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29章 老婆更疼我
    “别这样,再有人进来怎么办?”她低声道。

    “不会有人进来了,因为他们知道书记夫人来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独处的时间!”霍漱清俯首,灼热的呼吸萦绕在她的耳边。

    他的唇,稳稳地落在她的耳垂上,她不禁打了个激灵。

    可是,他只是轻轻吻了下她,下巴就抵在她的肩上,不动了。

    “你怎么过来了?这么晚还不回家睡觉?”他问。

    “你没回去,我就来找你了。”她低声道。

    他低低笑着,拂过她的脸,注视着她那娇俏的脸庞,道:“想我了,是吗?”

    她点头。

    他拥着她,下巴抵在她的肩头,道:“你知道吗,刚刚看见你在这里,我差点以为是时空错乱,回到了过去。”

    她笑了下,道:“过去的时候,我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来找你!”

    他也笑了,道:“是啊,现在不一样了。不过,我还是很高兴,非常,非常高兴!”

    她拉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他的心里一阵暖,亲了下她的侧脸,道:“我们这就回家!”

    她起身,看见了放在桌头的保温瓶,忙说:“还是先把这个喝了吧!要不然就凉了。”

    “什么?”他刚要从衣架上去取外套和风衣,问道。

    “刚从你妈妈那边过来,给咱们两个煲的汤,让我一定记着给你喝。”她打开保温瓶,把汤倒进盖子里,道,“刚好,还热着。”

    他微微笑了,坐在沙发上,接过汤碗,道:“还是我妈心疼我!”

    “你这是觉得我不心疼你?”她坐在他身边,故意说。

    他轻轻捏了下她的鼻尖,笑道:“我妈疼我,老婆更疼我,这样总行了吧?你这个小气鬼,连这个醋都要吃!”

    她却只是笑,望着他不语。

    一瓶汤,他只喝了一点,就说回家了,苏凡收拾好东西,看着他穿好衣服,跟着他走出了办公室。

    来到了院子里,霍漱清的司机忙过来迎接领导,霍漱清摆摆手,道:“你回去吧,我坐那辆车!”说完,就走向了苏凡的车子。

    一路上,霍漱清坐在副驾驶位闭着眼,一言不发。

    苏凡偶尔看看他,不忍地问道:“你最近很忙,是吗?”

    “嗯,很多事要在去京城开会之前确定,不到半个月就要去开会了。”霍漱清叹道。

    “半个月还长着呢,你别太累了。”苏凡道。

    “没办法啊,要是不催着,那帮人就不干活了,能拖就拖,能推就推。”霍漱清道。

    苏凡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可是,心里总是疼他的。

    再怎么心疼,苏凡却不知道霍漱清在经历着什么。

    然而,就在苏凡用尽办法笼络刘丹露的时候,刘丹露的存在,还是被华东省高层知晓了。

    霍漱清,似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切,似乎都是有步骤在进行的。

    关于榕城市企业的排污调查,从年后上班第一天的会议之后,市环保局就全面开始了这项工作,从市到县区两级部门都在没日没夜地加班。这是市委书记亲自监督的一件事,没有谁敢掉以轻心。

    然而,污染调查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苏凡看到电视里的报道后,还跟霍漱清说“你这是不让他们活了”。

    “这是他们的份内工作,怎么就叫不让活了?”霍漱清道。

    “那些企业可贼着呢!平时只要说有检查,他们肯定就提前准备了,每次去检查的时候,几乎都是环保达标的。可是,检查一走,排污就开始了。很多时候,我们的同事都跟地下党一样地蹲守,就为了抓住企业排污的证据。你现在这么大张旗鼓地说要做环保评估,那不是让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准备好大衣帐篷去夜里蹲守吗?”苏凡道。

    霍漱清想了想,道:“这种事,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你还记得在云城的时候吗?企业主想方设法做假数据,为了让检查结果达标,就得暂时停产关门。可他们耗不起的,关一天就要损失多少钱,那些人算的很清楚。所以,只要不放松监督,抓住他们的把柄,还是很轻松的。”

    “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在停产躲避检查啊!那你怎么办?”苏凡问。

    “那就更好了,用真实的数据让他们闭嘴!到时候,评估报告一出来,他们不搬也得搬!”霍漱清道。

    话虽这么说,可霍漱清很清楚,这件事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自从环保评估开始,市里的现任以及卸任的不少领导都找他,说的来来去去都是围绕着工厂搬迁的事。有些老领导都是和霍泽楷一起工作过的,跟霍漱清说霍泽楷当年如何如何注重政企关系,和市里大企业的关系多么好,大家想起霍泽楷在位的时候榕城的工业做的怎么好,税收怎样的好,榕城经济发展怎样的迅速。霍漱清是知道这些的,父亲担任榕城市委书记那十年,堪称建国后榕城市发展的“黄金十年”,正是那十年奠定的雄厚基础,让榕城跃居全国前列。正如那一天和曾元进聊的一样,当年榕城的税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着重工业,现在想让那些企业搬迁出市区,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从眼下看来,这些困难真是十面埋伏着。用他父亲来教训他,真是想不到!

    可是呢,自古以来,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喜欢的,太子不见得喜欢。用霍泽楷的作为来教训霍漱清,完全是失策。

    环保评估,在霍漱清的亲自督查下进行着,从企业周边,一直到玉湖周围。同时,霍漱清命令市委宣传部组织官媒在全市宣传“保护环境,从我做起”的活动,市政部门统一更换市内垃圾箱,遵循垃圾分类的原则,并向市民讲解不同垃圾的分类原则。公交公司年前采购的大批清洁能源公交车辆,开始逐批投入使用。至于便民自行车的设置,也在市区全面铺开。某个周一的早上,上班途中的市民们突然发现,市委书记也骑着自行车上班,而他的车子,正是刚刚开始使用的便民租赁自行车。这一天,在玉湖北门的龙山广场,市委书记带领着市里各级领导骑车前往市委市政府。榕城市电视台做了现场报道,霍漱清呼吁市民们多多使用公共交通、清洁交通,减少汽车尾气对榕城环境的污染。

    当然,很多人将霍漱清这些举措当做是政治秀,可是,在有心人看来,恐怕这些只是开始。

    这些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霍漱清深知,在工厂搬迁的问题上,如果只是靠那些环保评估的数据,恐怕是远远不够的。想要成功做这件事,除了让上级领导和大企业看到真实的环保数据,还要尽快在周围的县区完成土地征用,为企业找好新的厂地。除此之外,尽管政策都是上行下效,可是,霍漱清也清楚一件事,要想让那些企业搬迁,还有一个因素必须利用,那就是老百姓的意愿。让老百姓先行动起来,为榕城环境的改善行动的话,也就给了他一个去和省市各级领导还有企业谈判的筹码。

    企业搬迁,在霍漱清这里似乎成了不可更改的一件事。不少前后在榕城任职过的官员在覃春明面前谈论此事,认为霍漱清的作为太过激进,缺乏考虑。覃春明只是听听,然后统一回复说“榕城的事,现在是漱清在管,省里插手太多并不好。榕城的现状,也只有现在的班子最了解,让他们商量着办就可以了。我看那个新区就搞的很好嘛,把榕城的市区向周围拓展,也减少了市区的压力。”覃春明的回答,算是很明确了,让那些想要通过覃春明来让霍漱清改变想法的人,彻底死了心,似乎,覃春明更关心的是榕城的新城建设。

    新城的建设,已经铁板钉钉,只是,具体的规划,正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新城的功能,不光要解决越来越严重的人口压力,还要“让市民实现就近就业”。因此,新城的规划中,包括了大量的新型住宅区,还有一些低污染的企业建设,以及城市的配套功能的完备。

    因此,新城蕴藏着的无尽商机,吸引了许多的目光,也让很多人,不光是各级领导,也包括榕城百姓,将注意力放在新城建设方面。

    然而,当新城的诱惑力增大的时候,霍漱清的发言权也就越重了。从土地功能区的划分,到开发权归属,霍漱清的话语权是不能忽视的。如此一来,为了尽可能从新城得到好处,选择站在霍漱清这边,或者对企业搬迁一事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便成了一些重要人士的决定。而这,是一些人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为了牵制霍漱清,似乎像是有计划一般,刘丹露的出现,在省市领导们的耳边传开了。

    一场包含着巨大利益的博弈,在暗中开始一点点地放大。

    覃春明自然也是听说了这个关于“霍漱清有个二十多岁的私生女”的传言,在他听说这个之前,霍漱清就向他报告过了。可是,现在,他听到的时候,同时还听到了不好的动向。

    “要是这件事传出去,让我们省里的颜面往哪里放?一个省委常委,竟然有一个那么大的私生女?”

    有不少人在覃春明和其他省领导面前如此说,这让覃春明还是有些不放心。

    于是,覃春明让霍漱清尽快把这件事解决了,不管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都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这个问题,让忙于公务的霍漱清更加焦头烂额。

    找刘书雅,已然是无济于事的。霍漱清便让覃东阳找到刘丹露的下落,可是,没想到,刘丹露就在苏凡的店里。

    “你怎么不告诉我,刘丹露就在你那里?”霍漱清打电话质问苏凡道。

    “我看你那么忙,就没跟你说--”苏凡解释道。

    好嘛,现在真是够乱的!

    他好一会儿不说话,她却不解,问:“出了什么事?你怎么知道她在我这里?”

    “没事,就是,”霍漱清原本是想带着刘丹露去做亲子鉴定,而且,就在给苏凡打通电话的时候,他还是这个想法。可是,当苏凡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一亮!

    是啊,他知道刘丹露在苏凡那里,别人肯定早就知道了。如此一来,刘丹露的一举一动早就在那些人的眼皮底下了,不光是刘丹露,就连苏凡,恐怕也都--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是再和刘丹露做亲子鉴定,不就是说明这里面是有情况的吗?完全是不打自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