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03章 到底是不是亲女儿啊
    “看来,我这辈子是要把这个遗憾一直保存下去了。”她说着,却对他笑了,道,“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婚礼啊婚纱啊什么的,和你比起来,真的没什么。”她顿了片刻,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望着他那墨色的眸子,“霍漱清,你就是我这辈子最想要的,只要有你,我就有了一切,真的!”

    霍漱清的心,一团潮气。

    “虽然我们不能举办公开的婚礼,我不能穿婚纱,可是,我还是会很幸福的,而且,我可以继续把我的梦想放在我的设计里面,为其他的新娘打造美好的婚礼。”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幸福的神色。

    “丫头!”他喃喃道,双唇覆上她的。

    “孩子,孩子在呢!”她娇声道。

    “她不懂!”他说。

    念卿还在里面房间里玩的开心,等她跑出来的时候看见妈妈躺在沙发上,而爸爸--

    “妈妈,你们在干什么?”孩子跑过来,好奇地问。

    苏凡囧死了,赶紧去推开身上的人。

    谁知这个男人比她脸皮厚多了,对女儿笑着说:“爸爸在爱妈妈!”

    “我也要,爸爸也爱我!”念卿开始往两人身上挤。

    霍漱清笑着坐起身,抱起女儿,把女儿放在腿上,亲着女儿的小脸蛋。

    “妈妈也要抱我亲我!”念卿伸出小胳膊,对苏凡道。

    苏凡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抱住女儿。

    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哄孩子睡下了,苏凡把床头的灯调暗,掩上卧室的门走出去,霍漱清正在看电视。

    “睡着了?”他问。

    “嗯。”她坐在他身边,他便揽住她。

    “以前在京城买过一套房子,是孙蔓买的,离婚的时候就给她了。”他说。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她问。

    “我是想着,我们要不要重新买一套房子呢?以后你来京城的次数会越来越多,虽然曾家的房子大,可是,我们自己有个房子会比较好,你说呢?免得有些时候不方便!”他说。

    苏凡点头,道:“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在那个院子里面住,怎么都觉得怪。”

    “那是因为你不熟悉,等熟了就好了。”他说,“你和他们相处的怎么样?有没有再犯浑,和你妈吵?”

    “既然都答应她来了,干嘛和她吵呢?我想,我现在也不怪她当初抛弃我了,毕竟她也是有苦衷的,而且,我这人命大,遇上那么好的父母养我--”她说着,顿了下来,“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他问。

    “我想把我爸妈接到榕城过年,我说的是江渔那边的爸妈。他们从没出过门,没去外面玩过--”她说。

    霍漱清笑着亲了下她的脸,道:“这有什么?你想接他们过去就接过去,住在咱们家里好了,不要去外面住,到时候我们可以带他们去其他地方玩玩,过年的时候我也不会太忙。”

    “谢谢你,谢谢你为我这么想!”她偎依在他的怀里,道。

    他摸着她的头发,微笑道:“等我们结婚的时候,再请他们过来一趟,还要把你弟弟也请过来。”

    “真的吗?”她坐起身。

    他点头,道:“嗯,我想过了,到时候我们少请几个人,曾家的人肯定要请的,你父母,曾泉夫妻,还有你妹妹曾雨。苏家的人就请你父母和你弟弟,你还可以邀请几个你最好的朋友。我这边呢,就是我妈和我姐姐他们一家,还要请覃书记他们一家,再请几个朋友,还有省里市里的一些非请不可的人。算起来也就这么多了,至于地点嘛,这几个月你慢慢选。”

    她望着他,甜甜地笑着,不说话。

    “对不起,丫头,我没办法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婚礼,只能这样了!”他抚摸着她的脸,道。

    “都说了没事的,你还说!”她低头,道。

    “如果有下辈子,”他望着她,突然说,她猛地抬头。

    “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会等着你,不管等多少年都会等着你出现,然后娶你,和你在一起!为你办一个你梦想中的婚礼!”他低声道。

    她的眼里,泪花闪闪,捧着他的脸,冰凉的双唇贴上他的。

    他低呼一声,攫取了她的双唇,缓缓将她的身体压在沙发上。

    电视的屏幕上不知道在演什么,没有声音,客厅里只有她的娇声呻吟,还有他的呼喊。

    如果有来生,你一定会等我的,对吗?

    苏凡拥住身上的男人,闭上双眼。

    夜晚,在爱恋和相思中渐渐走向了黎明。

    天亮的时候,苏凡送他出门,等着孩子睡醒,她照顾孩子起床。

    人生,总是会有缺憾,没有什么是完美的,可是,只要你爱的那个人同样的爱着你,就没有什么可以感到遗憾的了,对吗,苏凡?

    望着车窗外层叠而过的高楼大厦,苏凡的脸上是无法消散的幸福笑容。

    在京城的时间,又快又慢地过着。

    可是,曾家的生活,似乎让苏凡--

    那天和霍漱清匆匆重逢之后,苏凡就带着女儿念卿回到了曾家。新招来的保姆真是事事专业,把念卿照顾的好,也很讨念卿喜欢,这给苏凡减轻了很多的负担。这样一来,苏凡也有很多的时间去参加罗文茵帮她安排的许多社交活动,结识京城名贵。罗文茵的计划是想让女儿能够改变一些,毕竟现在的苏凡,很难和她们那个阶层适合起来。苏凡没办法,本来不想去的,结果被罗文茵给说动了。

    “等你和霍漱清结婚了,很多应酬都是需要你替他出面的。你别以为我们这些女人坐在一起就是喝喝茶聊八卦,你要是真心为霍漱清好,就认真学着点,明白吗?”罗文茵对一旁心不在焉的女儿说道。

    “他说不用我操心这些事的,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苏凡道。

    “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犟?”罗文茵道,“你看外国元首来访的时候,第一夫人不是照样也要陪同人家的第一夫人吗?”

    苏凡嘟着嘴,道:“这个不用想,霍漱清是不可能到那一步的--”

    “好,就算他到不了那一步,要是哪一天他到了你爸这个地位,你还不得跟我一样出来应酬吗?”罗文茵心里虽然有点对女儿恨铁不成钢,可是,想起曾元进的叮嘱,还是要耐着性子。

    霍漱清才四十岁出头,虽然作为女婿是年纪大了些,可是,在官场上,同级别的人里面,霍漱清绝对是年轻的。在仕途升迁上面,年龄很重要。覃春明花了那么大气力,把霍漱清推到现在的位置,将来肯定会有很多机会让霍漱清升上去的。更何况现在霍漱清要娶苏凡,那么机会就会更多了。至于最终霍漱清会到哪一步,曾元进自己也预测不出来。可是,不管到哪一步,都要好好培养自己这个女儿,不能失了分寸。

    “记住,你想要让你丈夫在官场顺风顺水,你这个做妻子的就要多为他付出一些。这个付出不是让你在家为他做饭洗衣,说实话,他能吃到你的几口饭?你要为他守住大后方,不能让家里出乱子,要为他堵漏补缺。你的作用就是一股溪水,把他周围的,上上下下的关系疏通,让他可以更加轻松自由地应对各种事务。人家第一夫人还要时常招待外国使节的家属,我们这些人也要时常去陪同。这就是夫人外交的艺术,懂吗?”罗文茵语重心长地说,苏凡不语。

    “媒体上面,史书里面记载的都是男人们在前面的功勋,我们这些女人在背后不管做多少努力都不会有人书写,可是,我们所做的事,并不是无足轻重的。”罗文茵的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脸庞,苏凡望着她,“原本,我应该早点教你这些,可是这些年,我们都没有在一起,我们错过了很多的时间和机会,不过没关系,现在开始也不晚。你要知道,你做这些看似无聊的事,都是为了你的丈夫,为了你爱的那个人,为了你的家庭。”

    “怪不得很多贪官都是老婆孩子在帮忙贪污--”苏凡不自主地说了出来,却见罗文茵一脸厉色,便说,“我只是随口说说,不是说你。”

    “你这个脑子,什么思维?你是纪委吗?”罗文茵厉色低声道,苏凡不语。

    看着这个女儿,罗文茵真的是时常会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儿?相貌是有些像,可是,除了相貌,其他的真是一点都没有像的地方。如果不是那个亲子鉴定的结果,她怎么会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女儿呢?

    尽管对女儿有诸多失望,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啊,还能怎么办呢?何况曾元进似乎对霍漱清抱有很大的希望,有大力栽培的意思。从年龄和资历上来说,霍漱清的确是比曾泉占了先机--

    “以后不许说这些没头脑的话,明白吗?”罗文茵还是放软了语气,对女儿道。

    苏凡点头。

    “不过,你有这样的念头,也没什么错。以后,肯定会有人从接近你来达到笼络霍漱清的目的,榕城那个地方政商关系复杂,你既然这样为霍漱清着想,就要小心一些接近你的人,明白吗?”罗文茵道。

    “嗯,我记住了,谢谢你!”苏凡这么说着,心里的确是对罗文茵这个母亲生出浓浓的感激,毕竟,自己阅历太浅,和母亲这个资深的前辈比起来,真的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一说到霍漱清,你的态度立马就变了,什么时候你也能这样把我和你爸放在心上!”罗文茵道。

    苏凡想了想,还是说:“对不起,我--”

    罗文茵叹了口气,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给我认真着点,不知道该和别人说什么就多微笑!”

    就在这时,休息室门上传来轻微的敲门声,苏凡忙起身去开门。

    “哦,文茵姐姐在吗?我刚听说她在这边休息--”是一个衣着光鲜的贵妇,看见苏凡愣了下,问道。

    “在,在里面!请进!”苏凡忙拉开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