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09章 毕竟是血浓于水
    毕竟抚养过外孙女,薛丽萍自有和孩子相处的方法,再加上念卿又是个自来熟,薛丽萍稍稍让她称心一下,祖孙两个人就熟络起来。

    霍漱清的心里,自然是宽松了不少,他挽着苏凡的手走过来,坐在女儿身边,陪着母亲和女儿说话。可是,没几分钟,他的手机就响了。

    苏凡看着他接了电话走过来,从他的表情上就知道有什么事要离开了。

    “妈,我有事要先走了,让迦因和孩子留下来陪您一起吃晚饭吧!”霍漱清对母亲道。

    “去吧去吧,你忙你的去。我正准备带孩子上楼去看看她的小房间呢!”薛丽萍对儿子道。

    霍漱清微微笑了,轻轻按了下苏凡的肩膀,道:“我先走了!”

    苏凡虽然早就知道他要去处理公事,却没想过会离开的这么早。而他晚上又不回来霍家吃饭,这就意味着她今天将近半天的时间要和婆婆在一起!

    嘴上没说,苏凡的心里已经对接下来的情形有所预料了。可是,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自己爱的人的母亲,必须要礼貌对待,尽量迎合老太太吧!

    很快的,霍漱清的司机就来接他了,苏凡送他到门口,看着他离开,才折身回去。

    客厅里早就没了祖孙二人的身影,苏凡问了下保姆,才上楼去找她们。

    到了二楼的走廊,她就听见了女儿的声音,赶紧循声找去,小心地推开一扇门,看见女儿正站在床边转着床铃。

    “奶奶,这是给我的吗?”念卿问。

    “嗯,这是奶奶给你准备的,以后就和奶奶一起住,好吗?”薛丽萍问。

    “爸爸妈妈呢?他们也在这里住吗?”念卿又问。

    “这是奶奶和念卿的家,你爸爸他们有自己的家!”薛丽萍道。

    “那我不要在这里了,我要和妈妈在一起。”念卿道。

    薛丽萍盯着小孙女,回头看了一眼门口,对苏凡道:“站在那里干什么?进来!”

    苏凡推门进去,念卿便扑到妈妈怀里,苏凡抱起女儿。

    “谢谢您为念卿准备的这些。”苏凡道。

    “把孩子留在我这里,你们想干嘛就干嘛去!”薛丽萍也不看苏凡,道。

    “为什么?”苏凡不解,问。

    念卿要去玩房间里的玩具,就从妈妈的怀里滑了下去。

    薛丽萍低头看着孩子,对苏凡道:“我不想看见你,就这么简单!”

    苏凡愣住了。

    “清儿要娶你,三年前他能为了你和孙蔓两个人闹离婚,闹得满城风雨,甚至,甚至还说什么,要是我们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他就辞职。”薛丽萍叹了口气,“我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吗?他铁了心要娶你,我也拦不住。三年前拦不住,过了三年还是拦不住。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呢?何况你还给我们霍家生了个孩子,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再阻拦你们了。”

    苏凡望着薛丽萍,心里却是深深的不解。

    薛丽萍能同意他们的婚事,这让苏凡很开心,可是--

    “我不会阻止你们结婚,并不意味着我也要接受你。当然,你也没必要因为你和清儿结婚而巴结我让我喜欢你。我是不会喜欢你的,苏凡,过去不会,将来也不会。”薛丽萍如此直白的说话,让苏凡也很意外。

    原来,薛丽萍恨她到了这样的程度啊!

    “伯母,过去的事,是我做的不好,是我不对--”苏凡道。

    即便薛丽萍恨她,可苏凡还是,还是想尽量让对方减少一些对她的厌恶。只是,结果,不见得能像她希望的一样。

    “不用再解释了,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和清儿的事,也不是全怪你。只不过,我就是不喜欢你,苏凡,我厌恶你。你们想结婚就去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可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踏进我的家门,我也不会去你们的家。”薛丽萍道。

    苏凡不语。

    “作为念卿的奶奶,我有权利让孩子来我这里吧?你最好同意,如果你不同意,我会让清儿同意。念卿是我霍家的孙女,这一点,你该明白!”薛丽萍说道。

    念卿当然是不懂奶奶和妈妈之间在说什么,只是玩着自己的。

    婆媳二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您,真的就这么,这么恨我吗?”苏凡打破这一片沉默,道。

    “是!”薛丽萍答道。

    “既然这么恨我,不要答应我嫁给他不就好了吗?又何必--”苏凡明知自己这么问只会让薛丽萍更反感自己,却还是说了出来。

    薛丽萍看了她一眼,不语,低头和念卿说话。

    “伯父的事,我很难过,我理解您的心情,可是,念卿不光是姓顾的孩子,也是我的女儿。您如此强行将我和她分割开来--”苏凡道。

    “你要怎样?苏凡?”薛丽萍打断她的话,问道。

    “我没想怎么样!”苏凡愣了下,答道,“我,”想起自己对霍漱清承诺,想起霍漱清,她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对不起,伯母,我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给您带来的伤痛向您道歉,也感谢您对念卿的疼爱。可是,我没有想过将您的儿子从您的身边抢走,也请您不要限制我对我的女儿的权利。”苏凡认真地说。

    “这么说起来,是我这个老太婆不近人情要抢你的孩子了?”薛丽萍道。

    就在这时,霍佳敏早早回来了,保姆告诉她那婆媳二人在楼上,霍佳敏心里暗叫不妙,快步上楼。

    “没,没有。”苏凡道。

    薛丽萍笑了下,道:“随你怎么想,你以为我会介意吗?”

    苏凡低头。

    “妈,你们,你们在这儿啊?”霍佳敏一下子冲了进来,阻止了薛丽萍要说出的后面的话。

    薛丽萍没理会女儿,依旧低头,面带笑容看着玩耍的念卿。

    “妈,你们在聊什么?哦,对了,迦因,晚上想吃什么,让小李做。”霍佳敏道。

    “我,”苏凡顿了片刻,对霍佳敏笑了下,道,“我什么都可以!”

    霍佳敏看着母亲和苏凡,就知道刚刚肯定已经吵过了。

    唉,妈呀,您就不能,不能稍微客气一点吗?霍佳敏在心里叹道。

    一片静默中,苏凡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下,忙说:“对不起,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等苏凡出去了,母女二人才开始交谈。

    “妈,孙女儿这么喜欢的,对生了您孙女儿的人还是不要太--”霍佳敏小心地说。

    “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你们还指望我把她当祖宗一样供上吗?”薛丽萍道。

    “妈,没人那么想过,只是--”霍佳敏劝道。

    “你不用再劝我了,我也不会同她说话。你去告诉她,我的条件很简单,念卿每个星期都要有一半时间在我这里,至于其他的,我没有要求!”薛丽萍道。

    “妈,您这又何必呢?以前您对孙蔓也没这么--”霍佳敏叹道。

    “你也不用在这里劝我了,你以为我就那么在意一个小孩子吗?如果我真的想孙子,以前会那么纵容清儿和孙蔓吗?给清儿生孩子的女人,我随便都可以找到,至于等到今天吗?我不想苏凡出现在我的眼前,就这么简单!”薛丽萍道,“她要恨我就去恨我!”

    “妈,您何苦呢?”霍佳敏道。

    薛丽萍苦笑了,叹道:“是啊,何苦呢?我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好了,你带念卿去找她妈妈,她们要想走就走吧!”

    “妈,您既然答应漱清把她们母女领回家,可他前脚一走,您就把她们母女赶出去,他知道了会怎么想?他该怎么和迦因相处?您这样不是给他添乱吗?”霍佳敏道。

    “我就这个态度!”薛丽萍不悦道。

    “您想用什么态度对待她,是您的自由,可是,您总不能不计后果吧?您口口声声说心疼漱清,可是您做的事,恰恰是让他为难。我也不说了,您向来都是有主意的人,您自己决定吧!”霍佳敏对母亲说完,便对念卿道,“姑姑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苏凡就在走廊里接电话,霍佳敏带着念卿出来的时候,她正挂断了手机。

    “走,我们上楼去。”霍佳敏对苏凡道。

    刚刚和婆婆那么吵了一次,苏凡也觉得该和霍佳敏通通气,看看接下来怎么办。

    来到三楼霍佳敏一家的会客室,念卿在一旁拿着饼干吃着玩,霍佳敏给苏凡倒了一杯水,面带歉意地说:“对不起,迦因,妈那个性格,这么多年了,也没办法。你不要怨她,好吗?”

    苏凡叹了口气,苦笑了下,道:“我明白她的心情,我没有怨她,姐姐。我知道,要是我和伯母之间有什么问题的话,为难的人是霍漱清。他那么忙--”顿了片刻,她对霍佳敏笑笑,道,“我知道怎么做。”

    “谢谢你这么大度,迦因。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好吗?”霍佳敏望着她,道。

    苏凡点头。

    聊了一会儿,姑嫂二人带着念卿下楼了,霍佳敏带着孩子去母亲的房间了,苏凡则去了厨房。

    两位保姆阿姨正在里面收拾晚饭,没想到苏凡进来了。

    苏凡和她们说了下,挽起袖子就开始和面了。

    带着念卿去陪母亲的霍佳敏,丝毫不提苏凡的事,只是在那里陪着念卿玩。薛丽萍以为苏凡走了,也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没多久,杨梓桐来了,她刚要和母亲说自己看见舅妈在厨房里,却见母亲给她使眼色了,便笑着没说出来,只跟外婆说“好像今晚有饺子啊,真是馋死我了!外婆,您呢?”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是馋猫?”薛丽萍道。

    “您还说我呢?我舅舅一样是馋猫!”杨梓桐笑着说。

    薛丽萍笑了,道:“是啊,你舅舅喜欢吃饺子,可惜今晚他不回来吃饭!”

    “念念一定也喜欢吧?”杨梓桐笑问。

    念卿仰起脸看了姐姐一眼,道:“念念最喜欢吃妈妈做的饺子。”

    然而,当四个人人下楼吃完饭的时候,薛丽萍竟看见穿着围裙的苏凡端着一个砂锅出来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薛丽萍问了句。

    苏凡笑了下,道:“我刚刚跟着李姐她们一起学着做了两道菜,哦,对了,我还包了几个饺子,荠菜馅儿的,马上就煮好了。你们稍等一下!”

    等苏凡再度走进厨房,薛丽萍看着一脸偷笑的霍佳敏,道:“是你教她的?”

    霍佳敏不说话,只是笑了下。

    “啊呀,真香啊!小舅妈一看就是经常下厨的人,这汤煲的就是地道!”杨梓桐揭开砂锅的盖子,赞道。

    “是啊,一闻这味道就不是小李做的!”霍佳敏笑着说。

    保姆李阿姨含笑望着她们,没有说话。

    薛丽萍却后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叫人给念卿准备好椅子,还有碗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