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12章 我们就像过去一样
    邵芮雪无声地笑了,道:“可,可我什么都不会,我--”

    “谁说你什么都不会啊?”苏凡笑着说,“你忘了啊,你以前可是我们系里最会穿衣的女生呢!不管是师姐还是师妹,都会跑来找你给搭配衣服。你简直就是天生做这一行的料!”

    望着苏凡眼里兴奋的神色,记忆似乎开始一点点闪现。

    苏凡的喜悦,染亮了邵芮雪的双眼。

    “小凡,我,我真的可以吗?”邵芮雪问。

    “当然了,怎么会不可以啊?”苏凡笑着拍了下邵芮雪的肩,道,“你想做什么?我们慢慢商量。”

    邵芮雪微微笑着,望着苏凡,猛地抱住她。

    “小凡,谢谢你,谢谢你!”邵芮雪连连道。

    “傻瓜,怎么说这样的话?”苏凡松开她,注视着她脸上的喜悦,那熟悉的笑容,“如果不是你,我一辈子都会在乡下待着。如果不是你,我和霍漱清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雪儿,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从没忘记!”

    邵芮雪的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含笑望着苏凡,道:“你才是个傻瓜,我们是好姐妹,对不对?”

    苏凡含泪点头,紧紧拉着雪儿的手。

    分开的三年里,大家都发生了很多的事,发生了足以改变自己一生的大事件。

    可是,不管过去经历了怎样的艰辛,只要不放弃寻找希望的梦想,明天,就一定会更好,对不对?

    整个下午,邵芮雪在店长张丽华的引领下,了解着店里的业务状况。第二天也是同样,而第二天就是除夕了。张丽华私底下对苏凡说“原小姐很聪明,一点就通。”苏凡还笑着问张丽华:“比我怎么样?”

    “比你当时学的快多了。”张丽华笑道。

    苏凡知道这是事实,邵芮雪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真的!

    下班的时候,邵芮雪叫苏凡一起去吃饭,苏凡想起霍漱清今晚也不回来吃饭,就答应了邵芮雪,却给罗家打了个电话。

    这几天,念卿白天就被苏凡送去江彩桦那边,晚上苏凡再去接。苏凡跟江彩桦说了要去和邵芮雪吃饭的事。

    “等我吃完饭再回去接念卿,舅妈!”苏凡道。

    江彩桦自然是没意见的。

    邵芮雪听苏凡这么说,不禁问道:“小凡,你舅妈,在榕城?”

    苏凡笑了下,道:“事情有点复杂,咱们等会儿慢慢说。”

    是啊,复杂,还不是一点复杂,是很复杂!

    和邵芮雪来到她家附近的一个餐厅,两个人点了餐坐下,就如同过去一样。

    “什么时候带我见见你的女儿,小凡?”邵芮雪笑着问。

    “随时都可以!”苏凡道,“你忘了,我们以前还说将来要给对方的孩子做干妈呢!”

    “我没忘,就是没想到,没想到你速度这么快,孩子都两岁了!”邵芮雪叹道。

    苏凡无声笑了。

    “霍叔叔高兴坏了吧!他一直都想要个孩子的!”邵芮雪望着她,笑问。

    苏凡的脸不禁飘起两团红云,含笑不语。

    “你这家伙!”邵芮雪笑道。

    晚上,等苏凡带着女儿回到家里,保姆便照霍孩子洗澡睡觉了,苏凡回到书房里继续工作。

    情人节马上就到了,榕城中心那边要举办一个大型的婚庆活动,还有婚纱秀什么的。尽管婚礼策划公司不可能赶在情人节营业,可是,覃燕飞说在婚庆活动的时候开始为新公司打广告,提前拉霍客,因为很多新人都是提前好几个月准备婚礼事宜的。这么一来,苏凡的工作就更加繁忙了。

    霍漱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一身疲惫了。

    虽说在榕城市委主持工作已经快两个月了,可是将近有一个月在党校学习。原本省里市里就对他空降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有各种各样的意见,再加上上次去党校学习的事,让他的处境更加的艰难。

    看着苏凡书房里的灯光,他深深叹了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回来了?”苏凡抬头看了他一眼,问。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她,道:“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哦,对了,我和雪儿见面了。”苏凡说完,起身坐在他身边,他习惯性地揽住她的肩。

    “你们聊什么了?”他问。

    苏凡望着他,沉默片刻才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发生的那些事?你不知道吗?”

    霍漱清摇摇头,道:“我一直都不知道她怎么了,直到她从美国回来好久之后,我和原老师他们见了个面,才知道小雪她--”说着,他叹了口气,“其实,原老师他们联系来榕城工作,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小雪!”

    “为了雪儿?”

    霍漱清点头,道:“小雪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芮老师也担心的不行,他们夫妻俩觉得带着小雪离开云城,来到一个新的环境可能会对小雪的身体好些。于是他们就和这边的学校联系找工作了,还好以前他们都在榕城大学工作过,有些关系好的同事,联系起来也方便的多。我也帮了一些忙,他们就全都调过来了。他们也建议小雪找个工作,有个工作的话,会让她分心一些,忘记那些不好的事情。可是小雪根本不愿意出门,所以就--”

    “我说动她在我店里工作了!”苏凡道。

    “真的?她答应了?”霍漱清问。

    苏凡点头,道:“她很适合做这方面的工作。只是,我有一点担心。”

    “你担心什么?”

    “她是因为失恋才精神不好的,我怕她看见婚纱,想起以前的事--”苏凡道。

    霍漱清想了想,道:“也许,用婚纱反倒能让她开心起来呢!以毒攻毒,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

    苏凡叹了口气,道:“希望有用吧,就怕万一适得其反怎么办?”

    “我觉得你什么时候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不同的方面入手,怎么样?尽快让她恢复健康。”霍漱清道。

    “好,不过,她以前应该有看过心理医生吧?”苏凡问。

    “看过,具体的,我给原老师打电话让他和你聊聊。大家一起帮忙,把我们的小雪找回来!”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霍漱清抚着她的脸颊,道:“丫头,你做的对,加油!”

    她不语,靠在他的怀里。

    霍漱清深深呼出一口气,怀里熟悉的香气让他心里平静许多。

    “怎么了?工作很累吗?”她坐起身,望着他那疲惫的倦容。

    他笑了下,只是望着她。

    苏凡不语,开始轻轻为他捏着胳膊。

    “过年怎么办?我想回趟江渔。你,要不就别去了吧!”苏凡道。

    “你一个人可以吗?”霍漱清问。

    “我想带着孩子回去,在那边住两天,很快就得回来了,这边事情还一大堆。”苏凡说。

    他点点头。

    “我,我想接我爸妈来榕城住些日子,你,同意吗?”她问。

    “可以啊,有什么不同意的呢?他们是你的父母,虽然不是亲的,可毕竟是他们抚养你长大的。你想接回来就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一切由你决定。”霍漱清深深望着她,道。

    “谢谢你!”她说。

    “傻丫头!”他叹了口气,拥住她。

    房间里,只有桌上的台灯亮着,温暖的灯光沉沉地落了下来,一片安静。

    “明晚,你去你妈妈那边,是吗?”她问。

    他点头,道:“你和孩子什么时候去京城?机票订好了吗?”

    “嗯,订好了,下午三点,不能太晚到那边,要不然人家会说闲话的。”她说。

    他微微笑了,抚摸上她的眉角,道:“要去认祖归宗了啊!”

    “要和那边的家里人见个面,见个面就够了吧!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来往,而且,估计人家也瞧不起我--”苏凡说着,苦笑了一下。

    “傻瓜,不管你走在哪里,都是最闪亮的,不要怀疑自己。只管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可以了,尽到礼数。那样的家庭,更注重礼数。”霍漱清道,“你做的好一点,你父母那边也高兴,特别是你母亲。”

    苏凡点头。

    可是,和那样陌生的一家人见面,心里还是难免怯怯的。

    “好了,我去给你放水,你泡个澡,早点睡觉,你也累了。”她亲了下他的脸颊,道。

    他点点头。

    夜色渐深,苏凡坐在床上看书等着他,看他又擦着湿头发出来,她不禁怪怨道:“你怎么老是这样啊?着凉了怎么办?”

    他笑笑,坐在床边,她便扯着他起来,推着进去了浴室,拿了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浴室里的灯光很亮,霍漱清坐在镜子前面,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

    “有白头发了。”她说。

    他笑了下,道:“我老了啊!”

    “是啊!老牛吃嫩草!”她说着,忍不住笑了。

    他一下把她拉坐在自己的腿上,卡住她的腰身,在她的耳畔吹了口气,道:“是不是最近没碰你,痒痒了?”

    她的脸颊立刻腾起两团红色,红的像是熟了的樱桃,要滴下香甜的浓汁一般。

    夜色旖旎,爱意浓烈。

    当除夕到来之际,团圆,似乎真的应了这个词!

    除夕之夜,苏凡带着念卿赶到了曾家。尽管这是她和霍漱清可以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团圆夜,两个人却只能分隔两地。

    罗文茵早早就去了曾家大院帮忙准备年夜饭,苏凡到达的时候,罗文茵打电话让她在家等着和曾元进一起过去。这也是罗文茵的考虑,她是不能晚去的,尽管她只是过去坐着聊天。而且,这个时候还是她和曾元进一同带苏凡回去更好,不过,相比较来说,曾元进出门更加慎重。苏凡是他们的女儿,哪怕她出生的时间并不是曾家人喜欢的时候。

    曾雨跟着母亲也老早就去了曾家,而曾泉还没有回来,方希悠昨天就从河北回家,在娘家陪同父母,毕竟今晚她要去曾家过年,要离开父母。因此,当方希悠打电话过来听说苏凡带着孩子已经到了,便赶紧过来了。

    “你这么快啊,嫂子!”苏凡和方希悠拥抱了下,微笑道。

    “几步路,走走就过来了。”方希悠微笑着说。

    逗了下念卿,方希悠问苏凡道:“你的新公司准备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累?”

    “还好,准备年后正式开始招聘人员,然后就一点点起步了。”苏凡道,“而且,有朋友帮忙的,也不算很累。”

    方希悠想了想,望着她,道:“是覃逸飞?”

    苏凡并没有觉得意外,点点头,道:“婚纱店也是他出资创办的。”

    “好人有好报!”方希悠对她笑了下,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