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30章 恩怨再起
    结果是真是假,都不再重要,只要他去做亲子鉴定,那就--

    眼下,或许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曾元进说的,从刘铭身上入手。刘丹露这件事,完全是刘铭动的手脚。

    “就是听说了这件事,问你一下。”霍漱清转变话头,语气放软,对苏凡道,“对不起,我刚才对你态度不好。”

    “我是应该早点跟你说的。”苏凡便把刘丹露第一次来她办公室的情形告诉了霍漱清,“我怕她出去惹是生非,就答应录用她了。”

    “那她在你那边惹事了没有?”霍漱清问。

    苏凡笑了,道:“她还是可以的,小孩子嘛,慢慢就好了。”

    她没有告诉霍漱清,刘书雅第一次来她店里的态度也和刘丹露差不多。

    “你自己多注意一点,最近外面有些乱。”他说。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凡知道,霍漱清的处境很难。

    自从全市开展了保护环境的活动以来,西郊的厂区附近居民开始就那几家大工厂的污染事件上访,在市中心商业区,总是能看见那边居民控诉污染的标语和大纸牌,甚至在路过省委省政府的时候,还看见打着横幅静坐的老百姓。这些,对于霍漱清来说都是压力,是他维稳不利的表现。

    维稳不利,这也变成了霍漱清被批评的一个问题。

    开年才一个月,霍漱清就已经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

    挂了苏凡的电话,霍漱清给刘铭打了过去。

    为了新城土地拍卖的事,刘铭也是整天到处跑。由于拍卖还没有正式开始,所有人都得不到任何确定的答案。

    知情人都很清楚,究竟何时开始拍卖,这完全由霍漱清说了算。然而,从眼下的情势来看,在京城两会开完之后的一个时间之前,拍卖是不会开始的。有这么长的一个等待期,对于那些地产商来说绝对是一个痛苦!当然,这些痛苦的地产商不包括覃东阳、叶慕辰这样的人,像刘铭之类的,才是心疼。

    尽管刘铭已经得到某些实权派的承诺,等拍卖开始后,保证让他拿到一块位置不错的地,可是,在真正拿到之前,一切承诺都有可能落空。因此,当接到霍漱清电话的时候,刘铭还是意外了一下。他是知道刘丹露的事情已经传到了省里,那一刻,他以为霍漱清打电话是来求和解的。毕竟,现在主动权是掌握在他的手里。

    定定神,刘铭接了电话。

    “大哥,有什么吩咐?”刘铭笑着问道。

    霍漱清是很反感这一套江湖气的,却说:“晚上有空吗?见个面?”

    刘铭一愣,笑道:“当然有空,大哥叫我,怎么会没空呢!我这就安排--”

    “不用了,我提前给你打电话,到时候再说。”霍漱清道。

    “这怎么行呢?好歹让我请大哥你吃个饭--”刘铭道。

    霍漱清想了想,道:“你中午十二点半到越江北路那个法国咖啡厅,具体位置,等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好嘞!我一定提前恭候!”刘铭道。

    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铭不禁满心得意,虽然从身后老板那里得到了承诺,可是,能敲霍漱清一笔,更有价值。而他一直盼望的,不就这样吗?逼迫霍漱清给他想要的好处?

    越江北路那一带是榕城酒吧集中的地方,现在是白天,很多店都是关门的,整条街上人迹罕至,有的也就是外地来的游人,在这街面上欣赏着殖民时代留下的建筑。

    当霍漱清的车子停在咖啡厅外面,司机就把车开走了。

    这家店的老板,坐在落地窗边喝着咖啡,看见他来了,赶紧起身来迎。

    “人已经到了吗?”霍漱清问老板道。

    “到了,我把他安排在二楼那个房间。”老板道。

    “他一个人?”霍漱清问。

    “嗯。”老板领着霍漱清走上木质楼梯。

    “您好久没来了?最近太忙了,是吗?”络腮胡子的老板含笑问。

    “是啊,太忙了,改天有空了,带着我妻子来品尝你亲自泡的咖啡。”霍漱清道。

    “您夫人很漂亮!婚庆节上,我还见过她!”老板道。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她跟我说你上次送的那一包咖啡豆很香,让我谢谢你!”

    “客气了,等下次有好货了,我再给您送过去!”老板道。

    “只是,好东西到了她的手里也发挥不了那么大的用处,她在这方面还是很欠缺的。”霍漱清道。

    “苏小姐太忙了,等她有空了,您就让来我这里好了,放松放松。”老板道。

    “谢谢你,Adam!”霍漱清说道。

    两人说着,就来到了刘铭坐着的那个房间。

    “老板的咖啡真好喝!”刘铭见门开了,对霍漱清和老板道。

    “谢谢您,二位请坐,有什么需要的,就请按桌上那个按钮,我很快就到。不打扰了。”老板为泡好一杯咖啡放在他面前,说完,礼貌地退出。

    “本来想找我姐一起过来的,可是呢,我想,有些话,你是不想和她说的,对吧?”刘铭道。

    “你最近到处跑,收获怎样?”霍漱清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问。

    “唉,还不是得求着大哥你给指点一下嘛!你这么忙的,我哪儿敢打扰你?只好四处拜神!”刘铭说着,身体微微前倾,盯着霍漱清,“大哥,你就给我指一条道,弟弟我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霍漱清笑笑,却说:“丹露这张牌,你打算用到什么时候?”

    说完,他放下咖啡杯,看着刘铭。

    刘铭向后一靠,笑笑,道:“大哥你这话就不见外了,什么叫我用啊?丹露是你和我姐的女儿,那就是我刘铭的亲外甥女儿,我怎么会用她呢?哦,对了,她现在在小嫂子那边工作,小嫂子对她很照顾啊!我姐之前还担心小嫂子会因为这件事跟大哥你吵呢,没想到小嫂子觉悟这么高!丹露受了那么多年的苦,老天爷终于眷顾她了!”

    “说吧,你想要什么?”霍漱清看了他一眼,身体微微向后靠,右胳膊支在座椅扶手上,双手交叉。

    “那就看丹露在你的心目中值多少了。”刘铭道,说着,向四周随意看着,四周全都是堆着书的书架。

    霍漱清笑了下,从风衣的内置口袋里掏出一个折起来的信封,放在刘铭面前,起身道:“你先看完这些再说。”

    说完,霍漱清走到身后的书架边,视线在书架上游走着。

    然而,刘铭的脸色,在打开信封后,彻底变成了惨白。

    “霍漱清,你,你太卑鄙了!”刘铭道。

    霍漱清慢条斯理地翻着书,道:“我和你们家的恩怨,二十一年前就结束了,你现在又要旧事重提,我也没有办法,是你逼我的,刘铭!”说着,霍漱清转过身,看了刘铭一眼,视线继续在书页上流连。

    刘铭笑了下,起身道:“霍漱清,同样的事,你爸做过一次,你就别做了,做了有什么效果呢?你以为我们刘家会连续两次因为同一件事上在你们姓霍的手上栽倒吗?”

    霍漱清合上书,道:“当然不会。可是,二十年,足以让很多人忘记一些事,不过,看起来,你不是这样的人。”他说着,渐渐走近刘铭,居高临下盯着刘铭,“我只是给你提个醒,适可而止,也告诉你后面的人,姓霍的,没这么容易被吓住,明白吗?”

    “只要丹露的事情彻底公开,我看你还有没有胆量和我说这样的话,霍漱清!”刘铭道。

    “好啊,那你就去做吧!不过呢,”霍漱清说着,手搭在刘铭的肩上,“我好心提醒你一下,别人有资本斗,可你呢?这一次赌错了,你们刘家,可就全完了!好好想一想吧!”

    说完,霍漱清淡淡一笑,坐在椅子上,端起咖啡杯,慢慢地抿着。

    刘铭转身盯着霍漱清那高傲的神情,攥紧了双手。

    “要走了吗?”霍漱清看了刘铭一眼。

    “姓霍的,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刘铭道。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谁笑到最后!”霍漱清道。

    刘铭笑了下,走到霍漱清身后,双手按在椅背上,慢慢地说:“忘了件事,我也提醒大哥一次--”

    霍漱清侧目,盯着他。

    “千万让你这位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咖啡店老板看好自己的手,要是再挨一刀,那双手可就泡不出这么好喝的咖啡了。”刘铭紧紧盯着霍漱清的视线,冷笑道。

    霍漱清的眼里,快速闪过一丝说不出的神情。

    “他就是当年救你的那个吧?不用谢我!”刘铭说完,拍拍霍漱清的肩,双手插进裤兜,大步离开。

    门关上没一会儿,络腮胡子的老板就进来了。

    “我担心刘铭会对苏小姐动手!”老板道。

    “你派人保护她就行了,刘铭还没那么大胆子。”霍漱清道,“只是你,好好做生意。”

    “是,我知道了。”老板道。

    “我先走了,改天带她过来。”霍漱清说完,起身离开。

    老板跟着霍漱清,右手习惯性地按住了左手虎口上那块早已褪色的伤疤。

    霍漱清知道,自己今天和刘铭的见面,几乎是在打草惊蛇。可是,如果不逼刘铭,就不会让刘铭乱手脚。如果刘铭不乱,那帮人就会静静地操纵事件的走向,静静地看着他如何焦头烂额地应对各种麻烦。

    苏凡并不知道霍漱清在做什么,可是,她的视线一直在刘丹露上没有离开。公司是她的,想找个盯着刘丹露的人还不简单吗?

    而这世上,永远都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对于曾元进和罗文茵这样的人来说。

    年后,罗文茵为了苏凡的婚礼一直在京城忙活着,不知道找了多少的设计师来为女儿设计一个低调庄重的婚礼。而她,也必须飞来榕城和亲家母商议。而这些传言,自然而然就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罗文茵并没有在薛丽萍面前提及,毕竟,她知道这件事的分量,她打电话问了曾元进,曾元进却说“让漱清和迦因自己处理,你不要掺和”。可是,罗文茵如何咽得下这口气?特别是听说女儿把刘丹露弄在自己公司上班,罗文茵简直不敢相信。

    “好吧,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个霍漱清,做出这种事,至今连个解释都没有给我们,而你呢,还--”罗文茵对苏凡道。

    “那都是别人诬陷的,让他跟你们解释什么?”苏凡道。

    “诬陷?你怎么知道是诬陷?”罗文茵见女儿不慌不忙,道,“二十岁出头,热恋的年轻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只有你这个傻瓜才相信那是诬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