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93章 永远都是他最爱的小丫头
    苏凡别过脸,眼眶润湿了。

    曾元进看了她一眼,道:“去屋子里面待会儿,这外面这么冷的,小心别把孩子冻着了!”

    “念念冷了!”念卿道。

    “啊,把我的宝贝孙女儿冻着了?赶紧进屋,走喽!”曾元进抱着念卿走在前面,苏凡跟着他。

    “你和念卿的房间,布置的还满意吗?有什么不足的,就跟你妈说,都是一家人,别太见外!”曾元进对苏凡道。

    苏凡的脚步顿住了,呆呆地看着曾元进的背影。

    曾元进转过身,看着她。

    风吹着她的长发,那清秀俏丽的脸庞,浮现着曾经罗文茵的影子,却--

    “以前来过京城吗?”曾元进转过头,抱着孩子继续前行,问道。

    “来过,出差来过几次。”苏凡忙跟上他的步伐,回答道。

    等苏凡到了他身边,曾元进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她。

    “这,这个,我,我不能拿--”苏凡道。

    “拿上,这是我和你妈给念卿的,这几天你就带着孩子到处逛逛,喜欢什么就买,要是不够了就和你妈说,让你妈给你拿!”曾元进丝毫不管苏凡的拒绝,塞到她的手里。

    “头一次见我的外孙女儿,怎么能空手呢?全中国走到哪里也没这规矩吧?要是让别人知道我曾元进连见面礼都不给自己的外孙女,岂不是被人笑话死了?”曾元进道。

    苏凡只好说了声“谢谢”,拿上了那张卡。

    “见过希悠和娇娇了?”曾元进问。

    “嗯,见过了,刚才曾泉,啊,不是,他,他回来了,也见了。”苏凡一顺嘴就把曾泉的名字叫出来了,曾元进看了她一眼。

    “他去榕城你们见过了?”曾元进问道。

    “是!”苏凡答道。

    “你和霍漱清的婚事,怎么就不能推一下呢?我让泉儿跟你说了,你们还是--”曾元进道。

    苏凡愣住了,怪不得当时曾泉一直说让她暂时不要和霍漱清结婚,原来,原来是曾元进的意思?可,为什么呢?

    “您,为什么,为什么--”苏凡问。

    “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何必急在一时?”曾元进道。

    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好像是很急,是因为等了太久的原因吗?

    “他能为你和孩子负责,还算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只是,太年轻了!”曾元进叹了口气,苏凡哪里懂得曾元进为何如此叹息呢?

    不过,好像曾元进也不是不喜欢霍漱清,那么,能不能让霍漱清来曾家呢?苏凡心想。

    “他今天早上也来京城了!”苏凡说,她并没有说出自己全部的想法,她觉得按照曾元进的阅历,这点话外音绝对听得出来。

    可曾元进只是“哦”了一声,并不接她的话茬,苏凡的心里,还是--

    两人带着孩子来到曾元进和罗文茵的住处,罗文茵正在打电话,看他们三人进来,愣了下,和电话那边的人很快说完话就挂了。

    “你回来了?”罗文茵迎上去,微笑问候道。

    “嗯,刚去看了看迦因和念卿。”曾元进说着,抱着念卿坐在沙发上,打开茶几上的茶点盒子,对孩子说,“想吃什么?姥爷给你拿。”

    念卿用手指着,曾元进不厌其烦地一样样给孩子取。罗文茵看着这一幕,心里五味杂陈,见苏凡一直站在一旁,罗文茵便说:“你坐吧!”

    苏凡还是说了声“谢谢”坐下了。

    “迦因--”曾元进道。

    “嗯。”苏凡应道。

    “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曾元进道,望着她,“当年,你妈生下你的时候,泉儿妈妈还活着,我不知道你妈怀上了你,那时候我们就没联系了。等我联系到你妈的时候,才知道你已经被送走了。这件事,我知道你在怪你妈,可是,她也有她的难处--”

    “我没有怪了,这两天,我也想明白了,我不该怪的。”苏凡打断曾元进的话,道。

    曾元进和罗文茵都讶异地看着她。

    “我现在也是做妈妈的人,我理解未婚生子有多大的压力和困难,所以,我不会责怪的。”苏凡道。

    罗文茵别过脸,眼里泪花闪闪。

    “你们能结婚,您能对我说这话,我很开心,至少,至少让我知道你们是相爱的,不管是什么时代什么家庭,到了你们这个年纪还这样为对方着想,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苏凡接着说。

    “你这么说,我们,倒是觉得,很对不起你!”曾元进道。

    “我都快三十岁了,过的很好,你们也没必要这么想。”苏凡道,她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痛,却不愿让他们知道。

    曾元进对她友好,可是他不会在意她有多爱霍漱清,不会在意霍漱清对她有多重要。

    “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曾元进微笑地对苏凡说道,看了一眼罗文茵。

    “谢谢您夸奖!”苏凡回道。

    曾元进是怎样的人,怎么会察觉不到女儿对他和罗文茵的陌生和客气呢?陌生很正常,可是客气,意味着疏离,他怎么会不明白?

    “你跟他们说准备开饭吧!”曾元进对妻子道,罗文茵便拿起旁边的电话给厨房打了过去。

    “那个,我去给念卿弄点吃的,先--”苏凡起身道。

    “你没让他们给孩子准备饭吗?”曾元进对妻子道。

    “应该给准备了。”罗文茵道,“我问一下。”

    “明天找个保姆,专门负责念卿的衣食起居。迦因也没带孩子的经验,找个保姆好一点。”曾元进给妻子安排道。

    苏凡愣住了。

    找保姆带念卿,这是要在曾家常住的架势吗?

    不,不能!

    “还是,还是别麻烦了--”苏凡忙说,“榕城那边还有事,过两天我就带念卿回去,就,不麻烦你们了!”

    曾元进看着她,眉头紧锁,罗文茵也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榕城那边的事情很多吗?是你婚纱店里的事情?”曾元进问苏凡道。

    其实,婚纱店能有什么事呢?这两年下来,店里的事务完全步入了正轨,不管是设计师团队,还是销售、生产渠道,完全成熟。这都是覃逸飞老早就布置好的,苏凡现在就算是一个月不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何况现在都可以远程网络办公、视频会议什么的都很方便,就算真有什么事情,她不出现在店里也可以解决。

    曾元进如此问,让苏凡不知如何回答,而曾元进也知道她说榕城有事只不过是借口而已。

    “你让小赵了解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展示会,带迦因去看看,多和同行交流交流,对她的事业也是有帮助的。”曾元进对妻子道。

    罗文茵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好了,我们吃饭去吧,你们等等我,我换个衣服。”曾元进道。

    说完便把念卿放在沙发上,自己起身离开进了里屋。

    “明天让黄嫂联系给念卿找个保姆,你自己要多留意一下。”罗文茵对苏凡道。

    “不用那么麻烦的,我自己可以--”苏凡说。

    “你年纪轻轻的,难道要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孩子的身上吗?有工夫还是多提高一下自己,毕竟是一辈子的事。”罗文茵道。

    听着罗文茵这话,苏凡的心里不知道罗文茵是嫌她太溺着念卿了,还是嫌她没出息。

    “孩子小的时间就这么多,我不想错过她的成长,也不想她的童年有什么缺憾!”苏凡道。

    罗文茵听出来苏凡这是在顶她,是在怪她没有抚养过她吗?

    “身为一个女人,孩子的确很重要,可是,为了孩子而埋没自己的女人,将来能得到什么呢?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而你要是和这个社会脱节,等孩子长大了,你和孩子能有什么共同语言?”罗文茵道,“我知道你对我有怨气,可是,我毕竟比你大这么多岁,经历的事情也比你多。作为一个过来人,我给你一个建议,女人,永远不能放弃自己的梦想,而这个梦想,不是指你对你的家庭的梦想,而是对你自己的。你不要以为霍漱清会一辈子对你好,没有一刻时间是和你没有分歧的,不可能!”

    “谢谢你的建议,我自己的日子,我知道该怎么过。”苏凡道。

    她不想这样和罗文茵对话,真的很不想,可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呢?

    “好吧,那就算我多嘴了!你带着念卿先去餐厅,我们等会儿就出来了。”罗文茵说完,起身走进里屋,去帮丈夫更衣。

    苏凡看着周围的一切,心情复杂极了,带着女儿起身离开。

    “你们又吵了?”曾元进见妻子进来,问。

    “这丫头,我和她是前世的冤家吗?为她好,也要被她那样说!”罗文茵诉苦道。

    曾元进无声笑了,拉着妻子的手,低头望着她,道:“文文,你不觉得迦因回来了之后,你又变成以前的样子了吗?”

    罗文茵不解,抬头望着丈夫。

    “当年在榕城的时候,我就总觉得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奇怪,一点都不懂规矩,跟个野丫头一样的。可是,这些年,”曾元进轻轻抚摸着妻子的脸庞,似乎在寻找着往日的踪迹,“这些年,你知道吗,你变了!”

    罗文茵低头不语,嘴唇抽动着。

    “对不起,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文文!”曾元进喃喃道,拥住妻子。

    罗文茵只是摇头。

    “我心里的那个文文,永远都是那个爱笑的小丫头,爱笑又倔,还总喜欢和我顶嘴--”曾元进说着,不禁笑了,罗文茵眼里含泪,抬头望着他。

    “就算偶尔任性一下也没关系,没必要总是为了配合曾元进夫人这个名号而抛弃了自己的本初。”曾元进道,“迦因回来了,你们两个吵也罢,顶嘴也罢,都没有关系,相反的,我喜欢你这样做,至少让我知道过去那个任性、不守规矩的罗文茵还活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