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18章 不会这么凑巧
    “这是我爸爸的家,为什么要我走?”刘丹露笑笑,道,“二十二年了,二十二年你们没认我,难道现在又要让我走?我记得,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认祖归宗,是不是?你们不给我妈一个名分,难道连我都要抹黑掉?”

    刘丹露说着,视线在苏凡和薛丽萍的脸上来回。

    薛丽萍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真是恶心,跟刘书雅一个样子!

    “妈,妈,别生气,别生气!”霍佳敏忙劝道。

    苏凡望着霍漱清,他也看着她。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望着彼此,好几分钟,苏凡猛地握住了他的手,对刘丹露微笑道:“既然是故人之子,我们是不能拒之门外的,这也不是我们霍家的待客之道!”

    薛丽萍满脸惊讶地看着苏凡。

    “桐桐,关上门。”苏凡对杨梓桐道,说完就对刘丹露说,“请坐吧!坐下来聊聊!”

    杨梓桐听话地关上了门,走到母亲和外婆身边,静静看着这一幕。

    苏凡拉着霍漱清的手,一直走到沙发边坐着。

    “你凭什么说你是霍漱清的女儿?”苏凡含笑望着刘丹露,道。

    “这个问题,让我爸爸回答你更好,是不是,爸爸?”刘丹露笑了下,望着霍漱清,“或者,是应该让奶奶来回答!奶奶你不该告诉我一下,当初你们怎么逼迫我妈妈离开我爸爸的吗?逼着她一个未婚妈妈远赴重洋去到那陌生的国度?”

    霍漱清望着母亲,只是匆匆看了母亲一眼,就对刘丹露道:“这件事,我会和你母亲打电话询问。”说完,他就掏出手机要给刘书雅打过去,自从他决定和苏凡结婚后,就和刘书雅断了往来,即便只是电话往来。

    “不是她让我来的,你要问她就问吧,可是,请不要迁怒于她!这么多年,你们都过的那么好,她一个人在美国吃苦受累,已经够了!”刘丹露道。

    从刘丹露的表现来看,似乎她真的是霍漱清的女儿了,这让苏凡的心里越来越没有底气!

    如果刘丹露所说是真,如果当年真的是霍漱清的父母逼走了刘书雅,让她一个人在美国生下了刘丹露并独自抚养--苏凡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自己前几年的生活,心,突然颓了下来。

    她知道那样的路有多么艰难,如果没有覃燕秋和覃燕飞,她会更难,而刘书雅独自一人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没有人帮她?

    这时,保姆做好了晚饭走了过来,低声问霍佳敏要不要准备开饭,霍佳敏摇头。

    霍漱清并没有把电话打给刘书雅,这样的情形,如果打过去,家里肯定翻天。

    “开饭吧,你要不要吃一点?”霍漱清问刘丹露道。

    “不了,我今天只是来认认路,改天去找爸爸好好聊聊,可以吗?”刘丹露道,“我就住在这里,有事可以来找我!”

    刘丹露从包包里掏出一张小卡片,在上面写了个房间号,就放在了茶几上。

    “大家,再会了!”刘丹露说着,笑笑,背上了包包,走出了小楼。

    苏凡的手,彻底凉了,她静静坐在那里。

    霍漱清揽过她,道:“我一定会查清楚的,我,当时,当时她没有怀孕--她没有告诉过我,就突然走了!”

    薛丽萍看着儿子如此,道:“根本没有的事,你查什么?那个女人,过去害得你不够,现在又派来这么一个祸害,你这是想被姓刘的坑死一辈子吗?我警告你,不许见她们!她们想要什么,找我这老太婆就是了!当初,是我和你爸让她走的,与你无关!你过好你自己的日子,该结婚就去结婚,不许再让姓刘的掺和到我们霍家!”

    苏凡抬头望着薛丽萍,惊呆了。

    从她和薛丽萍再次相遇以来,薛丽萍就没有对她表示过任何的友好的倾向,即便是她和霍漱清要结婚的事,薛丽萍也只是表示了冷眼旁观。而现在,现在薛丽萍竟然这样表明态度,老太太真的那么讨厌刘书雅吗?讨厌刘书雅胜过了她?

    “妈,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什么都不要再提了。刘丹露的事,我会认真去查,事情不会这么凑巧--”霍漱清说着,他想起了最近老要和他联络的刘书雅的弟弟,莫非刘丹露的突然出现和这件事有关?

    “你查不查都一样!不过,姓刘的在榕城存在,你就要和他们保持距离。”薛丽萍对儿子说完,又对苏凡道,“你不要相信姓刘的胡言乱语,假期完了你们就去领结婚证,再这么拖下去,要是被别的什么心有所图的人插手进来,出了什么差错怎么办?”

    苏凡不语,薛丽萍之前那样的态度,而现在又这样急着催他们结婚--薛丽萍虽然上了年纪,可毕竟是做过副省长的夫人,见识和思虑都不可能浅薄,突然之间改变态度,肯定是有原因的。可是,到底是什么缘故让薛丽萍如此担心呢?

    难道说,霍漱清至今还对刘书雅心有旧情吗?因为知道霍漱清旧情难忘,薛丽萍才这样紧张?

    这么想着,苏凡看向了身边的人,他也看了她一眼,极为勉强的笑了下,拍拍她的手,道:“走,吃饭去吧!”

    这顿晚饭,是苏凡在霍家第二次吃饭,虽然薛丽萍对她的态度好了许多,可她的心里根本轻松不起来。她不在意一切,可以不去计较任何人的态度,可是她最在意的霍漱清,似乎,似乎--

    整个吃饭的过程,他几乎很少说话,还没吃几口,就接到什么电话去别的房间了,等他回来的时候,苏凡关切地望着他,他却依旧只是对她笑了下,什么都没说。而薛丽萍,也没有再对他提领结婚证的事。当然,这种事只要提一次就可以了,没必要重复。大家都是明白人!

    可是,苏凡的心,越来越乱。

    晚饭后,霍漱清就对母亲说还有点事要处理,让苏凡自己先回家去,自己要晚一点。

    “让她先在家里待着我们大家聊会儿,你办完事了再回来接。”薛丽萍对儿子道。

    薛丽萍如此,让苏凡的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薛丽萍是留她要说一些什么事情一样。

    霍漱清深深望着苏凡,道:“那你陪妈坐会儿,等我回来,我会尽早的!”

    她点头,送他上了车。

    霍漱清,你怎么了?那个刘丹露,真的,真的和你没关系吗?

    “妈,你打算跟她说过去的事?”霍佳敏站在母亲身边,问。

    “有些事,该让她知道。毕竟,她是要嫁给清儿的人,刘书雅是个外人。苏凡这丫头,根本不是刘书雅的对手啊!要是让她什么都蒙在鼓里,麻烦事都只会是留给清儿的。”薛丽萍道。

    “妈,那么,刘丹露,真的是漱清的--”霍佳敏问。

    “怎么可能!”薛丽萍肯定地说。

    “可是--”霍佳敏开口还没说出话,苏凡就来了,她便赶紧转移了话题。

    “清儿走了,你坐下,有些事,我想还是提前跟你说清楚。”薛丽萍对苏凡道,苏凡愣了下。

    冬日夜晚,车窗外只有霓虹闪烁。

    霍漱清闭着眼坐在车子里,静静地回想着刘丹露这件事。如果,刘丹露真的是他和刘书雅的女儿,那么,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即便不是毁灭性的,也会绝对震撼。现在的问题就回来了,他和刘书雅当初,真的有过孩子吗?

    年轻时的轻狂,对爱情的狂热,几乎让他在那个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现在回想起来,连他自己都想不到曾经做过那样的事。那样的自己,让他感觉到陌生,甚至,有些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可是,为什么后悔呢?是因为刘丹露的出现,还是其他?现在说不清楚,可是,现在,心情,难免有些乱。

    车子停下了,司机转过身忙说:“霍书记,到了。”

    霍漱清睁开眼,车窗外便出现了覃东阳那大腹便便的身影。

    司机忙下车为霍漱清去拉开车门,霍漱清下了车,覃东阳笑道:“不是把新娘子接回来了吗?怎么还这么不高兴?被老婆骂了?”

    霍漱清笑了下,跟着覃东阳一起走进了小楼。

    宽大的客厅里,装饰古朴,从客厅屏风后面传来几个人低低的说话声,覃东阳便和他一直走了过去。

    绕过屏风,便是一张檀木的长桌摆在那里,椅子上坐着几个人,除了覃春明的前任秘书齐建峰,还有现任的秘书陈铎,同时还有一个并不熟悉的脸孔。

    “霍书记!”叶慕辰起身,含笑迎向霍漱清和覃东阳。

    “叶总你好,请坐!”霍漱清道。

    “谢谢!”叶慕辰说着,等霍漱清坐下了,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在覃东阳的电话里,霍漱清得知今晚的牌局里还会有一个新加入的成员,这就是叶慕辰。

    以前在江宁的时候,覃东阳和霍漱清几个人总会在过年的时候小聚一下,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尽管平时也不是见不到,只不过过年期间单独提出聚会还是有特殊意义的,哪怕只是安排一个小小的纸牌牌局。

    “什么时候准备给我们发请帖?都等着呢!”齐建峰笑着问道。

    “是啊,你得早点准备,省得到时候一团乱。哦,你这次要不要伴郎啊?打算找谁?实在不行我上?”覃东阳看了霍漱清一眼,笑问。

    “什么伴郎?找伴郎也不能找你,看你现在都胖成什么样子了?”霍漱清笑了下,道。

    覃东阳摸了摸肚子,笑道:“没办法,我这人属于易胖体质,现在年纪一上来,怎么可能不胖呢?你就将就着点,让我这么一片胖胖的树叶衬托你,不是更显得你这个新郎官风度翩翩吗?”

    其他三个人都无声笑了,挨个出牌。

    头顶的灯光,悬了下来。

    “还没想过这事儿呢,最近又忙的要死。”霍漱清道。

    “哎,好几年没见你家小苏了,比以前更漂亮了吧?”齐建峰道。

    “那还用说,看看漱清最近春光满面的样子就知道日子多滋润了!”陈铎笑着接道。

    “绝对!”覃东阳笑道,“我们这几个人里面儿,就漱清和四少是两个有福气的,老婆都那么年轻漂亮!哪像我还要回家面对着那黄脸婆,苦命啊!”

    “你这话就在我们这里说说,让你家嫂子听见还不要了你的命!”霍漱清看了覃东阳一眼,笑道。

    “当着她的面我也这么说啊!”覃东阳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