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21章 我不想骗你
    他不知道她的心,已经乱成了什么样子,不知道她在等待他的时候,心里都想了什么,想了多少。

    而此刻,她的一颗心,如同在大海上颠簸的小船一般,浪尖水底不停来回,跌跌撞撞。

    偶尔,透过路灯的灯光,他看见了她那窝在他怀里的小脸,可是,她一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这让他的内心不安,很是不安。

    或许,刘丹露带给他最大的冲击不是在仕途,而是在他的感情生活,是在苏凡。

    下了车,他拥着她进了家门,她却猛地推开他,独自跑上了楼。

    客厅里的灯,亮了又灭了。随着她的脚步声,楼梯间的灯光次第明灭,一明一灭之间,他的心,也翻覆着。

    不管真相如何,不管结果如何,他,最应该向她解释,最应该安慰她,最应该--

    他锁上门,快步奔向了楼梯,奔向了二楼。

    卧室的灯光投在走廊的地板上,他的脚步,却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有太多的过去,而这些过去,在他毫无预料的时候开始影响他的现在,影响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幸福!

    他,亏欠了苏凡!

    推开卧室的门,她就那么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丫头--”他走过去,蹲在她面前,双手放在她的膝盖上,望着她,低声道。

    他想说太多,可是,无法开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缓缓松开手,视线,从指缝之间露出来,缓缓投向他。

    那复杂的眼神,如同锤子一般一下下锤在他的心上,那么重,他不禁呼出一口气,起身坐在她的身边,抱住她,干干的嘴唇在她的脸上摩挲着。

    “苏凡--”他低低叫着她的名字,她却再度推开了他。

    她猛地起身,站在床边,双臂垂下来,两只手攥着,双眼一瞬不动地盯着他。

    她越是这样一声不吭,越是这样安静,他就越是无地自容。

    是他伤害了她,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他做下了让她痛苦的事。

    “丫头--”他再度叫了她一声,走向她。

    可是,在他还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她突然把他推倒在床上,他还没有拾起身,她一下子就坐在了他的腰间,两只手在他的耳边,撑着床,双目死死地盯着他。

    他,怔住了。

    她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就是--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彻底惊呆了,她依旧一声不吭,两只手开始拉扯着他的衣服,想要脱掉他的衣物。

    他的心头一热,挺起上半身配合着她手上的动作,可是,她,她的手完全乱了,心,也完全乱了。

    冬天的衣服,不如夏日的那么单薄,很难很快就脱下来,何况她还从没做过这样的事。

    “霍漱清,我恨你,我恨你!”她趴在他的胸前,不停地捶打着他,泪水沾湿了他胸前的衣衫。

    他的手刚伸到她的头上,想要抚摸她的头发来安慰她,却被她推开了手。

    她再度起身,拉扯着他的衣服,却怎么都没办法全都脱下来,便开始解开他的皮带--

    当愤怒和哀怨彻底填满她的内心,当她以女王的姿态坐在他的身上拥有了他,霍漱清的心,却被温暖的情愫包围着。

    他挺起上半身,揽住她的腰身,她却推他,他依旧抱住她。

    “丫头,丫头,我爱你,我爱你--”他的唇,在她流泪的脸上不断地摩挲着,舌尖吮着那咸涩的泪水。

    “霍漱清,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你怎么可以--”她捶打着他,叫道。

    “丫头--”他叫道。

    “我恨你,我恨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这样,为什么我们总要遇到这么多的事,为什么,为什么--”她一下子推倒他,泪水啪啪滴落在他的胸前,冰冰凉凉。

    他抬手去擦她的泪,却被她抓住了手。

    她抓住他的手,贴上了她的身,那是他曾经吻过无数次的柔嫩肌肤,指腹传来那阵阵的颤栗,让他内心的波涛,一浪又一浪,一浪又一浪没过了他的头顶,将他淹没。

    如此陌生的她,那文弱娴静的她,此时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让他惊喜,让他更加内疚。

    整个房间,被一波又一波越来越高的情潮冲击着。

    她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占有他,想让他只属于自己,想要清除所有别人留给他的记忆,想要他的心里,他的身体只有她!

    而这一场由她起始的战斗,很快就被他占了主动。

    她在他的怀里颤抖着,如小鹿一般哭泣着,却又如同小狼一般叫喊着。

    直到,直到一切归于平静!

    “霍漱清,我爱你,怎么办?”她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滚了下来。

    玉湖畔的夜色,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平静,平静到让人感觉不到时间在流逝。

    她静静伏在他的胸前,听着他的心跳恢复到和这夜色一样的平静。

    “你就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她仰起脸,望着他。

    他能说什么呢?说对不起?为自己过去的行为向她道歉?还是为刘丹露的出现?

    “她,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你,能告诉我吗?”

    “丫头,我--”他想说,我不确定,可是,这样的话,在现在说起来,大有逃避责任的嫌疑。而她,也没有让他把话说下去。

    “你妈妈说,刘书雅当初根本没有怀孕,说那是骗你的,就算刘丹露,也不是你的孩子。”她顿了下,道,“可是,我想听你跟我说,你告诉我实情,好吗?”

    他的手指,轻轻插入她的发间,一下又一下地梳理着,如墨的眸子一瞬不动地迎上她那复杂的眼神。

    “我,以前很爱刘书雅,真的,现在想起来,过去就像是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其实,在遇到你之前,那场梦还有真实感,而有了你之后,我甚至,甚至忘记了曾经还有过那样的经历。”他幽幽地说。

    “你骗我!你骗我!既然那么爱她,怎么还会忘了?”她不悦道,生气地转过身不理他。

    霍漱清从她的身后抱住她,下巴在她的发顶磨蹭着,拉住她的手,她却甩开,气呼呼地闭上眼。

    “那么,我问你一句,当初郑翰追求你的时候,就是在云城那时候,你为什么会拒绝他呢?”他问道。

    她愣住了,却很快就说:“不喜欢为什么还要答应?”

    “那你上大学的时候,难道对他没有一点感觉?难道就没想过要和他怎样?”他问道。

    她生气了,转身盯着他,道:“我们现在在说你的事,你扯我干什么?我又没有和别人生孩子去!”

    他抓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静静注视着她。

    “我是想说,当你遇到一个真正让你想要厮守一生的人的时候,曾经遇到的所有人,哪怕是那些让你心动的人,都会变得没有感觉了。”他说。

    她却笑了下,带着嘲讽的意味,道“你当初为了刘书雅甘愿和父母断绝关系,连书都不读了,还不足以说明她就是你想要真正厮守一生的人吗?如果连这样的都不算,那什么样的才算?”

    他苦笑了一下,道:“是啊,我也这么怀疑。当初我和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而现在和你又是怎么回事?”

    她的表情,凉了下来。

    “一个人,一生可以爱几次呢?可以为几段感情付出承诺?我不知道,或许世上也没人说得清楚。只是,这三年,你走了的这三年,我第一次体会到心被撕开的感觉,好像你走了,我的世界就,就变得,变得天翻地覆了一样。”他捧着她的脸,“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说是绝望似乎也不对,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总之,就是,就是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她低下头,不语。

    “刚才回来之前,我和她见面了。”他顿了下,说。

    她猛地抬头,盯着他。

    “我问她丹露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和她聊了一会儿,她告诉我当年的事,哭的很难过。”他说着,叹了口气,“可是,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我竟然,竟然没有像过去想象的那么,那么恨我父母,似乎就是在看着一个人讲述她的过去一样,而她的过去,似乎和我没有多少的关系,我不能够和她感同身受,明明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顿了片刻,他接着说:“我感觉自己好像很无情,可是,即便我知道是这样,我还是没有办法强迫自己--”

    “她说刘丹露是你们的女儿吗?”苏凡问。

    他摇头,道:“她没有说。”

    她抓住他的手,急急地说:“所以,就不是了?”

    他又摇头,道:“我派人去查了,估计只有等查清楚了才能确定。”

    “那你自己觉得呢?你自己难道没有想法吗?”她又问。

    他沉默片刻,道:“这件事,不管是还真是假,现在都不能让她留在榕城。很显然她这样出现,不是没有理由的。书雅回来都三年多了,可丹露一直在美国读书。如果她真的想要回来找我,或者,我真的是她的父亲的话,书雅不可能这三年都不告诉我。”

    她陷入了深思,道:“所以,你觉得这里面是有阴谋?”

    他点头,道:“这种可能性很大。”

    “可是,这么做,到底--”她不明白了。

    “如果这是一场阴谋,那么,丹露很有可能就不是我的女儿。但是,从她的年龄和书雅的描述来看,又扑朔迷离--”他说。

    苏凡看着他,好一会儿都不说话。

    “怎么了?”他问。

    “那,这么说的话,你和她,以前就没有,没有孩子?”她问。

    “呃,据我所知,没有!”他想了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