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87章 哪里像老公
    “有这方面的原因。”他说,“她当初离开以后,我觉得和谁结婚都没什么区别,后来孙蔓的堂哥孙天霖给我介绍了孙蔓,孙蔓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我父母也对她没意见,我就和孙蔓结婚了。”叹了口气,“结婚以后,明明我们之间有问题,可我懒得和她沟通,懒得去解决问题,因为我早就无所谓了。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才知道自己过去的生活是怎样的糟糕,知道过去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是我最初不负责任的态度造成了我们后来的局面,所以,最后走到那样的地步,我也有错。”

    苏凡握住他的手。

    “经历了上次的婚姻,我想,以后自己不能再用那样消极的态度来对待婚姻、对待生活。”说着,他和她十指相扣,“丫头,结婚以后,有任何问题,我们两个人要好好谈,认真解决,不能隐藏问题,好吗?我不想重蹈覆辙!”

    苏凡点头,偎依在他的怀里。

    “那,曾泉呢?你怎么说--”她问。

    顿了片刻,他才开口,道:“曾泉,他心里或许有个人,只是他并没有跟那个人表白,一直把这样的情感放在心里。你想,他这样的状态,会对他的婚姻有怎样的影响?”

    苏凡猛地坐直身体,一脸错愕地盯着他,道:“你,你怎么知道,知道他心里有一个人?”

    “直觉!”他说。

    “你可别乱说,别人的私事--”她忙说。

    可是,嘴上这么说着,她的心里,深深的悲凉。曾泉,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幸福?他那么好,那么善良,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哥哥!

    “我想,他现在可能是在努力让自己放下心里的那个人吧!也许,将来他会找到自己的幸福!”他说。

    “将来?将来是要多久?他,他该,他会好可怜--”她的眼里,泪花闪闪。

    想到曾泉,想起他那天来的时候,他眼里的神采,他的悲伤,她的心,就忍不住地痛。

    霍漱清抽出一张纸巾,细心地擦着她的泪。

    “你说,那我该怎么办?”她抓住他的手,满眼含泪,问。

    “什么怎么办?”他不解,问。

    “他对我那么好,在我最危难的时候帮我救我,我怎么能看着他,看着他--”她说,嘴唇颤抖着。

    他按住她瑟瑟发抖的肩,正色道:“苏凡,你给我听清楚,曾泉的事,是他自己的事,也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决。我理解你关心他的心情,可是,这件事不是你该管的。”

    “可是,可是--”她说。

    “这种事,只有自己才能解决,你明白吗?再说了,你能做什么?他自己都放下了,你还想做什么?”他的声音,比之前高,似乎情绪也有些激动。

    “我,我,我,我能做什么--”她低头。

    他不语,静静看着她。

    “怪不得,怪不得他,他,他来的时候,和以前不一样了,怪不得,他那么,那么--”她似乎在喃喃自语。

    “所以,那个戒指,你暂时不能给他妻子,明白吗?”他说。

    “为什么?”她还是不明白。

    她怎么会明白呢?他怎么能告诉她,曾泉心里的那个人,或许就是你!不对,不应该说或许,而是,一定!

    “我说的是暂时,等以后,以后看时机,好吗?而且,等你去了曾家,也不能让别人看到那枚戒指!”他神情严肃,道。

    尽管他并不知道那枚戒指会怎样,可是,毕竟那是曾泉母亲的遗物。这件事,必须小心谨慎。若是被人发现,轻则让曾泉为难,再则影响曾家内部的关系,重则成为一桩丑闻。既然苏凡不知道曾泉的心迹,不明白曾泉的心意,就让她永远都不要知道好了。

    她刚想问为什么,他就说:“没有为什么,那个东西,就放在我们家里!”

    她怔住。

    “对不起,我不该和你说曾泉的事。可是,我怕你去了曾家,什么都不知道就做了错事怎么办?”他怕她胡思乱想,忙解释道。

    “我,我什么时候说要去他们家了?”她说道。

    “傻丫头,就算你再怎么不情愿,可那里毕竟是你的亲人,对不对?”他说。

    她抬头眨着眼睛看着他。

    眼里这孩子般的表情,让霍漱清又怜又爱。

    他忍不住亲了下她的嘴唇,道:“我知道你关心曾泉,现在你们是兄妹,又是朋友,能帮他的,尽量帮帮他。可是,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去插手他和他妻子的事,那些事,不是你该管的,不管你是他的妹妹还是朋友!”

    “既然你不想让我管,那干嘛还跟我说?”她说道。

    “就算我不说,你去那个家里,迟早也会发现的。你这家伙,好奇心那么旺盛,又喜欢多管闲事,万一管错了怎么办?”他说着,望着她的眼里满满都是宠溺的神色。

    “我,我什么时候多管闲事了?你乱说。”她怪怨道。

    “小雪和她男朋友的事,你还管的少了?”霍漱清笑道。

    “雪儿,雪儿她,她怎么样了?”她低声问。

    “呃,你还是自己去找她吧,她外公去世了,他们全家好像要重新回到榕城来生活。”霍漱清道。

    “真的吗?”苏凡惊道。

    霍漱清点头,道:“当初他们回去云城,也是为了方便照顾她外公外婆,现在两位老人都去世了,邵老师也想回来,毕竟这里是他的老家。”

    “太好了,太好了!”苏凡高兴的几乎想跳起来。

    “他们一家人的调动,正在办理,要等到年后才可以办好。”他说,“等小雪回来,你们又可以一起玩了!”

    “谢谢你!谢谢你!”她抱住他,道。

    “你这家伙,总是不让人省心!”他摸着她的头发,叹道。

    她坐起身,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他,似乎刚刚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人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丫头,你记住,曾泉的事,千万不要去过问。你掺和小雪的感情问题没关系,可是,曾泉,你绝对不能管,明白吗?”他捧着她的脸,认真地说。

    想起曾泉,苏凡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可霍漱清说的对,曾泉的私事,她不该过多关心,不管他是自己的朋友,还是哥哥!

    苏凡点头。

    “记住,一定要记住!”霍漱清叮嘱道。

    “嗯,我记住了!”她说完,却又仰起头看着他,道,“我怎么感觉你像我爸一样的。”

    他愣了下,眉头微微一皱。

    “我?怎么像你爸?”他问,“你,是嫌我年纪太大?”

    “讨厌,你想哪里去了?”她捶了他一下,道,“我是觉得啊,你这么喜欢管着我,啰里啰嗦的,就跟爸爸一样,哪里,哪里像--”她的脸一红,不说了。

    他笑了,抓着她的手,轻轻捏着她的手心,望着她,故意追问道:“像什么?说,像什么?”

    她轻咬唇角,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

    “说呀!”他低声道。

    丈夫?老公?还是--

    她不开口,依旧低着头。

    “我是你的男人,懂吗?”他说。

    她的脸,越发的红了,匆匆看了他一下,就赶紧把自己冒汗的手抽了出来。

    他却不依,灼热的呼吸在她的脸颊上耳畔游弋着,手也不规矩起来。

    “你不是累了吗?赶紧洗澡睡觉去--”她躲着,低低说道。

    “可现在又不累了,就想先吃了你!”他轻笑。

    “这里,这里不行。”她的后背贴上沙发,道。

    他猛地停下手,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

    “孩子呢?床上怎么不在?”他问。

    她低眉,小声地说:“你昨晚不是在沙发上睡了吗?她今天又和刘姐相处的不错,睡觉的时候也安稳,就让她和刘姐在婴儿房里睡了。”

    婴儿房?霍漱清愣了下,他早都忘了这个了。

    “虽然对你布置婴儿房的品味表示异议,可是,大体上还是感觉可以的,暂时接受吧!”她看着他,道。

    他笑了,狠狠地吻上她的双唇,吮着、亲着,直到她也气喘吁吁才放开她。

    “真是乖,知道我喜欢什么!”他笑道。

    她简直窘的无地自容,早知道就不这么安排了,好像显得她也很想,很想那样一样。

    “好了,你先去洗澡吧。”她催促道。

    他亲了下她的嘴角,起身。

    等他去洗澡的时候,苏凡还是想着曾泉的事,忍不住给他拨了个电话。

    曾泉也是刚刚回到自己的住处不久,今天接待省里的一个考察组,省长亲自领队,市委书记市长全都陪同,他也当然是全程跟着。结果一整天下来,就累的不行了。他知道自己并不是身体上有多累,是心累了。

    原以为去榕城见苏凡一面就会安心了,就会放下了,可是--

    躺在床上,却怎么都不想动一下。

    手机,就这么想了。

    三年来,他的手机里一直装着另一张卡,他给苏凡留过号码的那一张。自从之前苏凡给他打电话他没接到之后,苏凡离开后他就把这张卡放进了手机,生怕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又关着手机。可是,等了三年,她都没有给他打过一次。

    本来想着把卡给扔了,却还是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