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44章 领导来领证是大事
    说完,她歪着脑袋看着他。

    霍漱清笑了,同样贴近她的耳朵小声说:“难道你要我跪在马路上求婚?”

    “你肯吗?”她笑嘻嘻地问。

    “我肯,就怕你不肯。”他说道。

    “为什么?”

    “刚刚下车接你,你都要担心被人看见,要是我跪在马路上向你求婚,你还不拿着花砸晕我?”他笑着说。

    苏凡的脑子里,立刻浮现出那样的画面:霍漱清西服革履地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跪在路边,手里还拿着个钻戒,声情并茂地说“苏凡,嫁给我吧”,路边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着他们,她的脸一红,心想,这男人也不嫌丢人的,在大街上做这种事,你不要脸我还要呢,直接抓起花就朝他的头上打去--

    想着想着,她哈哈笑了,前仰后合。

    霍漱清看着她的样子,就猜出她脑子里肯定想了什么东西,这个小丫头!

    苏凡笑着,频频点头,道:“会,一定会砸晕你的!”

    他含笑不语。

    “不过,你就这样让我和你结婚,也太小气了,什么礼物都没准备--”她说道。

    他拥住她,在她的耳畔低语道:“我都是你的了,你还要什么?”

    她的脸红红的,咬唇看着他,却感觉到自己背后有什么东西贴着后背的衬衫在向上走,硬硬的,圆环。她的脸上立刻绽放出惊喜的笑容,盯着他。

    霍漱清笑了,把那个贴着她的小东西从她身后拿过来,亮在她的眼前。

    她伸出左手,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他笑了下,把戒指缓缓套上她的手指,道:“虽然没有那么隆重的求婚仪式,不过,戒指还是要买的,对不对?”

    她低下头,道:“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你买--”

    话毕,他的手里又像是变魔术一样的,一个小而精致的盒子就出现在她的眼底。

    “这是--”她问。

    “开会的时候,抽空出去买的,你我一人一个,对戒,对不对?我知道你也没来得及准备,所以我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他说着,把戒指取出来,递给她,“东西是我买的,不过呢,钱要记在你的账上,总不能什么都让我付账吧?”

    他说着,笑了。

    苏凡知道他是在说玩笑话,连婚戒都要AA的人,全世界怕是没几个的。

    即便如此,她还是点头答应了,把戒指套上他的手,道:“没问题,就算我的,不过,你去买戒指的路费要不要我们AA呢?”

    霍漱清哈哈笑了,道:“这个也必须要平摊才行。”

    她把戒指套上他的手指,抬起头含笑看了他一眼,道:“真小气!”

    “我早就说过我是个小气的人,你不也是吗?我们这是人以群分!”他笑道。

    苏凡含笑望着他,想起以前两个人刚认识那时候说起的玩笑话,近的像是昨天的事情一样。

    她没有说话,只是依偎在他的怀里,静静闭上眼。

    霍漱清拥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一言不发。

    一切,似乎像是昨日,却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很快的,车子就停在了民政局的院子里,司机没有回头,小心地提醒说“霍书记,到了”,霍漱清和苏凡这才从记忆里走出来。

    下了车,他一直牵着她的手。

    霍漱清的户口在榕城市的主城区玉湖区,当然办结婚证也是在玉湖区的民政局。

    他的车子刚停下来,市委办公室主任冯继海、玉湖区的区委书记和民政局长就赶紧迎了上来。

    “霍书记,您这边请!”区委书记握手道。

    霍漱清只是让冯继海给民政局这边打了招呼,却没想到区委书记也来了,心里略微有些不悦。

    原本给民政局打招呼是希望给他找个僻静的通道,办完事直接走人,不让群众注意到他而引起议论,却没想到这局长把区委书记招来--好嘛,现在来的哪里只有区委书记,后面好几个穿着白衬衫的人围着--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个局长也是怕区委书记事后知道市委书记来领结婚证却不告知而生气吧!

    罢了罢了!

    “真不好意思,叨扰到你们了!”霍漱清和区委书记握手,含笑道。

    “霍书记说哪里的话,您的大喜事,怎么说是叨扰呢?应该的应该的。”区委书记说着,请霍漱清走上台阶。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现在还不是,等会儿就是了,苏凡。”霍漱清微笑着,介绍道。

    区委书记忙和苏凡握手,虽然不知道这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是何方神圣,不过,心里只有感叹,霍书记眼光真不是一般的好!

    “恭喜恭喜!”区委书记忙说,还不忘介绍自己。

    苏凡只好礼貌地回了人家几句,就跟着霍漱清走进了办公大厅。

    办公大厅里,除了工作人员,完全没有其他前来办事的人,霍漱清一看,眉头就蹙了。

    “谢局长--”他叫了民政局局长一声,局长忙应声。

    “工作日每天都这样冷清吗?”霍漱清问。

    局长愣了下,忙说:“有时候人多,有时候人少--”要不是反应快,局长差点就要说大家都是会看日子来领结婚证的,这么一说,不就是说市委书记太随便了吗?

    可是,霍漱清明白怎么回事,连区委书记都来了,玉湖区来了这么不少的人来“观礼”,怎么会让普通老百姓来办事呢?

    “民政局虽说是我们的政府机关,可是,涉及民生的许多项目都是在你们这里办理的,生老病死的保障,都和你们有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民政局算是政府为民服务的机构,既然是为民服务的机构,就要注意你们的办公作风,切忌以权压人,给老百姓耍态度,尽量微笑服务。”霍漱清道。

    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会突然之间这么说,很明显,他是有所不满的。

    局长忙点头,区委书记笑着应道:“霍书记说的对,这也是我们其他部门需要注意的问题。”

    “是,霍书记,孙书记,我们全局立刻开始学习教育活动,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要牢记霍书记的指示。”谢局长说道。

    “霍书记,时间不早了,您还是先办手续吧!”冯继海在霍漱清身边,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说道。

    “对对对,冯主任说的是,我们在这里站着说话,差点就耽误了霍书记的大事!”区委书记拍了下手,哈哈笑道,忙做出请的动作。

    别说苏凡了,就是霍漱清,被这么一堆人包围着来办结婚证也极为不舒服,便给冯继海使了个眼色,冯继海立刻转过身对玉湖区的领导干部们笑着说:“大家先在这边外面等等吧,请霍书记在里面办手续。”

    经冯继海这么一提醒,区委书记立刻反应过来,忙说:“是是是,我们还是别打扰霍书记了。”

    填好了申请结婚的表格,交了材料,两个人坐着等着,开始一项项办手续。

    苏凡也是被这帮莫名其妙钻出来的官员给惹的有些无语,无奈地笑了,看着霍漱清,霍漱清轻轻拍拍她的手。

    很快的,领证的手续就办完了。

    原以为领完结婚证就可以和他一起离开,却没想到霍漱清被玉湖区的领导好言想留,在办公大厅里和玉湖区的领导干部谈了一会儿,而苏凡,则和冯继海一起回到了车上。

    “恭喜你!”冯继海微笑道。

    苏凡对他笑着说了声“谢谢”,叹道:“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啊!”

    冯继海点头,道:“是啊,时间过的很快!”

    “冯主任--”苏凡叫了声,冯继海忙说:“什么事,你说!”

    苏凡尴尬地笑了下,道:“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想和你说谢谢的,以前你帮过我很多,可是,我从没--”

    “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不必这么客气!”冯继海礼貌地说。

    苏凡微微笑了下,道:“我不光要谢你为我做的那么多,其实,还想感谢你这么多年帮助他,尽管这是你的工作,可是,不能因此就不表达谢意的,对不对?”

    冯继海笑笑,不语。

    “有件事,我想问你,不知道你方便说吗,冯主任?”苏凡道。

    “你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会尽量告诉你。”冯继海道。

    车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冯继海不知道苏凡要问什么,不过却丝毫不用担心,苏凡的话题,永远都不会尖锐。

    事实证明,冯继海猜的没错。

    “那几年,他,还好吗?”苏凡问。

    不用说,这个他指的是谁。

    冯继海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他总是让自己很忙,不管是工作日还是节假日。”说着,冯继海顿了片刻,接着说,“他很多时候都不去你离开前住的那里住,有时候去了,就一个人静静坐着,什么都不做--”

    苏凡想象着那个场景,眼睛润湿了。

    或许,她问这个问题是个错误,为什么要问呢?他怎么会过的好?

    不过,一切,都没有关系了啊,过去没法更改,她要做的就是将来,在未来的日子里好好爱他,和他白头到老,就像刚刚承诺的那样!

    回头一想,为什么要在领结婚证的时候宣誓呢?那种宣誓有什么意义?不管贫穷还是富有,不管健康还是疾病,都会相守相伴,不离不弃。这样宣誓了却不履行誓言的夫妻,还不是到处都是吗?真能做到的人,何需宣誓?

    可是,此时苏凡脑海里这样闪念,似乎,又是对未来的预言。

    没一会儿,苏凡就接到霍漱清的电话。

    “抱歉,我在这边还有些事要处理,你先回去吧,晚上我会早点回家。呃,干脆让小冯订个位置,咱们在外面庆祝一下。你把手机给他。”霍漱清道。

    冯继海从苏凡手中接过手机,听霍漱清交代完毕了,又把手机递给苏凡。

    “那你先忙吧,我也回去工作了。”苏凡对霍漱清说。

    “抱歉,丫头,晚上我会弥补的!”他说道。

    苏凡笑了下,道:“没事的,就这样,挂了!”

    “霍书记让小张开车送你回去,我先过去他那边了!”冯继海对苏凡道,向她伸出手,微笑着说,“再一次恭喜你!”

    苏凡和他握了下手,微笑道:“谢谢你,冯主任!”

    冯继海笑笑,下了车,走进办公楼对坐在休息室那里的司机小张说了霍漱清的话,很快的,苏凡就乘车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