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1章 平淡的婚姻让人乏味
    然而,叶敏慧看到手机号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盯着手机,好一会儿不能动。

    “是谁的电话啊?”邵芮雪笑着走过来,问。

    “哎呀,我一不小心给按掉了!”叶敏慧不自然地笑了下,把手机交给邵芮雪。

    “小凡,你看看是谁的?”邵芮雪道。

    “没关系,等会儿会打过来的,不用管。”罗文茵道,“婚纱这里是不是有点问题,你们看看?”

    邵芮雪把手机放在一旁,看向罗文茵手指的位置,谁都没有注意到叶敏慧的异常,除了方希悠。

    “敏慧,怎么了?”方希悠走过去,轻轻推了下她,道。

    叶敏慧愣了下,忙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啦,没事,姐,过去帮迦因姐姐看看婚纱。”

    夜色,就这样在喜悦与悲伤中,走向了黎明。

    而空气中,浸透着紫藤花的香味,夜风吹过,一片片花瓣迎风而落,飘在了曾泉的肩上。

    微微一转头,就能看见那屋子里透出来的灯光,纱帘让人的影子都看起来朦朦胧胧的区分不清,可是,屋子里的笑声和说话声,一声不拉地飘进了曾泉的耳朵。

    他坐在花架下,掏出打火机,一下下一明一灭,在黑暗中引来一只只小飞虫,靠近了却又飞走。他不禁苦笑了,感觉自己就跟这虫子一样,看见了她就忍不住靠近,可是一旦她转身,他又找不着方向。或许是感同身受,他没有再熄灭打火机,小小的火焰跳动着,在黑暗中引来了更多的飞虫围着他。

    “这么多蚊子,你不怕被咬的满头包?”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曾泉却没有转身。

    “你怎么出来了?”曾泉道。

    即便不转身,他也知道是谁。

    “方便一下。”苏凡走到他身边,坐在花架下的木质长凳上,笑盈盈地望着他,说,“被蚊子咬了就不帅了!”

    他笑了下,道:“我只不过是来观礼,帅不帅的没关系。”

    苏凡伸出手,双手罩住火焰,却又很快松开,一下又一下,他一动不动,只是那么坐着,看着她。

    “小心被烫到了。”他说了句,就按灭了打火机。

    “你们男人的单身派对是怎么样的?”她问。

    “你想知道?”他看着她,问。

    她点头。

    “你是怕霍漱清被灌醉了,明天不能来娶你?”他笑问。

    被他说中了心思,苏凡点头。

    “刚才逸飞给我打电话了,我没接到,回过去的时候他又没接,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喝多了--”她有点自顾自地说。

    曾泉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说:“不用担心,可能是他们那边声音太大,没听见。明天那么重大的事情,他们不会让新郎官喝醉的。”

    “真的?”她望着他。

    曾泉点头。

    “不用担心,明天早上霍漱清一定会准时来娶你,春光满面的。”曾泉安慰道。

    她笑了下,道:“我可能是有点想多了吧,总感觉很多事情都没有把握,感觉很忐忑--”

    “婚前恐惧症?每个人都会有的,很正常。”他说。

    “你,也有过吗?”她问。

    他笑了下,道:“我?没有!”

    “为什么?你不是说每个人都会--”她不解地问。

    “如果你能预见到未来的生活,就不会觉得忐忑或者没有把握,会很平静。”他说着,继续点着了打火机。

    他的声音,在夜空里听起来平静极了,似乎比他的话语还要平静。

    苏凡没有说话,曾泉的很多事,她都是不知道的,不知道,就不想插嘴。可是,沉默着,就难免会无法继续沉默下去,因为她感觉到了他的平静。这不是她记忆中的曾泉,至少不是她曾经认识的曾泉。

    “我们,出去走走?”她说。

    他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愣了下,旋即道:“你不是还有很多事吗?”

    苏凡朝着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道:“出嫁之前,和自己的哥哥聊聊天的时间总是有的。走吧!”说完,她就起身了,“我们先去和嫂子她们说一声再走。”

    说着,她拉起曾泉的胳膊,一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曾泉愣住了,如同木偶一般被她拉着胳膊走进了房里,里面,罗文茵和方希悠等人还在清点着明天苏凡要带的东西。

    一进门,苏凡就松开了曾泉的胳膊,尽管如此,方希悠还是看见了苏凡松手的那一刻,那一幕,犹如针尖扎进了她的眼睛,瞬间,她的眼里就蒙上了一层水雾。可是,她不想让别人发现,很快就转过头沾去了眼里的水珠。

    “你们--”屋里的人看着他们,罗文茵问了句。

    “妈,我和哥出去走走,很快就回来。”苏凡道。

    罗文茵讶然,就看着苏凡对方希悠笑着说:“嫂子,借哥哥一会儿啊,很快还你!”

    方希悠笑了下,没说话。

    曾泉看着她脸上那不自然的表情,走过去,低声说“你要是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我们很快就来了。”

    方希悠对他微微笑了,道:“嗯,我知道了,你们记得早点回来,晚上风大。”

    “嗯!”曾泉说完,就走向了门口,苏凡跟了过去。

    “泉哥哥难得这么有耐心啊!”叶敏慧突然说了句,却没想到这话会有什么后果。

    方希悠原本在给苏凡整理头纱,那捏着头纱的手,猛地攥紧了。她闭上眼,深深呼出一口气,很快就恢复如常。

    是啊,难得曾泉这么有耐心!

    两个人走出了家门,鞋子踩在青石板路上,在寂静的夜里竟然能听见脚步声。

    巷子里,安静极了,空气中浸透着各种花香,分辨不出,却是很香的味道。

    “那边过去,就是逸飞家,他们家,有很高的香樟树。”出了家门,苏凡回身向后一指,对曾泉说。

    “我知道,以前在这里遇见过他和他姐姐,还去他们家里玩过!”曾泉道。

    “唉,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喝酒,连手机也忘了带。”苏凡道。

    “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曾泉背着手,慢慢走着,道。

    “什么?”她也背着手,脚步轻快。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记忆中,咱们两个人在一起说话的时候,你总会提到霍漱清。”曾泉道。

    “有吗?”她笑了。

    “霍漱清真是个幸运的男人!全世界最幸运的男人了!”他仰起头看了一眼夜空,道。

    “呃,他是很幸运没错,不过,要说是最幸运的,我觉得不对!”她说。

    “哦?”他看了她一眼。

    “幸运的男人很多啊!你不也是吗?”苏凡道,“嫂子那么漂亮,温婉大方,心地善良,真的,我没见过她那么出色的女子,完美的一点瑕疵都没有。要说最幸运的男人,不该是你吗?”

    他笑了下,没说话。

    “霍漱清老说我傻乎乎的,其实我觉得我也没他说的那么傻,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说的,有时候的确觉得自己--”她说。

    “他说的没错啊,你是挺傻的。”曾泉看了她一眼,道,“不过,这样也挺好,至少会少了许多的烦恼。”

    苏凡苦笑了一下,道:“是啊,聪明人的烦恼多!”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一步步走着。

    突然,前面两道车灯照过来,曾泉忙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了路边。

    等车子离开,她才抽出自己的手,说了句“这路真是窄啊”,他回神,应了句“是啊”!

    走在前面的苏凡,丝毫没有意识到曾泉心里那陡然的波动,而波动,只是瞬间。他深深呼出一口气,跟上了她的脚步。

    很快的,就到了巷子口,过个马路,就是玉湖了。

    而路边,有一家家的咖啡店和酒吧,此时满满的都是人。

    苏凡来到一家咖啡店门口,问曾泉要喝什么,进去给两个人买了两杯咖啡端了出来。

    夜里的玉湖,除了被幽暗的路灯照亮的之外,其他的树木看起来都是漆黑一片,而湖水,也那么的漆黑。

    今晚,没有月亮啊!

    “身为过来人,给我分享一点婚姻的心得,好吗?”苏凡慢慢走着,道。

    “这个,我觉得霍漱清比我更有发言权!”他说了句,话出口了,却也知道自己这话不好。

    苏凡淡淡笑了下,道:“我不希望和他重蹈覆辙!”

    “既然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我的经验,恐怕帮不到你!不过,我可以听你说,毕竟,明天是你的新开始,你可以把你心里的担忧什么的说出来,或多或少会有点帮助。”他说。

    “那你呢?”苏凡看着他,问。

    曾泉停下脚步。

    “为什么说因为对未来的生活有了预见,就会觉得很平静?”她问。

    即便是到了夜里,来玉湖边散步赏夜的人依旧不少,湖边那些中式的茶楼上,灯光明亮。

    曾泉仰起头,看着那漆黑的夜空。

    “我们去前面坐一会儿。”她说,便朝着前方湖边的一把木质长椅边走去。

    纸质的咖啡杯,端在手里还是暖暖的,竟然有了取暖的效用。

    两个人并排坐着,玉湖里面的小岛上,灯光摇曳。

    “这么多年,不管是什么事,每走的任何一步路,都是计算好的,没有任何的差错,精密地如同钟表的指针。精确,就会让人感觉到乏味。每天睁开眼,就好像在重复昨天的事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说着,慢慢喝了口咖啡。

    尽管两个人相识多年,可是,苏凡从没和他聊过这个话题,而他,也从没和她说过这样的话,或许,是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这样的话。

    “在很多人的眼里,我是幸运的人,的确很幸运,出生在那样的家庭里头。虽然,我父母的感情不好,虽然我很小就没了母亲,可是,说实话,你妈妈对我很好,尽管她并不能取代我母亲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可是,和很多继母相比,她做的很好,无可挑剔。”曾泉看着她,说。

    “谢谢你原谅了她!”苏凡望着他,道。

    曾泉摇摇头,道:“我以前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他明知会有怎样的后果--可是呢,等我自己长大了,等我自己也开始按部就班地走着他们给我规划好的路,突然之间就明白了爸爸的行为。当然,我不是赞成他那么做,可是--”顿了片刻,他接着说,“当你对你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了如指掌,当你对你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清楚万分的时候,生活,就变得如同一潭死水,有时候扔了石头进去也看不到一点动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