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31章 阴谋开始了
    苏凡给母亲端来一杯玫瑰花茶,道:“您先喝点茶,别生气了。”

    “你知道吗?你现在这么做,就是在给别人制造把柄--”罗文茵道,“等事情真正爆出来,你可怎么办?”

    “那,是不是可以在那之前查清楚呢?”苏凡沉思道,看着罗文茵。

    罗文茵看着女儿认真的神色,也陷入了深思,道:“办法,也不是没有--”

    似乎,霍漱清的警告有了些许的结果。

    刘铭开始担忧起来,如果霍漱清真的对他们下手,怎么办?在和霍漱清见面后,他打电话去了姐姐的住处。

    “都是你要维护那个人,二十多年了,你生怕我们牵连他,可他呢?书记的板凳还没捂热,就开始对我们动刀子了。”刘铭气呼呼地说。

    刘书雅听得出来他说的是霍漱清,也不理会。

    “不行,不能就这么让他掐着脖子,要不然--”刘铭道。

    “你还想怎样?你以为用一个丹露就能逼到他?霍漱清要是那么容易就范,就不是霍漱清了!”刘书雅道。

    “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吗?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吗?你可倒好--”刘铭道。

    “我劝你和丹露不要再找麻烦了,你们谁听过我的话?”刘书雅道。

    “找麻烦?”刘铭道,“丹露留下来是你同意了的,怎么,你现在又要跳出去,把自己推的一干二净?”

    刘书雅望着弟弟,良久,才说:“放弃吧,好吗?没用的,那些人只不过是利用你,他们什么都不会给你--”

    刘铭推开姐姐的手,道:“我不会放弃!姓霍的一老一小害得我们刘家走投无路,我们姓刘的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说完,刘铭起身,刘书雅赶紧追上去拉住他的胳膊,道:“别再闹了,刘铭,你这么闹下去,没有好处的--”

    刘铭转过身,盯着姐姐。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过了好一会儿,刘铭才说。

    刘书雅愣住了。

    然而,几天后,省纪委开始陆续接到一些匿名举报,都是举报榕城市市委书记霍漱清生活作风有问题,说霍漱清未婚生子,并且利用职权为自己的情人谋取非法利益等等内容。赴京开会在即,霍漱清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应付这些事,而覃春明也不愿在自己的事情表决之前对霍漱清展开深入调查,这样难免会影响到自己。于是,在离开榕城赴京之前,覃春明召开了省委常委会议,会议上就最近这些传言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当然,与会的有些人是坚持要调查的,可是覃春明批评说“我们的纪委什么时候变成狗仔队了?难道我们的政府领导是明星,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要让纪委去查?霍漱清刚到任,刚要用心做点事,就出这么多幺蛾子。好,今天是一个霍漱清这样,明天呢,我们全省二十个市委书记,要不要每个人的私生活都查一遍?这到底是在满足什么人窥探他人隐私的恶趣味,还是要打击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是不是我们的干部什么都不要干了,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里面看报纸就可以了?”

    覃春明这么说,很显然是非常生气的。

    “可是,举报信那么多,不查一下的话,也不符合规定。”某位与会常委道。

    霍漱清本身也是在开会的,关于他的问题,他也只能噤口。

    “覃书记说的有道理,不过,现在那么多的举报信放着,完全置之不理,纪委也是失职。今天漱清同志也在这里,你自己给个说法,也省得纪委再去查了,大家说怎么样?”某位副书记提议道。

    “说什么?我们的常委会,什么时候变成讨论八卦的会议了?”覃春明不悦道,他说着,看了霍漱清一眼,道,“我在这里一味阻拦,好像显得真有那么回事一样。漱清你自己说说,怎么办?”

    霍漱清抬头,环视一周,才说道:“我愿意接受组织调查!”

    接受调查?

    覃春明看着他。

    “既然漱清同志自己都没有异议,为了以正视听,还是让纪委进入调查吧,覃书记您说呢?”省长叶丛道。

    覃春明点头,道:“调查是要调查,可是,事情涉及到一位省委常委,一旦查清这是诬陷,必须要追究举报人的法律责任!”

    话音刚落,在座的人都面面相觑。

    “我支持覃书记的意见,此风不可长,若是这样的事情反复出现,势必会让我们的同志们不能安心工作。必须追究责任!”叶丛附议道。

    覃春明的意思很明确了,今天你们来害霍漱清被查,难道就不担心明天查到你们自己身上吗?有谁是干净的?

    在座的人都很清楚,调查霍漱清,势必会让覃春明受到影响,何况覃春明之前如此反对这些调查。今天在常委会上突然提出这件事,明摆着就是给覃春明难堪。会前,覃春明就和霍漱清说了,今天在会议上肯定会有人提出这件事的,问霍漱清怎么办。霍漱清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尽管如此,覃春明还是在会议上大发雷霆,为的就是保护霍漱清,毕竟他的态度在那里,别人是不敢不重视的。

    会前,覃春明对霍漱清说起此事的时候,霍漱清就说他愿意做亲子鉴定。

    “之前我也想过自己来查清楚,可是,不管我查的结果是什么,总会被人利用来攻击我。所以,我想着,与其始终被这样的谣言包围,不如在这样一个公开的场合来证明这件事,在这里一旦说清,任何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霍漱清道。

    覃春明沉默良久,道:“既然你已经想了这么久,那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做。你说的对,这个机会倒是挺好,也省得你费力去解释。只是你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要是到时候--”

    意思很清楚,要是一旦查出是真的,那就完全不能收场了。

    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呢?万一证实刘丹露是他的女儿,即便他不会被免职,今后上升的道路,也是被堵死了,哪怕有曾元进在,冷处理几年后再把他放出来,可是,劣迹在那里,总是麻烦。

    可是,即便如此,霍漱清知道,在常委会上提出做亲子鉴定来证明清白,总比自己偷偷去做亲子鉴定来证明的好,至少这样做光明正大,有那么多人盯着,对手想害他,也不会那么容易下手。

    对于霍漱清来说,他等着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等着事情闹到常委会上的时候。因为,总会走到这一步的,与其在背地里被人那样指指点点,让他心里乱还不能彻底解决。那一天,见了刘铭,就是为的让这一天快点到来。

    可是,他真的能承担事后的结果吗?

    “覃书记,您放心,不管这个结果怎么样,我会自己承担。如果丹露是我的女儿,我必须为自己年轻时犯的错误承担后果。当年我爸为了我做了一些他不该做的事,今天,我该自己来做了。”霍漱清道。

    覃春明叹了口气,道:“你也别有太大的负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不管怎么说,还有我和曾部长在!”

    “对不起,覃叔叔,我给你们添麻烦了!”霍漱清道。

    覃春明笑了下,道:“这算什么麻烦?我们这条路,总有解决不完的麻烦在等着我们。前阵子不是还有人说逸飞吗?你要想做事,总会挡别人的路,自然就会成为一些人的眼中钉,习惯就好了。哦,对了,你明晚带着小苏来我家里吃顿饭,我还没正式见过她呢!因为我的事,你们把婚期都推后了,我也对不起她!”

    “您别这么说,她明白的。”霍漱清道。

    “她不怪你,那是她懂事。可是我也不能完全不表示啊,心安理得地让你们两个为我牺牲,我连一句谢谢都不说,那就太不像话了。”覃春明道。

    “最近她做新公司,都是小飞在帮她!”霍漱清说。

    覃春明笑了,道:“小飞那是他自己的事。你明晚把孩子也带上,我还从没见过那个小机灵鬼呢!”

    想起念卿,霍漱清想把念卿报户口的事情告诉覃春明,却还是没有说。等以后找机会把那个记录给处理了,逸飞也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于是,在常委会上,霍漱清明确表示,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愿意和那位怀疑是他女儿的女孩子做亲子鉴定,可是,必须要由几位常委作证。

    如此一来,那些坐在位子上操纵这件事的人,又如何坐得住呢?本来就是扼住了霍漱清不敢做亲子鉴定这个弱点,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样公开的场合来提,甘愿以前途来冒险?

    会议结束,霍漱清在夜色中回到家,双脚站在院子里,就抬头就看见楼上那亮着灯的窗户。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尽管已经是初春,融融暖意让玉湖边的柳树已经冒出绿芽,院子里的玉兰花,也长出了花苞,可是,到了夜里,湖面上吹过来的风,还是让人觉得凉意嗖嗖。

    霍漱清刚走到门廊下,扭头就看见了右边一架秋千,停下了脚步。

    他这几天真是忙晕了,怎么连院子里多了秋千都没注意到?话说,仔细想想,好像前几天苏凡是和他提过买了个秋千的事情,他竟然给忘了。

    越是这么想,他的心里就越是内疚。

    自己总在忙着公事,完全顾不到家里,却忘记了她也是有一大堆的工作要忙,还有女儿要让她操心。

    推门进到屋里,霍漱清脱掉风衣,换下鞋子,上楼。

    其实最近,苏凡每晚都睡的很晚,一直在书房里忙着。只是因为他回来的更晚,所以不知道。

    走过书房门口,霍漱清轻轻推开一道缝,看见了坐在书桌后面的那个人。他没有打扰她,轻轻走过去。

    等苏凡听到他的声音抬头的时候,却见他端了两杯红酒站在她身边。

    “你回来了?我都没听见。”她微微笑着,从他手里接过酒杯,就被他顺手一拉,起了身。

    “这么熬夜,会变老的!”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笑颜,道。

    苏凡笑笑,道:“再老也比你年轻!”

    说着,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依旧笑眯眯地看着他。

    霍漱清心事重重,看着她这样,心里却似乎轻松了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