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11章 这三年都不容易
    “要是我能帮到你的,自然会帮你。可是,你该知道,这类工作都是宋市长主管,我也不好过问。”霍漱清道。

    就在这时,秘书刘忻敲门进来了。

    “霍书记,会议要开始了。”秘书道。

    “好,我马上过去。”霍漱清说着,站起身,刘铭见状也只好放下杯子起身了。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知道了,回头我看看再说。”霍漱清道。

    “哥,那我就等你好消息!”刘铭握住霍漱清的手,道。

    看着刘铭离开,霍漱清拿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水,对秘书刘忻道:“你派人查一下松阳集团的财务状况,哦,还有,刘松阳去世之后究竟发生过什么,他们有没有什么案子在公安局那边留下记录,再怎么小的案子都要查,知道吗?”

    刘忻愣了下,领命。

    这个刘家,曾经是榕城有名的大佬,九十年代打黑之前,刘松阳就金盆洗手了,集团便以建筑、酒店餐饮为主要的生意。可是,这个刘铭怎么会和霍书记这么亲近呢?霍书记可是从来都和这些人保持距离的啊!

    等刘铭回到自己的车上,看了一眼那高耸的市委办公大楼,拨了个号码。

    “他拒绝我了!”他说。

    “那你打算怎么办?”电话里的人问。

    “我再观察一阵再说,实在不行就用那张牌!”刘铭道。

    “我劝你还是尽快想办法逼霍漱清就范,你的时间不多了!”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铭低低骂了一句,让司机开车离开市委大院。

    接到霍漱清电话的苏凡,立刻给邵芮雪打了过去。

    和邵芮雪相识,是大学报名的那一天。仔细算一算,已经快十年了啊!

    不知道雪儿怎么样了,有没有和她的那位结婚?有没有孩子?霍漱清从没仔细说过,估计是分了吧!

    苏凡等待着邵芮雪那边的应答,看着车窗外来来去去的人。

    终于,电话接通了,邵芮雪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没有苏凡所熟悉的那种俏皮。

    “喂,你好,哪位?”邵芮雪问。

    苏凡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三年了,她离开三年都没有和邵芮雪联系,而邵芮雪对她那么好--

    “喂,不说话就挂了。”邵芮雪道。

    “雪儿--”苏凡赶紧叫了声,邵芮雪在那边愣住了。

    “雪儿--”苏凡又叫了一声。

    “死丫头,你死哪儿去了?”邵芮雪道。

    苏凡闭上眼,鼻子里一阵酸涩。

    邵芮雪顿了片刻,微微笑了。

    “小凡,你在哪儿呢?怎么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我,我想死你了,小凡!”邵芮雪落泪道。

    泪水,猛地从苏凡的眼眶里滚落出去,良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在哪里,雪儿?我过去找你。”苏凡擦去脸上的泪,问。

    “我,我在榕城--小凡,你,你也在?”邵芮雪猛地意识到,赶紧问。

    “嗯,我也在,刚刚他打电话说你和叔叔阿姨已经搬过来了。”苏凡道。

    邵芮雪笑了,叹了口气,道:“你们,终于到一起了啊!”

    “嗯,我们,在一起了!”

    “我这会儿在家呢,不过家里很乱,我们都没怎么收拾。干脆我过去找你吧!”邵芮雪道。

    “好,我们去我店里吧,我来接你。”苏凡道。

    “你店里?”邵芮雪惊讶地问。

    “嗯,你一定要来!”苏凡道。

    邵芮雪笑道:“好吧,既然是你的店,我一定要去看看。”

    于是,邵芮雪便把自己弟弟位置告诉了苏凡,苏凡开车过去接了。

    当苏凡看见街口那个熟悉的身影,视线模糊了。

    “雪儿--”她走过去,叫了声。

    撑着伞的女孩转过身,望着苏凡。

    “小凡,好久不见了!”邵芮雪已经剪短了头发,齐耳的短发,贴着雨雾蒙蒙。

    雨水,隔在两人之间,如同过了许多年。

    “走,上车吧,太冷了!”苏凡笑了下,挽起邵芮雪的手。

    邵芮雪无力地笑了下,上了车。

    “小凡,你变了!”邵芮雪望着她,道。

    苏凡望着眼前这个不再张大嘴哈哈笑的雪儿,鼻子酸涩无比。

    “老了!”苏凡笑了下,道。

    邵芮雪也笑笑,道:“你的什么店?”

    “婚纱店!”苏凡道。

    “婚纱店?”邵芮雪惊讶地看着她。

    苏凡点头,发动了车子。

    车前窗上,雨刷不停地刮着,车子里两个人却一直沉默。

    三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三年,大家,都变了吧!

    可是,苏凡看着这样的雪儿--

    到底发生了什么,雪儿?

    在车上,苏凡感觉到雪儿变了很多,而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一切可能和雪儿的那一段恋情有关。

    “你竟然会开婚纱店?怎么想到的?”邵芮雪看着那一件件迥异的婚纱,惊叹道,“我想起来了,你大学的时候旁听过设计系的课程,是吧?”

    “嗯,这两年就靠着这个养活自己了。”苏凡道。

    “你这家伙,真是,真是叫人想不到。”邵芮雪笑道。

    “我们去楼上聊吧!”苏凡微笑着,提议道。

    “嗯,走吧!”邵芮雪说着,手却停在婚纱上,视线也牢牢锁在上面。

    那一刻,苏凡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晶莹的液体。

    邵芮雪察觉到苏凡对她的担忧,安慰似地笑了下,挽起苏凡的手,道:“走吧,去楼上看看。”

    苏凡笑了下,领着邵芮雪上了楼,从二楼到三楼,邵芮雪认真地参观了解。

    “旁边的那家铺面,年后也要开始装修了。”苏凡对雪儿道。

    “和这边是一样的?”邵芮雪问。

    苏凡点头,道:“我打算把业务扩展到整个婚礼策划方面,现在才在筹措。这边两个铺面还是做婚纱,新公司的地点,这两天就确定下来。”

    “小凡,你,真的好厉害!我没想到你离开了霍叔叔会做这么多的事--”说着,邵芮雪苦笑了下,叹了口气,道,“好像只有我才这样没出息--”

    苏凡拉住她的手,注视着雪儿那已经失去了往日光彩的双眼。

    “雪儿,出什么事了?告诉我,好吗?”

    邵芮雪苦笑着摇摇头,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我还,还和你说什么呢?总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人,往往会被生活教训地很惨。”顿了下,她望着苏凡,“以前,我总觉得你这个人没个性,柔柔的,也没主见。而我,好像什么都能做决定,什么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看看现在,你离开了霍叔叔,自己努力开了婚纱店,还能有能力扩展业务。而我呢,以为自己把那个男人了解的透透的,以为那个男人离开我就绝对不行,以为我就是他的中心。”叹了口气,邵芮雪的眼里泪花闪闪,“结果,结果--”

    泪水,从邵芮雪的眼睛里滚了出去,她捂住脸,泪水就从她的指缝间流下去。

    苏凡看着好友如此,眼睛也润湿了,拉开雪儿的手。

    “小凡,我爸妈是正确的,他们一直反对是正确的,我以为我们之间的爱情会战胜一切障碍,我以为他会永远都爱我。可是,可是,他才走了半年,半年,你知道吗?半年他就变了。为了一个比我丑比我矮的女人,变了。他说,说什么和我没有共同语言,说他一直在忍让我,说我一直都在他面前无理取闹。”邵芮雪哭着,说着,苏凡拿着纸巾为她擦着。

    “小凡,他不要我了,他把我从公寓里赶出去,把我的衣服都扔在我的脸上,他连我们的孩子都不要,小凡!”

    “孩子?”苏凡惊讶地重复道。

    眼泪在邵芮雪的脸上纵横。

    “小凡,我为了他,为了我们的爱情,背着我爸妈辞职,跑去美国照霍他,可是,可是,我的孩子--”邵芮雪扑在苏凡的怀里。

    “混蛋,那个王八蛋,他,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

    邵芮雪这才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跟苏凡说了一遍。

    原来,在苏凡离开云城的两个月后,邵芮雪的男朋友就去了美国,三个月后,邵芮雪不霍父母劝阻,辞职跟了过去。到了美国以后,她整天无所事事,不是逛街就是玩,男朋友也总是忙。两个人的争吵越来越多,而他也不再像在国内的时候一样那么哄着她,最后,邵芮雪发现他和另一个实验室的一个同样来自国内的留学生在一起,时常在一起。当她去质问的时候,竟然被分手了。一气之下,她什么行李都没有带就去住旅馆,结果发现自己怀孕。为了孩子,她又去找男朋友,认错,求和,都是为了孩子。可是,对方把她赶出了公寓。

    “我走投无路了,连住旅馆的钱都没了。只好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让我回来,他们给我订了机票。我带着行李去机场熬了一夜才上了飞机,回到了家。”邵芮雪说着,擦干眼泪,“到了家里,我妈让我把孩子做掉。我舍不得啊,自己的孩子。”

    苏凡给邵芮雪倒了杯水,道:“我理解,理解,雪儿。”

    “可是,我还没结婚,连三十岁都没有,要是把孩子生下来,我该怎么办?我没工作了,难道要让我爸妈养我一辈子吗?他们都那么伤心--”邵芮雪叹了口气,“所以,我就去了医院。”

    “雪儿,别难过了,这件事,你没有办法的,你没有办法!”苏凡劝道。

    邵芮雪点头,道:“嗯,我是被逼的啊,可是,谁逼了我呢?辞职是我自作主张,去美国是我自作主张,怀孕,怀孕也是,也是我的责任,谁逼了我呢?没有人逼我,他也没逼我,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雪儿--”苏凡轻轻叫了声。

    邵芮雪苦笑了下,道:“小凡,我没有你坚强,真的,真的没有。流产之后,我就不出门了,哪儿都不想去。我爸妈担心地不行,他们想尽办法让我高兴,可我--”

    “雪儿,没关系的,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们都要学会遗忘。你说的对,你还年轻,你还没有三十岁,以后的路还很长。爱你的人会有的,孩子也会有的,工作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你也会像过去那样的开心,只要,只要,”苏凡说着,想起了覃燕飞,便拉住邵芮雪的手,“雪儿,我们一起来,好吗?像过去一样,我们两个一起,从头开始,一切,从头开始,好吗?”

    邵芮雪呆呆盯着苏凡,说不出话来。

    “雪儿,你愿意帮我吗?雪儿?”苏凡注视着邵芮雪那含泪的双眸,道。

    良久,办公室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