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2章 谁是风月高手?
    是啊,一潭死水。如果说让他的人生轨迹有了一点变化,有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东西出现的,全都是因为她的出现!可是,他不能说。

    “我和希悠的婚姻也是,很早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娶她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彼此了解,似乎我们今天的一切早就在我们出生的时候注定了,我们只有接受。”他的双手抱着咖啡杯,望着远方,“有时候我特别羡慕以珩,”他看着她,“哦,就是敏慧的哥哥,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的。他比我任性,也许,也就比我要--”他没说出来那两个字,静静地喝了口咖啡。

    “你,不幸福吗?”她开口问,或许,她不该问这个问题,不该问。

    他叹了口气,摇头道:“怎么不幸福呢?我说过了,我是非常幸运的人,怎么会不幸福?可是,这幸福,并不是我想要的。”

    “真是贪得无厌啊你!”她喝了口咖啡,道,“知道吗,很多言情小说里都这么写,富有的男主角衣食无忧,有很漂亮优秀的未婚妻,却对自己的家人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知道有多少人会在下面回复这样的话吗?知道那些回复是什么吗?很多的时候就一句话‘你不想要,我想要啊’。我没有资格批评你,因为我没有经历过你的那些生活,可是,我想,如果你觉得这不是你想要的幸福,那么你想要的幸福又是什么呢?你自己知道吗?”

    曾泉看着她。

    曾泉转过头,看向远方。

    此时,在霍漱清位于榕城东郊的一个别墅区里,他的单身派对正在举行。和孙蔓结婚期间,霍漱清在这个小区里买了一套三百平米的别墅,这是霍漱清和孙蔓离婚之时唯一留下的一套属于共同财产的房子,而苏凡从没有来过这里。

    参加单身派对的除了霍漱清只有六个人,覃逸飞、覃东阳、齐建峰、孙蔓堂哥孙天霖,本来还有覃逸飞的姐夫罗正刚,其他人都到了,却不见他来,再多一个人便是咖啡店老板Adam,只不过今天他不是煮咖啡,而是给大家调酒。

    门铃,响了。

    霍漱清忙起身去开门,进来的是罗正刚,还有覃逸秋!

    “啊呀,小秋怎么来了?这么点假都不给老罗放啊!”霍漱清笑着说。

    “怎么,就只许他来庆祝你告别单身,我就不能来了?还算不算兄弟啊?”覃逸秋笑道。

    “就是啊,我们男人在一块儿喝个酒说说心事,小秋你来干嘛?”覃东阳也说,“老罗,你这家教不行啊!”

    罗正刚挽着妻子的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大家打了一圈招呼,答道:“东哥,我这家教怎么不好了?太太大人说一,咱决不说二,这家教,摆到哪里都是典范!”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姐夫,姐,你们喝什么?清哥的专职调酒师都来了,赶紧要让他服务一下!”覃逸飞笑问。

    “呃,我来看看啊!”覃逸秋说着,起身来到吧台。

    “唉,想想上次大家给漱清过这单身派对还是昨天的事,这么一会儿,我这大舅哥的帽子就落到正刚头上了!”孙天霖开玩笑地说。

    “天霖你可别这么说,你梅开二度的时候,也没叫我去喝酒啊,这会儿来这儿酸我?”罗正刚笑道。

    “你好意思怪我?当时是我没叫你吗?你陪着领导坐大军舰去扬我军威了,哪儿霍得上我这壶?”孙天霖道。

    “话说回来,你们这些做大舅哥的跑来干什么?都是给娘家人当卧底的?敢情这派对要立规矩了,严防大舅哥小舅子啊!”覃东阳开玩笑道。

    “你就酸吧,逸秋出嫁的时候,你没去和正刚喝酒,就在这儿立起规矩了?”齐建峰对覃东阳道。

    “那个时候我去了啊,我也算是大舅哥了,对不对?”霍漱清笑着说。

    “看看,这规矩早就该立了,组织已经不干净了!”覃东阳道。

    “就你规矩多啊,哥!”覃逸秋端着高脚杯过来,坐在覃东阳旁边的沙发扶手上,肩膀推了下覃东阳,道。

    “这从哪儿学的?”覃东阳笑道,“去京里当夜店女王去了?”

    “看看,谁是风月高手,一试便知!”覃逸秋笑道。

    覃逸飞一直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却是默不作声。霍漱清尽管没有表现出对他的特别注意,却还是难免在意。

    自己的幸福,真是建立在逸飞的痛苦之上吗?霍漱清心里喟叹。苏凡啊苏凡,你怎么到处都欠这些还不了的情债?

    Adam一会儿在吧台调酒,一会儿去厨房给大家做夜宵,听着屋子里的欢声笑语,也是为霍漱清感到高兴。

    “身为大舅哥,今晚我可要替漱清说话了啊,绝对不能灌醉了他,要是明天不能精神地去迎娶新娘子,那可不行!特别是你,东哥,别灌他!”罗正刚道。

    大家都笑了。

    “果然当了大舅哥这觉悟就立马提高了,就知道冤枉我,我敢灌他?小苏明天不得扒了我的皮啊?那丫头,真是没话说了,只听过护犊子,没听过护老公的,她就把老霍护的跟什么似的,我要是敢在她面前说老霍的不是,她能砍了我!”覃东阳笑着说。

    在场的人,除了孙天霖,其他人都是清楚这一点的。

    覃逸飞却只是淡淡笑笑,起身去厨房看看夜宵,做伴郎的人,今晚也在给大家做服务员。尽管他是覃春明的独子,尽管他是这一省毫无争议的大太子,可是,在今晚这场合里,他只是一个弟弟!没有谁去阻止他,他自己也乐于如此,或许,这么来来去去的,也会让他分散注意力,不去想太多。

    霍漱清看着覃逸飞来到吧台边调酒,也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

    “我的水平不好,什么时候要跟着Adam学习!”覃逸飞看了他一眼,一脸无恙地微笑道。

    霍漱清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两个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却只字不提。

    “明天我给你做伴郎,等我结婚的时候,我该找谁呢?要好好想想。”覃逸飞手里不停,道,

    “肯定不会是我了!”霍漱清笑着说。

    “是啊,到时候再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几年趁着年轻先好好玩,我可不想结婚以后变得跟姐夫一样--”覃逸飞笑道。

    “你姐夫怎么了?”罗正刚不知道何时过来趴在吧台上,打断覃逸飞的话,“你姐夫这才叫幸福,懂不懂啊?”

    “姐,管教一下你家男人,还没喝呢就开始撒酒疯了!”覃逸飞朝着客厅喊了一声。

    覃逸秋回头看了一眼吧台方向,道:“今晚自由时间!”

    罗正刚笑了,覃逸飞却一脸无语,对霍漱清道:“看,我怕的就是这个!什么都要老婆批准,没法活了。”

    霍漱清揽着覃逸飞的肩,轻轻拍了下,微笑着。

    “怎么就没法活了?看我不是活的好好儿的?”罗正刚道,顿了片刻,罗正刚看了覃逸飞一眼,“听说伴娘很不错呀,好多像你一样单身的男人借着当伴郎的机会都和伴娘发展一下的,你没这意向?”

    向来沉稳的罗正刚竟然主动说出叶敏慧的事,霍漱清也不禁一愣。

    或许,劝覃逸飞重新开始,不是霍漱清能做的。

    罗正刚说完,“多事”的覃东阳就起身走过来了,嗓门大的整个房子里都能听得见。

    “是呀,逸飞,那伴娘很不错呢,哥哥阅女无数的人都能--”覃东阳坐在罗正刚身边,道。

    “东哥你就别说了,什么话让你说出来都怪怪的。”覃逸飞说着,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道,“姐夫说的这种伎俩,兄弟我都玩腻了!”

    “你把逸飞带坏了吧?”罗正刚指着覃东阳道。

    “这,这还用得着我带吗?”覃东阳笑道。

    覃逸飞环视一圈,似乎是要让大家安心一样地说:“不过,这么玩一下也没什么不可啊?只不过,我可不想再去当什么伴郎了,仅此一次!”

    霍漱清和吧台面前的两个男人盯着覃逸飞。

    覃逸飞淡淡一笑,道:“敏慧是很不错,所以,发展一下也可以考虑。”

    一屋子的人都惊呆了。

    “而且,是她的话,我将来一定可以不用走上姐夫的老路,这么一想,就安心多了!”覃逸飞笑着说,走向了客厅的沙发。

    “我的老路怎么啦?不好?”罗正刚笑着说,可是,霍漱清的心里,却没有像其他人那么轻松。

    覃逸飞想要接受叶敏慧,如果是真心的,那还好,可是,如果不是呢,如果只是为了让大家都安心呢?是不是他和苏凡的幸福让逸飞走上了一场悲剧?

    霍漱清长久不语,站在吧台边。

    看着覃逸飞在那边和大家说说笑笑,霍漱清一言不发,Adam走过来,低声问他要不要把宵夜端过去,霍漱清点点头。

    覃逸飞见Adam开始上夜宵了,便走去厨房帮忙端。霍漱清想和他说说话,他却对霍漱清笑笑,什么也不说。

    单身派对,就这样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继续着。

    夜色,静静抚摸着这座城市,霍漱清身为主人,招待着自己的朋友们,每个人都为他坚守了这些年的感情有了托付而感到真心高兴,甚至包括孙天霖。只是,霍漱清唯一不放心的是覃逸飞。

    屋子里大家都在说说笑笑,不知道是因为Adam调的酒太好了,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呢,还是什么,覃逸飞坐在落地窗边,有些晕乎乎的,看了一眼屋子里随意坐着站着的大家,起身拉开落地窗的玻璃,走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不知道什么花的香味飘了过来,他猛吸几口,闭上眼睛,任由风伴着这花香沁入肺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