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3章 我怕被他砍了我
    霍漱清站在沙发边,看着院子里那个漆黑的背影,想了想,端着酒杯走了出去。覃逸秋见状,也要起身,却被身边的丈夫按了下胳膊,她看着罗正刚,罗正刚微微摇摇头,覃逸秋便没有再离开。

    “怎么出来了?”霍漱清走到覃逸飞身边,问。

    “受不了东哥的那个雪茄味儿。”覃逸飞撒谎道。

    霍漱清也知道他是在撒谎,却还是做出一副相信了的样子,跟着说:“是啊,也不知道那东西有什么好的,他就喜欢的不行。早晚得把肺弄坏了。”

    覃逸飞对霍漱清笑了下,两人一起坐在院子里的木椅子上。

    碰了下酒杯,两个人静静品酒,却不说话。

    “小飞--”

    “哥--”

    两个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你是大哥!”覃逸飞笑笑,抬手示意道。

    “小飞,苏凡她,在感情的事情上,说不清到底是聪明还是傻。说她聪明吧,却根本不知道周围的人对她的心意,就算全世界都知道了,她还是看不出。”霍漱清望着覃逸飞,道。

    覃逸飞笑了下,不语。

    “可是呢,说她傻吧,心思又细腻的不行。”霍漱清叹了口气,“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她!”

    “感情的事,必须是双方面的,不能怪她。”覃逸飞道。

    霍漱清点头,道:“人,或许就是这么复杂的吧!”

    覃逸飞抬起头,望着那无垠的夜空。

    “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什么样的人,好像全世界的女孩子在我面前都没有一个让我心动的,却偏偏--”覃逸飞苦笑了,“或许,是老天爷为了惩罚我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吧,才让我--”说着,他看向霍漱清,笑着说,“看来问题还在你身上!”

    “我?”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喊你叫哥,结果不知不觉就被你给同化了,你看看我--”覃逸飞笑道。

    两个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被同化的,两个人都爱上了同一个人!

    “呃,不过呢,经过这件事,我突然觉得叶敏慧也挺不容易的,突然间也明白了她!”覃逸飞说着,忍不住笑着叹了口气,“觉得她也和我一样,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

    “这两天才认识她的,感觉她是个挺好的姑娘!”霍漱清道。

    覃逸飞点头,笑着说:“是啊,我知道她很好,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就知道了。她和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不那么肤浅,却也没因为自己是姓叶的就目空一切,挺不错的。”

    这是霍漱清第一次和覃逸飞谈到叶敏慧,听覃逸飞这么说,不禁问:“既然如此,你怎么老躲着她呢?”

    覃逸飞笑着叹道:“我是不喜欢她姓叶!”

    霍漱清似乎明白了,不语。

    “在美国的时候,我们都是一起玩的朋友,刚开始不知道她就是那个叶家的,大家也玩的挺开心,可是,后来--我不喜欢依靠别人什么,不管是我爸,还是叶敏慧的姓氏。”覃逸飞顿了下,接着说,“我老早就知道她喜欢我,只不过,像她那种皇太女,没个谱,没个定性,就算是玩,我也不想和她玩。再者说了,我对她没那种感觉。后来也不知道她怎么回事就这样一直下来了,搞的我被所有人都说眼界太高,连叶敏慧都看不上。可是,哥,你知道的,感情,是强迫不来的,对不对?另一个人喜欢你爱你,是会让你感动,可是,感动并不是动心。或许,感动的久了会让你动心,可我不知道这种由于感动而动的心,有多真实!我不知道,所以也不想去试验。”

    霍漱清沉默不言,只是听着覃逸飞说。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让覃逸飞的话变的多了起来,还是因为头一次和人说起自己被疯狂倒追的经历,覃逸飞的话停不下来。

    “可是,这些日子,看着你们,我慢慢地明白了那样的心情,渴望被回应的心情,也,明白了叶敏慧!”覃逸飞说着,叹了口气,“是我太混蛋了吧!让她等了这么多年--不过,她也不算是只追着我啊,他们家里给她安排的相亲,她也不是没去,所以,呃,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她的米饭呢,还是开胃菜!”

    “如果真想知道,就和她好好谈一谈,错过了,就后悔不来了!”霍漱清道。

    覃逸飞笑了下,点点头,道:“是啊,错过了就后悔不来了!可是,我现在,还没准备好,我的心,还没准备好!”

    霍漱清沉默片刻,道:“小飞,不管做什么,一定要让你自己幸福,不要为了我们任何人而假装自己幸福,好吗?”

    覃逸飞微微愣了下,淡淡笑道:“你怎么这么说?我,不会--”

    假装幸福,只是为了让她不担心吗?虽然还离幸福很远,可是,假装自己没有排斥这强加的感情,只是为了让她不担心?

    “如果你不幸福,我们,怎么可能会幸福,小飞!”霍漱清望着覃逸飞,语气沉沉,“不要逼迫自己做违背心意的事,否则,将来会后悔的。”

    “你是要用你的经历告诉我这个吗?”覃逸飞问。

    霍漱清点头,道:“当初和孙蔓结婚的时候,我就是什么都无所谓,也没有认真去想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自己爱的人是谁,自己的幸福是什么样,结果,等到后来我们之间出了问题,也完全没有想法去解决,直到--”他顿了片刻,道,“小飞,感情是一种责任,对对方的责任,也是对自己的责任,不要轻易放弃自己,明白吗?”

    覃逸飞点头,笑了下,端起酒杯,和霍漱清碰了下,道:“我记住了,哥!你那样的教训摆在我面前,我就算想看不见也不行!”

    “不管是叶敏慧,还是谁,你要静心去想,然后再做。”霍漱清认真地说。

    “是,我知道了,不能因为她这样追着我,我就答应了她,那样的话,对我们都是不负责的。”覃逸飞道,“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和她好好谈谈,等你们婚礼结束。”

    霍漱清点头。

    “哥--”覃逸飞顿了片刻,道。

    霍漱清望着他。

    “你,会好好爱她的,对吧?”覃逸飞望着霍漱清。

    霍漱清不语。

    覃逸飞笑了下,道:“我真是喝多了,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你怎么会不爱她呢?怎么会不爱--”

    说着,覃逸飞向后躺去,后背靠着椅背,仰起头望向九天。

    “哎,你们两个在干嘛?过来玩牌啊!”齐建峰站在落地窗边,朝他们两个人喊道。

    “好,来了!”霍漱清应了一声,起身向覃逸飞伸出手。

    覃逸飞摆摆手,道:“你们去吧,我先坐会儿。”

    “你要不要去楼上休息一下?”霍漱清问。

    “没事,我受不了屋子里的烟味,等没烟味了我再进去。”覃逸飞道,霍漱清便走进了房子,覃逸飞看着霍漱清的背影,深深呼出一口气,掏出手机,给苏凡打了过去,却没想到电话被叶敏慧给摁掉了。

    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能说什么呢?

    夜空浩渺,群星闪烁,他却孤单一人!

    曾泉坐在长椅上,静静地望向远方。

    湖边的风,到了夜里就会很凉,吹动着两人的头发。

    “真是被你给说的无言以对了!”良久,曾泉苦笑了下,道。

    苏凡不语。

    “不过,你说的对啊,我是该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不该,不该这样继续下去!”曾泉说着,看着她,“谢谢你!”

    苏凡对他笑了下,向他伸出手,曾泉笑了,伸手和她握住了。

    “从没和人说过这些话,没想到说出来感觉这么轻松,同时,也觉得,呃,有很多事要做了。”曾泉道。

    “你真能憋,要是我,肯定憋死了。”苏凡笑着说。

    曾泉看着她,不语。

    他想说,能够有一个人,愿意让他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忧愁和困惑是非常难的。有些话,面对家人不能说,朋友嘛,要是他和苏以珩聊这样的话题,两个人肯定会翻脸。而苏凡--到底是什么呢?

    “不过,也说明你这个人人缘差,心高气傲的,放不下架子和别人说这些吧?”苏凡故意损他道,曾泉却只是淡淡地笑,不回嘴。

    她想说,他为什么不和方希悠聊这些,话到了嘴边,猛地想起,这样的话题,要是和方希悠说起来,多半会让两个人不痛快,那样真是得不偿失!

    想到此,她安慰似地对他笑了下,伸手拍拍他的肩,一脸仗义地对他说:“以后欢迎你来找我吐槽,放心,我会保守秘密的!”

    曾泉看着她那模样,心中不停地叹气,这丫头,怎么缺根筋啊!

    “得了吧,我怕霍漱清拿刀砍我,你就饶了我吧!”他说着,喝了口咖啡。

    苏凡笑着,不说话,把手收了回去。

    “你真是害人啊,这么晚了买咖啡,晚上不让睡觉了啊!”他说道。

    “啊呀,我忘了!”她忙说。

    “知道你就算不喝咖啡,今晚也睡不着。不过呢,身为过来人给你提个建议,明天婚礼会很累的,虽然明天的宾客少,可是五六桌人敬酒下来,也不轻松。我们还是早点回去,你要休息!”曾泉说着,站起身,把咖啡喝完,向她伸手要杯子,她赶紧把空杯子递给他,他就杯子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两个人并肩走着,离开玉湖。

    然而,两人刚进院子,就听见正堂那里好像有吵架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赶紧跑了进去。

    邵来,是曾雨在和父母争吵,一旁的方希悠和叶敏慧在劝她。

    “怎么了?”苏凡问。

    “小雨,你又发什么疯?”曾泉道。

    “我疯了吗?”一身酒气的曾雨被方希悠和叶敏慧搀着,摇摇晃晃走向曾泉和苏凡,甩开一边的手,指着面前的哥哥姐姐,“倒是你们两个,大晚上的,跑出去干什么了?真是可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