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19章 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
    “女人都有那么一天的!”叶慕辰笑着说。

    “那可不一样。”覃东阳道,说完,看了霍漱清一眼,道,“天鹅湖新区那边,好像开始有动静了?”

    “年前就有些人在走动了,市里出了一个规划方案,具体的要到年后确定。”霍漱清翻了下自己之前出的牌,道。

    “你没打算把政府机关都迁过去?最近这种谣言可是很多!省里好像也有这种风声。”齐建峰道。

    “那也得要等上面的审批手续全都下来了再看,暂时还是让这些都当谣言传吧!太早有了论断也不好!”霍漱清道,他出了一张牌,看了覃东阳一眼,“松阳集团的刘铭,最近怎么样?你有什么内部消息?”

    “哈哈,现在回来关心起你前任小舅子了?不怕薛阿姨打断你的腿?”覃东阳哈哈笑道。

    “出你的牌!”霍漱清道。

    “事关刘铭的事,你跟四少说,四少的主意比我的正!”覃东阳说着,看了叶慕辰一眼。

    “还没到那份儿上!”霍漱清说着,端起自己的水杯子喝了一口水,“只是他最近的举动,不得不在意了。”

    “那就是你的祸害,早点解决了早点了事,省得以后成了大麻烦的时候,你还没办法处理。”覃东阳道。

    “东阳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刘家的麻烦,你还是不能惹上身!”齐建峰道。

    牌局继续进行着,等到中场休息,桌子上只有两个人的时候,霍漱清才对覃东阳说起刘家的事,提起了刘丹露的到来。

    覃东阳一脸惊愕。

    “你怀疑这是刘家安排的?”覃东阳道。

    霍漱清点头,道:“如果那孩子真是我的,为什么前几年书雅不告诉我?却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来?”

    “有可能是刘家受了什么人的指派做的这件事?”覃东阳道,“这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想要抓你的把柄,目前最有效最直接的就是这个!”

    “是啊,可我又不能去做什么亲子鉴定!不管事实如何,只要我去做亲子鉴定,最终我都摆脱不了干系。”霍漱清说道。

    这时,其他的三个人过来了。

    覃东阳看了那三人一眼,对叶慕辰道:“四少,你在美国时间长,有件事要请你帮忙查一下。”

    “请讲!”叶慕辰道。

    “有两个人的底细,请你尽快查一下。照片呢?”覃东阳说着,问霍漱清。

    “照片回头我发给你。”霍漱清道。

    “没问题,我会尽快的。”叶慕辰应道。

    “不管结果如何,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个时候出现这个人,影响的恐怕不光是我一个,覃书记的事情还没最后确定,万一那些人从我这里把事情联系到覃书记的身上--”霍漱清沉思道,“当然,在那个局面到来之前,我会先自己应对,可万一--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只是在我,还是更远。”

    齐建峰和陈铎互相看了一眼,覃东阳便说:“漱清被人摆了一道”

    “如果这件事不是刘家受人指使,倒还是不太费事。不过很明显那孩子是被人派去你那里的,现在要弄清楚的是,派去的那个人是刘书雅还是刘家其他的人。”齐建峰听完覃东阳的讲述,分析道。

    “先调查清楚,再做预备或许更好一点,更有针对性。”叶慕辰建议道。

    其他人点头。

    “霍书记,那位刘书雅的具体信息,您能告诉我吗?我这就打电话让那边的人动手去查,这件事还是应该越早搞清楚真相越好,我们这边就不会太被动。”叶慕辰道。

    “那就这么办吧,你尽快给我消息!”霍漱清说着,从叶慕辰的手里接过手机,在上面写下了刘书雅去美国的时间、地点,“照片回家了再给你发过去。”

    “那个女孩在哪里住?我派人盯紧她,如果她是受人指派的,在这边肯定会有人和她接应,到时候顺藤摸瓜,也能找到幕后主使!”覃东阳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想起刘丹露在霍家客厅留下的那张名片,道:“好像在龙山酒店住着,具体的我忘记了。”

    “放心,有这一点就够了。”覃东阳拍拍霍漱清的肩,道,“别担心,想办法撑过去!”

    霍漱清点头。

    对于此时的霍漱清来说,过去的真相如同迷雾一般笼罩着他,想要拨开,心里却似乎有些忌惮真相。他很清楚,如若刘丹露真的是他和刘书雅的女儿,那么,他面临的情况绝对会复杂到难以想象。

    几个人聊了会儿天打了下牌,就准备散了。

    霍漱清给苏凡打电话,她还在霍家等他,便乘车过去了。

    从刘丹露的年龄和相貌上来看,她是刘书雅的女儿没有错,甚至也很有可能是他的,当初刘书雅离开的时候--算算年纪,如果当时刘书雅是怀孕离开的,生下一个孩子的话,年纪也就不是刘丹露这么大。可是,刘书雅会那么做吗?整件事,似乎有隐情,却更加充满了不合理的、无法解释的地方。

    “把车停在前面,我打个电话。”霍漱清看了眼车外,对司机道。

    司机缓缓将车停在路边,拉开车门下了车。领导这么说的时候,意味着这个电话不想被他听见。

    霍漱清掏出手机,给刘书雅拨了过去。

    此时,刘书雅刚准备睡觉,关掉了电视,却没想到接到他的电话。

    自从那天之后,两个人已经没有再联系过了,这半夜三更的,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刘书雅心里纳闷,却也有着些许的喜悦,毕竟他是这么晚给她打电话的,一定是有重要的事同她讲,而显然,这个事情不会是苏凡的事!

    “漱清,怎么还没睡吗?”刘书雅含笑问道。

    “书雅,你现在在哪里?”他问。

    “我?我在家啊!过年回来陪陪我妈--”刘书雅道。

    “榕城?”他问。

    “当然--”刘书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霍漱清打断了。

    “我在龙山广场这边等你,你过来了给我电话,我有事情要和你谈。”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书雅愣住了,大半夜的,还有什么事?可是,直觉又告诉她,霍漱清是有重要的事情,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想也不想,她赶紧换好衣服开车出门,等她到了龙山广场,霍漱清的车子早就在那里了。

    她如约打电话给他,霍漱清便把自己的车牌号告诉她,刘书雅便将车子停在他的车边。

    “你上来!”霍漱清按下车窗,道。

    司机早就去一旁抽烟去了,刘书雅关了车子上了霍漱清的车。

    “漱清--”

    “刘丹露,你认识吗?”霍漱清直接问道。

    车子里漆黑一片,尽管两个人同坐在后排座上,却并不能看清彼此。刘书雅几乎僵住了!

    霍漱清盯着她,他的视线穿过了眼前的黑暗,盯着她。

    刘书雅的沉默,已经告诉了他答案,他的心里不禁一紧。

    “我以为这个名字不会有人用,却没想到,过了二十几年,这样的一个人会真实地站在我面前!”霍漱清道,“书雅,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怎么回事的,没什么!我,我先回家了!”刘书雅吞吐道,立刻转身就要下车,胳膊却一把被他拉住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权利知道真相!”他说。

    “真相,真相就是,就是,”刘书雅的大脑快速运转着,“丹露是我的女儿,我有个女儿叫丹露没错,可是,可是和你没关系,她只是我的女儿,和你没关系--”

    刘书雅慌乱极了,可是,她越是如此,就越是让霍漱清怀疑。

    “那她的父亲是谁?既然和我没关系,你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的爸爸?”霍漱清问道。

    刘书雅双手掩住脸庞,不停地摇头,道:“不要再问了,不要再问了!都过去这么过年了,不要再--”

    他抓住刘书雅的肩,道:“书雅,告诉我,她,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你当初离开的时候,有没有怀孕?告诉我!”

    当初?

    车厢里陷入了一片静默,低低的,只有刘书雅的抽泣声。

    “当初,我去求你妈,求他们不要让我们分开,可是,你妈根本不见我,你们家的那扇门就那么关着,根本不让我进去,雨那么大--”刘书雅低声道。

    而此时,苏凡坐在霍漱清的房间里,望着窗外那浓浓的夜色,想起了薛丽萍之前告诉她的事。

    刘书雅来求薛丽萍,可薛丽萍关上了家门,把刘书雅扔在门外面。

    “她说,她怀孕了,她有了清儿的孩子,要我同意他们大学之后结婚。”薛丽萍对苏凡道。

    苏凡愣住了,一言不发。

    “我当时就说,你既然怀孕了,那就把证据拿出来。她说她没有带B超单,我就告诉她,光有B超单没用--”薛丽萍道。

    “你妈她说她不相信,她说我不检点,就算是真的怀孕了,也不见得孩子就是你的。她说让我拿到亲子鉴定再说,否则她根本不认!”刘书雅对霍漱清道。

    “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霍漱清问。

    “当时你那么忙,每天都回来很晚,我看你那么辛苦,我,我怎么开口?”刘书雅道,眼泪不断地从眼里涌出去。

    “那,那她,她真的,真的怀孕了吗?”苏凡问薛丽萍。

    “那女人就是个骗子!如果真的怀孕了,怎么会连医院的报告单都不拿给我看?如果要让我相信,至少要有一张报告单吧!可她竟然说她忘记带了!”薛丽萍道。

    苏凡想说,也许刘书雅真的是忘记带了,却没说出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