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96章 活人争不过死人
    何必没事找事?她这个人,他是了解的,等到开口的时候,必定已经是想了很久的。

    “敏慧说过两天想去新西兰,约我一起去,我也想出去散散心。”她一边整着他的领子,道。

    “也好,那边的阳光好,你们去玩几天。”他说。

    “哦,你还记得敏慧那一年相亲的那个男生吗?就那个见了她一面后没了下文的那个?”方希悠道。

    “那种人很多吧,我哪里知道是哪一个?你说说看?”他说完,便走到外间的客厅里给他倒了一杯水喝着。

    “就是华东省覃书记的儿子,叫覃逸飞的那个。”妻子跟着走出来,坐在沙发上,道。

    “哦,他们不是已经没戏了吗?怎么又--”他问。

    “前两天敏慧跑去榕城找那个覃逸飞,结果又碰了一鼻子灰回来!一回来就和我说,这辈子再也不要理那个覃逸飞了,所以约着我陪她去新西兰。”方希悠说着,忍不住笑了。

    “这丫头也真是的,强扭的瓜不甜,何况人家心里没他,又何必这样死缠烂打呢?你也好好劝劝她,放开就不要再去想了。”他说。

    这样死缠烂打的人何止表妹叶敏慧一个?

    和以往一样,一家人等着曾元进回来才开始吃晚饭。

    曾元进刚入座,方希悠便示意了一下家里的女仆,拿了给公公买的礼物。

    “爸,这是我给您买的新衬衫,不知道合不合身。”方希悠礼貌地说。

    “谢谢你啦,希悠!”曾元进含笑道,说完便对妻子身边坐的女儿道,“你长这么大,什么时候给我买过一件衣服?”

    “有我妈买就够了啊!”女儿曾雨撒娇道,又看向坐在对面的方希悠,“现在又多了一个这么孝顺的嫂嫂,您可以把我忽略了。”

    “说什么呢,娇娇?”罗文茵低声道。

    曾雨却只是笑,不说话。

    “好了,吃饭吧!”曾元进道。

    饭间,曾元进偶尔会问一下儿子工作的事,或者和儿媳妇闲聊几句,和儿媳妇聊的时候,罗文茵也会插话进来。

    猛然间,曾元进清清嗓子,视线在每一个家人的脸上扫过,道:“今天把你们都叫过来,是有件事要和你们说。”说着,他拉住罗文茵的手,注视着她,“过几天,我们家里就会有一个新成员--”

    “爸妈,不会吧!”曾雨的一声打破了饭桌上的严肃,大家都盯着她那夸张的表情。

    “娇娇--”罗文茵对这个女儿真是头疼到了极点。

    同样的家庭出身,曾雨和方希悠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哥和我嫂子这么年轻都没怀上,你们,你们两个,哈哈,你们,哈哈,爸,你太厉害了!”曾雨完全没有形象地拍着桌子笑,眼泪都笑了出来。

    “你胡说什么呢,娇娇!”曾元进道。

    虽然是责备,语气里却并没有太多不满的因素。方希悠听出来了,她知道公婆对这个小姑子的溺爱。

    曾雨的笑声止住了,却还是在笑。

    “够了,就你最夸张!听爸说--”曾泉道。

    这一下,曾雨算是彻底不笑了,极为不满地坐在那里。

    “是啊,小雨,听爸说说怎么回事吧!”方希悠道。

    桌子上安静了下来。

    “是这样的,我和文茵有个女儿,失散了二十八年,一直没有找到,直到前两天才有了消息,已经确定就是我们遗失的那个孩子。明天文茵就要去把她接回来,到时候,和我们一起住在这个家里。”曾元进道。

    曾泉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意外,他是听说过这件事的,尽管不是从父亲那里。而方希悠和曾雨--当然,方希悠的教养让她没有像曾雨露出那样意外的表情,而且,公婆又多了个女儿,和她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没必要太过在意。只是,只是,公公说二十八年,二十八年的话,曾泉的母亲不是还活着吗?这么想着,方希悠不动声色地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曾泉一眼,却发现他完全不动声色。那么,这样说来,这个女儿,就是公公的私生女?只是,现在公公这样不避讳说出这件事,似乎有点--

    “女儿?什么女儿?你们什么时候还有个女儿?”曾雨拉着母亲的手,问。

    罗文茵不说话,眼中泪花闪闪。

    “是我们以前,以前生的一个孩子,我们以为她不在了,没想到她还活着。”曾元进粉饰了一下自己的往事,道。

    曾雨一脸不乐意,嘟着嘴。

    “她的名字叫迦因,是我取的名字。”曾元进望着妻子,道,“我和文茵说过,要是我们生个女儿,就叫迦因,因为,我们初始就是在妙音寺。只不过,她被人捡走之后改了名字,现在叫苏凡。”

    苏凡?苏凡?

    曾泉猛地转过头盯着父亲。

    父亲如此含情脉脉地望着继母,真是--

    来不及去想自己此生有没有机会在父亲这个年龄还能如此深情,那个名字在曾泉的心上一下下敲击着。

    迦因,苏凡,是她吗?

    “她,叫苏凡?”他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

    “嗯,是捡到她的人改的,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她,直到最近。”罗文茵看向继子,答道。

    苏凡,苏凡,世上还有几个同名同姓而且又同样年纪的人呢?

    “没想到她就在榕城,就在娇娇舅妈家里!”曾元进道。

    “恭喜爸爸,恭喜文姨!”方希悠忙说,向一旁服侍的仆人示意拿来一瓶酒,曾元进也说把他珍藏的茅台拿出来,他今晚要喝两杯!

    “她现在有个女儿,两岁了,到时候一起回来。”罗文茵含笑道。

    女儿?她,她有女儿?曾泉端着酒杯,父亲示意大家一起干杯,他的手,却有些颤抖,酒精入喉,却是苦涩无比。

    “你没事吧?”见他咳嗽起来,方希悠忙拍着他的背,道。

    “没事,喝的有点急了。”他说。

    眼里,却是父亲和继母那高兴的表情。

    “不过,这件事暂时只有咱们这个家里的人知道,我不希望你们当中的谁说出去--”曾元进道,视线落在女儿的身上,“说的就是你,娇娇!等姐姐和你的小外甥女回来了,你可收敛着你的脾气!”

    曾雨依旧是不满的表情,不理会父亲。

    下午以来,压在曾泉心头的那股难受的感觉,此时在胃里翻江倒海起来,他起身,对父亲和继母道:“我今天有点胃疼,先去找点药吃一下。”

    “我去给你找--”妻子忙起身。

    “不用了,蓉姨找就可以了。”曾泉说完,一旁服侍的一位中年妇女赶紧应声跟上他,去给他找药了。

    罗文茵的脸色暗淡了下来。

    桌上的气氛,也因为曾泉的离开而冷了。

    “看来这家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不欢迎新成员!”曾雨说完,对父母笑了下,起身离开餐厅。

    曾元进的脸色也不好了。

    “爸、文姨,阿泉他不是那个意思,他今天下午到家的时候就已经吃了片胃药了,我催他明天去医院看看。”方希悠圆场道。

    “谢谢你,小悠!”曾元进道。

    方希悠也起身离开了餐厅。

    等餐厅里只剩下夫妻二人了,罗文茵才说:“我们,是不是不该接她回来?”

    “那怎么可以?你去把她们母女接回来,泉儿那边,我等会儿和他说。”曾元进道。

    罗文茵含泪点头。

    “只不过,”曾元进顿了下,端起酒杯饮了一口,“她和那个霍漱清的事,暂且缓缓。”

    “我知道了。”罗文茵道。

    “还有,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等她们回来了,你就说,就说是你娘家的亲戚,其他的事,慢慢来。”曾元进补充道。

    罗文茵愣了下,旋即点头同意。

    然而,回到自己房间的曾泉,静静地坐在黑暗之中。

    茶几的抽屉里有烟,他拉开取了一包出来,拿出打火机,点了好几次却打不着火,便将打火机拍在茶几上,上半身向后倒在沙发背上。

    是她吗?真的是她吗?他找了三年都没有找到,最后,最后,竟然,竟然是他的妹妹!

    门上,传来两下敲门声,他没有去看,等灯打开了,方希悠倒了一杯水坐在他身边。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她问,“先把药吃了吧!”

    “我没事!”他闭着眼睛,道。

    好一会儿,他的耳边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理解你的心情!”妻子突然说,他睁开眼看着她。

    “刚才看着爸爸看文姨的眼神,我,其实很羡慕他们,我在家里从没见过我爸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妈,从来都没有。”方希悠说着,不禁苦笑了,“你母亲活着的时候,也是一样,对不对?看着自己的父亲那样温柔地对待一个不是自己母亲的女人,心里很难受,是不是?”

    他知道妻子误会了,可他不愿去解释,她要说,就让她说吧!

    “其实,我没见过我爸对一个活着的人流露过那样的眼神,只有一次,我记得很清楚,他一个人对着一张照片发呆,他的眼里,就是爸爸刚才那样的神色,只是,我爸当时有些难过。我那时候还小,我看见他那样,就很担心地跑过去问他怎么了,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捧着那张照片流泪。我从没见过他流眼泪,只有那一次。”她说着,眼中泪花闪闪,曾泉抽出纸巾递给她,她接过来轻轻沾去眼角的泪。

    “晚上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妈,因为我很担心我爸,结果,我就听见他们两个人在吵架,吵的很大声。我只听见我妈说什么狐狸精,然后,房间里就是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我那晚害怕极了,躲在衣柜里整整一夜。”她说着,泪水却越流越多。

    她擦去眼泪,带着浓重的鼻音,接着说:“后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是我爸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去世的一天,那个女人死掉了,我爸一个人拿着她的照片哭,还和我妈吵架。我知道,他直到今天都没有忘记过那个女人,哪怕她死了,我妈都没有办法赢过她!”

    房间里,好久都没有声音。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我想,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该理解这样的事情了。每个人都有权利获得自己的幸福,尽管有些人容易找到那个可以深埋自己内心的人,有的人一辈子都很难找到那样一个人。”他说着,望向已经不再流泪的妻子,“有时候就算不能和心里的那个人长相厮守,可是那个人活着,至少也算是一种安慰。哪怕看不见她,知道自己和她在这同一个世界上活着,也算是一种安慰了。总好过这样阴阳两隔!”

    方希悠,怔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