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45章 特别的新婚夜
    等苏凡再度回到婚纱店,一推门进去,所有人都起身望着她,她对大家微微笑了,走向楼梯。

    顾客们在她身后窃窃私语着,苏凡并没有在意。才走了几步,她猛地停下来,转身下楼走到张丽身边,道:“张姐,你过来一下,有点事。”

    张丽忙跟着她上了楼。

    “是这样的,这个月提前给大家发工资吧,你说呢?”苏凡道,“另外,我昨天看了下咱们的账目,这个月再给每个人多发百分之三十的奖金。”

    张丽看着苏凡,微微笑了,道:“有喜事?”

    苏凡笑着点头,抬起自己的手让张丽看看戒指,张丽惊叫了一声。

    “刚刚领了结婚证,所以,想庆祝一下,让大家也开心开心!”苏凡笑着说。

    “恭喜你,苏小姐!”张丽微笑着说,“实不相瞒,刚刚大家都看见您和,好像是霍书记,是吧?”

    苏凡点头,微微笑着。

    “真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张丽道。

    苏凡笑了。

    “哦,对了,张姐,婚礼的时候,请你一起过去--”苏凡补充道。

    “我?我,我可以吗?你和霍书记结婚,去的人都是领导吧,我,我一个打工的,怎么--”张丽道。

    苏凡拉住张丽的手,微笑道:“有什么不可以的?要不是你,念清也很难有今天的。”

    张丽不好意思地笑了,道:“你太客气了,我也没做什么。”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下面有员工上来找张丽,张丽便再次和苏凡说了“恭喜”就离开去处理问题了。

    苏凡坐在椅子上,抬手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无声地笑着。

    结婚了啊,她和霍漱清,终于,结婚了!

    下午,冯继海打来电话,给她说了晚上吃饭的地点,等苏凡赶到的时候,霍漱清已经在那里了。

    那是靠近槐荫巷的一个小巷子里的一家私房菜,院子里同样是高大的香樟树,只不过院落没有槐荫巷里曾家和覃家的那么大。

    “你来了也不给我提前说一下啊?”苏凡看见他,脸上是挥之不去的喜悦。

    他起身挽住她的手,亲了下她的眉角,含笑道:“本来想去店里接你的,又怕被你说,所以就直接来这里了,惊喜吗?”

    “你还怕被我说?扯的吧?”她笑问。

    他轻轻捏捏她的鼻尖,含笑不语。

    “咦,这里怎么没有别的客人?我刚进院子的时候看见其他的房间也有桌子啊?”苏凡望向外面,道。

    “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所以,我就跟老板说了下,今天不要接待别的客人了。已经被包围了一天,我也不想再当猴子被人围着。”他无奈地笑了下。

    苏凡知道她说的是早上的事,便拉着他坐在中式沙发上,道:“没关系啦,我今天都决定给员工涨奖金了!”

    霍漱清耸耸眉,看着她,道:“老婆大人,你这么败家啊?那是我们家的钱,你就这么轻易发掉了?我们日子怎么过?”

    他越是这样严肃,她就越是想笑,明明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亏得你叫我这一声老婆大人,以后啊,我赚的钱就是我自己花的,呃,还要给念卿,养家的重任嘛,就交给你了!不是有句话说嘛,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她的手指戳着他的脸,笑着说。

    霍漱清却依旧板着脸,道:“这是谁说的?荒唐!男女平等忘了?女人能顶半边天忘了?民主还要不要了?”

    她却依旧笑眯眯,道:“霍漱清同志,世上没有绝对的平等,也没有绝对的自由,对不对?更加没有绝对的民主!”

    霍漱清被她说的实在无语了,这家伙,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他不禁败下阵来,叹了口气,道:“赶紧点菜吃饭吧!”

    她笑嘻嘻看着他,道:“真没劲,你就这么庆祝啊?吃个饭就把我打发了?”

    “苏凡同志,虽说是我娶你,虽说没有绝对的平等,不过呢,从今天开始,我就完完全全归你了,在这个你们女人当家作主的时代,你也要考虑一下我身为被领导者的感受。”他捧着她的脸,道。

    她简直要笑岔气了,看着他,道:“那,你说我怎么考虑你的感受?”

    “多体谅我的需求就可以了!”他说着,亲了下她的脸。

    她看了他一眼,他眼里那浓烈的深情,简直要化了她的心,她不禁羞红了脸,推开他的手,道:“不正经,点菜啦!”说完,她走到门边叫了一声服务员。

    婚后的第一顿晚餐,在夜幕降临时,安静地上场了。虽然没有电视里演的那样,没有烛光晚餐和小提琴,却完全是苏凡喜欢的,也让她觉得这是霍漱清的风格。

    尽管如此,她还是在饭间调侃他,说他小气,别人都要弄烛光晚餐和小提琴,他就没有。

    “如果你非要那样,也可以啊!只是,我不喜欢那种氛围,太做作了不是吗?”他说道。

    “你啊,真是老古董!”苏凡笑着说。

    他笑了下,道:“是啊,没办法,谁让你嫁给我了呢?法律保护我了,你后悔也没用了。”

    苏凡看着他笑着,却又听他说:“我喜欢这样安静的环境,你听,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明明外面就是公路。”

    她望向门外,院子里那几盏宫灯挂在门廊下,在黑夜中摇曳着。

    霍漱清也看向外面,幽幽地说:“外面的世界太吵了,我不想家里和外面一样,你觉得呢?”

    她看着他,他脸上的神情,似乎让她看到了过去,回到了初识之时。

    “嗯,是啊,我也喜欢。”她说。

    他望着她,神情严肃,道:“丫头,有些话,现在说,可能有些晚了--”

    她不语,看着他。

    “我比你大十四岁,等你三十岁的时候,我就快五十岁了,我老了,可你还很年轻--”他说,却被她打断了话头。

    “别说这样的话--”她的鼻头一酸,起身坐在他身边,他抚摸着她的头发,深深注视着她。

    “有人说,如果一个女孩子喜欢比自己年纪大的男人,说明是缺乏父爱,缺乏安全感。也许,我就是这样缺乏安全感的一个人,所以,我就是喜欢你比我年纪大。”她拉住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握,仰起脸望着他,“没有办法,霍漱清,你也没办法后悔了,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就算你后悔也没用!”

    她说着,泪水滚了下来,他的眼里,依旧是眸色深深。

    他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良久才说:“丫头,谢谢你这么说。只是,我希望你听我说完后面的话,好吗?”

    苏凡点头,心里却不知道他那严肃的表情要告诉她什么。

    难道说,从今天开始,真的一切都不一样了吗?

    苏凡望着他,却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和她讲什么。

    他沉默了片刻,道:“我们年龄和阅历的差距,会让我们两个人出现思维做事的差异,或许,我会做一些让你完全不理解的事,可是,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的爱,胜过了世间的一切,包括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婚姻,或许完全不会像你曾经想象的那样,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单纯的家庭,可是,我会尽力,让其他的事不要影响到我们的家庭,我会尽量不把工作的状态带回家里。因为,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一个活着的人,轻松活着的人。”

    苏凡长久不语,耳边,静的只有他徐徐的呼吸。

    她故作轻松地笑了下,才说:“还以为你那么严肃认真地说什么呢,原来是这些啊!不过呢,我觉得你说这些完全没必要!”

    他不解地看着她。

    “我们在一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做的,我会不清楚吗?我当然希望你可以不要把工作状态带回家里,可是,你很清楚,生活和工作本来就是很难完全分开的,我不想给你增加困扰,你没必要刻意做什么。”她说着,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中,望着他,道,“家是我们的避风港,只要你自己愿意放松就好,其他的,没有关系。”

    “丫头--”他喃喃道。

    她笑了下,撒娇道:“其实,我这么说也只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借口,因为我总会把工作带回家,要是对你要求太多,我到时候就没有办法了,自己把自己圈死!”

    霍漱清无声笑了,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

    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前,幽幽地说:“我从没想到我们会真的走到这一步,现在真的好幸福,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谢谢你,谢谢你!”

    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心里说。

    “傻瓜,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会有今天的?”他说。

    她猛地抬起头盯着他,他不禁有点愣,不解地看着她。

    苏凡突然笑了,一言不发,坐回自己的位置。

    “怎么了?”他问。

    “没事没事。”她笑着。

    纵使霍漱清再如何善于揣测了解别人的心思,此时却被小妻子这个意外的莫名欢笑给蒙住了。

    他并没有再去猜测她这么笑的因由,有些无奈地对她笑了,给她夹菜。

    心计,要用在外面,面对自己最爱的妻子,所有的防御和武器,就都卸下吧!

    为了让儿子和新儿媳度过他们身为夫妻的第一夜,薛丽萍把念卿带在身边没让离开。尽管他们两个人并不是第一天在一起,可是,新婚之夜,人生可没有重复的吧!

    吃完晚饭,霍漱清开着车,车子的方向,似乎一直是在出城。

    “我们干什么去?”她问。

    他却只是笑笑,道:“到了就知道了!”

    她笑了下,也不再问了。他带她去哪里,那就去吧!

    车子,一路沿着出城告诉行驶,约莫过了半小时,车子拐进了一条完全陌生的道路。苏凡不知道这是去哪里,看起来是出城了,路两边漆黑漆黑的,车灯偶尔扫到的路牌,竟然显示的是去紫龙山方向。

    “这么晚了去紫龙山干什么?”她还是忍不住再问了一次。

    “都说了去了就知道了,你的耐性真差!”他笑着说。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向上,终于停了下来。

    她发现车子停在一个院子门口的岗亭边,从岗亭里出来一个年轻的解放军战士,向霍漱清行了礼,说了句“请进”,门就打开了。

    等车开进院子,停在一幢楼前面,霍漱清对她说“到了,下车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