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35章 有惊无险
    “伯母,我能做什么,您说--”苏凡道。

    徐梦华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你能做什么,或许,我根本不该和你这么说,感情的事,从来都是要两心相悦的。现在想想,如果当初我不这样多此一举从中作梗,让你们两个有点机会的话,小飞他现在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苏凡不语。

    “人啊,只看见眼前的得失利弊,终究不会有好处的!”徐梦华道。

    “我现在和您说,逸飞是个好人,一定会找到一个好的女孩,这样安慰您的话,也是于事无补。即便如此,我还想这样同您说。逸飞那么好,他要是都不能幸福,这个世上就太没天理了。”苏凡轻轻地说。

    徐梦华苦笑了下,却又问:“我问个问题,你愿意回答我吗?”

    “您说。”苏凡道。

    “你,爱过小飞吗?”徐梦华道。

    一阵春风,从纱窗里飘了进来,带着那淡淡的香樟树的幽香。

    覃逸飞一边在和父亲、霍漱清一起聊天说笑,视线却穿过那屏风落在苏凡的身上,心头,几滴温润的液体滴下。

    “我妈怎么这么慢啊,在自己家里找东西都找不到。”覃逸飞不禁说着,起身走向了屏风。

    霍漱清看了一眼覃逸飞的背影,笑笑,不语。

    “妈,您这女主人也太不合格了吧?找个茶叶找半天!”覃逸飞的声音,从屏风那边飘过来,苏凡和徐梦华都看向他。

    他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那笑容如一弯明月荡漾着。

    “有你这么说你妈的吗?”徐梦华笑嗔道。

    覃逸飞走过来,揽住母亲的肩,把茶叶接过来,道:“念卿都快饿了,您还不让开饭?”

    “好好好,知道了!”徐梦华说着,绕过屏风走向客厅。

    “我妈也真是的,非要拉着你说话!”覃逸飞对苏凡道,“你别怪她,上了年纪的女人都这样,婆婆妈妈的。”

    苏凡笑了,道:“你这嘴怎么这么毒?”

    覃逸飞笑笑,和她一起走过屏风,来到沙发边,把茶叶放在茶几上。

    “哥,我说,等曾家那个院子里紫藤花开的时候,咱们去那边喝酒?你还记得吗,你以前和我跟我姐说,要翻墙去那个院子里呢!”覃逸飞坐在父亲身边,笑着说。

    “真的?你还想翻墙?能翻得过去吗?”苏凡坐在霍漱清身边,笑问。

    霍漱清笑了,道:“小飞断章取义了。我肯定是翻不过去的,就指望他呢!他说让我踩着他的背爬上去,要是主人家开门了,他就赶紧跑,然后把我扔在那里被人当贼抓!这就是他的全文。”

    说着,霍漱清看向覃逸飞。

    覃春明看着眼前这三个年轻人,一切,似乎早都被命运安排好了吧!错过了,就终究不会再回来!

    晚饭摆上了,覃逸飞奉命给大家斟酒,就连念卿都给倒了一杯橙汁。

    覃春明举起酒杯,道:“今天呢,是第一次请漱清一家来我们家里吃饭,主要是小苏第一次来,当然,还有我们的小念卿!”说着,覃春明笑了,“我这第一杯酒呢,要谢谢漱清和小苏你们两个。好不容易你们一家团聚了,却因为我的缘故一直连结婚证都没有去领。这一杯呢,我们全家谢谢你们!来--”

    碰杯之后,大家都喝掉了酒盅里面的酒。

    覃逸飞又起身给大家斟满,就听覃春明接着说:“这第二杯呢,我要和小飞和漱清干了。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虽说小飞是我亲生的,可漱清呢,这么多年下来,也是自家人了。你们两个情同手足,有些事已经发生了,不是任何人的错,不是你们两个的错,同样也不是小苏的错--”

    在座的其他人都怔住了。

    除了覃春明,没有人再提及过去的事,事件里的三个人,似乎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逃避着,谁都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却谁都不能说出来。

    “爸,您这第二杯,还不如说,祝愿我妈越来越年轻,念卿越来越可爱呢!”覃逸飞说着,把杯中的酒全都喝掉了。

    他的语言轻松,语气,却充满了伤感。

    “我是爸爸还是你是爸爸?”覃春明道,话毕,又说,“你们三个都是聪明善良的孩子,越是这样,话就越是闷在心里。不说破,谁的心里,都压着一块石头。”说着,覃春明看向儿子,“小飞,漱清是你喊了三十年的哥哥,小苏年纪小,却也是你的嫂子。虽说现在的社会都不讲这些了,在我们这个家里,你既然叫漱清是大哥,小苏就是你的嫂子!这,是我的规矩!好了,把你酒添上,起来代我和你妈,给你哥哥嫂子敬一杯,祝他们新婚快乐!”

    整个餐厅里,空气彻底凝固了。

    覃逸飞一动不动,父亲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霍漱清对这情形,似乎早有预料,从他给徐梦华打电话说会晚一点到的时候,徐梦华说让覃逸飞去接苏凡母女,从那个时候,他就猜到了覃春明让覃逸飞一起吃饭的目的。

    他们三个人,始终在一个看不见的轮回里面绕,看起来是走出来了,实质上从未走出去过,也根本走不出。

    即便如此,覃春明此举有点胁迫覃逸飞的意思了,在苏凡看来,此举,过于残忍!

    可是,覃逸飞依旧不动弹,那么静静坐着。

    “覃书记--”苏凡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一片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她。

    她望着覃逸飞,他眼里那说不出的痛楚,一点点如针一样扎在苏凡的心上。

    要说的话,也瞬间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覃逸飞却对她笑了,一言不发,站起身,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上酒。

    “哥,还有,”他顿了下,尴尬地笑了下,道,“叫嫂子很,很尴尬,还是叫你小凡。哥,小凡,你们重逢都好几个月了,可是,我也没有正式地向你们说声祝福的话。我爸说的没错,过去的事,谁都没有错,谁都没必要为过去的事介怀,小凡,”他的视线重重落在她的脸上,“你也是,你没有错。”

    苏凡低头,霍漱清起身,拉住她的手。

    她抬起头望着他。

    “我以为自己可以心平气和地和你们这样坐着,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才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是我没有放下,直到今天,我还在想,如果小凡从小就在她的亲生父母身边长大,我们可能会在这个巷子里遇到,然后,然后,我会走过去和她打招呼--”覃逸飞说着,眼睛润湿了,苏凡却泪花闪闪,霍漱清握紧了她的手。

    “可是,就在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一件事,一切,就这样注定了。而我,再也没有理由让自己沉浸在这样的追悔之中--”他顿了下,露出淡淡的笑容,端起酒杯,“哥,迦因,祝你们新婚快乐!不过,我能不能有个要求?”

    覃春明夫妇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不知道儿子要干什么,霍漱清和苏凡也是。

    “什么要求?你说--”霍漱清含笑问。

    餐厅里,立刻安静了下来。

    覃逸飞又恢复了平日里那种近乎没心没肺的笑容了,道:“让我做你的伴郎啊!”

    徐梦华这才算松了口气,差点以为这小子要说什么“我要和你决斗”之类的话呢!

    苏凡愣住了,霍漱清哈哈笑了,端起酒杯和覃逸飞碰了下,道:“虽然我怕被你抢了风头,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要找你做伴郎的,除了你,谁能有这个资格?”

    霍漱清说的是实话,给他做伴郎的,只有覃逸飞,也只会是覃逸飞!可是,现在说出来,所有人的心里,都亮了起来。

    覃逸飞笑了,道:“等你们定了日子--”说着,他看向苏凡,道,“让小孙他们接这个单,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自己的公司做婚礼策划,要是生意给别人去做,咱们就不要混了。”

    苏凡也笑了,点头。

    这样,就是最好的了,是吗?

    “好了好了,都坐下,坐下说。”覃春明招呼道。

    这一顿晚饭,似乎,有惊无险!

    覃春明和霍漱清聊起榕城新城的问题,覃逸飞说这次飞云集团也打算斥资参与竞拍。

    “你打算把公司搬去新城?”霍漱清问。

    “暂时肯定是不会的,不过,还是要做个长远的规划。叶慕辰早先在那边购买了一部分土地,可他那个是留着要盖楼盘的,我们不打算要。”覃逸飞道。

    “我记得他买的那块土地在规划图上占了很好的位置。不得不说,那个人在这方面还是很有眼光的。”霍漱清道。

    覃逸飞点头,道:“是呀,天鹅湾嘛,那时候还是荒滩,谁能想到市里会把新城朝那边拓呢?你没打算在扩大市区面积吗?现在市区人口压力那么大,而新城要完全建成投入使用,没个三四年是下不来的。”

    霍漱清轻轻抿了下酒杯,道:“雁翔区、甬台县都会划进来,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等这两个县区划入市区,会给他们相应的政策措施,让它们分担一下市区的压力。”

    “这么一来,光是土地出让金,都能让市政府赚个盆满钵满,反对你的人,应该就会越来越少了。”覃逸飞道。

    “是啊,现在工厂搬迁的非议很多,所以一时之间还动不了。”霍漱清道。

    “那也只是暂时的,等到新城土地拍卖的时候,那些人就傻眼了。”覃逸飞道,“真金白银摆在眼前,那些人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做。哥,你这双管齐下,真是绝了!”

    说着,覃逸飞笑了。

    霍漱清笑笑,不语。

    “你小子懂什么,净在这里瞎说。吃饭吃饭!”覃春明道。

    可是,苏凡看着覃逸飞,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啊!以前老觉得他吊儿郎当,对政治完全没有兴趣,现在看起来--这应该说是基因的作用还是环境的影响?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从小耳濡目染着,说要完全不懂政治谋略,那真是扯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