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16章 在和谁说对不起
    “真的吗?”苏子杰惊喜道,“姐,真好,真好!”

    苏凡点点头,望着弟弟。

    “子杰,你,长大了!”苏凡道。

    苏子杰叹了口气,不说话。

    苏凡转过头,望向那高高挂着的父亲的遗像。

    “爸生病了,你为什么不给冯继海打电话?”苏凡道。

    “自己家的事,老麻烦人家干什么?这些年,人家也为了我们家的事情劳烦了许多。”苏子杰道,“何况,爸这病,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救了。”

    在父亲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在身边。如果,如果一老早就和家里联系就好了,起码,起码可以在父亲身前尽孝,起码可以看父亲最后一眼,何至于像现在这样连孝服都没办法穿?

    苏凡低下头,泪水不断地流出来。

    都说父母在不远行,即便现在交通再怎么发达,也不可能在瞬间到达父母身边。都说子欲养而亲不在,儿时并不理解父母心,等到自己成人有了家庭做了父母,封官进爵锦衣玉食了,父母却没有机会享受到半分。或许,世间的许多情感便如这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感情一般,有怨有爱,却总是在懂得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经失去这份情感,此生已然不会再拥有。人呢,总是要在失去之后才知道缅怀,可是,缅怀又有什么用呢?失去的,不会再回来。留下来的,只有悔恨!

    苏凡接过弟弟递来的纸钱,一张张拆开来烧着。

    到了夜里,前来祭奠的人比白天少了很多,家里也静悄悄的,连唢呐声都没有了。

    冬日的乡村,夜晚总是那么寂静,偶尔听到的就是火车奔驰而来的鸣笛声,只有那样的声音才能划破这漫天的宁静。

    “姐,你回去睡一会吧,我一个人在就好了。”弟弟道。

    苏凡摇头,道:“你去吧,这些日子你也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

    弟弟也不再坚持了,吆喝着此时留在灵堂里的堂兄弟表兄弟亲戚们离开,留下姐姐一个人。他知道,姐姐肯定有很多话要对爸爸说,毕竟这个家里,这么多年里,只有爸爸一个人对姐姐是最好,只有爸爸把她真正当做是这个家的一员。而且,姐姐现在一定心里很难过。

    灵堂里,就剩下了苏凡一个人,当然,还有另一个已经没有了呼吸的人。

    弟弟想的没错,苏凡的确是有很多的话要和爸爸说,可是,她说不出来,她能说什么呢?

    泪水,没有办法停下来。想起小时候父亲那么疼她,虽然家里穷,却总是会在每次出远门回来的时候给她买一个小礼物,哪怕是一个发夹或者头花。那个时候,她就想着要等自己长大赚钱以后给父亲好好的生活,让父亲不再那么辛劳。可是,现在,她有钱了,虽然不多,可是已经比过去多了,父亲,却再也回不来!

    她抽泣着,根本哭不出声,全身颤抖,不停地颤抖,不管是肩膀,还是嘴唇。

    突然间,门开了,火盆里冒着火星的纸屑猛地飞舞了起来,一股冷风涌了进来。

    苏凡却没有转过头去看,或许是什么人进来拜祭了吧!

    然而,当门关上,一个温暖的身体就将她抱住,她的眼泪,猛地停住了。

    他的脸,那冰凉的脸贴着她的,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呼吸,她闭上了眼睛,抓起他的手,贴上她的另一个脸颊。

    霍漱清感觉到她的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流出去,感觉到她那瘦弱的身子在不住地发抖,感觉到她的痛苦,紧紧拥住了她。

    整个世界里,安静极了,静的似乎连火盆里火星子跳动的声音都听得见。

    她,却哭出了声,不停地哭着。

    他起身,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也不管蒲草沾上了他的大衣。

    “没事的,想哭就哭吧,没事的!”他抱住她,在她的耳畔喃喃道。

    他这么一说,她哭的声音越大了。

    她抬起头望着他,泪眼中,他的脸庞却那么的悲伤。

    “对不起,对不起!”她哭泣道。

    “傻丫头--”他不懂她为什么在说对不起,是在对谁说呢?

    “我一直以为自己理解你的悲伤,理解你失去父亲的悲伤,可是,直到现在,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以前只不过是自以为是地想象一切,决定着一切,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我以为时间过去了,你会忘记悲伤,可是,这种悲伤,是根本没办法忘记的,对不对?而我,却,却让你,让你--”她的嘴唇颤抖着,泪水流进了嘴巴。

    他捧着她的脸,止住了她的话。

    “傻丫头,这样的悲伤的确是没法忘记的,可是,我们总得往前看,总得要想着好好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这样才会让我们珍视的人安心,不管这些人是活着还是故去,对不对?”霍漱清抬手擦去她的泪,“人啊,很多时候就要这样的安慰自己,如果不这样,而是一味地懊悔,一味地沉浸在过去,就根本不能走下去了啊!”

    她闭上眼,流泪不语。

    “所以说,活着的时候,趁着有机会的时候,要尽力去让自己不后悔活着,认真地对待我们的生命和时间!”他静静地说。

    苏凡点头,道:“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为什么我--”

    “没事的没事的,人都会犯错,都会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如果太完美了,那就不是人了。如果一切都在预料计划之中,那就不是人生了!所以,以后不要再做太多让自己后悔的事就好了,现在,你要擦干眼泪,把你养父对你的爱,留在心里,善待他的家人,因为他们也是你的家人,哪怕他们和你没有血缘关系,哪怕你们过去有过节!”他认真地劝道。

    她不住地点头。

    直到眼泪止住了,她才意识到,他来了!

    “你,你怎么会来?”她擦去眼泪,问。

    霍漱清坐在她身边,从旁边取出几张白纸放进了火盆,幽幽地说道:“是你妈给我打的电话,她说你可能需要我在!”说着,他看着她,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这是我的事,我--”她低声道。

    “傻瓜,连你妈都知道我该过来,你就不知道吗?我们是要结婚的人了,记住了吗?我们,是一家人,丫头!你什么时候才能记清楚这件事?”他的语气里有些怪怨的情绪,她听出来了。

    她知道自己应该告诉他,可是,又不想麻烦他,毕竟,这是她的事--

    苏凡点点头,不语。

    看着霍漱清起身拿起三支香点燃,给父亲的遗像鞠躬,苏凡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自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永远都不再孤独了!

    过了一会儿,苏子杰推门进来了,跟霍漱清握手。

    “霍书记姐夫!”苏子杰道。

    “叫姐夫就好了!”霍漱清微笑道。

    苏子杰笑了下,坐在了苏凡和霍漱清对面。

    “我和你姐商量过了,这次办丧事需要的钱,全都让我们来付,至少,让我们分担一半。”霍漱清对苏子杰道。

    “不了不了,我姐已经给我妈给过钱了,这个丧事又不会花费太多--”苏子杰道。

    “那个钱是其他的,丧事的钱,还是我来吧!”苏凡打断弟弟的话,道。

    苏子杰笑笑,道:“没关系,这种事本来就该由儿子担的,你还记得的吧,奶奶去世的时候,姑姑们都是不掏钱的。”

    这种规矩,苏凡是知道的,可是--

    或许,在这个时候掏钱和弟弟分担,只是为了心安吧!或许,霍漱清也是这样想的,才提了出来。

    “姐夫,你们不用管了,这件事。”苏子杰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看着苏凡,只好点头。

    “其他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你可以尽管说。”霍漱清道。

    “我之前还和我姐说呢,是有事想请姐夫帮忙!”苏子杰道,说着,他便把自己的计划和霍漱清苏凡说了一遍,霍漱清认真听着,为苏子杰提出自己的建议,苏子杰也仔细听着霍漱清说的,三个人在灵堂里为了苏家的未来构想着。

    次日,苏凡就劝霍漱清回去了,霍漱清在江宁省做过领导,现在在这里出现,难免会被有心人注意到,他们的旧事难免会被重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安静些的好!

    霍漱清明白苏凡的顾虑,看她现在心情平复了一些,也就不再坚持了,中午的时候离开了江渔。

    等父亲的丧事办完,苏凡也赶回了榕城。原本计划接家里人去榕城的家住些日子,可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让他们去榕城,便对弟弟和养母说了此事,等她结婚的时候再去榕城,弟弟答应一定会带着母亲去榕城的,然而,他们家里新丧,去参加婚礼多有不便,为了不让苏凡的亲生父母和霍家心里膈应,还是算了吧,以后再去。

    苏子杰说的在理,苏凡也没有再面前,却叮嘱弟弟一定要带母亲去榕城玩,弟弟答应了。

    离开了江渔,离开了自己从小生活的这片土地,苏凡的心,似乎又被另一根绳子牵住,而绳子的另一头,绑在了别的地方,绑在了霍漱清的身上。

    人啊,就该努力让自己少一些遗憾啊!

    飞机在云层里穿行,阳光反射的机翼上,苏凡闭上眼睛,微微笑了。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自己的未来,面对自己身边的人了!

    然而,回到榕城的苏凡,却丝毫没有预料到自己即将面临着什么。或许,这就是霍漱清所说的,如果一切按照预料和计划进行的话,就不是人生了。可如此的人生,又教人如何面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