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85章 旧情人上门
    苏凡愣住了,这个女人,明明从来没见过,怎么会知道她不是苏雪初而是苏凡呢?

    她刚转身要走过去,罗文茵便说:“那种人,理她干什么?上楼!”

    陌生女人缓步走过来,视线紧紧定在苏凡的身上。

    “许姐,你先陪这位夫人去我的办公室坐会儿,我马上就上来!”苏凡对店长道。

    罗文茵看着女儿,担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刺激苏凡,却还是没有阻拦,道:“既然你们有话要说,不如一起上楼好好谈。”

    可是,或许是女人忌惮罗文茵的存在,有点不自在,干笑了一下,道:“不了,你们先聊吧!”说完,便坐在了沙发上,端起水杯子喝了口水。

    苏凡心里好奇,却还是被母亲叫上了楼。

    “一整天都不见你回家,还连孩子都不让过去,怎么,是怕我把念卿抢走了吗?”罗文茵在女儿的办公室里四处看着,问道。

    “这两天有些忙。”苏凡道,说着,便把包包里的小礼物盒放进了抽屉,打算明天下班再带去顾家给霍漱清的母亲。

    罗文茵看见了,道:“只知道巴结别人的妈妈,对自己的妈妈置之不理--”

    苏凡愣住了,望着罗文茵。

    “楼下的那个女人,我劝你还是别理了。”罗文茵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了下,道。

    “你知道她是谁?”苏凡问。

    罗文茵看了她一眼,也不回答她的问题,却说道:“你和霍漱清的事,我看还是别太着急了。不管你们以前再怎么好,分开三年了,还是先相处一阵子多了解了解再说。”

    “如果你今天过来是为了这件事的话,就请不要再说了。”苏凡整理了下桌上的文件,望着母亲,“既然您过来了,我正好跟您说一下,明天我们要领结婚证了!”

    罗文茵的眼里,掠过一丝不悦,不过还是笑了下,道:“看来你是铁了心了。既然这样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和下面那个女人聊一聊吧!”说完,罗文茵起身,秘书小姐忙给她开门,苏凡看着母亲走了出去,却还是不明白母亲话里的意思。

    等罗文茵离开,苏凡才给楼下打电话,店长便把那个出言不逊的陌生女人请了上来。

    “请问您怎么知道苏凡这个名字的?”苏凡请她坐下,问道。

    “你们要结婚了,是吗?”女人端起咖啡,拿着勺子轻轻搅动着,道。

    结婚?

    “你是从哪里听说的?我要和谁结婚?”苏凡道。

    女人淡淡笑笑,道:“还以为他最终选择的人有多么的不平常,原来,是这样的,太让人失望了!”

    苏凡觉得,这个女人知道的事可能会很多,或者说,这个女人来此是有目的的,既然来了,那就聊吧!有些事,或许只能由自己才可以去寻找真相。

    “你既然知道我的真名,知道我要结婚的事,那今天来找我,不只是过来我店里看看吧?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随便聊聊。”苏凡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她对面,道。

    女人放下咖啡杯,对她淡淡一笑,从包包里面掏出一枚小戒指,放在苏凡面前。

    苏凡看了一眼,不解地望着眼前的女人,却听对方说:“这个是他给我的,是他光了他所有的积蓄买的。”

    “他?他是谁?”苏凡问。

    “就是要和你结婚的那个人!”女人笑了下,向她伸出手,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刘书雅!”

    苏凡没有和她握手,只是静静看着她。

    刘书雅收回手,似乎并没有觉得尴尬,拿起戒指,道:“那个时候,他家里反对我们在一起,他宁可和他父亲断绝关系都要和我在一起,和我结婚。可惜--”叹了口气,刘书雅把戒指放在苏凡面前,道,“这么多年,不管我在哪里,一直带着它,寸步不离。结果呢,唉,算了,不说了。既然你们都要准备结婚了,这个东西我留着可能也没什么用了。请你帮我把这个还给他!”

    到了这时,苏凡终于把眼前的女人和霍漱清曾经跟她说的那个让他离经叛道的女人联系在了一起。可是,刘书雅跑来找她干什么?

    “抱歉,你还是自己还给他吧!我不会插手他的私事!”苏凡道。

    “今天中午,他和我说你们要结婚了,他也不会再见我。”刘书雅道。

    原来是霍漱清说的,可是,为什么他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给她?苏凡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看着苏凡的表情,刘书雅想起了霍漱清,叹道:“你不用怀疑我和他之间现在还有什么关系。你们分开的这三年里,我一直等着他,我以为过去的感情还会在他的心里,我以为他会回头和我在一起,毕竟,毕竟我们曾经是彼此生命中的唯一。可是,我等了他三年,等到今天,今天我才终于跟他开口说从头开始,他--”

    苏凡望着她,不语。

    霍漱清的过去,有很多是她不清楚的,那些时光,那些生命,她完全没有目睹感受!

    “苏凡,他是个好男人,从我认识他一直到现在,他一直都坚持着自己的情感,过去是对我,现在是对你。不过,我想,他已经完全放下了我,我也该开始把他忘记。这个东西,我想,还是应该还给他。”刘书雅望着眼前这个清秀的女孩子,顿了片刻,“我要和你说声对不起,苏凡!”

    “你告诉我这些和我无关的事,让我怀疑他,的确是应该说对不起!”苏凡从来都没有如此说过另一个人,可现在,她这么说出来,也没有觉得丝毫的不对。

    “你生气也应该,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该为我今天的做法感到生气。”刘书雅道,“不过,请你听我说完。”

    苏凡不语。

    “今天中午,我和他说能不能重新开始,可是他说他找到了他最爱的人,他只想和他最爱的人结婚。而我,现在显然不是那个人了。”刘书雅苦笑了一下,表情苦涩,“前女友就是这样的一个悲剧性存在,总会被另一个女人取代。他说如果我们能做朋友就可以见面,不过,”她望着苏凡,“他说他以后要和我见面,一定会带着你!”

    苏凡愕然。

    “我想,我已经完全明白了,可是,人呢,总是会有心理不平衡的时候,特别是,特别是当自己被心爱的男人从心里擦掉的时候。所以,我就派人调查了你,我来到你的这里,想让别人知道你插足徐蔓婚姻的事。”刘书雅叹了口气,“我真是愚蠢!竟然做这么无聊的事!对于我和他来说,我现在做什么,应该说是从我离开他的那时候开始,无论我做什么都没有用了。”

    苏凡不看她。

    “苏凡,我想和你说对不起!诋毁你,就是诋毁他的人格,我不该那么做。请你原谅!还有,我还要说对不起的是,这枚戒指,我原本打算是想让你心里不舒服的,可是,就在刚才,我在楼下好好看了你的采访报道,我打消了这样的念头。我知道一个女人独自怀孕生子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你为他那么做了,足以说明你对他的情意。尽管我知道我没有立场来对你说感谢,可是,我还是要谢谢你为他做的这些。我可以不用在挂念他了,因为他的身边有一个真心爱他,把他当做一切的人。至于这枚戒指,请你替我还给他,我已经不配拥有了,而且,我也应该开始自己的新生命!总是拿着过去的纪念品,是无法放下包袱的!何况,和我这样的人扯在一起,对他的影响也不好!”刘书雅说着,站起身。

    “谢谢你,苏凡,请你好好爱他!”刘书雅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苏凡望着那扇没有关上的门,心里五味杂陈。

    算什么嘛?为什么她要来帮他的前女友做这件事?这个刘书雅,说的好听,还说不是想影响她和霍漱清,一个前女友,在他们结婚之前跑来演这一出,不是捣乱是什么?

    霍漱清,霍漱清,真是,讨厌!

    苏凡生气了,想给他打电话,可是电话打过去,没人接听。

    她这才想起他说的今晚不能回家吃饭,会晚点回家。

    那枚戒指,在她的眼里闪了一下,她拿了起来看着,的确是很旧的样式了。刘书雅说当初他花掉了所有的积蓄买了这个,恐怕,他当时是很爱刘书雅的吧!

    而忙于工作的霍漱清,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和刘书雅说清楚之后,刘书雅会找苏凡。

    晚上,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的霍漱清,屁股刚坐在沙发上,就想起昨晚在书房睡觉的情形,赶紧起身上楼去看孩子是不是在他和苏凡的床上睡着,推开门,却看见床上没有一个人!

    怎么回事?这家伙去哪儿了?

    赶紧给她打电话,这才想起自己没有给她回电话。

    彩铃响了几下,就听见了一个机械式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不便接听,请稍后再拨”

    苏凡看到了他的来电,莫名地就按掉了,以前她从来都不会这样,今天,就是有点不舒服。

    按掉了,他又打过来,她接着按掉。

    霍漱清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她不在家吗?明明家里就亮着灯啊!哦对了,书房!

    他还没推开门,书房的门就开了,她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起来很不高兴。

    “怎么不接电话?孩子呢?”他走过去,低声问。

    她看了他一眼,又折回了书房,他不明所以,跟了进去,关上门。

    一进书房,她就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小玩意,放在霍漱清的手上。

    戒指?霍漱清愣了下。

    “这是谁的?”他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