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99章 不要让他孤单
    方希悠来到餐厅,跟公婆和丈夫说苏凡要陪孩子,就不过来吃早饭了。曾元进便对罗文茵说,尽快把保姆找来,要不然迦因太累了。

    早饭后,曾元进便直接乘车出门上班去了,曾泉和妻子来到苏凡和念卿的房间,看见苏凡在给念卿穿衣服,便笑着说:“小家伙早上起来很精神嘛!”

    “睡饱了,然后就开始一整天折腾人的工作!”苏凡笑道。

    “孩子的早饭呢,我去看看!”方希悠好像刚刚才想起来,跟苏凡说了一下就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苏凡和曾泉。

    “你们几点走?”苏凡问。

    曾泉没有回答,片刻之后才说:“她昨晚突然说要去那边陪着我,是你给她建议的?”

    “嗯,怎么了?”苏凡看了他一眼,道。

    “哦,没什么!”曾泉笑笑,道,“你周末要不要带念卿去我那边玩?我周末不回来。”

    “周末啊,不行,”苏凡道,“我要去找霍漱清,他只有周末有时间!”

    念卿穿好衣服了,曾泉便把床边的鞋子拿起来,帮忙给孩子一起穿。

    “有件事我忘了问你了,你不是说你们领结婚证吗,领了没?”曾泉假装无意地问。

    “唉,说起这件事就倒霉!”她叹道。

    “怎么了?”曾泉笑了,他知道她肯定是没有成功的。

    苏凡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他,曾泉故意笑着说:“会不会是霍漱清临阵脱逃?”

    “谁知道呢?肯定是没看黄历的缘故!唉,下次一定要看个好日子去领!”苏凡道。

    “你干嘛那么着急嫁给他?趁着标签还没贴上,好好享受单身生活!”曾泉和她一起起身,道。

    苏凡想了想,道:“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呃,好像是他先提出来的。”

    “那他是怕你被别的男人拐跑了?”曾泉笑道,“这个霍漱清,这么没自信!不过,老男人嘛,没自信也正常!”

    “你--”苏凡蹬着他,“你说谁老?不许你这么说他!”

    “瞧瞧,瞧瞧,你这家伙,永远都这么护食!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你比他小那么多岁,他该有压力才对!这样就对了,要永远让男人感到压力,要不然他就不懂的珍惜你了。”曾泉说着,帮念卿系围巾。

    “会,吗?”苏凡道。

    曾泉看着她,道:“婚姻好像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很多人,婚前婚后都会变。对于男人来说,把一个女人娶回家,就会高枕无忧,把一切琐事都扔给妻子,当个甩手掌柜好像是天经地义的,觉得妻子就该把家里的一切都料理好。女人呢,结了婚就安享婚姻带来的稳定生活,也不去关心丈夫的烦心和为难。”

    “真的会这样吗?”她问。

    “很多人都会这样,所以才觉得结婚烦!可是又必须要结婚,这就是人生。”曾泉叹道,“人家说婚姻是围城,真的很正确!”

    苏凡看着抱着念卿的他,道:“既然你知道的这么清楚,就和嫂嫂好好相处,我看得出来她爱你--”

    “你啊,还真是喜欢管闲事!”曾泉道。

    “那你刚刚和我说这些,不也是管闲事吗?”苏凡道。

    两个人这么说,却丝毫不会生对方的气。

    “我只是作为一名已经身在围城里面的人给你忠告而已,你不要把婚后生活想象的那么美好。你嫁的人不是普通人,是一名官员,是一名现在是副省级,以后职位会越来越高的官员。这样的人,很多精力和时间都是在工作以及和工作相关的事情上--”曾泉说道,看了她那深思的脸,“这方面,你可以跟你妈妈好好取经,问问她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问问她一个星期都看不到丈夫的影子是什么感觉。”

    “你这么清楚就好,你会明白嫂子一个人在这里等着你的心情!”苏凡道。

    曾泉却笑了。

    “你笑什么?”她问。

    “她和你不一样,我不用担心。”他说。

    “为什么不一样?”

    “她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很清楚未来的路是什么,可你不知道你婚后会面临着什么,你满怀着美好的梦想,等到真的结婚了,就会后悔了。”曾泉道。

    “你就这样吓唬我吧!”苏凡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被他说的毛毛的。

    “霍漱清是组织的人,不仅仅是你的丈夫!”曾泉淡淡地说,思虑片刻,“我现在这么一想,反而觉得你嫁给覃逸飞会比较好!”

    说着,曾泉停下脚步看着她。

    “你乱说什么?”苏凡道。

    “我说的真的。”曾泉道,“虽然我和覃逸飞没有接触,可是,你和他这些年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和霍漱清结婚,你会很累,可是,覃逸飞,不会给你压力,至少,你想要的两个人天天见面的梦想,和覃逸飞在一起会很容易实现。”

    苏凡不语,看着他。

    “你不要误会,我没有要拆散你和霍漱清的意思。我只是说说我的看法--”曾泉见她一脸紧张,忙说。

    可是,未来,真的会那样吗?

    苏凡不知道。

    罗文茵亲自送曾泉和方希悠上车离开了家,苏凡带着念卿也站在车边送他们。

    “不知道路上的雪化了没,你们开车小心点。”罗文茵对两人道。

    “谢谢文姨,我们知道了!您和爸爸要照顾好自己!”方希悠道。

    “嗯,泉儿在那边一个人,也没个贴己的人照顾,你现在过去就好了。要是需要什么就给家里打电话,我派人给你们送过去!”罗文茵对方希悠道。

    “好的,谢谢文姨。”方希悠说完,又望着苏凡,“家里就拜托你了,迦因。”

    苏凡笑笑,抱着念卿跟曾泉夫妇道别,曾泉便发动了车子,将车开出去。

    “等会儿会有几个保姆过来,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你自己挑一下,给念卿选个最好的。”罗文茵对苏凡道。

    “谢谢!”苏凡道。

    “天冷了,回房间吧!我中午有个应酬要去,晚上回来,下午你想出去玩的话,就让黄嫂给你安排一辆车。”罗文茵道。

    “我,自己坐地铁就好了,很方便。我想去逸秋姐那边看看。”苏凡道。

    “你自己注意安全,带个孩子出门不方便。”罗文茵说完,对黄嫂说,“你给迦因安排个司机,把电话给她。”

    黄嫂便打电话到司机班去联系了,苏凡跟罗文茵道谢,准备带着孩子回去自己的房间。

    还没走呢,妹妹曾雨就出来了。

    “你干什么去?不是说了要去许家吗?”罗文茵对曾雨道。

    “我和小北哥他们约好了一起走,和你们在一起没劲!”曾雨说完,就出门了。

    罗文茵叹了口气,不禁说了句“这孩子,总这样”,话说完,她看见了苏凡,这才觉得苏凡可能误会了什么。

    “中午是娇娇朋友的生日会--”罗文茵对苏凡道。

    “没事,你不用和我解释。”苏凡说完,牵着女儿的手离开了。

    唉,真是麻烦啊!罗文茵叹道,折身回了房间。

    苏凡无奈地笑了下,回到房间给覃逸秋打了个电话,覃逸秋让她到工作室这边来,中午一起吃饭。

    “我得等保姆来了才能出门,到时候给你打电话。”苏凡道。

    “好,我今天有很多时间。”覃逸秋笑着说。

    陪着念卿玩了两个小时,保姆就来了,罗文茵打电话让苏凡去面试一下那几个保姆。

    生活,就这么平静的过着。

    挑选了保姆,苏凡带着念卿离开了家。正好快到中午了,地铁上拥挤不堪。

    见了覃逸秋,念卿开心地不行。

    “你和漱清的事,我都听说了。真是,真是没想到!”覃逸秋抱着念卿,对苏凡道。

    “逸秋姐,对不起,我之前,没和你说真话--”苏凡道。

    覃逸秋摆手,道:“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漱清那个情况,的确是有些复杂,还好,现在他那边没什么问题了。”看着苏凡,覃逸秋道,“我现在知道他为什么非要等着你了,你啊,就是他想要的那种类型!”

    “什么类型?”苏凡问。

    覃逸秋想了想,道:“漱清最早交往的那个女人,他和你说过那件事没有?”

    “妈妈,我要吃饼干,给我饼干!”念卿插话道。

    覃逸秋见状笑了,对苏凡说:“你从那个抽屉里取几块饼干出来,我留着给自己充饥的!”说完,覃逸秋对念卿道,“阿姨的存粮都给你啦!”

    念卿拿着饼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吃着。

    “你说的是什么事?”苏凡问覃逸秋道。

    “漱清要是知道我在这儿摆弄是非,饶不了我的!”覃逸秋笑道,“就那个女人,漱清喜欢的不得了,当时他在读大学,连学都不上了,非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霍伯伯气坏了当时。”

    “哦,这个,我知道,他以前说过。”苏凡道。

    覃逸秋笑了,道:“他对你真坦白,不过,这是应该的,结婚之前必须让他把历史问题交代清楚!”

    苏凡笑了,没说话。

    “你知道霍伯伯为什么反对那个事儿吗?不光是因为漱清逃学,最关键的是,那个女人的背景太复杂了,霍伯伯不能接受。当然,也是因为那种复杂的背景,那个女人才那么与众不同吧!我和漱清从小一起长大,像刘书雅那样的女人,的确是很能让人眼前一亮。”覃逸秋道。

    “那为什么他们分开了呢?是因为他爸爸反对吗?”苏凡问。

    覃逸秋摇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是刘书雅他们家里出事了,她就被家里送出国了,什么都没和漱清说就走了,过了半个月才来了一封信,说让漱清忘了她什么的。”

    “所以,后来才有了孙蔓,是吗?”苏凡问。

    她想起去婚纱店找自己的那个刘书雅,实在是有些难以理解。

    覃逸秋点头,道:“可是呢,孙蔓的性格,你也该知道,那个人,唉,不知道怎么说她。总之,我现在是完全理解漱清了。”

    “逸秋姐,你今天--”苏凡一脸不解,似乎今天的覃逸秋和自己以前认识的不同。

    “我,我是没想到你就是他等的那个人,现在见了你,就有好多话好多话想和你说。”覃逸秋道,顿了片刻,“雪初,漱清他太想要一个人在他身边爱他了,他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你,你们,可一定要幸福,好吗?”

    苏凡望着覃逸秋,半晌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