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37章 我们的过去就变成了垃圾吗
    她无声地笑了下,道:“你刚才说,是你没有给我机会来选,可是,就算你给了我机会,我也依旧会选择你。原因就是,我不能没有你。在云城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感觉。离开你之后,没有一刻是不想你的。

    我总是想要努力地生活,努力地成为一个可以匹配你的人。因为,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的话,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跟你说,我的心里放不下逸飞,可是,就算是我此生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我也不会再选择其他的人来替代你。没有你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四目相对,谁都不发一言。

    “我问你,世上有没有perfectmatch的人,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依旧不能匹配你,而你说的对,即便是没有到达perfectmatch,我不能没有你,这个理由,足以让我一辈子都缠着你。”她说着,偎依在他的怀里。

    “是吗?”他轻声问道。

    她点头。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眼里那俏丽的面容,是他魂牵梦绕的存在。

    “霍漱清,我爱你,比世上的一切都要爱。”这是她今晚对他说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

    当她的身体结结实实落在床上,看着他眼里那跃动不息的火焰,燃烧了他,也点燃了她。

    或许,难得糊涂,才是人生最好的状态吧!何必去追究那么多的是非对错呢?

    次日,霍漱清和往常一样早早就出门去上班了,苏凡躺在床上,望着那透过纱帘晨光,闭上了双眼。

    霍漱清的车,还没有到市委,他就拨了个电话。

    “书雅,是我,今天有空吗?”霍漱清问。

    刘书雅正在厨房给自己和女儿做早饭,愣了下,道:“什么事?”

    “今天中午见个面,有些事,我们谈谈。”霍漱清道。

    “你想谈什么?”她问。

    “我建议你最好见个面,地点就在”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书雅放下手机,呆呆站着。

    心里,似乎有个预感,那么强烈。

    “妈?鸡蛋糊了。”女儿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

    刘书雅忙关了火。

    霍漱清--

    尽管刘书雅并不知道霍漱清会找她谈什么,可是,从最近的种种迹象来看,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刘铭整天为了生意的事情头疼,前两天又说崤山市的一个项目,一期正在销售,可是二期的贷款怎么都办不下来。按说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毕竟有之前的楼盘做抵押,银行里也有关系。花了好大的心思,刘铭才从银行里面的关系那里打听到,是上面有人施压了,凡是刘家相关的贷款,一律不准批复。

    刘铭没有直接来找她说,只是在她这里抱怨了一次,还是家里的管事大叔告诉她的。到底是什么人施压?刘书雅总觉得不是霍漱清,虽然分开二十多年了,可是她总以为自己是了解他的,这样卑劣的行径,不是霍漱清的所为。

    毕竟是自己家的人,弟弟遇上这样的麻烦事,刘书雅的心里也很着急。明知自己去恳求霍漱清出手相助,不见得会有什么好结果,可是,眼睁睁看着弟弟如此,她的心里也过不去。

    好吧,既然有这样一个难得的见面机会--

    刘书雅认真打扮了一下,可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终究是不及往日那么青春靓丽,和如今他要娶的那个年轻女人比起来,真是--唉,也没办法,这样的自己和那样的沈迦因站在一起,只要是个男人,不用想都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苦笑着叹了口气,刘书雅出了门。

    按照约定的时间,她提前来到这家咖啡厅。

    正在料理台上煮咖啡的老板,看见她站在玻璃橱窗外,走出来迎接。

    “刘小姐,你好!”他拉开门,问候道。

    时间,在刘书雅的脑子里猛地停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道:“你,是那个Adam?”

    老板微微笑了,道:“霍先生等会就到了,你先请进。”

    刘书雅淡淡笑了下,心想,这个霍漱清,没想到会把这个男人安排在榕城,不过,这样一来,的确是很方便!

    “好多年不见了,看起来你在这里过的不错。”刘书雅一边上楼梯,一边说道。

    “谢谢刘小姐。”老板道。

    “不过,你这样开咖啡店,不会不甘心吗?”刘书雅道。

    “为什么要不甘心?”老板问。

    “毕竟,你的手不能再用刀了,对不对?我记得你的飞刀很厉害的,那一次要不是你那出神入化的飞刀,漱清很可能就没命了。”刘书雅笑笑道。

    “我们这里有厨房,还是可以用刀的。刘小姐想吃点什么,请不要客气。”老板道。

    刘书雅笑了,老板推开一扇门,请她走进去。

    “让你难堪了,是吗?我这个人最近有些刻薄,请见谅。”刘书雅走向椅子,道。

    “刘小姐客气了,您想喝点什么?”老板拉开椅子,请她坐下,问。

    “你现在擅长煮什么咖啡,就给我来一杯。”刘书雅道。

    “好的,这边有书,还有唱片,请随意。”老板微笑道。

    等老板离开,刘书雅才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个霍漱清,什么时候把Adam弄到榕城来了?金盆洗手开咖啡店?笑话吧?

    可是,遇到了这样的故人,刘书雅也不禁想起当年和霍漱清去欧洲的时候--

    那一年的暑假,她拉着霍漱清陪她去欧洲旅行,在法国待的时间最长,后来又去了其他的几个欧洲国家,不过都是走马观花过去的,毕竟欧洲那么小,尽管那时欧盟还没有成立,在欧洲旅行不像后来那么方便,可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费多少的心思。在欧洲玩了一个月之后,他们最终去了意大利,却没想到在那里被人绑架,而绑架他们的人目标是她,霍漱清只不过是被牵连了。被意大利的华人黑帮绑架三天后,这个Adam就出现了。刘书雅完全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将她和霍漱清救了出去。而那一次的绑架事件,也成了他们刘家衰败的开始。事后,她才知道,是因为霍漱清被牵扯进这样的绑架,才令他那个副省长的父亲勃然大怒,他们两个人的悲剧,也就开始了。

    往事一幕幕在她的眼前闪过,刘书雅起身翻出一张旧唱片,放进留声机里。

    没一会儿,门开了,老板端着咖啡进来,还有一块小蛋糕。

    刘书雅说了声“谢谢”,老板便准备离开了。

    可是,刚走到门口,就听刘书雅问了他一句“你,只是替霍漱清开咖啡店吗?”

    老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刘书雅,脸上露出了和刘书雅记忆中完全不合的笑容,道:“刘小姐,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新的开始,我很感谢霍先生给了我这样的一个机会。”

    刘书雅笑笑,不语。

    这时,霍漱清推门进来了。

    “霍先生--”老板问候道。

    “他们说你刚上来,给我一杯美式咖啡,下午还要开会,还是精神一点的好。”霍漱清道。

    “好的,您稍等。”老板便掩门离开。

    “看来,你的成功不光是在你的办公室里。”刘书雅笑了下,道。

    “这边说话方便一些。”霍漱清道。

    “你既然这样郑重,那一定是有很重要的话要说?”刘书雅问。

    霍漱清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从风衣的内置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身边的桌子上,道。

    “这是什么?”刘书雅问。

    “你打开看看。”他说。

    刘书雅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拿起信封--

    “这是--”她看到了那份报告上写的结论,亲子鉴定的结论,“你,什么时候做的?”

    对于她毫不意外的表现,霍漱清却有些意外。

    “你知道这是我和丹露的?”他问。

    刘书雅猛地低下头,不语。

    “你早就知道她不是我们的孩子,对不对?”霍漱清紧紧盯着她,道,“既然知道,你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书雅良久不语,放下报告书,转过头望着外面那人迹寥寥的街道。

    “你说错了,我们,从来都没有过孩子--”刘书雅说着,不禁苦笑了,“我就很奇怪,为什么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就没办法怀孕?是老天爷要让我们分开,才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吗?”

    “书雅,今天,我们坐在这里,我不是想和你叙旧。”霍漱清道,“我也不会逼你离开榕城,毕竟这里也是你的家乡,至于你的女儿,我要是让你劝她离开我妻子的公司,你女儿也不见得会听你的--”

    “那么,你想说什么?”刘书雅苦笑了下,打断他的话。

    “上次我劝你弟弟不要再趟浑水,可是他不听。现在,我是劝你,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我承认,当初和你分开的好几年里,甚至包括我第一次婚姻的开始时候,我也没有忘记你。可是,那都是过去了,我已经彻底放下了过去。我知道你这些年在美国是怎么过的,丹露的父亲是什么人,我的朋友也告诉了我一二--”霍漱清道,刘书雅似乎并不吃惊,只是静静看着他。

    “不管你爱不爱那个人,还是说丹露只是你们之间的意外,你都四十岁了,应该为自己的生活好好考虑,不要再沉溺于过去的事情。你走还是留,是你自己的选择,可是,我希望不管是你还是丹露,或者是刘铭,你们都清楚一件事,我霍漱清和你们有关系,那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从你我分开以后,我和你们家再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刘家想要在榕城,在华东省继续生存,就该好好想想自己的处境,利用我们过去那点事来当卖点,会有什么结果,刘铭会很清楚。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希望我们任何人再提起。还有,你应该劝劝你弟弟,既然决定了重新做人,就要坚持下去,继续摇摇摆摆,只会把你们家拖进深渊--”霍漱清道。

    刘书雅却笑了,道:“都说男人无情,你还真是如此,漱清!我们过去的一切,对你来说就变成一个不得不处理的垃圾了吗?”

    “既然说是过去,就不该用来影响现在。”霍漱清道,他很清楚自己如此冷酷绝情,“让你弟弟现实一些,和那些人合作来打垮我?他手上的力量还不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