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95章 好想见你
    方希悠点头,道:“有时候真希望他不要做官,留在京城做个生意啊或者去学校教书啊,都比这个好。可是啊,没办法!”

    “那你为什么没过去他工作的地方呢?他一个人在外地工作,总有一些想象不到的困难,你能在他身边的话--”苏凡说。

    “我去过几天,可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在那里无聊的待着--”方希悠叹道。

    “呃,你们谈过吗?你有没有把你的心情告诉他吗?他那个人心地很善良,他会理解你的难过。”苏凡劝慰道。

    “你,真的这样觉得?”方希悠看着她,道。

    苏凡点头,道:“丈夫丈夫,一丈之内即为夫。要是分开的远了,夫妻的感情难免会有影响。两个人天天在一起,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能见到对方,可以互相说说话,把伤心的事开心的事都说出来,呃,我想还是会让两个人更加了解彼此吧!”

    方希悠不语,只是看着苏凡。

    苏凡有些不好意思,道:“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嫂子?要是我说错了,你别生气!”

    方希悠摇头,微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比你岁数大,却还不如你想的明白。”顿了下,方希悠道:“你很爱念卿的爸爸,是吗?”

    苏凡点头,想起霍漱清,她的脸上浮出自然而然的笑容。

    “他,很爱你吗?”方希悠问。

    “嗯。”苏凡道。

    “真好!明确地爱一个人,然后还清楚地知道对方的感情,真是幸福的事。”方希悠叹道。

    苏凡很想问,难道曾泉不爱你吗?可是,这样的话,她怎么说得出口?

    方希悠又怕苏凡多想,便说:“谢谢你和我分享爱情心得,等什么时候我们两个有空闲时间坐下来,也和你分享一下!”

    苏凡微笑着“嗯”了一声。

    回到了房间,方希悠看着苏凡照顾孩子睡觉,等念卿要睡下了,方希悠才告辞离开。

    方希悠回到院子,看见书房的灯亮着,想了想,就推门进去了。

    曾泉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回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她走到他身后,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曾泉回头看了她一眼。

    “累了吗?我帮你揉揉肩。”方希悠道。

    “谢谢!”曾泉说。

    “不客气!”

    夜,就这么走向了深深的漆黑。

    等念卿睡着了,苏凡才给霍漱清拨了个电话。

    当黑夜中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苏凡的心,醉了。

    “喂--”她问了声。

    “还没睡?”他问。

    “嗯。你今天怎么样?”苏凡坐起身,问道。

    “还好,你,在那边怎么样呢?”霍漱清问。

    “我,我想你。”

    霍漱清低低笑了,道:“你这家伙,才分开一天而已!”

    “可是--”她嘟着嘴。

    “周末你带着宝宝过来,我们一起出去逛,呃,想去哪里?”他问。

    “哪里都好,我只想看见你!”苏凡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想他,这么想见到他。

    分开的三年,她也是在思念当中度过的,可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两天时间过的很快的,我们马上就可以见面了。你就先陪着你父母待着,这么多年没见了,他们也很想你在身边的。”霍漱清劝道。

    “是吗?”她说着,深深呼出一口气。

    霍漱清知道她和罗文茵之间的不和,便耐心地说:“不同的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同,有些人的行事风格不太容易让人接受。可是,只要心情是一样的就好。父母和孩子的相处,同样也是一门学问。你和他们接触的时间短,肯定有很多地方需要磨合需要适应和认同的,给你们大家一个机会,不要让自己后悔!”

    苏凡不语。

    “我的丫头是个善良的女孩,对吗?”霍漱清道。

    “被你说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好像我现在要是再说什么要离开曾家的话,你这边也会觉得我不懂事了。”苏凡叹道。

    霍漱清笑了,说:“好好在那边待着吧,我们可以随时见面的,不是也很好吗?”

    “可我现在就想见到你!”她低低地说。

    霍漱清的心头,小小的浪花开始翻滚起来。他的心里一热,过了几秒钟才咬牙道:“你这个小丫头--”

    “你想我了吗?”她问。

    “想了。”

    “哦!”

    “你怎么不问我哪里想了?”他低笑。

    “你,哪里想了?”她跟着问道。

    他低低说了句什么,她的脸立刻红了,道:“讨厌,说这个!”

    霍漱清在那边笑了,低声道:“丫头,你好香!”

    “你又胡说了,你哪里知道--”在这个方面,苏凡的道行永远都是比不了他的。

    “我闻到了,你的头发,你的嘴唇,你的”他低声喃喃道,苏凡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不禁滚烫了起来。

    夜色,旖旎无边。

    而这一切对于曾泉来说根本无法平静,夜色中,思绪又回到了前几天。

    京城的天,到了冬日就时常这般,不知道是否因为最早做了蒙古人的都城,日头便如草原上被饿狼吮饮的鲜血一般,没有生机。

    下午,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让他急急回家一趟。尽管河北距离京都如此之近,他却并非时常回家的。而今天,父亲在电话里说必须回来,他这才踏上了回家的路。

    如果知道后来发生的事,他情愿自己跟父亲推诿。曾泉这么想着。

    回到家中,已然日暮西垂,他下车之时,便看到了这样的日头,让人觉得一点精神都没有。

    “回来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女声便穿入了他的耳膜。

    “嗯!路上有点堵!”他习惯性地说。

    “爸爸有事还没回来,你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会儿,文姨在房间里呢!”女子道。

    “嗯,我知道了。”他说着,穿过厅堂来到左侧父亲和继母住的院子。

    这个位于市中心的四合院,便是他们的家,搬来这里时间并不是很长,只有八年的工夫。以前,他们都是和爷爷奶奶一起在另一个地方住着。

    “文姨,我回来了!”他来到继母门外敲了下门,礼貌地问候道。

    说是继母,可是这个继母,绝对堪称继母中的表率典范,自他生母去世之后,继母罗文茵便悉心照料着他,视如己出。

    “是泉儿啊!”罗文茵拉开门,却并没有像平时见到他那样总是一副热情的笑脸,他甚至注意到继母脸上没有擦干的泪痕。

    “文姨,你怎么了?”他问。

    “没事没事,我,我在看一些以前的旧东西,就想起过去的事情了,感慨一下!”罗文茵听他这么说,赶紧露出她的笑容,“你和希悠先回房休息吧,你爸爸等一会儿就来了。”

    他点头“嗯”了一声,就在继母友善的笑容里,在妻子的陪同下回到了自己的妻子住的院子,正好在中庭的右侧。这也说明了他在这个家里毫不动摇的地位!

    “我昨天和我妈一起去买了几件衬衫,给两个爸爸的,还有你的,你等会儿试一下,看合不合身!”妻子一边为他准备着沐浴,一边说道。

    “谢谢你,希悠!”他说。

    方希悠含笑仰望着他,道:“你有没有发现这几年你特别爱和我说谢谢!”

    她的笑容平静,他却心虚一般地笑了下,道:“有吗?我也变得这么文明了?没注意到!”

    妻子只是笑了下,没说话。

    浴室里,水流哗哗冲下来,冲在他的身上,他闭上眼,脑子里那个模糊的笑容,却怎么都冲不去。

    三年了,马上就三年了,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她?她能去哪里?

    他总是找不到她,不管怎么找都找不见。中国是很大,可是,至于连个人都找不到吗?他想好了,如果过了这个农历新年,还是没有她的消息,那么,他一定要去公安部把她弄成一个通缉犯,而且是危害级别最高的那种罪犯,他就不信这么做还找不到她!

    有些烦乱的,他关掉水龙头,双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等他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一眼就看见妻子坐在沙发上,旁边还整整齐齐放着一件衬衫。

    见他出来,方希悠赶紧起身走过来,拿着衬衫,道:“你试一下,这一件晚上吃饭的时候穿,你明天走,是吗?其他的衬衫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走的时候一起带上。”

    不得不说,方希悠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妻子,文静、体贴、懂事、有涵养,不管是在他们这样的家庭,还是普通人家,她这样的妻子,绝对是罕见的。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她伸手去解他的腰带,他的眉头微微蹙动一下,道:“我自己来!”

    扫见她眼里快速掠过的一丝失望,他掩饰般地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方希悠见他要换衣服,忙把他要换的干净内衣和长裤拿了过来。

    “文姨中午给我打电话了,我下午三点多来的。”她看着他脱去浴袍,年轻男人如雕塑般有型的身躯完完全全落入她的眼里,她还是不禁有点脸红。

    他时常在就任地待着,极少回京,而妻子也多数时候在娘家住着,只有他回来或者曾家有特别应酬的时候才过来。

    “文姨没和你说是什么事吗?怎么他们两个都神神秘秘的。”他似乎是没有注意到妻子眼里特别的神色,若无其事地穿好衣裤,问道。

    “没有!”妻子答道,“好像挺合身的。”

    他走到镜子面前,看着下,道:“谢--”

    完整的谢谢还没有说出口,他就在镜子里看见了妻子那专注的表情,便把话咽了回去。

    因为心里总有一层膜,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她,所以才总是对她每每的好意感到沉重,所以才会这样道谢,似乎这么说了,心里的负担就会减轻一点。而聪明如方希悠,终究还是察觉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