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02章 四十岁才娶到新娘
    饭菜陆续上桌,霍漱清又要了白酒。

    等酒杯斟满,霍漱清端起酒杯,拉着苏凡的手站起身。罗志刚和覃逸秋都不清楚他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吗?这样正式,也站起身。霍漱清见状,说:“你们坐下,这一杯应该我们敬你们!”

    罗志刚和覃逸秋相视一眼,坐下身。

    就听霍漱清认真地说:“老罗,小秋,我要感谢你们这几年对苏凡的帮助和关照,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苏凡和念卿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我们一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团聚,谢谢,谢谢你们。我先干为敬!”

    说完,霍漱清端起酒杯仰头饮尽。

    罗志刚站起身,道:“你说这些见外的话干什么?大家都是一家人!”

    “是啊,漱清,你别这么客气!”覃逸秋道。

    “不,你们对我们一家人的帮助,我一辈子都铭记在心。的确我们以前都是好朋友,现在也是一家亲戚了,可是,这个世上,没有什么理所当然的事。如果我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你们的善意却毫不感恩,那我还算个什么人呢?”霍漱清道,望着苏凡。

    苏凡忙端起酒杯,道:“大哥,逸秋姐,漱清这些话,是我们的心里话。逸秋姐是个好人,明明我是自己晕倒的,却还是送我去医院,陪我生了念卿。后来还帮我找月嫂,接我回家,请舅妈照顾我和念卿。这一切的一切,苏凡我一生一世都无法忘记。这世上,锦上添花的人多,可是,像逸秋姐你这样救人于困境的人,真的,真的太少了。我和念卿能遇上你,是上天对我们的恩泽,谢谢你,逸秋姐!这一杯,我敬你们!”说完,苏凡也饮尽了杯子里的酒,火辣辣的液体流过喉咙,让她咳嗽了起来。

    覃逸秋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如此,不禁眼泪婆娑。这泪,不只是为了霍漱清和苏凡,也是为了自己那个傻乎乎的弟弟。

    “漱清,你也不劝着点,看她都咳成那样了。”覃逸秋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拍着苏凡的背,含笑注视着她。

    他的视线,那么的温柔,她的脸颊,不禁红了。

    “好了,你们两个都喝了两杯了,我们的酒还一点都没碰呢!”罗志刚笑着说,拉着覃逸秋站起身,对霍漱清和苏凡道,“漱清,迦因,咱们谁该叫谁哥,都是笑话先不论了。我们,要真心祝福你们两个。”

    覃逸秋点头,望着丈夫。

    “迦因,漱清是个好男人,值得你托付终生。”罗志刚道,苏凡含笑点头。

    “漱清,迦因是我表妹,这么多年在外面生活的不易,可是她是个好女孩,你不许辜负了她。这是我作为迦因的表哥跟你说这个,要是你欺负她,我这个大舅哥可是不会答应的。当然,我相信你会对她好的,对不对?”罗志刚道,霍漱清微微笑了,不语。

    “你们两个刚才说了那么一堆感谢我们的话,现在,要我说的话,我觉得这一切都是缘分,你们说呢?这世上,不管是谁要和谁相遇,都需要缘分。我们和迦因能够遇上,也是缘分。而这一切的缘分,都是因为有一个人,这一切才变成了现实。”罗志刚说着,望着妻子。

    覃逸秋的脸颊微微泛红,微笑望着他。

    “老婆,谢谢你,因为有了你,迦因和念卿才留了下来,漱清才能一家团聚,小姑也能有机会找到自己的女儿,我妈才有机会让自己心安。谢谢你,老婆!我要先敬你!”罗志刚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你,你说这些干什么?”覃逸秋低声道。

    “老婆,我爱你,你是我们一家的功臣!”罗志刚道。

    霍漱清揽着苏凡的肩,两个人笑了。

    “你,说这个干什么?今天是要祝贺漱清和迦因的,你扯我干什么?”覃逸秋道。

    说着,覃逸秋给丈夫倒上酒,对霍漱清道:“漱清,你们也倒上,我们要恭喜你们一家团聚!”

    四个人碰杯。

    “好了,这第二杯,我们要恭喜你们终于可以结婚了。”覃逸秋道,微笑着问,“没错吧,是要结婚了吧?”

    霍漱清点头。

    “恭喜我们的老朋友过了四十岁终于娶到了新娘!干杯!”覃逸秋笑道。

    大家笑着碰杯,霍漱清感谢了他们夫妻,四个人便坐下了。

    娆娆早就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吃了好一会儿,念卿则在地上跑来跑去玩着,这会儿总算是被苏凡放在儿童座椅上坐下来了。

    “哦,对了,你这能不能办婚礼啊?”覃逸秋问霍漱清。

    苏凡望着霍漱清,她真的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问题。这,是个问题吗?

    “呃,到时候再看吧!不管怎样,你们两个的红包是一定要准备好的!”霍漱清道。

    说完,霍漱清望着苏凡,她眼里深深的失望,他都看在了眼里。

    “好了,吃饭吧,我们的念卿都饿坏了!”霍漱清含笑道。

    苏凡笑笑,赶紧给女儿开始喂饭。

    晚饭气氛很热烈,虽然只有四个大人两个孩子。苏凡从没见过霍漱清如此轻松愉快地和别人相处,心里也不禁为他感到高兴。世上能有那么几个可以开怀畅聊的朋友,是一件很幸福快乐的事,特别是对霍漱清来说。苏凡坐在一旁望着他,看着他脸上的眉飞色舞,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可是,结婚--

    晚饭后,罗志刚夫妻便带着孩子回家了,虽说是要不醉不归,可明天都要上班,霍漱清还在学习,也不能太任性了。于是,和罗志刚夫妇告别后,霍漱清和苏凡抱着孩子走在京城寒冷的街道上。

    “你给那边打个电话,今晚就别回去了!”霍漱清道。

    “我也不想回去!”苏凡叹道。

    “走吧,去前面找个酒店住一晚,孩子应该没问题吧?”霍漱清问。

    “给她买一包牛奶就可以了!”

    酒店的房间宽敞,念卿很喜欢这样陌生的环境,不停地从一个房间跑到另一个房间,霍漱清和苏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跑来跑去的孩子。

    “丫头,关于结婚的事,我,我们好好谈一谈!”他突然说。

    苏凡盯着他。

    “我们晚一些时间再领结婚证,准备办婚礼的事,你说怎么样?”霍漱清问。

    “晚一些时间,是什么时间?”她问。

    “呃,等到三月底吧,那个时候天气暖和,我可能也会闲一点。我十二月份调到榕城,这才一个多月的工夫,连两个月都没有,很多工作都没理顺。”他解释道,苏凡低头。

    “是我操之过急了,对不起!你不用担心,等三月底就--”他说。

    苏凡摇头,道:“没关系,只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你刚到榕城没多久,的确是会很忙的,没关系,结婚嘛,什么时候都行。我又跑不了!”她说着,笑了下,安慰他。

    霍漱清望着她,心里不忍,还是拉着她的手,道:“其实,领个结婚证就几分钟而已,并不会用多少时间。我,是有其他的原因!”

    “其他的原因?为什么?是你,你不愿意--”她问。

    “不是,不是。是因为--”霍漱清顿了片刻,才认真地说,“覃书记最近有个机会要上升,已经差不多可以定了,可是要等到三月份的人代会通过才算是尘埃落地。”

    “那和我们结婚有什么关系?”苏凡问。

    他呼出一口气,道:“和你爸爸,曾部长有关系。如果我们两个在这件事情通过之前结婚,即便我们是偷偷领结婚证,也会被有心的人发现。这样一来,会影响到覃书记的事情,会影响你爸!”

    苏凡并不是很明白领结婚证和覃春明升官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便道:“我又不是不懂道理的人,虽然我不懂这件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可是,逸秋姐和逸飞他们都对我那么好,我也希望覃书记会有更多的机会。可你,不该瞒着我,不该一次次的骗我!”

    “骗你?”霍漱清不解,“我也是昨天来学习之前才得到这个消息的,覃书记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学习班,跟我说了整件事。虽然覃书记和我之间的关系特殊,可是这么重大的消息,在完全定下来之前,他也不可能告诉我的,毕竟,这种事牵扯的利益太多,能少一个人知道是最好的,据我所知,这件事到现在为止也就你爸他们几个高层的人清楚。我也不想--”

    “好了,我不怪你了,大人物们的决策,我们是不可能知道的。”她望着他,“我只是希望你不要瞒着我,我虽然脑子糊涂,可我,会理解你支持你的,只要你做的决定,我都会支持。我只想要你让我知道怎么回事,可以吗?”

    霍漱清点头,拥住她,道:“以后,我会的,我会的。”

    苏凡一言不发,坐正身体望着他。

    “这件事,有你爸的决定在里面,你回去之后千万不要跟他提及,好吗?不光是回家不要和他说,出了这个门,你就忘记我刚刚说的话。”他叮嘱道。

    “好了,我现在已经忘记了,被你绕那么一大圈,我都晕了。”她笑了下,道。

    霍漱清忍不住叹气,道:“你这么糊涂的,当初怎么考上的公务员啊?”

    “我可没走后门啊!”她说,“记性好嘛,记性好就考试成绩好,就这么简单!”

    他微微笑着,望着她。

    “那,我们,我们的婚礼,该怎么办?”她接着问。

    他抚摸着她那柔柔的长发,深深地注视着她,道:“丫头,我结婚,不能大操大办,你应该懂的。”

    苏凡点头,他的地位,的确是在这种事情上慎之又慎,否则很容易给对手留下口舌。

    “我想了下,到时候我们就请双方的家长和兄弟姐妹,还有至亲好友,大家一起吃个饭就行了,怎么样?”他问。

    虽然理解,可她的心里,总是失望的。

    她淡淡笑了下,道:“以前,我以为自己这辈子没有机会穿上婚纱,所以,才把这样的梦想化为事业的动力。和你重逢以后,我觉得这个梦想可以实现了,甚至,甚至这几天还在画图纸为自己设计一套婚纱和你结婚的时候穿--”

    “对不起,丫头!”霍漱清道。

    “你让我说完!”苏凡道,他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