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00章 结婚都是很麻烦的
    “漱清过的不容易,他太孤独了,只有你才能让他心里温暖。好好爱他!”覃逸秋拉着苏凡的手,道。

    “逸秋姐--”苏凡道。

    她以为覃逸秋会因为覃逸飞的事情怪怨她,却没想到--

    覃逸秋苦笑了一下,道:“我,以前很喜欢漱清的--”

    苏凡愣住了。

    “是真的,你罗大哥知道。可是呢,我不是漱清喜欢的那种类型,或者说我们太熟了,就算真的谈恋爱也找不到感觉。所以,我们就是好朋友了。”覃逸秋道,“雪初,好好爱他,好吗?我知道我没有立场和你说这话,可是,漱清的性格,我太了解了,你就是那个对他来说perfect的选择,所以,我的朋友,就拜托你了,雪初。”说罢,覃逸秋又说,“听说那家伙来学习了是吗?今晚约出来大家一起吃饭唱歌去,我可要好好宰他才行,那个幸福的家伙!”

    说着,覃逸秋就开始给霍漱清发短信了,苏凡望着覃逸秋脸上的笑容,心里,猛地踏实了下来。

    是啊,她是霍漱清等了四十年才等来的人,而霍漱清也是她等了多少个前世今生才遇上的爱人,不管将来会有怎样的艰难困境,就算发生曾泉所说的那些事,她一定不能怀疑霍漱清,不能怀疑他们的爱,不能放弃他们的爱!因为,相遇是那么难,相爱更加艰难,他们都闯过了这两关,还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

    “逸秋姐--”苏凡叫道。

    覃逸秋抬头看着她。

    苏凡微微笑了,道:“谢谢你,逸秋姐,他有你这么好的朋友,是他一生最大的财富!”

    覃逸秋笑着,道:“你不会为我刚刚说的话生气吗?我和孙蔓这些年就没办法相处,和好朋友的另一半没法相处,很难受的!还好你这人啊,心眼比孙蔓大多了。虽然看着挺迷糊,可是呢,大事情上一点都不含糊。”

    苏凡不语。

    过了一会儿,苏凡才问:“逸秋姐,逸飞他,好吗?”

    覃逸秋笑了下。

    好吗?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么一遭,或早或晚,他,会想明白的,你别担心!”覃逸秋安慰道,却说,“这个霍漱清,还不回复短信!”

    中午的太阳,无力地洒向世界。

    冬天,总是这样。

    霍漱清接到了覃逸秋的短信,看到覃逸秋说苏凡去找她了,便直接打电话过去。

    “把老罗叫上,咱们今晚不醉不归!”霍漱清对覃逸秋说。

    “大领导不用去做三陪了?”覃逸秋故意打趣道。

    “今晚陪你们!”霍漱清笑道。

    “你可表现好一点,要不然啊,我可要在雪初面前把你的风流史全都告诉她,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覃逸秋故意说。

    “有个你这样的发小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哭!”霍漱清笑着说道。

    “哎,雪初,我先和你说啊,漱清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覃逸秋已经开始揭老底了,霍漱清连连求饶,手机那边的两个女人已经笑成一团了。

    霍漱清,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幸福,尽管缥缈,此时却如此真切!朋友,爱人,友情,爱情,如此幸福,如此温暖!

    他抬头看向天空,那被云层遮挡的阳光。

    因为这么多真挚的情感,才让世界如此温暖,如此美好,不是么?

    看着覃逸秋,苏凡的心里轻松许多了,他乡遇故知,就是这样让人开心。

    覃逸秋的女儿娆娆中午不回家吃饭,苏凡便和覃逸秋一起在她工作室附近简单吃了午饭,带着念卿开始逛了起来。

    念卿下午要睡个午觉,苏凡和覃逸秋就在商场里找了个咖啡厅坐着聊天,让念卿在沙发上稍微睡一会儿。

    想起早上曾泉同自己说的那些话,苏凡想了想,还是开口问覃逸秋的看法。

    “逸秋姐,你当时为什么来京城?在榕城干的那么好,来到这里一切又是重新开始,你不觉得亏吗?”苏凡也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从覃逸秋的经历来说。

    “亏不亏的,就看你自己怎么把握,你更看重什么,你觉得什么对你最重要,想清楚了,就去做就好了。”覃逸秋道,“我不想自己的生活过的跟漱清和孙蔓一样,现在社会压力大,每个人都过的不容易,心里挤压着太多的无法言语的困顿,总要释放出来。或者找个人聊,或者就是通过其他的渠道宣泄。我不想我的丈夫把他心里的话说给别的人,我不想他和别人去倾诉,所以,我必须要在他的身边。”

    苏凡点头,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而且,我的工作,在哪里开始都可以。刚开始的确会有些难,可是,坚持下来就好了。毕竟自己已经有些能力有些基础了,并不是完全的白手起家。所以,也根本没有什么太难的地方。”说着,她笑了下,道,“我觉得老公孩子,我的家对我重要。只要这么一想,就不会觉得什么亏不亏的。”

    “两个人在一起,这是最重要的!”苏凡叹道。

    覃逸秋看着苏凡,道:“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我,我是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怎么样,不知道我和他会不会过的跟他和孙律师一样--”苏凡道。

    覃逸秋摇头,道:“不一样的。”

    “我不是说霍漱清他怎么,是我,是我自己没信心。毕竟孙律师是那么能干优秀的女人,我嫁给霍漱清的话,我这个人,怎么都比不了孙律师。其实,以前在江城的时候就老是这样,一想到孙律师,我就,就自卑的不得了,就不知道霍漱清对我,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而现在,我们想要结婚的时候,我,”苏凡不自然地笑了下,手指把头发绕到了耳后,双手握着咖啡杯,顿了片刻,“我就,就更,更自卑,我,比不了孙律师。像孙律师那样的人,他们都能离婚,那我--”

    “雪初,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就是漱清要找的人吗?”覃逸秋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摇头。

    “漱清那个人的个性很强,他是个很要强的人,虽然这些年下来有些改变,可是骨子里的东西很难变。越是这样要强,就越是孤独。我们这些朋友虽然时常在一起聊啊玩啊,可是,朋友毕竟取代不了那个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孙蔓和他的个性太像了,他们两个迟早都会出问题。而你--”覃逸秋说着,苏凡苦笑了。

    “因为我这个人软弱没主见,所以他才--”苏凡喃喃道。

    “我又说错话了吗?”覃逸秋好像自言自语般地说。

    苏凡对她笑了下。

    “其实,雪初,你又何必在意他为什么爱你呢?他爱你,这就是事实,他愿意为你守候,这就是事实。人生在世,活得太清楚了,苦恼才多。”覃逸秋道。

    苏凡不语。

    “有时候呢,仔细想想,夫妻关系很复杂,感觉比世上任何关系都要复杂。”覃逸秋道。

    “为什么?”苏凡问。

    “可能是因为牵扯的东西太多吧,情感的,利益的,各方面。呃,就像铸一把剑,嗯,夫妻关系就像是铸剑。要打造一把绝世好剑呢,首先要有上好的材料,两个人的性情、兴趣各方各面都要匹配,就是要有共同语言。这一点本来在结婚前在恋爱的时候就可以发现培养了,可是现在很多人在选择配偶的时候,过度重视外在的条件,并不在意对方的内质是不是和自己match,因为外在的东西忽视了婚姻最关键的东西,匆匆进入了婚姻。结了婚才发现问题多多。呃,选好了材料就是要开始打造这把剑了。最麻烦的就是这个过程了,过日子就是这样,结婚以后两个人的环境就会变得复杂许多,即便最初恋爱的时候两个人彼此match,到了这个阶段,问题就会层出不穷。因为中国人的婚姻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大家人在过日子。双方家庭的,工作的,孩子的,影响因素太多了。如何把握火候就变得困难。”覃逸秋说着,喝了口咖啡。

    “我从没和人聊过这个话题,我,逸秋姐就好像婚姻专家一样,真的!”苏凡微笑道。

    覃逸秋摇头,道:“我只是这么多年下来,经常观察别人的生活,也总结自己的,时间长了,想法也就多了。”

    苏凡点头。

    “过日子其实就是两个人互相磨合的一个过程,说的残忍一点,也是两个人互相博弈的过程。夫妻关系啊,就是这样复杂,两个人又是同伴,可同时又是对手。所以我觉得性格互补的两个人在一起最幸福,当然前提是两个人要相爱,爱彼此的内质,外表的东西很容易失去魅力。你和漱清,你们两个人就很互补,像我和你表哥,也是互补的。我性子急,他那个人就慢慢的,很有耐心。”覃逸秋笑了下,道。

    “是啊,我和霍漱清的性格的确是完全不同。可是,这样一来,我总觉得自己走不到他的心里。我知道他爱我,我爱他,可是,我们两个人,好像总有一层膜隔着。他一眼就能看穿我,我却,却怎么都不懂他。以前就是这样,我明知道他心里有事,知道他心里难过,可我,我什么都做不了。”苏凡叹道。

    覃逸秋想了想,道:“雪初,你知道我父母这辈子怎么过的吗?”

    苏凡望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