液体,一次次从她的喉间流入了她的腹中。

    他始终一言不发,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她有些晕的时候。

    “香不香?”他含笑望着她。

    她的双颊酡红,一对唇瓣红润鲜嫩,他咽了口唾沫,手指抚上她的脸颊,滑过她的唇角。

    “你都没尝过,怎么知道香不香?”她笑了下,眼波流转之间,他的心神荡漾。

    接过酒杯,苏凡吸了一口酒,攀住他的脖颈,双唇贴上了他的。他主动张开嘴巴,带着她的味道的醇香液体,便从她的齿间流入了他的腹中。

    一遍又一遍,她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杯子里没有了酒,她就继续倒,每喂他一次,她便问一句“香不香”,他却说“没尝够”。她知道他喜欢,却又假装不知道,一遍遍给他喂着。

    “酒都让我喝掉了怎么行?”他松开她,端起酒杯灌了一大口,开始给她喂。

    然而,液体从她的口中流了出去,一直流向了脖子。

    他松开她的唇,开始品尝那些留在她皮肤上的香浓。她抱住他的脖子,紧紧闭上眼。

    “想不想玩个刺激的?”他轻笑,问道。

    “什么?”她不懂,也不想懂。

    他不说,只是挽起她的手,走向了屋子角落里的一个吧台,把她抱坐在台面上,搂起她身上的毛衣。

    “冷!”当上半身被突然袭来的低温包围,她赶紧环住了双臂。

    他轻笑着拉开她的手,道:“这才开始--”

    说完,他拿起酒杯,将杯子倾斜,杯中的液体,便一点点滴在她那白皙的皮肤上,宛如在白色的画布上印上的红梅一般。

    一滴滴的液体,冰冰凉凉地挑动着最敏感的神经末梢,而当他将这些液体吮去之时,那灼热的呼吸却让神经再度兴奋起来。

    红色的酒窖,荡漾着红色的温情,火热起来。

    穿戴整齐,苏凡听见了耳畔他那低低的笑声,一睁眼,便是他那满意的笑容。

    想想刚才的情形,她不禁脸红极了,真想钻到椅子下面去。

    她拿手捂住自己的脸,他却偏偏要看她那害羞的模样,她捂住他拿开,如此反复了几回之后--

    “你说,你是不是骗我的?”她猛然间拉住他的手,问道。

    “我骗你什么了?”他含笑道。

    他这异样的笑容,让她不禁又想起刚刚的事,然后就越发的恼了。

    “以前,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你从没这样过,也没,也没那样过,你说,你是不是在我不在的时候找别的女人实验了?还骗我说你这三年都是一个人?”她强压着被他捉弄的窘,道。

    她这样窘,他却偏偏要追根究底,故意朝着她依旧滚烫的脸颊吹口气,道:“这样那样,到底是哪样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你,你,讨厌啊--”她的声音柔柔的,他觉得骨头都酥了。

    “说啊,苏凡,你真是不乖!”他低笑道。

    她瞪着他,可是,只不过一秒钟的工夫,就赶紧别开脸,不敢看他。

    真是被他捉弄的没有脾气了,这个男人,真是,真是--

    “说啊--再不说,我可要动家法啦!”他逼问道。

    她盯着他,却又赶紧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道:“就是昨晚那样,还有,还有刚刚那样。你,你,谁给你教的?”

    他低笑,道:“像我这么聪明的人,还用得着别人教?自己琢磨就好了。”

    “我才不信!”她看了他一眼,道。

    “你看我,为了我不被你的那个什么年轻的吴什么的男人取代,我还要努力学习取悦你,我容易吗?”他故意说道。

    她笑了,道:“你就骗我吧!你什么时候取悦我了?”

    “得了好处还卖乖,我白辛苦了啊!”他叹道。

    她抬头望着他,亲了下他的嘴角,含笑望着他,不说话。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双眸牢牢锁在她那娇俏的脸上。

    “曾泉没跟你说为什么我们暂时不要结婚吗?”他问。

    “他说了一堆,不过,他后来说,说那是他嫉妒你,所以才故意吓唬我的。”她望着他,道。

    他无声笑了下,道:“那你呢?你怎么想的?”

    “你还,还问我?我,我当然是和你一样的想法。”她的双眼,如当初一般的纯净,他深深吸了口气。

    “我想明天就和你领结婚证,你愿意吗?”他问。

    “明天?”她惊讶道。

    他点头,手指在她的手心轻轻捏着,注视着她的表情:“是的,明天,你的户口呢,在不在?”

    “糟了--”她猛地意识到的一个问题。

    “什么?”他问。

    “我,我的户口还在云城,在市政府的集体户口上面,我,”她有点着急了,“我的身份证行不行?能不能拿着身份证结婚?”

    这个,好像是不行的!

    可是,从云城拿户口--

    “呃,这样,户口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让小冯联系一下那边的人,尽快把你的户口借出来发个快递,明天寄的话,后天就可以到了,我们,大不了后天去领。”他想了想,道。

    “好,那就,那就这样,就这样!”她这么说着,心里却隐隐有些说不出来的担心。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没事的,不用担心,就是时间问题。正好,我们后天领完了结婚证,晚上就去我家吃饭。”

    “你,你妈妈,她,她同意吗?”她小声地问。

    “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后天带着孩子去,就先不要让我妈知道咱们领证了,要不然,我怕她--”他说。

    苏凡想起他父亲的去世,便忙点头答应了,道:“没事没事,暂时不说比较好。”说着,她偎依在他的怀里,“我理解你的苦衷,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支持的,所以,你只要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好了!”

    他亲了下她的发顶,道:“让你受这么多委屈,我这辈子该怎么还的清?”

    她抬起头看着他笑了,道:“只要你结婚以后听我的就行了!”

    他轻轻捏着她的鼻尖,笑道:“你这个鬼丫头,都当妈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以后,我是不是得同时养活两个女儿啊?”

    “人家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你看看你有多幸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她笑道。

    他笑着,不说话。

    处在对美好明天一片憧憬中的苏凡,万万想不到,自己和霍漱清领结婚证的事,这么简单的一个程序,对于她来说,竟然那么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