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42章 雪儿的姻缘
    “你有事找我吗,小凡?”雪儿笑问。

    “嗯,”苏凡放下手里的杂志,拉着邵芮雪坐下来,道,“雪儿,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邵芮雪看着她这样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禁失笑道:“你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严肃?你知不知道你严肃起来很恐怖的!”

    “恐怖?有吗?”她忙对着对面的镜子看着自己。

    邵芮雪点头笑了,道:“你从来都是这样!哦,对了,什么事?”

    苏凡笑了下,有点不好意思,道:“对不起,雪儿,其实我应该早点跟你说的,你能做我的伴娘吗?”

    邵芮雪愣住了,紧紧盯着她。

    “我知道,以前咱们两个约定过,谁先结婚,另一个人就要做伴娘,可是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只是约定而已,我还是应该正式邀请你的。你能做我的伴娘吗,雪儿?”苏凡拉着邵芮雪的手,道。

    邵芮雪笑了下,道:“我,现在给你做伴娘,合适吗?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我了。”

    “你胡说什么呢?”苏凡这么说,心里却是不忍。

    邵芮雪摇头,道:“小凡,谢谢你还记得我们过去的约定,虽然我很想做你的伴娘,可是,我不能。就算你不介意,你妈妈不会介意吗?她是那么细心的一个人,你婚礼的任何一个细节,就连餐垫上的花纹都要规定出来,她会允许我给你做伴娘吗?”

    苏凡刚要说话,邵芮雪止住了她。

    “小凡,你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你和霍叔叔能走到今天这样的一步,我会在内心里认为这一切也有我的一份功劳,毕竟,我当初鼓励过你,对不对?”邵芮雪笑眯眯地看着苏凡,“可是,伴娘,我不能做。请你理解我,小凡!”

    邵芮雪的话,让苏凡久久无法回神。

    经历了那么多的变故,邵芮雪真的不是过去那个活泼的没心没肺的女孩子了。生活,真不是个东西啊!

    见苏凡不语,邵芮雪笑着拍了下她的肩,道:“好了,就这么决定吧,你找其他人给你做伴娘就好了。”说着,邵芮雪凑近她的耳朵,小声地说,“你知道吗,现在店里面都在猜测是什么样的男人娶了你呢!到那一天的时候,可要把霍叔叔好好拾掇拾掇,要不然会减分的哦!”

    苏凡笑了,看着邵芮雪。

    “好了,我去工作了,你也去忙吧!”邵芮雪笑着说,“让员工们看到你这个做老板的工作时间在这里聊天,影响会不好的哦!”说完,邵芮雪起身走向顾客那边,面带笑容做着专业体贴的解释。

    苏凡并没有走,只是坐在那里看着邵芮雪。

    虽然雪儿和过去不一样了,可是,从她来到念清开始,还是开朗了一些啊!

    明天,会一点点变好的,不是吗?

    就在这时,苏凡接到江津的电话,说他正好要过来念清,过来帮苏凡打点一下新名称的事情。

    随着覃逸飞公司和飞云传媒的合并,苏凡的公司也要合并起来,以一个实体加入飞云集团,作为集团下属的子公司存在。公司的合并,当然有很多的文件工作需要处理,江津过来就是忙这件事的。当然,不是江津亲手做,而是带了他那边的几个专业人士过来。

    挂了电话,苏凡想起,这个伴娘还是个麻烦啊!雪儿不愿意做,该找谁呢?和她关系要好的未婚女子,除了雪儿,也就是霍漱清的外甥女桐桐了,难道要找桐桐?

    唉,这件事,还是先算了吧!慢慢再想。

    很快的,江津就过来了,而苏凡还没离开新店面这边呢!

    江津推门进来,笑着对苏凡说:“没想到这边也是这么有声有色啊!早知道我应该早点过来看看的!”

    苏凡起身,含笑道:“谁让你江副总一天到晚忙飞了呢?”

    江津笑着,道:“忙一点充实,省得逸飞一天老批评我,我可做不到他那样!”

    苏凡笑了,她知道江津所说的“逸飞批评”是什么,江津虽然和覃逸飞一样都是未婚身份,可是,江津的爱好在欢场,属于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那种人。苏凡当时去覃逸飞公司工作的时候,第一天就遇见了江津,结果覃逸飞一见江津和她说话,就赶紧上前止住了,同江津说了句“别惹她”,后来,她才知道覃逸飞是怕江津那个花花公子的性情去招惹苏凡。当然,和江津认识两年多来,江津从没对她有过什么出格的举动和言语,每次见了她总是难得的正经。

    于是,苏凡便说:“我先带你参观一下吧,哦,雪儿--”她叫了邵芮雪一声,邵芮雪忙碎步走了过来。

    “这边是你在负责,你来给江副总介绍吧!”苏凡对邵芮雪道。

    “好的,江副总这边请!”邵芮雪脸上一副职业化的笑容,给江津做了个“请”的动作。

    “谢谢你了,雪儿小姐?”江津不知道邵芮雪怎么称呼,便如此说。

    “叫我小邵或者芮雪就可以了。”邵芮雪微笑道。

    “好,麻烦你了。”江津道,“哦,对了,小苏,要不你先过去让他们几个接手工作?事情有一大堆,他们早点动手比较好一点。”

    “行,我带他们过去那边,你和雪儿四处看看,等会儿过来。”苏凡对江津说完,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走出门,苏凡才想起江津那个要命的本性,透过落地窗看了一眼店里的情形,看见邵芮雪认真专业地为江津做着介绍,而江津--应该不会怎么样吧?苏凡心想。

    雪儿可再也禁不起一次打击了!

    苏凡让江津带来的人去行政那边处理公司合并的事情,自己回去了工作室继续画草图。

    伴娘的事,还是继续在纠结着她!

    苏凡并不知道的是,曾泉打电话给方希悠,却没有直接说让她不要再通过苏凡的手来撮合叶敏慧和覃逸飞了,只是说“敏慧最近是不是又在黏着你?”

    “也没有啊,偶尔在一起逛逛街。怎么了?”方希悠问,心里却猜测苏凡是不是给曾泉打过电话,曾泉才打电话过来问敏慧的事?

    尽管心里如此怀疑,方希悠却不开口去问,她和曾泉之间,似乎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对待对方,似乎连每一句话都是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来的。曾泉越是如此,她就越是感觉自己和他之间隔着一道墙,而且,那道墙,似乎越来越厚。

    握着手机的手,微微用力了,可她脸上还是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她也老大的人了,一点正事都不干。”曾泉道,“你也不要太纵容她了,老这样由着她,她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曾泉的语气有些严厉,这严厉很明显是针对敏慧的,可方希悠的心里,难免感觉到痛。

    她沉默不语。

    曾泉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或许让方希悠多心,便放缓了语气,道:“我知道你疼她,我也疼她,可是,很多事,需要她自己去承受去改变,我们旁的人干涉过多,很容易出问题。何况,她这事儿还是感情的问题--”

    方希悠突然打断他的话,道:“因为覃逸飞爱迦因,是吗?因为覃逸飞的心里只有迦因,是吗??”

    曾泉愣了下,片刻之后才说:“你和她都清楚这个事实,何必让她往石头上去撞?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的地方,能装的进去两个人吗?还是抽身了吧,世上的男人又不是只有覃逸飞一个!”

    可是,最特别的人,只有一个!

    方希悠心里说。

    “嗯,我知道了,我会劝她的。不过,不一定有效果。现在迦因要结婚了,覃逸飞的心里就算是再怎么爱她,他们也没可能了。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敏慧还会收手吗?她这辈子就是非要在覃逸飞这棵树上吊死了。”方希悠叹道。

    “有没有可能,那是现实的行动。他没有行动,不见得他心里就放下。你是个明白人,好好劝劝她。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挂了。”曾泉说完,挂了电话。

    方希悠坐在沙发上,视线缓缓转向窗外,不由得苦笑了。

    没有行动,不见得心里就放下!曾泉,你也是一样吗?

    之后,苏凡没有打电话给方希悠说伴娘的事,现在雪儿放弃了,她要找别人的话,还得和霍漱清商量,而霍漱清,还没有回来。

    晚上,苏凡去了婆婆家把女儿接回自己和霍漱清的家里,婆婆说起来婚礼的事,说她选好了几个日子,现在就等漱清回来了和覃书记大家商量一下,找个大家都有空闲的时候。

    “地点选好了吗?”婆婆问苏凡。

    “覃总,就是覃东阳,他说愿意把他的一个别墅贡献出来,呃,就是月霞湾的那个。有很大的草坪,我和我妈已经去看过了。”苏凡道。

    薛丽萍点头,道:“挺好的,月霞湾那边清净一些,也安全。”

    是啊,那里不光是清净,而且风景特别好。

    苏凡想起自己去看环境的那一天,是覃东阳亲自来接她和罗文茵的。别墅是全木建造的,三层,房屋面积不算特别突出,可是在那青翠的环境里,就显得极为融洽了。草坪大不说,还有一个面积不小的人工湖,如同绿色地毯上的一颗宝石一般。她还笑着对覃东阳说“真是够奢侈了,很配你这个首富的身份”,覃东阳却只是笑了。

    如今,覃东阳的生意已经和当年苏凡在江城时不可同日而语了。尽管不是首富,可他的身价绝对跻身华东省前列。

    带着女儿回到家里,哄孩子睡了,苏凡继续画图工作。

    按照日子,霍漱清明天就回来了吧!可是,他就算是回来,也是忙的一塌糊涂。

    两个人可以自由相处的时间,真是越来越少了。

    看着自己的书桌上,连两个人的合照,或者一家三口的合影都没有,苏凡突然觉得空空的。

    婚纱照,肯定是没时间拍了。那么,至少要拍个全家人的合照吧!

    好,周末就拉着他去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